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樹提伽經 (求那跋陀羅譯本二)

Disambig.svg更多资料:佛說樹提伽經
佛說樹提伽經 劉宋
譯者:求那跋陀羅
参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脩大正藏經錄入

佛說樹提伽經

劉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佛言。

有一長者,名為樹提伽,倉庫盈溢金銀具足,奴婢成行無所乏少。

有一白[疊*毛]手巾掛著池邊,遇天風起吹王殿前。王即大會群臣坐共參論,羅列卜問怪其所以。諸臣皆言:「國欲將興,天賜白[疊*毛]。」唯樹提伽默然不言。王語樹提伽:「諸臣皆喜,卿亦無言。」樹提伽答言:「不敢欺王。是臣之家拭涕之巾掛著池邊,遇天風起吹王殿前。以是之故,默然不言。」

却後數日,有九色之華,大如車輪,遇天風起吹王殿前。王大會群臣坐共參論,羅列卜問怪其所以。諸臣皆言:「國欲將興,天賜金華。」樹提伽默然不言。王語樹提伽:「諸臣皆喜,卿亦無言。」提伽答言:「不敢欺王。是臣之家後園之中萎落之華,遇天風起吹王殿前。以是之故,默然不言。」王語樹提伽:「卿家乃爾。命卿約勅家中廣作調度,朕須還歸將領二十萬眾到卿家看。」提伽答言:「願王共臣相隨,臣家自然床褥不須人敷,自然飲食不須人作,自然擎來不須呼喚,自然擎去不須反顧。」

王將領二十萬眾,到樹提伽南門直入。閤中有一童子,顏容端正,肉色豐悅,甚復可愛。王語樹提伽:「是卿家兒郎以不?」答言:「臣不敢欺王。是臣之家守閤之奴。」小復前進至內閤,有一童女,顏容端正,肉色豐悅,甚復可愛。王語樹提伽:「卿家女婦以不?」答言:「臣不敢欺王。是臣之家守閤之婢。」小復前進,至樹提伽堂前,白銀為壁,水精為地,王見謂呼水流,疑不得前。樹提伽即導王前以入,將王企金床踞玉机。樹提伽婦一百二十重金銀幃帳裏出,為王設拜,眼中淚出。王語樹提伽:「卿婦為我設拜,有何不[怡-台+(電-雨+大)],眼中淚出?」答言:「臣不敢欺王!聞王煙氣,以是之故,眼中淚出。」王言:「庶民然脂,諸侯然蠟,天子然漆,亦無煙氣,何得淚出?」樹提伽言:「臣不敢欺王。臣家有一明月神珠掛著殿堂,無晝無夜,不須火光,王是煙中之王,是故聞氣耳。」

樹提伽堂前有一十二重高樓,將王上視,東望西視,南望北瞻,黯黯惱惱已經一月。大臣白王:「國計事大,事須還歸,料理人民。」王謂:「須臾,小復可忍。」樹提伽復將王後園之中看流泉浴池,各皆可美甚復可愛,黯黯惱惱已經一月。大臣白王:「國計事大,事須還歸,料理人民。」王謂:「呼!須臾,小復可忍。」樹提伽七寶布施綾羅繒綵,二十萬眾人馬車乘,一時還國。

王即大會群臣共坐參論,羅列卜問怪其所以:「樹提伽是我之民,婦女、宅舍過甚於我。我欲伐之,可取以不?」諸臣皆言:「宜可取之。」王將領四十萬眾,椎鐘鳴鼓,圍樹提伽舍數百餘重。

樹提伽門中一力士,手捉金杵一擬,四十萬眾人馬俱倒,手脚繚戾,腰髖妸婆,狀似醉容,頭脚跛[跳-兆+我],不復得起。樹提伽乘雲之車在虛空中,來問諸人:「來時何意,臥地不起?」「大王遣來欲伐長者,門中有一力士,手捉金杵一擬,令四十萬眾人馬俱倒,繚戾,腰髖妸婆,狀似醉容,頭脚跛[跳-兆+我],不復得起。」樹提伽問諸人:「欲得起不?」諸人皆言:「欲得起。」樹提伽舉一神杖,令四十萬眾人馬俱起還國。

王即遣使喚樹提伽:「我共同車而載,往詣佛所。」問言:「世尊!樹提伽是我之臣,前身有何功德,女婦宅舍過甚於我?」

佛言:「樹提伽、五百商主將諸商人,齎持重寶經過險路。于時深山之中見一病道人,給其庵屋、厚敷床褥;給其水漿、鎢錥、米糧;給其燈燭。于時,乞願願得天堂之供;今得果報。于時,布施者是誰?樹提伽是也;病道人者,我身是也;五百商主人皆得阿羅漢道也。」

佛說經竟,王及諸臣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禮佛即退。

佛說樹提伽經

PD-icon.svg 本南北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