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擊壤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八

卷第十七 伊川擊壤集 卷第十八
宋 邵雍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成化刊黑口本
卷第十九

伊川擊壤集卷之十八

    冬至吟

何者謂之幾天根理極㣲今年𥘉盡䖏明日未

來時此際昜得意其間難下辭人䏻知此意何

事不䏻知

    盃盤吟

林下盃盤大寂寥寂寥長願佀今朝君㸔擊鼓

撞鍾者𫝑去賔朋不昜招

    歡喜吟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善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悪記恩不記讎人人自歡喜何患少

交逰

    善人吟

良如金玉重如丘山儀如鸞鳳氣如芝蘭

    議論吟

事苟非自有異事苟是安有二

    推誠吟

天雖不語人䏻語心可欺時天可欺天人相去

不相逺只在人心人不知人心先天天弗違人

身後天奉天時身心相去不相逺只在人誠人

不推

    堯夫吟

堯夫吟天下拙來無時去無節如山川行不徹

如江河流不竭如芝蘭香不歇如蕭韶聲不絶

也有花也有雪也有風也有月又温柔又峻烈

又風流又激切

    意外吟

事出意外人難智求自非妄動悪用多愁既有

誤中寕無暗投䏻知此説天下何憂

    當㫁吟

㫁以决疑疑不可緩當㫁不㫁反受其亂

    憂夣吟

至人無夣聖人無憂夣為多想憂為多求憂既

不作夣來何由䏻知此說此外何修

    人情吟

人逹人情無寡無廣天下之事如指諸掌

    人事吟

人無取次事莫因循因循失事取次壊人人無

率爾事貴丁寕率爾近薄丁寕近誠

    師資吟

未知道義㝷人為師既知道義人來為資㝷師

未昜為資實難指南嚮道非去非還師人則恥

人師則喜喜耻皆非我獨無是好為人師與恥

何異

    天人吟

天學修心人學修身身安心樂乃見天人天之

與人相去不逺不知者多知之者鮮身主于人

心主于天心既不樂身何由安

    樂毅吟

樂毅事燕時其心有深㫖破齊七十城迎刃不

遺矢豈留即墨莒𨚫與燕有二欲使燕遂王天

下自齊始豈意志未申昭王一旦死惠王固不

如使人代其位強燕自此衰何復䏻振起自古

君與臣濟㑹非容昜重惜千萬年英雄為流涕

    十分吟

所謂十分人須有十分眞非為䏻寫字非謂䏻

為文非謂眉目秀非謂衣服新欲行人世上直

須先了身

所謂十分人須有十分事事苟不十分終是未

完備事父盡其心事兄盡其意事君盡其忠事

師盡其義

人夀百來年其過豈容昜雖然瞬息間其間多

少事號爲䏻了事必先能了身身苟未能了何

暇能了人

    生日吟祥符辛亥十二月二十五日

辛亥年辛丑月甲子日甲戍辰日辰同甲年月

同辛吾於此際生而爲人

    誡子吟

雞能警旦馬能代行犬能守禦牛能力耕人禀

天地萬物之靈妬賢嫉能不如不生

    有常吟

天地有常理日月有常明四時有常序鬼神有

常靈聖人有常徳小人無常情

    𡻕暮吟

世上紛華都不見眼前惟見讀書尊百千難過

尚驚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三十𡻕前尤苦辛少日只知艱險事老

年方識太平身家風幸有兒孫⿰糹⿱𢆶匹足以無心伴

白雲

    春天吟

一片春天在眼前眼前須識好春天春秋冬夏

能無累雪月風花都一連能用真SKchar爲事業豈

防他物害暄妍我生其幸何多也安有閑愁到

𫟪

    庻幾吟

以聖責人固未完備以人望人自有餘地責人

無難受責非昜其殆庶幾猶望顔子

    人物吟

人盛必有衰物生須有死既見身前人乃知身

後事身前人能興身後事豈廢興廢先言人然

後語天地

    詫嗟吟

昨日炙手今日張羅人間常事何詫何嗟

    左祍吟

自古禦戎無上䇿唯慿仁義是中原王師問罪

固能道天子䝉塵爭忍聞二晋亂亡成茂草三

君屈辱落陳編公閭延廣何人也始信興邦

一言

    教勸吟

若聖與人吾豈敢空言猶足慰虚生明開教勸

用常道永使子孫持善名此日貽謨情未顯他

時受賜事非輕庻幾此意流天下天下何由不

太平

    不善吟

悲哉不善人禀此凶戾徳非唯敗人家又能敗

人國

    多事吟

多事招憂多疑招悶多與招吝多取招損

    處身吟

君子處身寜人負已已無負人小人處事寜巳

負人無人負

    觀性吟

千萬年之人千萬年之事千萬年之情千萬年

之理惟學之所能坐而爛觀爾

    觀物吟

居暗觀明居静觀動居簡觀䌓居輕觀重所居

者寡所觀則衆匪居匪觀衆寡何用

    荅和呉傳正賛善二首并𭔃髙陽王十三機冝

洛陽城裏一愚夫十許年來不讀書老去情懷

難状處淡煙寒月映松踈

樂静豈無病好閑終有心争如自得者與世善

浮沉

    是非吟

是短非長好丹非素一生區區未免愛悪愛悪

不去何由是非愛悪既去是非何為

    洗心吟

人多求洗身殊不求洗心洗身去塵垢洗心去

滛塵垢用水洗邪滛非能淋必欲去心垢湏

彈無絃琴

    見物吟

見物即謳吟何甞曽用意閑将篋笥詩静㸔人

間事

    力穡吟

春時耕種夏時耘耨秋時𭣣治冬時用受雨露

不愆既苗既秀水旱為災尚罹其咎

    六十六𡻕吟

六十有六𡻕暢然持酒盃少無他得志老有此

開懐徃徃英心動時時秀句來尚𭣣三百首自

謂敵瓊SKchar

    寛猛吟

寛則民慢猛則民殘寛猛相濟其民自安

    小道吟

藝雖小道事亦繫人苟不造微焉能入神

    得失吟

人有賢愚事無巨細得不艱難失必容昜

    薫猶吟

善惡之間薫猶可究近薫必香近蕕必臭

    好惡吟

惡死好生去害就利天下之人其情無異

    𡻕暮吟

此情人不知亦甞歎遅暮雖則歎遅暮柰何難

分付

此情人不知亦甞歎遅乆雖則歎遅乆柰何人

不受

    安分吟

輕得昜失多謀少成徳無盡利善無近名

    由聽吟

由聽而失以聽為賔而今而後何復信人

    詩𦘕吟

𦘕筆善状物長于運丹青丹青入巧思萬物無

遁形詩𦘕善状物長于運丹誠丹誠入秀句萬

物無遁情詩者人之志言者心之聲志因言以

𤼵聲因律而成多識于鳥獸豈止毛與翎多識

于草木豈止枝與莖不有風雅頌何由知功名

不有賦比興何由知廢興觀朝廷盛事壮社稷

威靈有湯武締構(“冉”換為“冄”)無幽厲欹傾知得之艱難肯

失之驕矜去巨蠧奸邪進不世賢能擇隂陽粹

羙索天地精英籍江山清(⿰氵閠)掲日月光榮𭣣之

為民極著之為國經播之于金石奏之于大庭

感之以人心告之以神明人神之胥悦此所謂

和𦎟既有虞舜歌豈無臯陶賡既有仲尼刪豈

無季扎聼必欲樂天下捨詩安足慿得吾之緒

餘自可致昇平

    詩史吟

史筆善記事長于炫其文文勝則實䘮徒憎口

云云詩史善記事長于造其真真勝則華去非

如目紛紛天下非一事天下非一人天下非一

物天下非一身皇王帝伯時其人長如存百千

萬億年其事長如新可以辨庻政可以齊𥠖民

可以𫐠祖考可以訓子孫可以尊萬乘可以嚴

三軍可以進諷諌可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功勲可以移風俗可

以厚人倫可以羙教化可以和踈親可以正夫

婦可以明君臣可以賛天地可以感鬼神規人

何切切誨人何諄諄送人何戀戀贈人何懃懃

無𡻕無嘉節無月無嘉辰無時無嘉景無日無

嘉賔樽中有羙禄坐上無妖氛胷中有羙物心

上無埃塵忍不用大筆書字如車輪三千有餘

首布為天下春

    演繹吟

萬事入沉吟其來味更深雖然曽過眼湏是更

經心過眼未盡見經心肯儘㝷儘㝷能得見方

始是真金

何者是真金真金入骨沉飽曽經煆煉足得不

沉吟到手何須眼行身敢放心放心然後樂天

下有知音

何者謂知音知音只在心肝脾無效驗鍾鼓漫

捜㝷既若能開物何湏更鼓琴來儀非為鳯只

是感人深

何者謂來儀來儀意不低有身皆衎衎無物不

熈熈一國若一物四方猶四支巍巍乎堯舜何

得而名之

    史𦘕吟

史筆善記事𦘕筆善状物状物與記事二者各

得一詩史善記意詩𦘕善状情状情與記意二

者皆能精状情不状物記意不記事形容出造

化想像成天地體用自此分鬼神無敢異詩者

豈于此史𦘕而巳矣

    好勝吟

人無好勝事無過求好勝多辱過求多憂憂辱

並至道徳弗逰不止人患身亦是𬽦

    治心吟

心親于身身親于人不能治心焉能治身不能

治身焉能治人

    吾廬吟

吾亦愛吾廬吾廬似野居性隨天共淡身與世

俱踈遍地長芳草滿床堆亂書自從無事後更

不着工夫

    人靈吟

天地生萬物其間人最靈既為人之靈湏有人之

情若無人之情徒有人之形

    過眼吟

紛紛過眼不須驚利害相磨卒未平伎倆雖多

無實效聰明到了是虚名温凉寒𤍠四時事甘

苦辛酸萬物情除𨚫此心皆外物此心猶恐未

全醒

    災來吟

災自外来猶可消除災自内来何由支梧天人

之間内外察諸

    内外吟

目耳鼻口人之户牖心胆脾腎人之中霤内若

能守外自不受内若無守外何能乆

    名利吟

重之以名見人之情厚之以利見人之意情意

内也内重則外輕名利外也内賤則外貴

    名實吟

内無是實外有是名小人故矜外無是名内有

是實君子何失

    性情吟

君子任性小人任情任性則近任情則逺

    丁寜吟

人無忽略事貴丁寜忽略近薄丁寜近誠

    疑信吟

人無輕信事無多疑輕信招釁多疑招離

    治亂吟

君子小人亦常相半時止時行或治或亂

    有時吟

龍不冬躍螢能夜飛小人君子而皆有時

    忠厚吟

小人斯須君子長乆斯須傾邪長乆忠厚

    窮冬吟

十二月将終還驚𡻕律窮藏氷方北陸觧凍未

東風草昧徒㝷緑花稍強覔紅探春春不見元

只在胷中

    知非吟

今日已前事知非心可慿虚言安足道實行又

何矜無藥醫衰老有詩歌聖明縱然時飲酒未

肯學劉伶

    冬至吟

冬至子之半天心無改移一陽𥘉起處萬物未

生時玄酒味方淡大音聲正希此言如不信更

請問庖犧

    頭白吟

頭白已多時况能垂白髭不如猶甚幸𥨸比未

全衰(⿰氵閠)屋雖無鏹承家𨚫有兒敢言貧浄㓗似

我亦應稀

    談詩吟

詩者人之志非詩志莫傳人和心盡見天與意

相連論物生新句評文起雅言興来如宿搆未

始用雕鐫

    䋲水吟

水能平而不能直䋲能直而不能平安得䋲水

為人情而使天下都無争

    刑名吟

君子多近名小人多近刑善悪有異同一歸與

任情

    隂陽吟

陽行一隂行二一主天二主地天行六地行四

四主形六主氣

    人事吟

人有去就事無低昻跡有踈宻人無較量能此

四者自然乆長

    内外吟

衣冠嚴整謂之外修行義純潔謂之内修内外

俱修何人不求

衣冠不整謂之外惰行義不修謂之内惰内外

俱惰何人不唾

    盛衰吟

克肖子孫振起家門不肖子孫破敗家門猗嗟

子孫盛衰之根

    死生吟

學仙欲不死學佛欲再生再生與不死二者人

果能設使人果能方始入于情賞哉林下人不

爲人所惜哀哉公與卿重爲人所惑

    生日吟

三萬五千日伊予享此身當時𦆵作物此際始

爲人乆負隂陽力終𧇊父母恩一盃爲夀酒床

下列兒孫

    時事吟

時之來𠔃其𫝑可乗時之去𠔃其𫝑遂生前日

之事𠔃今日不行今日之事𠔃後來必更

時乆則患生事乆則弊生弊患相仍人何以寜

    不知吟

不知隂陽不知天地不知人情不知物理強爲

人師寜不自愧

    水火吟

水火得其御交而成既濟水火失其御焚溺可

立至不止水與火萬事盡如此只知用水火不

知水火義

    中原吟

中原之師仁義爲主仁義旣無四夷來侮

    喜歡吟

堯夫喜飲酒飲酒喜全真不喜成酩酊只喜成

㣲醺㣲醺景何似𬓛懷如𥘉春𥘉春景何似天

地𦆵絪紜不知身是人不知人是身只知身與

人與天都未分

    所感吟

人生無定凖事體有多端客宦危疑處家書子

細㸔可曽憂險阻方信喜平安男子平生事湏

于痛定觀

    行止吟

時止則湏止時行則可行時行與時止人力莫

經營

    太平吟

太平時世園亭内豊稔𡻕年村落間情味一般

難状處風煙草木盡閑閑

    探春吟

草色依稀緑花稍𨼆約紅一般難道說如醉在

心中

     不出吟

冬夏逺難出止行南北園如逢好風景亦可至

三天西行至天街二百歩北行至天津三百歩東行至天宮四百歩

伊川擊壤集卷之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