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擊壤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卷第十二 伊川擊壤集 卷第十三
宋 邵雍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成化刊黑口本
卷第十四

伊川擊壤集卷之十三

    天津弊居蒙諸公共爲成買作詩以

    謝

重謝諸公爲買園買園城裏占林泉七千來歩

平流水二十餘家爭出錢嘉祐卜居終是僦熈

寜受劵遂能專鳳凰樓下新閑客道徳坊中舊

散仙洛浦清風朝滿䄂嵩岑皓月夜盈軒接籬

倒戴芰荷畔談塵輕揺楊栁𫟪陌徹銅駝花爛

熳堤連金谷草芉綿青春未老尚可出紅日巳

高猶自眠洞號長生冝有主窩名安樂豈無𫞐

敢於世上明開眼㑹向人間别㸔天盡送光隂

歸酒盞都移造化入詩篇也知此片好田地消

得堯夫筆似椽

    同諸友城南張園賞梅十首二首和長水李

    令子真韻

東風一夜拆梅枝舞蝶遊蜂都不知挿了滿頭

仍漬酒任他人道拙於時

折來嗅了依前嗅重惜清香難乆留多謝主人

情意切未殘仍許客重遊

清香冷艶偏多處猛雨狂風未有前賞意正濃

紅日墜如何旣去遂經年

紅日墜時情更切玉山頽處興還深攀條時揀

䌓枝折不挿滿頭辜此心

梅臺賞罷意何如歸挿梅花登小車陌上行人

應見𥬇風情不薄是堯夫

酒中漬後香尤烈笛裏吹來韻更清此韻此香

來處好此時消得一凝情

春早梅花正爛開生平不飲亦㗸盃城南盡日

高臺上恰似江南去一𢌞

梅花四種或紅黄顔色不同香頗同更逺也須

重一到看看隨水又隨風

五嶺雖多何足𮗚三川縱少須重去臺𫟪况有

數十株仍在名園最深處

人間好物尤冝惜天下竒才非易得他日相逢

他處時始知此㑹重難覔

    荅人吟

誰道閑人無事𫞐事𫞐唯只是詩篇四時雪月

風花景都與𭣣來入近編

𥘉春洛城梅開時賞梅更吟梅花詩梅花雖開

難逺𭔃唯𭔃梅詩伸所思

    依韻和君實端明惠酒

春風吹雪亂飄颻林下如何更寂寥霜憲威稜

正難犯小人當貺是難消

    謝夀安簿𭔃錦幈山下所失剪刀

江夏尚能悲墜履少原唯解泣遺簮一刀所失

安足繫不那乆經人用心

    謝君實端明惠山𬞞八品

八品山𬞞盡藥萌何山採得各標名山翁驚受

霜臺貺即命山妻親自烹

    謝君實端明惠牡丹

霜臺何處得竒葩分送天津小隠家𥘉訝山妻

忽驚走㝷常只慣挿葵花

    謝判府王宣徽惠酒

自得花枝向逺隣只憂輕負一畨春無何寵貺

酒𩀱榼少室山人遂不貧

    看花四絶句呈堯夫   光

洛陽相望盡名園牆外花勝牆裏看手摘青梅

供按酒何須一一具盃盤

洛陽相識盡名流𮪍馬遊勝下馬遊乗興東西

無不到但逢青眼即淹留

洛陽春日最䌓華紅緑隂中千萬家誰道群花

如錦綉人將錦綉學群花

南園桃李近方栽澆水未乾花巳開山果野𬞞

隨分有交遊不厭但頻來

    和君實端明洛陽看花

洛陽最得中和氣一草一木皆入看飲水也須

無限樂况能時復舉盃盤

洛陽花木誇天下吾軰遊勝庶士遊重念東君

分付意忍於佳處不遅留

洛陽交友皆竒傑𨔛賞名園只似家却𥬇孟郊

窮不慣一日看盡長安花

南園一色栽桃李春到且圗花早開多謝主人

情意厚天津客不等閑來

    送酒堯夫先生因戯之  光

林下雖無憂可消許由聞說掛空瓢請君呼取

孟光飲共揷花枝煑藥苗前送牡丹藥苗堯夫皆有詩

    和君實端明送酒

大凡人意易爲驕𩀱榼何如水一瓢亦恐孟光

心漸侈自兹微厭紫芝苗

    暮春吟

林下居常睡起遅那堪車馬近來稀春深晝永

簾垂地庭院無風花自飛

    依韻和鎮戎倅龔章屯田

十五年前𥘉見君見君情意便如親雖然林下

無他事不那心間思故人萬物比之論至底丹

誠到了揔輸真過從洛社勝諸處何日能來共

卜隣

    安樂窩銘

安莫安于王政平樂莫樂于年糓登王政不平

年不登窩中何由得康寜

    愁恨吟

城裏住煙霞天津小隠家經書爲事業水竹是

生涯恨爲雲遮月愁因風損花恨愁花月外何

暇更知他

    悲喜吟

呉起𥘉辤稷張儀乍入秦西河蒙惠乆南楚受

欺頻

    善惡吟

君子學道則務本小人見利則忘生務本則非

礼不動見利則非賄不行

    所學吟

人之所學本學人事人事不脩無學何異

    君子行

何者爲君子君子固可修是知君子途使人從

之遊與義不與利記恩不記讎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善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惡主

喜不主憂

    思省吟

仲尼再思曽子三省予何人哉敢忘修整

    梁燕吟

物情誰道爾無知秋去春來不失期今𡻕新雛

又成就去時寜不重依依

    鄒田二忌

鄒田二忌不相䏻買卜之言惡足明利害傷真

至于此姓田人去恨難平

    孫龎二將

孫臏伏兵稱有法龎㳙鑚火一何愚兵家詭詐

盡如此利害今人自不殊

     一言感人

爲女不嫁爲士不官齊人一言田子辤焉

    四公子吟

時去三王事歸五覇七雄旣爭四子乃詫盂常

居先信陵居亞平原居中春申居下

    淳于髠酒諌

賜酒于君飲不知味執法在前恐懼無旣當此

之時一斗而醉宗族滿堂旣孝且悌尊卑以親

少長有齒當此之時二斗而醉賔之𥘉筵蹌蹌

濟濟獻酬百拜升降有礼當此之時三斗而醉

里閈過從如兄如弟時和𡻕豊情懷歡喜當此

之時五斗而醉朋友徃還講道求義樂事賞心

登山臨水當此之時八斗而醉男女雜坐盃觴

不記燈燭明㓕衣冠傾圯當此之時一石而醉

    東海有大魚

東海有大魚罔𦊙無䏻近碭然一失水螻蟻得

而困

    𡈽木偶人

𡈽木偶人慎無相𥬇天將大雨止可相弔

    辨謗吟

田丹功蓋國貂勃語𢌞君謗者古來有猶䏻殺

九人

    三皇吟

三皇之世正熈熈烏鵲之巢俯可窺當日一般

情味好𥘉春天氣早晨時

    五帝

五帝之時似日中聲明文物正融融古今世盛

無如此過此其來便不同

    三王

三王之世正如秋權重權輕事有由深谷爲陵

岸爲谷陵遷谷變不知休

    五伯

五伯之時正似冬雖然三代莫同風當𥘉管晏

權輕重父子君臣尚且宗

    七國

七國縱横事可明蘇張得路信非平當𥘉天下

如何爾市井之人爲正卿

    掃地吟

管晏治時猶有體蘇張用處更無名三皇五帝

從何出掃地中原侯太平

    天人吟

羲軒堯舜雖難復湯武桓文尚可循事旣不同

時又異也由天道也由人

    利害吟

兎犬俱斃𧉻鷸相持田漁老父坐而利之

    時吟

騏驥壯時千里莫追及其衰也駑馬先之時與

事㑹談𥬇指揮時移事去雖死奚爲

    二說吟

治不變俗教不易民甘龍之說亦或可循常人

習俗學者溺聞商鞅之說異乎所云

    言行吟

言不失仁行不失義自天祐之吉無不利言與

仁皆行與義乖天且不祐人䏻行哉有商君者

賊義殘仁爲法自弊車分其身始知行義脩仁

者便是延年益夀人

    治亂吟

財利爲先筆舌用事饑饉相仍盗賊蜂起孝悌

爲先日月長乆時和𡻕豊延年益夀

    太平吟

老者得其養㓜者得其仰勞者得其餉死者得

其葬

    啇君吟

商鞅得君持法處趙良終日正言時當其命令

炎如火車裂如何都不知

    䏻懷天下心

能懷天下心肯了人間事豈止求于今求古亦

未易

    始皇吟

并吞天下九千日一統寰中十五年坑血未乾

高祖至𮪜山丘壠已蕭然

    有妄吟

作僞少隂徳餙非多隠情人心雖曖昧天道自

分明手足旣皆露語言安足慿

    乾坤吟

用九見群龍首能出庶物用六利永真因乾以

爲利四𧰼以九成遂爲三十六四𧰼以六成遂

成二十四如何九與六䏻盡人間事

    皇極經世一元吟

天地如蓋軫覆載何高極日月如磨蟻徃來無

休息上下之𡻕年其數難窺測且以一元言其

理尚可識一十有二萬九千餘六百中間三千

年迄今之陳迹治亂與廢興著見干方䇿吾能

一貫之皆如身所歴

    應龍吟

龍者陽𩔗與時相須首出庶物同遊六虚䏻潜

能見能吸能呼能大能小能有能無

    何處是仙鄊

何處是仙鄊仙鄊不離房眼前無冗長心下有

清凉靜處乾坤大閑中日月長若能安得分都

勝别思量

    謝宋推官惠白牛

毛如霜雪眼如朱耳角方齊三尺餘狀異不將

耕曠𡈽性馴宜用駕安車水𫟪牧處龍能擾月

下牽時兎可驅從此洛陽圗燈上丹青人更著

功夫

    依韻和王安之少卿六老詩仍見率

    成七

六老皤然𩯭似霜縱心年至又非狂園池共避

何妨勝樽爼相𭭕未始忙杖屨爛遊千載運衣

巾濃惹萬花香過從見率添成七况復秋來亦

漸凉

六老相陪卿與𭅺閑曹饒却不清狂過從無事

易成樂職局向人難道忙煙柳嫰垂低更緑露

桃紅裛暖仍香乗春醉卧花隂下恰到花隂别

是凉

六翁誰讓少年塲老不羞人任意狂同向靜中

𮗚物動共於閑處看人忙天心月滿蟾蜍動水

面風微𦴻蓞香肯信人間有憂事新醅正熟景

𥘉凉

六人相聚㑹時康着甚來由不放狂遍地園林

同巳有滿天風月𦔳詩忙文章高摘漢唐艶騷

雅濃薫李杜香水際竹𫟪閑適處更無塵事只

清凉

六客同遊一醉鄊又非流俗所言狂追遊共喜

清平乆唱和争㝷驚䇿忙薦酒月陂林果熟發

茶金谷井泉香千年松下麾談塵𬓛䄂無風亦

自凉

見率野人成七老野人唯觧野踈狂編排毎日

清吟苦趂辦𨔛年閑適忙夏末喜嘗新酒味春

𥘉愛嗅早梅香問君何故須如此不柰心頭二

㸃

林下狂SKchar不帖腔帖腔安得謂之狂小車行處

鶯花閙大筆落時神鬼忙門掩柴荆闤闠逺墻

開瓮牗薜蘿香一般天下難㝷物洛浦清風拂

面凉

    依韻和張靜之少卿惠文房三物

文房三物品皆精報謝愁無秀句成欲狀升平

SKchar頌柰何才不逺升平

    依韻和王安之少卿謝冨相公詩

寵辱見多惡足驚出塵還喜自誠明閑中氣象

乾坤大靜處光隂宇宙清素業經綸無少愧全

功天地不虚生野人何幸逢昌運一百餘年天

下平

    安樂窩前蒲柳吟

安樂窩前小曲江新蒲細柳年年緑眼前隨分

好光隂誰道人生多不足

    瓮牗吟

瓮破巳甘棄言𭣣用有方用時湏藉口照處便

安牀不假軒窓力䏻𢌞日月光清平卧其下自

可比羲皇

    人生長有兩般愁

人生長有兩般愁愁死愁生未易休或向利中

窮力取或于名上盡心求多思唯恐晚得手未

老巳聞先白頭我有何功居彼上其間掉臂獨

無憂

    自詠

天下更無𩀱無知無所長年顔李文爽風度賀

知章靜坐多茶飲閑行或道裝傍人休用𥬇安

樂是吾鄊

    中秋月

一年一度中秋夜十度中秋九度隂求滿直湏

當夜半要明仍候到天心無雲照處情非淺不

睡觀時意更深徒愛古人詩句好何堪千里共

如今

    小車吟

春暖秋凉兼景好年豊身健更時和如茵草上

輕碾似錦花間慢慢拕

    晝夣

夣裏到鄊關鄊關二十年依稀新國土隠約舊

山川身巳煙霞外人家道路𫟪覺來猶在目一

餉但蕭然

    晚歩洛河灘

晚歩洛河灘河灘石萬般青黄有長短大小或

方圓考彼多無數求其用實難琅玕在何處止

可使人歎

    和李文思早秋五首

一雨洗觚稜三川氣𧰼清林風傳顥氣木葉送

啇聲忽忽蓮生的看㸔菊吐英太平時裏老何

以報虚生

徑小新經雨庭幽遍有苔風前閑意思階下静

徘徊不分筯骸老難甘𡻕月催時時藉芳草頼

有酒同盃

土金秋已至爍石景方䦨直養䏻希孟閑居肯

譲潘竹間風彗彗松鏬月團團洛社多賢友人

人可共歡

池畔拖垂柳欄𫟪𥬇晚花敗荷傾弊盖老檜露

枯槎𡻕暮驚時態年髙惜物華東陵風未替解

憶故園𤓰

日脚雲微淡林稍葉漸黄可堪湏變色徹了爲

侵霜酒到難成醉風來易得凉老年何所欲唯

願且平康

    堯夫何所有

堯夫何所有一色得天和夏住長生洞冬居安

樂窩鶯花供放適風月助吟哦𥨸料人間樂無

如我最多

    長憶乍能言

長憶乍能言朝遊父母前方行𥘉下SKchar旣老遂

華顚在昔四五𡻕于今六十年却看兒女戯又

喜又⿰氵⿱林目

    荅友人

何者名爲善處身非唯䏻武又能文可行可止

存諸已或是或非繋在人遍數古來賢所得歴

觀天下事湏真吉凶悔吝生乎動剛毅木訥近

於仁易地皆然休計較不言而信省開陳雖居

蠻貊亦行矣無患鄊閭情未親

    獨坐吟

天告自丁寜人多不肯聽四時皆有景萬物豈

無情禍福眼前事是非身後名誰能事閑氣浪

與世人争

    又

天意自分明人多不肯行鶯花春乍暖風月雨

𥘉晴静坐澄思慮閑吟樂性情誰能事閑氣浪

與世人争

    意未萌于心

意未萌于心言未出諸口神莫得而窺人莫得

而咎君子貴慎獨上不愧屋漏人神亦吾心口

自處其後

    自適吟

郟鄏城中鳯凰樓下風月庭除鸎花臺榭時和

𡻕豊閑行静坐朋好身安清吟雅話

    老翁吟

皤然一老翁凢百事皆慵舊物不盡記故人難

得逢幽花渾在霧殘夢半随風只且願天下時

和與𡻕豊

    鐡如意吟

此物鐡為之何嘗肯妄持辰随大子永伴小

車兒擊碎珊瑚處㪣殘牙齒時誰能學此軰𦆵

始入鞭笞

    道裝吟

道家儀用此衣巾只拜星辰不拜人何故堯夫

湏用拜安知人不是星辰

道家儀用此巾衣師外曽聞更拜誰何故堯夫

湏用拜安知人不是吾師

安車塵尾道衣裝里閈過從乃是常聞說洞天

多似此吾鄊殊不異仙鄊

如知道只在人心造化功夫自可㝷若說衣巾

便爲道堯夫何者敢披𬓛

    四者吟

目時然後視耳時然後聼口時然後言身時然

後行前不見厚禄後不見重兵推其義所在安

知利與名

    偶得吟

壯𡻕若奔馳隨分受官職所得唯錙銖所䘮無

紀極今日度一朝明日過一夕不免如路人區

𬒳勞役

    四事吟

㑹有四不赴時有四不出公㑹生㑹廣㑹醉㑹大寒大暑大風大兩

無貴亦無賤無固亦無必里閈閑過從身安心

自逸如此三十年幸逢太平日



伊川擊壤集卷之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