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一切法高王經

佛說一切法高王經 南北朝 北魏于南天竺波羅柰城
譯者:瞿曇般若流支
本作品收錄於《大正新脩大藏經
參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修大正藏經錄入

佛說一切法高王經编辑

(一名《一切法義王經》)

元魏婆羅門瞿曇般若流支譯

如是我聞:

一時婆伽婆遊王舍城迦蘭陀竹林,與大比丘眾一千二百五十人俱,其先悉是編髮梵志,其名曰:優樓頻騾迦葉等。一切皆是大阿羅漢,諸漏已盡無復煩惱心得自在,善得心解脫,善得慧解脫,人中大龍,應作者作所作已辦,離諸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善得正智心,解脫一切心得自在,到第一彼岸。

爾時世尊月十五日於布薩時在露地坐,諸比丘眾之所圍遶供養恭敬。彼時復有一異比丘,初始出家即日受戒,詣世尊所。到佛所已,頭面禮足右繞三匝,繞三匝已,合掌向佛白言:「世尊!我新出家朝日受戒,唯願教我,我於僧中云何而食?僧中食已云何可消?既食食已云何消施?又善男子信何義故,捨家出家得彼饒益?」彼異比丘即以偈頌問如來曰:

「我既新出家,朝日始受戒;唯願為我說,云何消僧食?
何義故捨家?出家入佛法,唯願說勝義,云何消他施?」

如是問已。如來即答彼比丘言:「比丘當知,若比丘成就三法,應食僧食,食已消施,彼善男子信何義故,捨家出家得彼饒益?何等為三?比丘當知,謂:入眾僧、作眾僧業、僧利相應。比丘當知,比丘成就此三法者,應食僧食,食已消施,彼善男子信何義故,捨家出家得彼饒益?」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若人入眾僧,造作眾僧業;眾僧利相應,彼人能消施。」

如是說已。彼比丘言:「如是之義世尊略說,我不能解。世尊!云何比丘名入眾僧、作眾僧業?又復云何僧利相應?」時彼比丘!即以偈頌問如來曰:

「云何入眾僧?云何眾僧業?云何眾僧利?願說令得知。」

如是請已。佛言:「比丘!諦聽諦聽,善思念之!我今為汝廣說眾僧、說眾僧業、說眾僧利。」

彼比丘言:「如是世尊!願樂欲聞。」

佛言:「比丘!所言僧者:四行、四得、八富伽羅。比丘當知,此名為僧,應受世間天人供養,合掌恭敬,無上福田。」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有四行四得,八種富伽羅;此等名為僧,無上勝福田。」

如是說已。彼比丘言:「未知,世尊!何者僧業?」佛言:「比丘!謂:四念處及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比丘當知,此名僧業。」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常勤修習,寂靜八聖道;如是修勝道,是名為僧業。」

如是說已。彼比丘言:「未知,世尊!何者僧利?」

佛言:「比丘!謂僧利者,四沙門果。何等為四?四者所謂: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比丘當知,此名僧利。」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大人有大利,僧中富伽羅;謂四沙門果,彼人能消施。」

如是說已。彼比丘言:「如世尊說,比丘入僧、作眾僧業、僧利相應,如是比丘能消他食,既食食已能消他施。彼善男子!信何義故捨家出家得彼饒益?世尊!若人悕望一切智智捨家出家,未知,世尊!彼富伽羅為入僧不?作僧業不?得僧利不?」

佛言:「比丘!善哉善哉!汝善思量、汝善能問、汝善辯才,能問如來如是之義,利益多人、安樂多人、饒益多人,憐愍世間利益安樂,憐愍天人故如是問。如汝所問:『若人悕望一切智智捨家出家,彼富伽羅為入僧不、作僧業不、得僧利不?』如是問者,我為汝說。比丘當知,彼富伽羅不入眾僧、非作僧業,與眾僧利則不相應。」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若人悕菩提,彼不入眾僧;非修眾僧業,非僧利相應。」

如是說已,彼比丘言:「未知,世尊!彼富伽羅若不入僧、非作僧業、非利相應,云何世尊聽其出家、聽食僧食,云何消施?」

佛言:「比丘!汝且止止,勿作此語,此不須問。」

彼異比丘復言:「世尊!若此比丘不入眾僧、非作僧業、非利相應,云何消施?」

爾時世尊復言:「比丘!此不須問。」

彼異比丘更復第三問言:「世尊!若此比丘不入眾僧、非作僧業、非利相應,云何消施?」

爾時世尊以彼比丘慇懃三問,即放眉間白毫相光,照此三千大千世界光明遍滿,山河石壁皆悉不現,唯見光明遍此三千大千世界。而此三千大千世界海中眾生,所謂:諸魚、摩伽羅魚、舒摩羅龜等眾生昔未曾見,見光明已皆生驚怖。又此三千大千世界諸大海中,若龍、龍女;若阿修羅、阿修羅女;若迦樓羅、迦樓羅女昔未曾見,見光明已皆生驚怖。如是光明皆悉遍至四大王天、三十三天、炎摩、兜率、化樂、自在、梵身、梵輔、梵眾、大梵、光明、少光、無量光天、光音淨天及少淨天、無量淨天,遍淨、廣果、不煩、不熱、善見、善現、阿迦尼吒,乃至非想非非想處。多千天子覩佛光明一切皆來,乃至三千大千世界、四大王天,次第乃至淨處天眾,一切專心來詣佛所,到佛所已頭面禮足尊重恭敬,合掌向佛住虛空中。

爾時復有眾多比丘遊行人中,既覩光明往詣佛所,到佛所已頭面禮足右遶三匝,一心正念却坐一面。

爾時復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既覩光明往詣佛所,到佛所已頭面禮足右遶三匝,專心正念却坐一面。

爾時復有三千大千世界,諸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覩佛光明往詣佛所,到佛所已頭面禮足右繞三匝,一心正念却坐一面。

爾時慧命舍利弗從座而起,整服一廂,右膝著地,合掌向佛白言:「世尊!此多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等皆來集會。世尊!此多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與非人,四大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兜率、化樂、自在,并梵身天,乃至無量淨處淨身多千天子,覩佛光明皆來集會。世尊!何故放眉間光,願為解說?」

爾時慧命舍利弗即以偈頌問如來曰:

「多千數眾生,復億那由他;覩佛光明故,皆來見世尊!
世尊以何因?復以何因緣?此多千億眾,今來集此處。
世尊知其義,何故來至此?願導師憐愍,為我說其因。」

如是問已,佛告慧命舍利弗言:「舍利弗!此新出家朝日受戒比丘問言:『若有比丘行大乘行,專心悕求一切智智,彼人云何食眾僧食能消他施?』

舍利弗!我今欲答彼比丘問。為是義故,如是無量億千眾生和集來此。」

爾時慧命舍利弗言:「唯願世尊!惟願善逝!今答此問。」

佛言:「舍利弗!若說此義,有人迷沒。何以故?舍利弗!一切大龍不可思議;有大神通大師子吼不可思議;師子之吼不可思議;大眾生法不可思議。此非一切愚癡凡夫、聲聞、緣覺所能信解,故汝三問,我皆默然不答此義。」

慧命舍利弗白佛:「世尊!今此會中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能信此義,唯願世尊!利益彼人答我所問。」

佛言:「舍利弗!若說此義,眾生迷沒。」

爾時慧命舍利弗復以偈頌請如來曰:

「善哉願今說,菩薩何功德?若行菩提心,聞已勤精進。」

如是請已。佛告慧命舍利弗言:「舍利弗!菩薩摩訶薩天人世間無上福田,舍利弗!非菩薩摩訶薩不消布施。何以故?舍利弗!菩薩摩訶薩畢竟消施。舍利弗!若菩薩摩訶薩日日常食一切眾生所施飲食摶如須彌,披其袈裟廣長之量如閻浮提,劫劫常爾,菩薩摩訶薩恒常如是,畢竟消施。

「舍利弗!若菩薩摩訶薩,三千大千世界眾生,一一眾生於日日中施其床座,廣長之量如四天下,高如須彌七寶間錯。何等七寶?所謂:金、銀及毗琉璃、私頗胝迦、赤色真珠、車璩、馬瑙,以用莊嚴師子之座,天衣覆上。舍利弗!若菩薩摩訶薩一一眾生於日日中如是布施,菩薩受取隨意受用,若坐臥等。舍利弗!菩薩摩訶薩常如是受、常如是用,畢竟消施。何以故?舍利弗!乃至初發菩提之心,菩薩摩訶薩即發心日已,是一切聲聞、緣覺、眾生福田。

「舍利弗!菩薩摩訶薩,一一眾生於日日中以如是色七處宮殿,其量廣長如四天下,謂:閻浮提、西瞿耶尼、東弗婆提、北欝單越,廣長如是,一一別處垂七寶簾;彼一一處,七寶網縵高幢幡蓋,種種天寶以為莊嚴,彼殿高大乃至他化自在天處;彼一一處種種寶樹處處遍有;彼一切樹隨意所須一切皆得,一一樹中皆出樂音;彼諸樹中有樹能出種種諸香,有樹能出種種妙華,有樹能出種種諸果;彼殿彼處多有池水,八分相應滿彼池中,底布金沙;彼池多有七寶蓮花充滿其中;彼一切池用毗琉璃以為階道,普池周匝七寶欄楯;彼池岸邊多有無量師子座處,億那由他百千敷具以敷其上,以天妙花遍散地處。舍利弗!若菩薩摩訶薩,如是色殿、如是色座、如是色處,若坐、若臥、若行、若住,若語、若默,皆悉隨意。舍利弗!若菩薩摩訶薩一切眾生於日日中,如是色殿、如是色座、如是色處,得已受用,舍利弗!如是菩薩摩訶薩於一切眾生畢竟消施,如是乃至初發心者。何以故?舍利弗!菩薩摩訶薩一切眾生無上福田。

「舍利弗!汝今見此種姓尊貴,大富饒財有大安樂,所謂:剎利大姓、婆羅門大姓、長者大姓、居士大姓,人中之王、轉輪聖王七寶成就,四天王天、三十三天釋提桓因、炎摩天子、兜率天子、化樂天子,如是他化自在天子,梵娑婆主,次第乃至色、無色中生處眾生。若人得住初果、二果、三果、四果,復有獲得辟支佛道,若人欲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舍利弗!此如是等一切皆於菩薩中生、菩薩所化,應如是知。何以故?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菩薩已,次第獲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覺轉于法輪,於菩薩所得聞法已,如是得入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辟支佛道,次第乃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覺;聞布施已則能布施,以布施故,則得生於剎利大姓、婆羅門大姓、長者大姓,得為人王、轉輪聖王;聞說戒已能受持戒,受持戒故,則得生於四天王天、三十三天、炎摩、兜率、化樂、自在;聞四無量故得修行,以修行故,生色界天。舍利弗!此門如是應當善知,此一切法皆依菩薩菩薩所化。

「舍利弗!譬如阿那婆達多龍王池處出四大河。何等為四?所謂:強伽、辛頭、博叉、斯陀大河。彼四大河入四大海。何者為四?殑伽大河五百眷屬流滿東海;辛頭大河五百眷屬流滿南海;博叉大河五百眷屬流滿西海;斯陀大河五百眷屬流滿北海。舍利弗!於意云何?此四大河流向四方,如彼次第入四大海。舍利弗!彼四大河流向四方,頗有眾生隨須用不?」

慧命舍利弗言:「無量眾生受用得力,所謂:沙門及婆羅門、人非人等。世尊!彼四大河悉能遍滿稻田、豆田,若摩沙田、大小麥田,異異種種諸穀、豆等,悉能充遍。彼穀、豆等多人受用,所謂:沙門及婆羅門、人非人等。」

佛言:「舍利弗!於意云何?彼四大海,頗有眾生隨須用不?」

慧命舍利弗白佛言:「世尊!無量眾生受用得力,謂:勝眾生、陸地眾生、水中眾生,所謂:魚、龜、摩伽羅魚、坻[魚*彌]、宜羅、蝦蟇、鵝、鴨及魚師等。復是無量大眾生處,所謂:諸龍、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等。無量眾生、人與非人受用得力,謂:珠、真珠及毘琉璃、珂與、珊瑚、因陀尼羅大青寶珠、牟娑羅寶、迦羅婆寶、馬瑙寶等。復有大價異大寶珠,在大海中為人受用。」

佛言:「舍利弗!於意云何,彼四大海以何因緣有如是力?」

慧命舍利弗白佛言:「世尊!阿那婆達多龍王池水因緣如是勢力。」

佛言:「善哉善哉!舍利弗!阿那婆達多龍王離三種畏。何等為三?所謂:得離迦樓羅畏;離熱沙畏;若餘龍王行欲法時蛇形色相,彼阿那婆達多龍王行欲之時無此形相。舍利弗!阿那婆達多龍王宮中,坐禪比丘住在彼處。舍利弗!阿那婆達多龍王宮中,神通比丘有威德者住在彼處。舍利弗!阿那婆達多龍王隨住何宮,若有入者無諸衰惱。」

慧命舍利弗白佛言:「世尊!希有世尊!阿那婆達多龍王宮殿,成就如是未曾有法。希有世尊!如是龍宮彼三種過一切皆無。希有世尊!隨何眾生入彼宮者免三種過。希有世尊!彼龍王宮神通威德坐禪比丘入彼處住。希有世尊!彼龍池處出四大河多人受用。彼四大河生四大海大眾生處、無量百千諸眾生等受用之處,所謂:沙門及婆羅門,人非人等受用之處。世尊!阿那婆達多龍王成就如是無量功德。」

佛言:「舍利弗!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舍利弗!譬如阿那婆達多龍王離三種畏。舍利弗!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已得出過三惡道畏。何等三畏?一地獄畏、二餓鬼畏、三畜生畏。

「舍利弗!譬如阿那婆達多龍王池水,出四大河多人受用。舍利弗!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有四攝法攝取眾生。何等為四?布施、愛語、利行、同事。此四攝法菩薩所行多人受用。

「又舍利弗!譬如阿那婆達多龍王池處因緣有四大海。如是如是!舍利弗!菩薩出生薩婆若智。

「又舍利弗!譬如大海,無量眾生依住安樂。如是如是!舍利弗!三有眾生依薩婆若得安樂住。三者所謂:欲有、色有及無色有。舍利弗!此門如是!應當善知。

「舍利弗!所有三千大千世界眾生安樂,一切皆因菩薩而生、依菩薩有。何以故?舍利弗!發菩提心常行不斷,次第相續乃至受記;得受記已,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覺已,轉于法輪,若諸沙門、若婆羅門、若天、若魔、若梵、若餘,皆不能轉如是正法。以聞法故出生四眾,所謂: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以彼因緣得無量樂、得天人樂、得解脫樂。

「舍利弗!汝意云何?此法何生?」

慧命舍利弗白佛言:「世尊!從菩薩生。」

佛言:「舍利弗!汝意云何?三有所攝,若利若養,隨何等物一切皆是菩薩先時所作之恩,豈有人能報恩者不?」

慧命舍利弗言:「世尊!無能報也。何以故?菩薩出生一切法故。」

佛言:「舍利弗!譬如有人貧無財物,有大富者多有財物,以悲愍心捨而施之,多百多千無量無數,百千萬億皆能捨與。如是次第施第二人、施第三人、施第四人,乃至百千乃至無量百千眾生,如是乃至一切眾生。彼大富者所有財物一切捨與;又復施與一切無畏,令除怖畏,所有怨憎、繫縛、鬪諍,如是等畏皆令免脫;又復令離惡道怖畏;又與無量天人安樂。彼受施中有一眾生為報恩故,破己一物以為百分,以一分物與前施者,既與物已,作如是心:『我已報恩。』舍利弗!汝意云何?若此丈夫如是饒益一切眾生,如是利益一切眾生,彼一眾生所破之物百分中一與前施者,報恩盡不?」

慧命舍利弗言:「世尊!不能盡也。」

佛言:「如是如是,舍利弗!菩薩亦爾。舍利弗!如悲心者利益一切,而一眾生一物百分與悲心者一分之物。如是如是,舍利弗!有一施者,一切欲樂供養瞻視大乘行者,乃至命盡,彼人雖作如是供養,猶不報恩。」

爾時世尊告慧命舍利弗言:「善哉善哉!舍利弗!汝今真是我之弟子!隨順我教、善解我語。舍利弗!一切眾生於菩薩所,若捨自肉,若皮、若筋、若骨、若身,如是乃至百千到捨,於菩薩恩百分之中不報其一;如是乃至千分、億分、百千億分,乃至數分不報其一,算數譬喻所不能及。何以故?舍利弗!菩薩之恩,世間天、人、阿修羅等所不能報。

「舍利弗!若善男子、若善女人發起如來一切智心,則能報恩。何以故?舍利弗!若有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一切眾生之所受用。

「舍利弗!譬如此處閻浮提中生栴檀樹,始生牙時已能除滅童男、童女藥相應病;及其葉生能除婦女、男子之病;又時增長成栴檀樹,若有人來住其蔭中彼人離病;彼栴檀樹若出華時能與天樂;彼栴檀樹若生果時,光明周遍十方世界,光明既出隨何眾生心憶念者,則得不老不病之法;彼栴檀樹若有斫伐分析破裂,取其材木而將去者不畏貧窮;彼栴檀樹若有人能取其材木用為屋舍,入其中者不寒不熱、不飢不渴。如是如是!舍利弗!彼栴檀樹皆悉有用無不用者,樹始生時已住受用,生已有用、增長有用、華出有用、果出有用、斫伐破裂材木有用、作屋有用。

「舍利弗!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初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修四攝法與眾生樂如栴檀芽;既發心已三解脫門心得增長——何等為三?謂:空、無相、無願等門——如樹生葉;次後得住無生法忍如樹增長;次復成就一切智智如樹華出;次入無餘涅槃界中如樹有果;碎身舍利量如芥子,住持利益諸眾生界,如人斫伐彼栴檀樹將木而去,如來舍利利益眾生亦復如是;如栴檀樹取木作舍入者安樂,如是如來入涅槃已,諸修行人入如來寺除熱清涼。

舍利弗!此門如是,應當善知。

「舍利弗!若善男子若善女人!其有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佛法不斷,一切眾生得天人樂及解脫樂,常行不斷。

「舍利弗!若天人樂及解脫樂常行不斷,舍利弗!豈有能說與其相似與等者不?」

慧命舍利弗白佛言:「世尊!無能與等,彼富伽羅、人天,并梵、修羅、世間,雖與善樂不能報恩,若於一劫、若於百劫、若於千劫、若於億劫、若億千劫不能報恩。」

佛言:「如是。舍利弗!若善男子、若善女人欲報無上一切恩者,彼人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舍利弗!此發心者無上報恩,如恩相似相似報恩,無相似眾生、無譬喻眾生。欲報其恩者,生不相似心、生此無上心。

「舍利弗!欲報過去如來恩者,唯應發此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舍利弗!欲報未來如來恩者,亦惟發此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舍利弗!欲報今時十方世界諸佛世尊現在、現命、現住如來無上恩者,亦唯發此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舍利弗!二富伽羅供養如來無上供養。何等為二?有富伽羅一切漏盡、有富伽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說二富伽羅,供養於如來!菩薩阿羅漢,是二富伽羅。
非世間財物,三有中資生;能作善供養,供養彼大人。
若以天人中,勝色聲味觸;捨施彼大人,不名善供養。
若資生供養,非無上供養;若發菩提心,是無上供養。
若天人世間,及以魔世間;一切欲者與,非是勝報恩。
大人不乏少,不生悕望心;如是之大人,更無勝供養。
若人心悕望,無上供養佛;彼發菩提心,取未來成佛。
若人常悕望,欲作無量福;彼發菩提心,堅固勤精進。
若人欲悕望,發心修無量;彼人發精進,欲得佛菩提。
若人悕天樂,捨離一切苦;彼人則修習,佛菩提因緣。
若欲見無量,阿僧祇諸佛;正信慇重心,欲取佛菩提。
若人欲行到,無量異世界;彼人勤精進,欲取佛菩提。
若欲見過佛,有如是憶念;彼發菩提心,修行菩提行。
若人欲得見,未來世諸佛;彼發菩提心,修行菩提行。
若欲見供養,現在世諸佛;彼人心樂欲,利益諸眾生。
若人悲心普,愍一切眾生;彼人欲發起,無上佛菩提。
若欲與眾生,無上無量樂;彼人欲發起,第一佛菩提。
若見苦眾生,而生於悲心;彼人欲發起,佛菩提因緣。
若生如是心,我覺無上道;彼無量功德,一切不可說。」

如是說已。慧命舍利弗白佛言:「世尊!世尊向來說如是法,幾許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佛告慧命舍利弗言:「舍利弗!汝且止止。舍利弗!汝今何用問如是義?何以故?舍利弗!若使如來一切智智說此義者,眾生迷惑。何以故?舍利弗!以佛如來有無量戒、無量三昧,有無量慧、無量神通,有無量智。舍利弗!譬如虛空不可量取,云何?虛空可思議不?」

慧命舍利弗言:「世尊!不可思議。何以故?以彼虛空無人已知、今知、當知。」

佛言:「如是如是。舍利弗!如來所知,一切眾生、一切聲聞、一切緣覺,不能已知、今知、當知。何以故?佛之所知,非諸聲聞、緣覺境界。」

慧命舍利弗白佛言:「世尊!希有世尊!彼諸眾生乃有如是善決定意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佛言:「如是如是。舍利弗!當有菩薩善決定意。」

慧命舍利弗言:「世尊!菩薩云何善決定意?」

佛言:「舍利弗!如閻浮提所有眾生,若在陸行、若在水行、若在空行、若在地行,彼如是等一切眾生,本身盡已皆得人身;若有一人教彼諸人令住五戒、十善業道。舍利弗!汝意云何?彼富伽羅以是因緣得多福不?」

舍利弗言:「甚多。世尊!彼人福德不可譬喻。」

佛言:「舍利弗!我復更說,汝今應知,如是之人教閻浮提一切眾生令住五戒、十善業道所有福德,若復有人令一眾生住信行法,其福勝彼。舍利弗!汝意云何?若復有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住信行法,彼富伽羅以是因緣得福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世尊!彼人福德不可少分譬喻而說。」

佛言:「舍利弗!如是之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住信行道所有福德,若復有人令一眾生住法行道,其福勝彼。

「舍利弗!汝意云何?若復有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住法行道,彼富伽羅以是因緣得福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世尊!彼人福德不可譬喻。」

佛言:「舍利弗!如是之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住法行道所有福德,若復有人令一眾生住於初果,其福勝彼。

「舍利弗!汝意云何?若復有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住於初果,彼富伽羅以是因緣得福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世尊!彼人福德不可譬喻。」

佛言:「舍利弗!如是之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住於初果所有福德,若復有人令一眾生住第二果,其福勝彼。

「舍利弗!汝意云何?若復有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住第二果,彼富伽羅以是因緣得福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世尊!彼人福德不可譬喻。」

佛言舍利弗:「如是之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住第二果所有福德,若復有人令一眾生住第三果,其福勝彼。

「舍利弗!若復有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住第三果所有福德,若復有人令一眾生住羅漢果,其福勝彼。

「舍利弗!若復有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住羅漢果所有福德,若復有人令一眾生得緣覺道,其福勝彼。

「舍利弗!若復有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住緣覺道所有福德,若復有人令一眾生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其福勝彼。

「舍利弗!若復有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有福德,若復有人令一眾生住不退法,其福勝彼。

「舍利弗!若復有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住不退法所有福德,若復有人令一眾生畢竟安住無生法忍,其福勝彼。

「舍利弗!若復有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畢竟安住無生法忍所有福德;若復有人令一眾生速疾安住一切智智,其福勝彼。

「舍利弗!若復有人令閻浮提一切眾生速疾安住一切智智所有福德;若復有人為他廣說能生菩提、能破壞魔,示陰無我能離諸界,破散諸入盡滅煩惱,淨分種子破壞染分,此一切法高王法門,其福勝彼。

「舍利弗!置閻浮提一切眾生。舍利弗!譬如乃至遍四天下世界眾生,如是乃至一千世界、二千世界、三千世界,乃至無量百千世界,東西南北四維上下如是十方,於一一方恒河沙等世界眾生,有色、無色,陸行、水行,卵生、胎生、濕生、化生,如是乃至有想、無想,彼如是等一切眾生本身盡已皆得人身;若有一人教彼諸人令住五戒、十善業道。舍利弗!彼富伽羅以是因緣得福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彼得無量阿僧祇福。」

佛言:「舍利弗!汝今應知如是譬喻。舍利弗!如是十方諸世界中一切眾生,若人令住信行、法行、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辟支佛道,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住不退法、不生法忍、一切智智所有福德;若復有人為他廣說此一切法高王法門所得福德,舍利弗!此福德聚勝前福德,第一清淨無上無比。

「舍利弗!此勝法門,善決定意菩薩摩訶薩之所修行,菩薩之行如是應知。舍利弗!若人得聞此一切法高王法門,當知是人即是菩薩摩訶薩也,彼人不退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福田者、無等等者、不相似者、是憶念者、是過度者、是寂靜者、是調御者、性寂靜者、是解脫者、是丈夫者、是師子者、第一男者、勝丈夫者、大丈夫者、龍者天者、天中天者、無障礙者、是不縛者、作所作者、所作辦者、一切所作皆悉辦者,即是無邊功德聚者。」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若人行菩提,是決定眾生;彼人無惡意,有無明如來。
若發菩提心,其福不可喻;一切世間福,無如菩提福。
無邊世界中,所有諸眾生;若人令勝上,轉轉更增上。
彼人轉上上,上上得福利;於此菩提心,彼福如微塵。
若人廣說此,無上修多羅;及學此經者,彼人是福田。
若人聞此經,盡本性清淨;彼人名寂靜,是佛之真子。
若聞此經時,勇健審丈夫;名調御解脫,天中天師子。
若人說此經,經中無上經;天中天之天,眾生中無上。」

如是說已。慧命舍利弗白佛言:「世尊!希有世尊!如來乃能於此經中,如是略說菩薩之行。菩薩乃於阿僧祇劫行菩薩行,猶故未得無上佛智。世尊!此經中說無上佛智,世尊!若有眾生從如來口聞此法門,如是眾生快得善利、第一善利。」

慧命舍利弗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法義,乃至過去已入涅槃諸佛世尊,已為眾生說此法門,此法門者,彼過去佛所說法中最為第一。世尊!於未來世諸佛世尊當為眾生說此法門,此法門者,彼未來佛所說法中最為第一,謂一切法高王法門。世尊!於今現在、現命、現住諸佛世尊今為眾生說此法門,此法門者,彼現在佛所說法中最為第一。世尊!我從世尊先已曾聞多多法門,善哉世尊!今復為我說此法門。」

佛告慧命舍利弗言:「舍利弗!此修多羅,佛自知時,如眾生心信解之相知心而說。舍利弗!是佛所知,非諸聲聞、緣覺境界」。

「舍利弗!說此法時八萬四千人先未曾發菩提之心,今聞此經發菩提心,六十千眾生得無生法忍;有七十億欲界諸天先未曾發菩提之心,今聞此經發菩提心,三億眾生得柔順忍;無量地天、諸龍、夜叉,先未曾發菩提之心,今聞此經發菩提心。舍利弗!如來觀知如是義故,廣為眾生說此法門。」

爾時無量百千眾生,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合掌向佛瞻仰尊顏目不暫捨。

爾時世尊怡然微笑,於面門中放無量色,種種色光遍照三千大千世界,此勝光明遍已,還入世尊面門。

爾時慧命舍利弗白佛言:「世尊!云何世尊何因何緣如是微笑?唯願世尊為我解說。」

佛告慧命舍利弗言:「舍利弗!此多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合掌觀佛目不暫捨,汝為見不?」

舍利弗言:「已見。世尊!」

佛言:「舍利弗!此四部眾行大乘行、行菩薩行。舍利弗!如彼心行,我悉知之。舍利弗!若以如來過去不得、未來不得、現在不得。舍利弗!此眾生行,陰中不得、界中不得、入中不取。舍利弗!此菩薩行無上無等。」

如來說此菩薩行時,於此三千大千世界皆悉大動,謂:動、遍動、等遍動;勇、遍勇、等遍勇;吼、遍吼、等遍吼;起、遍起、等遍起;覺、遍覺、等遍覺。魔王波旬退其宮殿,餘異魔身皆悉退墮。此有偈言:

「朝壞魔軍力,不能更復起;以正覺所說,一切無有餘。
陰魔煩惱魔,瘦弱無勢力;以聞如來說,一切法空故。
見諸魔驚怖,聞不戲論法;彼法既不生,云何得有死?」

彼魔波旬既墮地已,即向如來而說偈言:

「善哉獨大佛!願速安慰我;我今恐命盡,愁憂之所縛。」

時魔波旬得佛安慰,忽然不現。

如來既說此法門已,慧命舍利弗心意歡喜,彼新出家無夏比丘,并諸天、人及阿修羅、乾闥婆等,聞世尊說皆大歡喜。

佛說一切法高王經

(丹本一名:一切法義王經)

一切法高王經翻譯之記编辑

若夫皇德配天,則臣應聖道,魏大丞相渤海國王,冥會如來勝典之目,謂《一切法高王經》也。子尚書令儀同高公能知通法,資福中勝翻譯之功、通法之最,敬集梵文,重崇茲業,感佛法力,遇斯妙典,令知法者翻為魏言。大乘學人沙門曇林,婆羅門客瞿曇流支,在竇大尉定昌寺譯。興和四年歲次壬戌,季夏六月朔次乙未,二十三日丁巳創譯,八千四百四十九字。出此經福非凡知量,若有形色,空界弗容,書寫、讀誦、供養等者,生死暫居,菩提不遠。其有智慧男子女人,若見聞知,願崇斯福。


  本南北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