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五王經

佛說五王經 東晉
本作品收錄於《大正新脩大藏經
參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修大正藏經錄入

佛說五王經

失譯人名今附東晉錄

昔有五王,國界相近,共相往來,不相攻伐,唯作善友。

其最大者,字普安王,習菩薩行;餘四小王,常習邪行。大王憐愍,意欲度之,呼來上殿,共相娛樂,乃至七日,終日竟夜,作倡伎樂。七日已滿,四王共白大王言:「國事甚多,請還政治。」

大王語諸左右:「嚴駕車乘,群臣吏民都共送之。」

至其半道,大王憐愍,意欲度之,語四王言:「各說卿等所樂之事。」

一王言:「我願欲得陽春三月,樹木榮華,遊戲原野,是我所樂。」

一王復言:「我願欲得常作國王,鞍馬服飾,樓閣殿堂,官屬人民圍遶左右,晃晃昱昱,椎鍾鳴鼓,出入行來,路人傾目,是我之樂。」

一王復言:「我所樂復異。願得好婦、好兒,端正無雙,共相娛樂,極情快意,是我之樂。」

一王復言:「我所樂復異。願我父母常在,多有兄弟、妻子,羅列好衣美食,以恣其口,素琴清衣,共相娛樂,是我之樂。」

各自說其所樂竟,四王俱迴頭白其大王:「王所樂何事?」

大王答言:「我先說卿等所樂,然後說我之樂。卿一人言『陽春三月,樹木榮華,遊戲原野』,秋則凋落,非是久樂。

「卿一人言『願我常作國王,鞍馬服飾,樓閣殿堂,官屬人民圍遶左右,晃晃昱昱,椎鍾鳴鼓,出入行來,路人傾目』,往古諸王,隱隱闐闐,快樂無極,福德轉盡,諸國相伐,忽然崩亡,非是久樂。

「卿一人言『願得好婦、好兒,端正無雙,共相娛樂,極情快意』,一朝疾病,憂苦無量,非是久樂。

「卿一人言『願我父母常在,多有兄弟、妻子,羅列好衣美食,以恣其口,素琴清衣,共相娛樂』,一朝有事,為官所執,繫閉在獄,無有救護,此非久樂。」

四人俱問:「王樂何事?」

王言:「我樂不生不死,不苦不惱,不饑不渴,不寒不熱,存亡自在,此是我樂。」

四王俱言:「此樂何處?當有明師?」

大王答言:「吾師號為佛,近在祇桓精舍。」

諸王歡喜,各詣佛所,皆稽首作禮,退坐一面。大王胡跪,叉手白佛言:「我等今得為人,鈍闇無智,但深著世樂,不知罪福。願佛為弟子等,說其苦諦。」

佛言:「卿等善聽!當為汝說。人生在世,常有無量眾苦切身,今粗為汝等略說八苦。何謂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恩愛別苦、所求不得苦、怨憎會苦、憂悲惱苦。是為八苦也。

「何謂生苦?人死之時,不知精神趣向何道,未得生處,並受中陰之形,至三七日父母和合,便來受胎。一七日如薄酪;二七日如稠酪;三七日如凝酥;四七日如肉臠,五皰成就,巧風入腹,吹其身體,六情開張。在母腹中,生藏之下,熟藏之上,母噉一杯熱食,灌其身體,如入鑊湯;母飲一杯冷水,亦如寒氷切體;母飽之時,迫迮身體,痛不可言;母饑之時,腹中了了,亦如倒懸,受苦無量。至其滿月,欲生之時,頭向產門,劇如兩石挾山;欲生之時,母危父怖。生墮草上,身體細軟,草觸其身,如履刀劍,忽然失聲大呼。此是苦不?」

諸人咸言:「此是大苦。」

「何謂老苦?父母養育,至年長大,自用強健,擔輕負重,不自裁量,寒時極寒,熱時極熱,饑時極饑,飽時極飽,無有節度;漸至年老,頭白齒落,目視[梳-木+目][梳-木+目],耳聽不聰,盛去衰至,皮緩面皺,百節痠疼,行步苦極,坐起呻吟,憂悲心惱,識神轉滅,便旋即忘,命日促盡,言之流涕,坐起須人。此是苦不?」

大王答曰:「實是大苦。」

「何謂病苦?人有四大,和合而成其身——何謂四大?地大、水大、火大、風大——一大不調,百一病生,四大不調,四百四病同時俱作。地大不調,舉身沈重;水大不調,舉身膖腫;火大不調,舉身蒸熱;風大不調,舉身掘強,百節苦痛,猶被杖楚。四大進退,手足不任,氣力虛竭,坐起須人,口燥脣燋,筋斷鼻坼,目不見色,耳不聞聲,不淨流出,身臥其上,心懷苦惱,言輒悲哀,六親在側,晝夜看視初不休息,甘饍美食,入口皆苦。此是苦不?」

答言:「實是大苦。」

「何謂死苦?人死之時,四百四病,同時俱作,四大欲散,魂魄不安。欲死之時,刀風解形,無處不痛,白汗流出,兩手摸空。室家內外,在其左右,憂悲涕泣,痛徹骨髓,不能自勝。死者去之,風去氣絕,火滅身冷,風先火次。魂靈去矣,身體侹直,無所復知。旬日之間,肉壞血流,膖脹爛臭,甚不可道,棄之曠野,眾鳥噉食,肉盡骨乾,髑髏異處。此是苦不?」

答言:「實是大苦。」

「何謂恩愛別苦?室家內外,兄弟妻子,共相戀慕,一朝破亡,為人抄劫,各自分張,父東子西,母南女北,非唯一處,為人奴婢,各自悲呼,心內斷絕,窈窈冥冥,無有相見之期。此是苦不?」

答言:「實是大苦。」

「何謂所求不得苦?家有財錢,散用,追求大官,吏民望得富貴,勤苦求之,求之不止,會遇得之,而作邊境令長。未經幾時,貪取民物,為人告言,一朝有事,檻車載去,欲殺之時,憂苦無量,不知死活何日。此是苦不?」

答曰:「實是大苦。」

「何謂怨憎會苦?世人薄俗,共居愛欲之中,共諍不急之事,更相殺害,遂成大怨,各自相避,隱藏無地,各磨刀錯箭,挾弓持杖,恐畏相見,會遇迮道相逢,各自張弓澍箭,兩刀相向,不知勝負是誰,當爾之時,怖畏無量。此是苦不?」

答曰:「實是大苦。」

「何謂憂悲惱苦?人生在世,長命者乃至百歲,短命者胞胎傷墮。長命之者,與其百歲,夜消其半,餘有五十年;在醉酒疾病,不知作人,以減五歲;小時愚癡;十五年中,未知禮儀;年過八十,老鈍無智,耳聾目冥,無有法則,復減二十年;已九十年,過餘有十歲之中,多諸憂愁——天下欲亂時亦愁,天下旱時亦愁,天下大水亦愁,天下大霜亦愁,天下不熟亦愁,室家內外多諸病痛亦愁,持家財物治生恐失亦愁,官家百調未輸亦愁,家人遭縣官事,閉繫牢獄未知出期亦愁,兄弟、妻子遠行未歸亦愁,居家窮寒無有衣食亦愁,比舍村落有事亦愁,社稷不辦亦愁,室家死亡無有財物、殯葬亦愁,至春時種作無有犁牛亦愁——如是種種憂悲,常無樂時。至其節日共相集聚,應當歡樂,方共悲涕相向。此是苦不?」

答曰:「實是大苦。」

爾時,五王及諸群臣,會中數千萬人,聞說諸苦諦,心開意悟,即得須陀洹道,皆大歡喜,作禮而去。

四王俱白普安王言:「大王真是大權菩薩,化噵我等,令得道跡,大王之恩。我本觀諸宮殿,心情愛著,不能遠離,今覩宮殿,如視穢廁,無可愛者。」即捨王位付弟,出家為道,修諸功德,日日不惓。

佛說五王經

PD-icon.svg 本東晉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