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擊壤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

卷第七 伊川擊壤集 卷第八
宋 邵雍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成化刊黑口本
卷第九

伊川擊壤集卷之八

    訪南園張氏昆仲因而留𪧐

中秋天氣隨冝好來訪南園㑹𨼆家張氏園名貪飲

不知歸去晚水精宫裏𪧐煙霞

    和王安之少卿同遊龍門

生平有癖好㝷幽一歳龍山四五遊或徃或還

都不計蓋無榮利可稽留

數朝從𣢾看伊流夜卜香山𪧐石樓㑹有凉風

開逺意更和煙雨弄髙秋

    歸城中再用前韻

乗興龍山訪盡幽恰如人在畫圖遊恨無羙酒

酬佳景正欲留時不得留

    又

𥘉秋㣲雨造輕寒𠋣遍東岑閣上欄不謂是時

煙靄裏松齋人作畫圖看松齋安之弟所居在水西

    和人留題張相公庵

做了三公更引年人間福德合居先結茅未盡

忘君處正在嵩髙萬歳前

    代書𭔃程正叔

嚴親出守劒門西色養歡深世表儀唐相規模

今歴歴蜀民遨樂舊熈熈海棠洲畔停橈處金

鴈橋邊立馬時料得預憂天下計不忘君者更

爲誰

    歳暮自貽

當年志意欲横秋今日思之重可羞事到強圖

皆屑屑道非真得盡悠悠静中照物情難𨼆老

後看書味轉優談塵從容對賔客薦章重疊誤

公侯巳䝉賢傑開青眼不頋妻孥怨白頭谷口

鄭真焉敢望夀陵餘子(⿱艹石)爲謀𪔂間龍虎忘看

守棊上山河廢講求一枕晴窻睡𥘉覺數聲幽

鳥語方休林泉好處將詩買風月佳時用酒酬

三百六旬如去箭肯教𬓛抱落閑愁

    歡喜吟熈寜四年

行年六十一筋骸未甚老已爲兩世人便化豈

爲夭况且粗康強又復無憂撓如何不喜歡佳

辰自不少

    𭔃李景真太愽

花前静榻閑眠處竹下明窻獨坐時着甚語言

名宇泰林間自有翠禽知

    感事吟

蛇頭蝎尾不相同毒殺人多始是功風月四時

無限好莫將閑事撓胷中

    𭔃毫州秦伯鎮兵部

三川地正得中陽氣入竒葩亦自王善識好花

人不逺好花無恡十分芳

人事紛紛積有年何煩顰蹙向花前萬般計較

頭湏白饒了胷中不坦然

無限有情風月間好將醇酒發酡顔柰何人自

生疑阻利害嫌輕更設関

雖貧無害日髙眠人不堪憂我自便煆錬物情

時得意新詩還有百來篇

天心復處是無心心到無時無處㝷(⿱艹石)謂無心

便無事水中何故不生金

酒涵花影滿巵紅㵼入天和胷臆中最愛一般

情味好半醺時與太初同

    别𭔃一首

許大秦皇定九州九州𦆵定𨚫歸劉佗人莫謾

誇精彩徒自區區撰白頭

    思故人

芳酒一樽雖甚滿故人千里柰思何栁挼池閣

條偏細花近簷楹香更多

    和王平甫教授賞花處惠茶韻

太學先生善識花得花精處𨚫因茶萬紅香裏

烹餘後分送天津第一家

    南園賞花

三月𥘉三花正開閑同親舊上春臺㝷常不醉

此時醉更醉猶䏻舉大盃

花前把酒花前醉醉把花枝仍自SKchar花見白頭

人莫𥬇白頭人見好花多

    獨賞牡丹

賞花全易識花難善識花人獨𠋣欄雨露功中

觀造化神仙品裏定容顔㝷常止可言時尚竒

絶方名出世間賦分也湏知不淺𥮅來消得一

生閑

    問春

三月春歸留不住春歸春意難分付凢言歸者

必歸家爲問春家在何處

春歸必竟歸何處無限春𡨚都未訴欲托流鸎

問所因子規又呌不如去

春來愁去只因花春去愁來飜殢酒長恨愁多

酒力㣲爲春成病花知否

    安樂窩中自貽

物如善得終爲羙事到巧圖安有公不作風波

於世上自無氷炭到胷中災殃秋葉霜前墜冨

貴春華雨後紅造化分明人莫㑹花榮消得㡬

何功

    花前勸酒

春在對花飲春歸花亦殘對花不飲酒歡意遂

䦨珊酒向花前飲花冝醉後看花前不飲酒終

負一年歡

    書皇極經世後

樸散人道立法始平羲皇歳月易迁革書傳難

考詳二帝啓禪讓三王正紀綱五伯仗形勝七

國爭強梁兩漢驤龍鳳三分走虎狼西𣈆擅風

流群㐫來北荒東晉事清芬傳馨宋齊梁逮陳

不足算江表成悲傷後魏乗晉弊掃除幾小康

迁洛未甚乆旋聞東西將北齊舉爝火後周馳

星光隋能一統之駕福于臣唐五代如傳舎天

下徒擾攘不有真主出何由奠中央一萬里區

字四千年興亡五百主肇位七十國開𭛌或混

同六合或控制一方或創業先後或垂祚短長

或𡚒于將墜或奪于已昌或災興无妄或福㑹

不祥或患生藩屏或難起蕭墻或病由唇齒或

疾亟膏肓談𥬇萌事端酒食開戰塲情慾之一

發利害之相𢦤劇力恣吞噬無涯罹禍殃山川

𦆵表裏豆龍又荒凉荆𣗥除難盡芝蘭種未芳

龍蛇走平地玉石碎崑崗善設稱周孔能齊是

老莊柰何言已病安得意都忘

    履道㑹飲

衆人之所樂所樂唯囂塵吾友之所樂所樂唯

清芬清芬無皷吹直與太古隣太古者靡陀和

氣常絪紜里閈舊情好有才復有文過從一日

樂十月生陽春洛陽古神州周公嘗縷陳四時

寒暑正四方道里均代不乏英俊號爲多縉紳

至于花與木天下莫敢倫而逢此之景而當此

之辰而能開口𥬇而世有幾人清衷貫金石劇

談驚鬼神天地爲一指冨貴如浮雲明時緩康

濟白晝閑經綸莫如陪歡伯又復對此君商於

六百里黄金四萬斤不能買兹樂自餘惡足論

接籬倒戴時蟾蜍生海垠小車倒載時山翁歸

天津

    思鄭州陳知黙因感其化去不得一

    識靣

羙物須絶代異人湏不世造化生得成諒亦非

容易曠世耳可聞同時目能視陳子同時人柰

何聞諸耳

    謝城南張氏四弟兄冐雪載餚酒見

    過

乆旱幾逾冬川守祈未得鴈行聮鑣來佳雪遽

盈尺酒面生紅光客心喜何極上夜離天津天

津陡岑寂

    大寒吟

舊雪未及消新雪又擁户階前凍銀牀簷頭氷

鍾乳清日無光輝烈風正號怒人口各有舌

言語不能

    和李審言龍圖大雪

萬樹瓊花一夜開都和天地色皚皚素娥腰細

舞將徹白玉堂深曲又催甕牖書生方挾䇿沙

塲甲士正㗸枚幽人骨瘦欲清損頼有時時酒

一盃

    小車行

喜醉豈無千日酒惜春還有四時花小車行處

人歡喜滿洛城中都似家

    依韻和浙憲住度支

官路㝷真已得真可堪輕負洛城春江湖想望

三千里休使郷朋想望頻

    和宋都官乞梅熈寜直年

小園雖有四般梅不似江南迎臘開長恨東君

少風韻先時未肯放春來

    東軒黄紅二梅正開坐上書呈友人

一年一度見𩀱梅能見𩀱梅幾度開人夀百年

今六十休論閑事且㗸盃

    和任比部憶梅

痛憶梅開易得殘旣殘憔悴不堪看年年長𬒳

清香誤爭似閑栽竹數竿

    初春吟

花木四時分景致經書千卷號生涯有人(⿱艹石)

閑居處道德坊中第一家

    垂栁

門前垂栁正依依更𬒳東風來往吹忘了自家

今已老却疑身是少年時

    至靈吟

至靈之謂人至貴之謂君明則有日月幽則有

鬼

    人鬼

旣不能事人又焉能事鬼鬼雖不同其理何

嘗異

    生平與人交

生平與人交未始有甘壊巳亦無負人人亦無

我害

    知識吟

目見之謂識耳聞之謂知柰何知與識天下亦

常稀

    偶書吟

風林無靜柯風池無靜波林池旣不靜禽魚當

如何

    思患吟

僕奴凌主人夷狄犯中國自古知不平無由能

絶得

    𭔃三城王宣徽二首

林下居雖陋花前飲𨚫頻世間無事樂都恐屬

閑人

路上塵方坌壷中花正開何湏頭盡白然後賦

歸來

    一室吟

一室可容身四時長(⿱艹石)春何嘗無羙酒未始絶

佳賔

    仁聖吟

盡道之謂聖如天之謂仁如何仁與聖天下莫

敢倫

    恕將還河北留别先生

先生抱道𨼆墻東心迹兼忘出處通圯下每慙

知孺子牀前曽憶拜龎公已將目擊存㣲妙直

把神交𭔃始終此日離違限南北蕭蕭班馬正

依風

    和邢和叔學士見别

世路如何(⿱艹石)大東相逢不待語言通觀君自比

葛亮顧我殊非黄石公講道汚𨺚無巨細語

時興替有𥘉終出人才業尤須惜慎勿輕爲西

晉風

    擊壤吟

人言别有洞中仙洞裏神仙恐妄傳(⿱艹石)俟靈丹

須九轉必求朱頂更千年長年國裏花千樹安

樂窩中樂滿懸有樂有花仍有酒𨚫疑身是洞

中仙

    春去吟

好物足艱難都來數日間旣爲風攪撓又𬒳

摧殘冨貴醉𥘉醒神仙夣乍還遊人不知止依

舊𠋣朱欄

    南園花竹

花行竹逕緊相挨每日須行四五廻因把花行

侵竹種且圖竹逕對花開花香逺逺隨衣𬒮竹

影重重上酒盃誰道山翁少温潤這般紅翠𨚫

長偎

    再荅王宣徽

自有吾儒樂人多不肯循以禪爲樂事又起一

重塵

    又

大逹誠無礙人人自有家假花猶入念何者謂

眞花

    蒼蒼吟𭔃荅曹州李審言龍圖

一般顔色正蒼蒼今古人曽望又作断腸日徃

月來無少異陽舒隂惨不相妨迅雷震後山川

裂甘露零時草木香幽暗巖崖生鬼魅清平郊

野見鸞凰千花爛爲三春雨萬木凋因一夜霜

此意分明難理㑹直須賢者入消詳

    林下五吟

真工造化豈容𥝠拙者爲謀亦甚㣲安樂窩深

𥘉起後太和湯釅半醺時長年國裏籃舁徃永

熟郷中杖䇿歸身似升平無一事數莖𩬈白任

風吹

老年軀躰索温存安樂窩中别有春萬事去心

閑偃仰四支由我任舒伸庭花盛處凉鋪簟簷

雪飛時軟布䄄誰道山翁拙於用也能康濟自

家身

有物輕醇號太和半醺中最得春多靈丹換骨

還如否白日升天似得麽儘快意時仍起舞到

忘言處只謳SKchar賔朋莫怪無拘檢真樂攻心不

柰何

相招相勸飲流霞𩯭亂秋霜髪亂華所記莫非

前甲子凢經多是老官家共誇今日重孫過更

說當時舊事呀言語丁寜有情味後生無𥬇太

遮

生來未始事田疇無歳無時長有秋隨分盃盤

俱是樂等閑池舘便成遊風花雪月千金子水

竹雲山萬户侯欲俟河清人夀㡬两眉能着㡬

多愁

    安樂𮄑中自訟吟

不向紅塵浪着鞭唯求寡過尚無縁虚更蘧瑗

知非日謬歴宣尼讀易年髪到白時難受彩心

歸通後更何言至陽之氣方爲玉猶恐鑚磨未

甚堅

    花庵詩二章拜呈堯夫  光

自然天物勝人爲萬葉無風碧四垂猶恨簮紳

未離俗荷衣蕙帯始相冝

洛陽四時常有花雨晴顔色秋更好誰能相與

共此樂坐對年華不知老

    和君實瑞明花庵二首

不用丹楹刻桶爲重重自有翠隂垂後人継取

天真意種蒔増華非所宜

庵後庵前盡植花花開畨次四時好主人事簡

常燕休不信𡻕華能撰老



伊川擊壤集卷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