代家君讓侍中表

代家君讓侍中表
作者:蘇頲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55

臣某言:伏奉制書,以臣守侍中,散官勳封如故,仍西京留守。恩隆霄極,澤深雲路,內省諸已,不知所裁,臣中謝。臣實小人,偶識常分,誌學頗慚於先構,致身匪期於遠達。將五十年,自微而著,藎妄庸者,何幸而升?頃主禁令於管轄,臣曆踐而不能肅事;訓黎人於五教,臣謬遷而不能揚職:公私愧,夙夜憂惶,豈悟微物,更蒙殊造?臣中謝。且常伯納言,其來自古,切問近對,敦密於茲。王命惟允,宰臣之任,政刑所係,理亂攸在。臣恭聞典謨,遠觀載籍,得其人則有鹽梅之寄矣,失其人則有鍾鼓之妖矣。況臣淺陋。加以衰疾,便欲左貂右蟬,負璽陪乘,頡頏清禁,光耀紫極,臣知不可,何止流議?遂使臣比肩風力,接武元凱,正恐國家疑事,非宿儒莫辯以經術;朝廷大體,非故實莫稽於政要:獻忠納規,力不足者,負乘致寇,誠所宜然,官謗已招,身尤何塞?又秦中帝裏,天府之奧,愈往重寄,於臣複忝,寧有拜則侍中,遠慚於軒曆;居同相國,多謝於漢圖?以臣兼之,胡顏而處?伏惟應天皇帝陛下中興景運,大造群物,恩周動植,故惕慮以求衣;化穆彝倫,豈非材而補袞?伏乞矜臣由衷之請,覽臣自卜之祈,更擇俊賢,曲垂照亮。維鵜之作,不列於詩人;振鷺之儀,載揚於史筆:臣所以敢守難奪,期於必行。無任慚懼悚戴之極,謹詣朝堂奉表陳讓。其所讓人,別狀封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