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伊川擊壤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卷第十四 伊川擊壤集 卷第十五
宋 邵雍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成化刊黑口本
卷第十六

伊川擊壤集卷之十五

    觀易吟

一物其来有一身一身還有一乾坤能知萬物

備於我肯把三才别立根天向一中分體用

人於心上起經綸天人焉有两般義又事

不虚行只在人

    觀書吟

吁嗟四代帝王權盡入區區一舊編或讓或争

三萬里相因相革二千年唐虞事業誰能継湯

武功夫世莫傳時旣不同人又異仲尼惡得不

潸然

    觀詩吟

愛君難得似當時曲盡人情莫若詩無雅豈明

王教化有風方識國興衰知音未若呉公子(⿰氵閠)

色曽經魯仲尼三百五篇天下事後人誰敢更

譏非

    觀春秋吟

堂堂王室𭔃空名天下無時不戰争㓕國伐人

雖恐後㝷盟報役未嘗寜晉齊命令炎如火文

武資基冷似氷唯有感麟心一片萬年千載若

丹青

    觀三皇吟

許大乾坤自我宣乾坤之外復何言𥘉分大道

非常道𦂯有先天未後天作法極微難㸔蹟𭣣

功最乆不知年若教世上論勲業料得更無人

在前

    觀五帝吟

進退肯将天下讓着何言語狀雍容衣裳垂䖏

威儀盛玉帛修時意思恭物物盡能循至理人

人自願立殊功當時何故得如此只𬒳聲明𩔗

日中

    觀三王吟

一片中原萬里餘殆非孱德所宜居夏啇正朔

猶能布湯武干戈未便驅澤火有名方受革水

天無應不成需詳知又云請觀仁義為心者肯作人

間淺丈夫

    觀五伯吟

刻意尊名名愈SKchar人人奔命不勝疲生靈劒㦸

林中活公道貨財心裏歸雖則餼羊能愛禮柰

何鳴鳳未来儀東周五百餘年内歎息唯聞一

仲尼

    觀七國吟

當其未路尚縱横仁義之言固不聼肯謂破齊

存即墨能勝坑趙盡長平清晨見鬼未爲恠白

日殺人奚足驚加以蘇張掉三寸扼喉其𫝑不

俱生

    觀嬴秦吟

轟轟七國正争籌利害相磨未便休比至一雄

心底定其如四海血横流三千賔客方成夢百

二山河又變秋謾說罷侯能置守趙髙元不是

封侯

    觀两漢吟

秦破河山舊戰塲豈期民復見耕桑九千來里

開封域四百餘年號帝王剥䘮旣而遭莾卓經

營殊不念髙光當時文物如斯盛城復何由更

在隍

    觀三國吟

桓桓鼎峙震雷音絶唱髙蹤没䖏㝷簫鼓一方

情未輰弓刀萬里力難任論兵狼石寜無意飲

馬黄河徒有心雖曰天時亦人事誰知慮外失

良金

    觀西晋吟

承平未必便無憂安若忘危非善謀題品人林

慿雅誚雌黄時事用風流有刀難剖公閭腹無

木可梟元海頭禍在夕陽亭一句上東門嘯浪

悠悠

    觀十六國吟

⿰氵専天之下號寰區大禹曽經治水餘衣到弊時

多蟣蝨𤓰當爛後足蟲蛆龍章本不資狂㓂象

魏何嘗薦亂胡尼父有言堪味䖏當時欠一管

夷吾

    觀南北朝吟

方其天下分南北聘使何嘗絶徃還偏霸尚存

前典憲小康猶帶舊腥羶洛陽雅望稱崔浩江

表竒才服謝安二百四年能並轡謾將夷虜互

為言

    觀隋朝吟

始謀當日已非臧又更相承或自戕蟻螻人民

貪土地泥沙金帛恱SKchar姜征遼意思縻荒服泛汴

情懐厭未央三十六年都掃地不然天下未歸

    觀有唐吟

天生神武奠中央不尔羣凶未易攘貞𮗚若無

風凛凛開元安有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凭髙始見山河壯入

夏方知日月長三百年間能渾一事雖成徃道

彌光

    觀五代吟

自從唐季墜皇綱天下生靈𬒳擾攘社稷安危

懸卒伍朝廷輕重繋藩方深冬寒木固不脫未

旦小星猶有光五十三年更五姓始知除掃待

真王

    觀盛化吟

紛紛五代亂離間一旦雲開復見天草木百年

新雨露車書萬里舊山川㝷常巷陌猶簮紱取

次園亭亦管絃人老太平春未老鶯花無害日

髙眠

吾曹養拙頼明時為幸居多寜不知天下英才

中遁跡人間好景䖏開眉生來只慣見豊稔老

去未嘗經亂離五事歴將前代舉帝尭而下固

無之一事革命之日市不易肆二事以㩀天下在即位後三事未嘗殺一無罪四事百年方四葉匠事百年 無腹心患

    喜老吟

㡬何能得𩯭如𢇁安用區區鑷白髭在世上官

雖不做出人間事却能知待天春暖秋凉日是

我東逰西泛時多少寛平好田地山翁方始㑹

開眉

    瞻禮孔子吟

執卷何人不讀書能知性者又何如工居天下

語言内妙出世間繩墨餘陶冶有無天事業𫞐

衡治亂帝功夫大哉賛易脩經意料得生民以

後無

   還圎益上人詩卷

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相從更一巾一巾曽拂十州塵心通佛性

乆無礙口道儒言殊不陳呉越江山前日事伊

嵩風月此時身閑行坐閑松隂下應恃眼明長

𥬇人

    天人吟

知盡人情天豈異未知何啻隔天地少時氣銳

未更諳不信人間有難事知盡人情與天意合

而言之安有二能推已心逹人心天下何憂不

能治

    錦幈春吟

錦幈山下有家園毎𡻕家園過禁煙早是三春

天氣好那堪百里主人賢同於一𣲖水𫟪飲醉

向萬株花底眠明日歸鞍遂東指上陽風景更

暄妍

    樂春吟

四時唯愛春春更愛春分有暖温存物無寒著

莫人好花萬蓓蕾羙酒正輕醇安樂窩中客如

何不半醺

    觀物吟四首

日月無異明晝夜有異體人鬼無異情生死有

異理旣未能知生又焉能知死旣未能事人又

焉能事鬼

鶯蟬體旣分安用苦云云氣盛有餘力聲銷無

異聞時來由自已𫝑去属他人莫作傷心事傷

心不益身

古今情一也能䖏又何難識事事非易知人人

所艱多疑虧任用輕信失防閑尭舜其猶病何

嘗無大姦

人之耳所聞不若目親照耳聞有娶同目照無

多少併棄耳目宫專用舌口較不成天下功止

成天下𥬇

    人貴有精神吟

人貴有精神精神多不醇有精神而醇為第一

等人不醇無義理是非随怒喜怒以是為非喜

以非為是怒是善人踈喜非小人比敗國與亡

家鮮有不由此娶妻娶柔和嫁夫嫁才羙安得

正婦人作配真男子

    義利吟

賁於丘園柬帛戔戔義旣在前利在其間捨爾

靈龜歸我朶頥義旣失之利何能爲尚義必譲

君子道長尚利必争小人道行

    小車𥘉出吟

物外洞天三十六都疑布在洛陽中小車春暖

秋凉日一日止能移一宫

    府尹王宣徽席上作

留都三判主人翁大第名園冠洛中又喜一年

春入手萬花香照酒巵紅

紛紛又過一年春牢落情懐酒漫醇滿眼暄妍

都去盡樽前唯憶舊交親

    春慕荅人吟

相違經𡻕意何如漫說為隣徳不孤咫尺洛陽

春已盡過從能憶舊時無

    天津聞樂吟

名園相𠋣洛陽春巷陌無塵羅綺新何䖏青楼

隔桃李樂声時復到天津

    春慕吟

有意楊花空學雪無情榆莢漫堆錢窮愁不服

春辜負酒病依還似去年

    自問二首

因甚年來可作詩柰何人老又春歸流鶯不忍

花離披啼到黄昬猶自啼

年來因甚可吟詩桃李無言鶯有辭啼到黄昬

猶自啼柰何人老又春歸

    和成都俞公逹運使見竒

前年車從過天津花底當時把酒頻此日錦城

花爛漫何嘗更憶洛城春

    呉越吟二首

乙未闔廬凌楚𡻕戍辰勾踐破呉時正如當日

乗虗事三十四年人不知

夫差丁未曽囚越勾踐戊辰還㓕呉二十二年

時返復一如當日𨚫乗虗

    属事吟

鷦鷯分𭔃一枝巢不信甘言便易驕當力尚難

超北海去烕何足動鴻毛願將情意分明謝肯

把恩光取次焼天寵居多為幸乆春花無柰正

天饒

    興亡吟

孫陳李三人亡國體相似雖然少有文何復語

英氣

曹劉孫三人興國體相似雖然小有才何復語

命世

    文武吟

旣為文士必有武備文武之道皆吾家事

    善惡吟

瞽鯀有子尭舜無嗣餘慶餘殃何故如此

尭舜無子瞽鯀有嗣福善禍滛何故如此

    責已吟

不為十分人不責十分事旣為十分人須責十

分是

    無疾吟

無疾之安無災之福舉天下人不為之足

    四者吟

財色名𫝑為世所親四者不動然後見人

    恩怨吟

人之常情無重于死恩感人心死猶有喜怨結

人心死猶未已恩怨之深使人如此

    秦川吟二首

當時馬上過秦川倐忽于今二十年因見夫君

話家住依俙記得舊風煙

秦川两漢帝王區今日関東作帝都多少聖賢

存舊史夕陽唯只見荒蕪

    和絳守王仲賢郎中

為郎得絳分銅虎見𭔃詩中非浪誇地土尚傳

唐草木山川猶起晋雲霞園池冨有吟供筆風

俗淳無訟到衙太守下車民受賜一心殊不負

官家

    日月吟

月明星自稀日出月亦微既有少正卯豈無孔

仲尼

    水旱吟

尭水九年湯旱七載調爕之功此時安在

九年洪水七年大旱非尭與湯民死過半

    老去吟

使吾𨚫十嵗亦可少集事柰何天地間日無再

中理

吾今六十六衰老何可擬志逮力不逮人共知

之矣

    人事吟

索錬無如事難知莫若人人情随手别事體到

頭均

    不同吟

求者不得辭者不能二者相去其逺㡬程

    貪義吟

貪人之惡其過莫大貪人之善是亦為罪

    月新吟

月新與月殘形狀两相似柰何人之情𥘉見自

𭭕喜

    和内郷李師甫長官見竒

雖未似神仙能逃暑與寒何嘗無水竹未始離

林峦道不同新學才難動要官時和𡻕豊後亦

自有餘歡

𡻕豊時又康爲邑在南陽不廢吏民事得逰雲

水鄕春輸桃李艷風薦蕙蘭香太守兼賢傑且

無奔走忙

    内鄕天春亭


内鄕有園名天春春時桃李如綵雲邑民𢹂觴

連帟慕或SKchar或舞何𭭕欣懸尹中間意自若直

謂前世無古人牡丹百品紅與紫華而不實徒

紛紜

    内鄕兼𨼆亭

兼𨼆詫來書於時特起予民淳無訟聼縣僻𩔗

山居簿領盃盤外官聮談𥬇餘不知當此際傍

邑更誰知

    李少卿見招代徃吟

洛城春去㑹仙才春去還驚夏𨚫來微雨過牡

丹初謝輕風動芍藥𦆵開緑楊隂裏擁樽罍身

健時康好放懷

    病酒吟

年年當此際酒病掩柴扉早是人多感那堪春

又歸花殘蝴蝶亂晝永子規啼安得如前日和

風𥘉扇微

    爭讓吟

有讓豈無爭無沿安有革爭讓起于心沿革生

于跡羲軒讓以道尭舜讓以徳湯武争以功桓

文争以力

    謝王諌議見思吟

西齋前後半松筠萬慮澄餘始見真不謂天光

明淨䖏又能時憶舊交新

    依韻和任司封見𭔃吟

王侯貴盛不勝言圖𦘕中山得一觀不似夫君

行坐看貪嵩又更愛天壇

髙樓百尺破危空天淡雲閑看帝功更上一層

情未怏思君不見見喬嵩

辭麾來此住雲霄聞健登臨肯憚勞紫陌事多

都不見家山圍遶是嵩髙



伊川擊壌集卷之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