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兜調經

佛說兜調經 東晉
参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脩大正藏經錄入

佛說兜調經

失譯人名今附東晉錄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國中有一婆羅門,名曰兜調,有子名曰谷。兜調為人急弊,常憙罵詈,身死還自為其家作狗子,名曰騾。其子谷者愛是狗子,為著金鏁,牀臥常以氍氀毾[毯-炎+登],食以金盤美食。谷出至市,佛過谷門,白狗嚇佛。佛即言:「汝平常時舉手言咆,今反作狗嚇,不知慚愧。」狗便慚走,持頭面插牀下啼淚出。佛去後,狗不復上所臥牀,便寢臥地,食之不食。谷從外來,見狗不食,問家言:「狗何為如是?」家言:「屬者有一沙門來過,不審何言?狗因走入牀下臥地,食之不食。」谷言:「沙門向何道去?」家言:「東去。」谷即隨而追及。

佛於樹下為諸比丘說經,佛遙見谷來,佛告諸比丘:「谷來不至道,死者便墮地獄中。」諸比丘問佛:「何為墮地獄中?」佛言:「是人持惡意來,欲害人故,當墮地獄中。」

谷至佛前,因問:「屬者何沙門過我門罵我狗?令不食、不臥其處。」

佛即報言:「我過汝門,白狗嚇我,即謂言:『汝平常時舉手言咆,今反作狗嚇,不知慚愧!』狗便慚走,持頭面插牀下啼淚出。」

谷問佛:「是狗於我何等耶?」

佛言:「不須問,聞者令汝不樂。」

谷言:「聽,為我說之。」

佛言:「說者令汝瞋怒。」

谷言:「不敢瞋。願欲聞之。」

佛言:「是汝父兜調也。」

谷言:「我父兜調在世時明經道經,不作狗。」

佛言:「但坐所知自貢高,故作狗耳。汝欲知審是汝父不?還歸於家,語狗言:『汝審是我父兜調者,當於故器中食。汝審是我父者,當還於故處臥。汝審是我父者,先時所有珍寶藏物當示我處。』」

谷即還歸,呼狗言:「騾!汝審是我父兜調者,當食是食。」狗即食其食。谷復言:「騾!汝審是我父者,當臥故處。」狗即臥故處。谷復言:「騾!汝審是我父者,先時所有珍寶藏物當示我處。」狗即以口指牀右足下,以前兩足爬地示之。谷即掘騾所爬地,得珍寶琦物甚眾多。谷大歡喜,因還到佛所。

佛遙見之,告諸比丘:「今谷來,不至道,死者即生天上。」諸比丘問佛:「何因緣得生天上?」佛言:「是人持善意來故,當生天上。」

谷到佛所,前為佛作禮,白佛言:「審如佛語。」谷復問佛言:「人居世間,何故獨有壽者、有不壽者?何故獨有多病者、有少病者?何故面獨有好色者、有惡色者?何故獨有尊者、有卑者?何故獨有媚者、有不媚者?何故獨有富者、有貧者?何故獨有明者、有愚者?」

佛告谷:「人於世間憙殺生,無慈心者,死入地獄中;地獄中罪竟,復為人,即不壽。人於世間不殺生,有慈心,死上天;從天來下生人間,即長壽。人於世間憙鬪亂,持刀杖恐人,死入地獄中;地獄中罪竟,復為人,即多病。人於世間喜和合,不持刀杖恐人,死生天上;從天來下生人間,即少病。人於世間喜瞋怒,聞善語亦怒,聞惡語亦怒,見賢者亦怒,見愚者亦怒,不別善惡但欲瞋怒,死入地獄中;地獄中罪竟,復為人,面無色萎黃熟。人於世間不瞋不怒,見賢者敬之,見愚者忍之,死上天;從天來下生人間,面色常好,為人和、心賢善。人於世間不媚者,見老人不起,不孝父母,見父母不敬愛,人有孝順敬父母及長老者,常恚恨之,死入地獄中;地獄中罪竟,復為人,即不媚,為眾人所憎惡。人於世間孝父母、敬長老,若有人不孝者、不敬長老者,輙往教之,喜為人說善言,死上天;從天來下生人間,為人所愛敬。人於世間憍慢、不敬尊者,自用強梁,死入地獄中;地獄中罪竟,復為人,因作下賤。人於世間不憍慢、常敬尊者,用人不強梁,死上天;從天來下生人間,因作尊者。人於世間慳貪,雖富不惠施貧人、不視宗親、不喜布施,貪惜飲食,不施沙門道人,復不敢自飽,死入地獄中;地獄中罪竟,復為人;即貧賤乞匃。人於世間無慳貪之心,為人無貧富,好布施沙門道人,施與貧者、愛視宗親,飯食常自飽滿,死上天;從天來下生,世富樂,為人所敬愛。人於世間聞有明經高遠,若沙門及道士,不好往問度世之道,心嫉高遠,死入地獄中;地獄中罪竟,復為人,即愚癡,無所識知,與畜生同伍。人於世間聞有明經高遠,若沙門道士,好往問度世之事,心不嫉妬,貪愛高遠,死即上天;從天來下生人間,為人即明經曉道,為眾人所尊用。」

佛言:「人作善者得上天,為惡者下入地獄;人求壽得壽,求不壽得不壽,求病得病,求不病得不病,求面好色得面好色,求惡色得惡色,求尊者得尊者,求下賤得下賤,求媚得媚,求不媚得不媚,求富得富、求貧得貧,求智得智、求愚得愚。人於世間作善惡,譬如種穀得穀、種麥得麥、種稻得稻,作善得善、作惡得惡。」

谷即却長跪言:「前頭來時見狗不食,心懷瞋恚,愚癡故耳。今佛所語,如盲得視、如聾得聽、如人墮深水得出、如狂癡得愈、如人行冥中得見日月。願從佛求哀乞悔過,唯加大恩,即奉行五戒為優婆塞。」

佛言:「後世人有諷誦是經者、若聽聞音聲者,心中惻然、衣毛為竪、淚即為出,如是者,其人皆當為彌勒佛作弟子,得度世去。」

PD-icon.svg 本東晉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