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四願經

佛說四願經 三國 東吳于月氏
譯者:支謙
本作品收录于《大正新脩大藏經
參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修大正藏經錄入

佛說四願經

吳月支國居士支謙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拘夷那竭國,與五百比丘僧,坐於尼延樹下,為數千萬人說法。於是城中有豪長者,財富無數,名曰純陀。純陀有子,厥年十四,時得重病,不免所疾,遂便喪亡。父母、兄弟、宗親中外莫不愛重,啼哭憂愁,安可言乎!爾時純陀聞佛來化,心大歡喜,便告其妻言:「今佛在此,宜當往見。聞佛說經法者,莫不解悅,忘憂除患!」即與其妻、親族、僕使俱到佛所,為佛作禮,却坐一面。長者純陀長跪叉手,前白佛言:「人在世間,積聚錢財,思慮勤苦,不敢衣食,不知布施、奉持經戒,無尊無卑。獲得如願者,或時命盡,父母、兄弟、妻子、親屬啼哭愁毒,為其棺殮遣送財寶、衣被、飲食,寧有益於死者不?」

佛告純陀及諸會弟子:「聽我所說,善思念之!」純陀眷屬、諸會弟子皆各叉手,一心受教而聽。

佛言:「人有四願,不可常保。何等為四?「第一願者,是人身。沐浴、莊飾、飯食、五樂常先與之,疾病卒至,不能止之。命盡,軀強在地,不隨人魂神去,空愛重之,復何益也!「第二願者,謂有財產、官爵、俸祿。得之者喜,不得愁憂。疾病,死至命盡,所有財物、官爵、俸祿,故在世間,不隨人魂神去,空為愁苦。

「第三願者,謂有父母、兄弟、妻子、中外親屬、朋友、知識、恩愛、榮樂。疾病,至死命盡,復不能救我命,亦不能隨我魂神去。空啼哭,送我到城外深塚間,以棄我去,各疾還歸。雖追念我,愁苦憂思,不過十日,諸家宗族、男女聚會,相向歌舞,快共飲食,相對談笑,捐忘死人。雖有父母、兄弟、妻子、中外親屬、朋友、知識,不能共追我命,空悲之,復何益也!「第四願者,是人意。天下人少有能守護其意者,皆放心恣意,婬於五樂,貪利疾妬,忿怒鬪諍,不信道德。至於身死壽盡,魂神去矣,三者相追逐,不得相離,譬如雀飛,意隨其兩翅,意為身神,兩翅為魂魄。人不能守護其意,皆從惡念所為,殺、盜、貪、婬,以生時所為罪,死入太山地獄中,為飢餓鬼。罪竟,乃出為畜生,當為人所屠割。作人放心快意故,入三惡道。」

佛告純陀及諸弟子:「當端汝心,守護汝意!諦自思惟:知身非我身,所有財物,亦非我許。當諦計校所有——父母、兄弟、妻子、五種親屬、朋友、知識,官爵、俸祿——念欲得之,無有厭足,謂有益於我身,老、病、死來,皆不能益於我身,亦不能為我却之。人不能自拔為道,如鸚鵡鳥愛其毛尾,為射獵者所得。賢者諦知,是四願不隨人魂神去,空為之困苦。因拔恩愛之根,絕三惡之道,得三善道:一者、不復老;二者、不復病;三者、不復死。堅守護其意,乃可得度!」

諸弟子聞經歡喜,為佛作禮。

佛說四願經

佛念天地八方之外,萬物受性皆懷憂苦,常傷人民,含血蠕動,不得自在。與天爭命,皆當歸死。骸骨銷爛,下入于土;精神飛翔,展轉五道,為善上天,為惡入淵。

凡人生時,所為善惡,精神魂魄,隨其殃福。生時為人,孝順父母、忠信事君,死得上天。

如世間人,積德為善,仕宦求官位,至公侯豪貴。富樂貧賤困厄,皆由宿命。行伐殺酷虐,生為惡人,死受重酬。

自為心侯主招百凶,快心之歡必有後患。帝王人民,俱惑於道。寄託父母。作善福壽,為惡貧苦。盜竊欺人、負債不償、借貸不歸,死後當為奴婢牛馬,或作大猪,屠割剝其軀,稱賣償人。作人慳貪,不肯布施,死為餓鬼,不得衣食,如乞匃人,以刀截肉,叩頭求食。此皆先時,為人貪殘悖逆,不信為善。傷殺盜竊、受人婦女、讒言兩舌、飲酒鬪亂,死入地獄,掠笞燒煮,身更蠆毒,苦痛無極。

人有六憂、三苦、四痛,佛戢轉化生死不絕,棄國捐王,求自然道,積德累歲,乃得道真。神明徹照,悉見天地絕洞之外,知人鳥獸蟲豸所言、心所趣向。

佛念人死,如大風卒至無期。人死至無時,當與心爭諍,為善勿疑。佛以經道勸勵賢者,目所不見、耳所不聞,崛奇珍寶,何益於己?諸為道者,當信經戒守善以死,不犯惡生,道不可失,德不可離。遠道失德,如兒生無母、魚脫於淵。

人死復生,如蠶渾沌繭中、穿絲出飛,其神故一,變形易殼。道成於微,五戒得根。弟子聞經歡喜,前受教,是為痛痒要識如諦知也。

何等為思想識?為身六思想。眼裁思想,耳、鼻、口、身、意裁思想。如是六思想。何等為思想習識?裁習為思想習,如是為思想習識。何等為思想盡識?裁盡為思想盡識,如是為思想盡識。何等為思想盡受行識?是為八行識識。識識諦見到諦定意為八,如是盡思想受行識。何等為思想味識?所為思想因緣生樂得意喜,如是為思想味識。何等為思想腦識?所為思想不常盡苦轉法,如是為思想腦識。何等為思想要識?所思想欲貪能解、欲貪能斷、欲貪能自度,如是為思想要識。何等為生死識?為六身生死識,眼裁生死識,耳、鼻、口、身、意裁行,如是為生死識。何等為生死習、裁習、生死習識?何等為生死盡識?裁盡為生死盡識。何等為生死欲盡受行識?為是八行識,諦見至諦定為八,如是為生死欲滅受行識。何等為生死味識?所為生死因緣生樂喜意,如是為生死味識。何等為生死腦識?所有生死不常盡苦轉法,如是為生死腦識。何等生死要識?所為生死欲貪、隨欲貪,能斷、欲能度,如是為生死要識。何等為識身六衰識?眼裁識,耳、鼻、口、身、意裁識,如是為識識。何等為識習?命字習為識習,如是習為識。何等為識盡為識?命字盡為盡識,如是為盡識。何等為識盡受行為識?八行,諦見至諦定為八,如是為識盡欲受行如諦識。何等為識味知所識?因緣故生樂生喜意,如是為味生為味識知。何等為識腦識所識?為盡為苦為轉,如是為識腦識。何等為要識所識?欲貪能活、欲貪能斷能度,如是為要識。

「如是,比丘!七處為覺知。何等為七?色、習、盡、道、味、苦、要。是五陰各有七事。何等為三觀識?亦有七事,得五陰成六衰。觀身為色一,觀五陰為二,觀六衰為三,故言三觀。比丘能曉七處,亦能三觀,不久行墮道斷結,無有結,意脫黠活,見道見要,一證受止,已斷生死,意行所作意,不復來還生死,得道。」

佛說如是。比丘歡欣受行。

PD-icon.svg 本三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