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文殊師利巡行經

佛說文殊師利巡行經 南北朝 北魏
譯者:菩提流支
参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脩大正藏經錄入

佛說文殊師利巡行經

元魏天竺三藏菩提流支譯

如是我聞:

一時婆伽婆,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爾時世尊於日晡時,從自房出,在外寬處,大眾圍遶,恭敬供養,而為說法。

爾時文殊師利童子,於彼一切五百比丘行住之處,次第巡行,遂到長老舍利弗所,見長老舍利弗獨在一處端身而坐,入禪思惟。爾時文殊師利童子,既見長老舍利弗已,而語之言:「大德舍利弗!汝入禪耶?」

長老舍利弗言:「如是,文殊師利!」

文殊師利言:「大德舍利弗!為未寂靜,欲令寂靜,汝入禪耶?為先寂靜何所寂靜,汝入禪耶?大德舍利弗!汝依何禪?為依過去、為依未來、為依現在、為依內外,汝入禪耶?又,舍利弗!為依身禪、為依心禪?」

長老舍利弗言:「文殊師利!我此禪義,諸有一切見法樂行,諸有一切心不散亂,如是正念。」

文殊師利言:「大德舍利弗!汝得彼法耶?彼法是何法?為見法樂行?不見法樂行?」

長老舍利弗言:「文殊師利!不得彼法,為有何者法?若見法樂行,不見法樂行。復次,文殊師利!如來為彼聲聞之人說離欲法,我依彼法如是入禪。」

文殊師利言:「大德舍利弗!何者離欲法,如來為彼聲聞人說,大德舍利弗依而行耶?」

長老舍利弗言:「文殊師利!比丘如是依過去行、依未來行、依現在行,乃至依心行,如是等應知。文殊師利!如來為彼聲聞之人,說此離欲法,我隨彼法、依彼法行。」

文殊師利言:「大德舍利弗!若如是說,依過去行、依未來行、依現在行,乃至依心離欲而行,如是等者。大德舍利弗!若彼諸法,過去如來無、未來如來無、現在如來無,此法如是無。大德舍利弗!今者云何作如是說:『依過去行、依未來行、依現在行?』以無法故,則亦無依。

「復次,大德舍利弗!過去如來、未來如來、現在如來,無人令住,無處可住。若無住者,依不可得。

「復次,大德舍利弗!若人說言:『過去、未來、現在如來有依、不依。』如是之人則謗如來。何以故?真如無念,亦無所念。真如不退,真如無相。

「復次,大德舍利弗!過去真如不可得,未來真如不可得,現在真如不可得,乃至心真如不可得,如是等,應知。

「復次,大德舍利弗!更無有法,在真如外而可顯說。」

長老舍利弗言:「文殊師利!諸佛如來住真如已,然後說法。」

文殊師利言:「大德舍利弗!真如非有,云何如來住真如已而當說法?大德舍利弗!彼法亦無,云何如來住真如已,而當說法?如來亦無,何處如來住真如已,而當說法?一切諸法皆不可得,諸佛如來亦不可得。又此可得、不可得法,如是二種皆不可得。如來非說,亦非不說。何以故?大德舍利弗!如來無說不可說言,此是如來。」

長老舍利弗言:「文殊師利!當有何人受如是法?」

文殊師利言:「大德舍利弗!若人不取有為法界,不悕涅槃,如是之人,能受此法。若人不得過去之法,不知彼法,不得未來、現在之法,不知彼法,如是之人能受此法。若不見染、若不見淨,若無心取,如是之人能受此法。若非我行、非無我行,非取捨行,如是之人能受此法。如是之人,則能知此所說之義。」

長老舍利弗言:「文殊師利!為何所知?」

文殊師利言:「大德舍利弗!此無可說、亦無所問,為何所知?」

長老舍利弗言:「文殊師利!說法太深,信此法人甚為少耳。文殊師利!阿羅漢人、學無學人尚非境界,何況一切愚癡凡夫?」

文殊師利言:「大德舍利弗!如是,如是!阿羅漢人亦非境界。何以故?阿羅漢者無諸境界,阿羅漢者無住無處,名阿羅漢;不可得說,名阿羅漢。

以無說故,名阿羅漢。何以故?無為、無住,名阿羅漢。彼阿羅漢何處境界?阿羅漢者非名、非色,愚癡凡夫分別名色。阿羅漢者,於彼名、色不分別知,名阿羅漢。阿羅漢者,非名分別、非色分別。愚癡凡夫亦不可得,凡夫之法亦不可得;阿羅漢者亦不可得,阿羅漢法亦不可得。若不可得則不分別,若不分別則無所行,若無所行則無戲論,若無戲論是則寂靜,如是無行亦無戲論。寂靜之人,則不取有,亦不取無,非有、非無,如是不取。若不取者,則無所得,如是之人,離一切得,無心、離心住聲聞法,如是應知。」

爾時文殊師利童子說此法已,時彼五百諸比丘眾,從坐而起捨離而去,作如是言:「我不用見文殊師利童子之身,我不用聞文殊師利童子名字。隨何方處,若有文殊師利童子住彼處者,亦應捨離。何以故?如是文殊師利童子異我梵行,是故應捨。」

爾時長老舍利弗語文殊師利童子言:「文殊師利!說此法義,意豈不欲令諸眾生知法義乎?」

文殊師利言:「如是,如是!大德舍利弗!」

長老舍利弗言:「云何令此五百比丘,從坐而起,毀呰戲論誹謗而去?」

文殊師利言:「大德舍利弗!若此諸比丘,如是說言:『我不用是文殊師利童子之身,我不用聞文殊師利童子名字,隨何方處,若有文殊師利童子住彼處者,亦應捨離。』如是說者,善哉,善哉!大德舍利弗!此諸比丘善說此語。何以故?以無文殊師利童子,故不可得。如其是無不可得者,則不可見亦不可聞,隨何方處,若有文殊師利童子住彼處者,亦應捨離。如是說者,如是文殊師利童子住處亦無,彼若無者,則不可近亦不可捨。」

爾時文殊師利童子既說此法,五百比丘聞已迴面,既迴面已,後向文殊師利童子說如是言:「文殊師利說如是法,非我能解。」

文殊師利言:「善哉,善哉!汝諸比丘,如來弟子聲聞之人,應如是學。諸比丘!如是法者,非識所知、非智所知。何以故?法界法爾故。法界如是無念、無退,如其彼法無念、無退,非識所知、非智所知。諸非識知、非智所知,則非所念。汝諸比丘,如來弟子聲聞之人,應如是學。若如是學,佛說彼人得最勝法,是世福田,應受供養。」

說此法時,彼諸比丘五百人中,四百比丘不受諸法,盡諸結漏,心得解脫;一百比丘起於惡心,自身將墮大地獄中。

爾時長老舍利弗語文殊師利童子言:「文殊師利!仁者說法非護眾生,而失如是一百比丘。」

爾時世尊告長老舍利弗言:「汝舍利弗,莫如是說。何以故?舍利弗!此一百比丘墮大叫喚地獄,受一觸已,生兜率陀天同業之處,以其得聞如是法故。舍利弗!此諸比丘,若不得聞如是法門,定墮地獄。一劫盡已,乃生人中。以其得聞此法門故,應墮地獄一劫受業,得為少受。舍利弗!此百比丘,彌勒如來初會之中,得作聲聞,證阿羅漢,得盡諸漏。如是,舍利弗!聞此法門所得福勝,非修四禪、非四無量、非四無色三摩跋提。何以故?若不得聞此法門者,則於生死不可得脫。我說彼人生老病死,悲苦憂愁,號哭懊惱不可得脫。」

爾時長老舍利弗語文殊師利童子言:「甚為希有,文殊師利乃能善說如是法門,成就眾生。」

文殊師利言:「大德舍利弗!真如不減、真如不增,法界不減、法界不增,諸眾生界不減、不增。何以故?彼唯言語,無人可依,無處可依,非依不依。大德舍利弗!如是不依即是菩提,如是菩提即是解脫。若依法者是則分別;若知非作亦非非作,即是涅槃。」

爾時世尊告長老舍利弗言:「如是,如是!舍利弗!如文殊師利童子所說,真如不減、真如不增,法界不減、法界不增,諸眾生界不減、不增,不染、不淨。」

爾時世尊為顯此義,重說偈言:

「說過去未來、現在世諸法,言說非是義,此非相無相。
若相若無相,皆無所分別,隨分別故得,分別故無相。
若分別有為,則分別涅槃,彼二皆魔業,黠慧如是知。
陰入界唯名,不生滅無相,若觀察分別,彼則不觀察。
黠慧不分別,行境界如空,若分別則取,不分別不取。
分別取則縛,不分別則脫,若知如是法,彼人名智者。
如是人得盡,名不分別智,有智故說智,智說二皆空。
若人如是知,彼人名智者。
寶滿三千界,布施所得福,若人聞此法,其福過於彼。
布施持戒忍,神通無障礙,億劫常修行,不及聞此經。
若知此法門,正遍知所說,得聞此經已,一切得如來。」

如來既說此法門已,十千眾生遠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眼淨;五百比丘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爾時世尊即授五百比丘佛記,作如是言:「汝諸比丘於星喻劫,皆當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盡同一號,名曰法華如來、正遍知。」

世尊說已,文殊師利童子、長老舍利弗、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等,聞佛說已歡喜奉行。

佛說文殊師利巡行經

PD-icon.svg 本南北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