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演道俗業經

佛說演道俗業經 十六國 西秦
譯者:釋聖堅
本作品收錄於《大正新脩大藏經
參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修大正藏經錄入

佛說演道俗業經

乞伏秦沙門釋聖堅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菩薩無數,四輩之眾,天、龍、鬼神、阿須倫會。時,給孤獨氏與五百居士出舍衛城行詣佛所,稽首足下却坐一面。叉手問佛:「居處治家財有幾輩?出家修道行異同乎?當奉何法疾成無上正真之道?復以何宜化眾生耶?」

佛言:「善哉!問也。開發曈曚將來學施。」

佛言:「財有三輩:一曰下財;二曰中財;三曰上財。何謂下財?有人治產積聚錢財,不敢衣食,不修經戒,不能孝順供養二親,不樂隨時給足妻子,欲其消息充饒飽賜,奴客、徒使衣裁蔽形、食係口腹,抱愚守惜如蜂愛蜜;不信先聖,不奉高士、沙門、道人,不好布施種福為德;心自計常,不慮對至——合者必散、禍福自追——貪慕身地不覺惱恨,咄嗟沒過入泥黎門。其身緣食四大虺盛,神寄其中假號為名,羸弱猶化危脆不固,不解非常倚世之榮,心懷萬憂,謂亦長生,心存吾我,不達悉空。三界尚虛,況人、物乎?汲汲迭惑貪、婬、嫉妬。

「如斯行者,奉養父母安和至心,出辭還返不失顏色,晨定暮省小心翼翼,念二親恩而無窮極,給足妻子應時衣食,恩情歸流與共同歡,妻子如是也終無私行,瞻視奴客、眷屬、徒使不令飢乏;不信死後當復更生,謂死滅盡歸於無形;供孝所生念乳養恩,給足妻子戀恩愛情,瞻視僕使欲得其力;不能奉敬沙門、道人,不肯行善布恩施德,後當得福與眾殊特,是謂中財。」

佛於是頌曰:

「常能念乳養,孝順供二親,給足其妻子,隨時不失節;
奴客及徒使,慰勞不加惡,下侍皆順從,遣行不違教。
不信後世生,聞之驚不喜,自計身有常,長存不終亡。
三界如幻化,當識此辭章,己所為罪福,從本而受之。」

佛復告長者:「上財業者,謂其人若有財寶能自衣食,孝順父母不失時節,恒瞻顏色不令懷慼,出不犯禁入不違禮,造行清白不使污染,恭敬尊長謙遜智者,啟受博聞等心不邪,下劣貧厄咸蒙仗荷,給贍妻子常令備豐,除諸邪念修以正治,消息奴使不令窮匱,不妄撾罵加之慈愍;奉敬先聖、至學、正士、出家順法沙門賢明,夙夜行禮不失其意,布施所乏使成道德,恣講經典并化癡冥;以善方便不失其時,自安護彼一切眾生。猶如牸牛食蒭出乳,乳出酪,酪出酥,酥出醍醐,醍醐最柔特妙。其自安身愍哀十方,多所慈念、多所安隱,諸天人民皆得蒙度。是人最尊無上無比,為無儔匹、為世大雄,獨步無侶。」

佛於是頌曰:

「若有眾財業,以自好衣食;供養孝父母,不失其顏色。
出遊不犯禁,還返不違禮,造行常清白,順法不荒迷。
供敬奉尊長,謙遜明智者,啟受博聞士,等心不慕邪。
隨時給妻子,各令得其所,慈賜奴僕使,衣食常豐足。
奉沙門學士,布施授供養,從受深妙法,棄捐癡聾盲。
愍傷十方人,不獨為身行,常自安其已,亦解一切厄。
譬如酥醍醐,本從蒭草出,既可用安身,身和無疾疹。
普哀眾生類,其心常平一,以是四等行,速逮成至佛。」

佛告長者:「出家修道學有三品:一曰聲聞;二曰緣覺;三曰大乘。何謂聲聞?畏苦厭身,思無央數生死之難、周旋之患,視身如怨、四大猶虺、五陰處賊,坐禪數息安般守意,觀身惡露不淨之形,畏色、欲本——痛、想、行、識——怖地獄苦、餓鬼之厄、畜生惱結、人中之難、天上別離,不可稱計、輪轉無休如獄中囚,欲斷生死勤勞之罪,求無為樂泥洹之安。但自為己不念眾生,常執小慈不興大哀,倚于音聲不解空慧,三界猶幻,趣自濟己不顧恩慈,是為聲聞學。」

佛於是頌曰:

「畏無量生死、周旋之艱難,心已懷恐懼,唯欲求自安。
坐禪而數息,專精志安般,觀身中惡露,不淨有若干。
棄捐三界色,斷欲得自安,不能修大慈,唯志樂泥洹。」

佛告長者:「緣覺者,本發大意為菩薩業——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以用望想求為尊豪,天上、天下咸令自歸,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威神德重巍巍堂堂無能及者,不解如來色身所現——因世愚人不識大道,斷生死流不能反原,盡生死本故為現身,相好嚴容、文辭言教以化愚冥、顯示大明——及著相好謂審有色像。雖行四等、四恩、六度無極、三十七品,觀十二緣欲拔其原,不解本無,悕望大道;正使積德如虛空界,不得至佛。所以者何?用不達故。何謂不達?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四等、四恩有所悕望。念救一切五趣生死,解空、無想、不願諸法,曉一切法如幻、化、夢、野馬、影響、芭蕉、泡沫,皆無所有,道慧無形等如虛空,無所增壞普度眾生。」

佛於是頌曰:

「本發菩薩意,志慕大乘業,但欲著佛身,不了無適莫。
布施、戒、忍辱、精進、禪息、智,四等、恩、六度,惟己樂無為;
慕三十二相,八十好巍巍,天上天下尊,脫五陰六衰。
但察其麁事,不能觀深微,雖欲度十方,心口自相違。
不了如幻化、水沫、泡、野馬、芭蕉、如夢、影,妄想甚眾多。
正使作功德,猶如江河沙,心懷無上真,不解除眾魔。」

佛告長者:「其大乘學,發無上正真道意,行于大慈等如虛空,而修大悲無所適莫,不自憂身但念五趣,一切眾生普欲使安,奉四等心慈、悲、喜、護,惠施仁愛、益義等利,救濟十方;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六度無極,無所悕望以施一切眾生之類;觀于三界往返周旋、勤苦艱難不可稱計,念之如父、如母、如子、如身等而無異,為之雨淚,欲令度厄至于大道。」

佛於是頌曰:

「發無上大意,行慈、悲、喜、護,大哀如虛空,行等無適莫;
立德不為己,唯為十方施,度脫諸群生,使至大道智。

「又有四事得至大乘:一曰布施給諸窮乏;二曰不擇豪、劣,行輕、重心;三曰所可施與,無所悕望不求還報;四曰以此功德施於眾生。」

佛於是頌曰:

「布施攝貧窮,不行輕、重心,志慧無悕望,不求還得報;
愍念於群黎,往來周旋者,以此功德施,悉令至大道。」

佛告長者:「奉戒有四事,疾成大乘:一曰守口護身,心不念非;二曰出入、行步不失禮節;三曰不願生天、轉輪聖王、釋、梵之位;四曰以是禁戒惠施眾生。」

佛於是頌曰:

「常護身、口、意,心堅如太山,若出入行步,未曾失禮節;
不願生天上,釋、梵、轉輪王,則以此正行,用惠一切人。」

佛告長者:「忍辱有四事,疾成大乘:一曰若罵詈者不計音聲;二曰若撾捶者計如無形;三曰若毀辱者謂如風吹;四曰有加害者常懷大哀。」

佛於是頌曰:

「撾罵令默然,自計本無形,設有恨意起,心輒還自止;
和心顏色悅,眾人咸恭敬,用是得成佛,三十二相明。」

佛告長者:「精進有四事:一曰夙夜奉法未曾懈廢;二曰寧失身命不違道教;三曰勤諷深典不以懈惓;四曰廣欲救濟諸危厄者——是為四。」佛於是頌曰:

「夙夜奉大法,未曾有忽忘,寧自失身命,不敢違道教;
誦習深經典,不以為懈惓,救濟眾危厄,不使心懷怨。」

佛告長者:「禪思有四事:一曰樂習精修閑居獨處;二曰靜身、口、心令不憒亂;三曰雖在眾閙常能定己;四曰其心曠然而無所著。」

佛於是頌曰:

「恒好於精修,志閑居獨處,靜其身、口、意,未曾念憒閙;
數處眾亂中,心定無忽變,一心見十方,道慧起神足。」

佛告長者:「智慧有四事:一曰解於身空,四大合成、散壞本無主名;二曰其生三界皆心所為,心如幻化倚立眾形;三曰了知五陰本無處所,隨其所著因有斯情;四曰曉十二緣本無根原,因對而對現——是為四。」

佛於是頌曰:

「悉解其身空,四大而合成,散滅無處所,從心而得生;
五陰本無根,所著以為名,十二緣無端,了此至大安。」

佛告長者:「智慧復有六事:一曰解色如聚沫;二曰了痛痒如水泡;三曰思想如野馬;四曰曉生死如芭蕉;五曰察識如幻;六曰心神如影、響,計本悉空皆無處所。」

佛於是頌曰:

「解色如聚沫,痛痒如水泡,思想猶野馬,生死若芭蕉,
了識假譬幻,三界無一好,分別悉空無,爾乃至大道。」

佛告長者:「慈有四事:一曰慈念十方;二曰如母育子;三曰極愍念之;四曰如身無異——是為四。」

佛於是頌曰:

「慈念於十方,如母育赤子,常懷極愍念,如身等無異。」

佛告長者:「哀有四事:一曰愍之;二曰為之雨淚;三曰身欲代罪;四曰以命濟之。

「喜有四事:一曰和顏;二曰善言;三曰說經;四曰解義。

「護有四事:一曰教去惡就善;二曰常訓誨歸命三寶;三曰使發道意;四曰開化眾生——是為四。」

佛於是頌曰:

「愍念為雨淚,身欲代其罪,捨命而濟之,不以為懷恨。
和顏演善言,講法分別義,教去惡就善,誨歸命三寶。」

佛告長者:「有四法,疾成無上正真之道:一曰解空,學無所求;二曰無想、無所悕望;三曰無願,不慕所生;四曰常等三乘之業,無去、來、今——是為四。」

佛於是頌曰:

「解空無所求,無想悕望報,不慕願所生,常等三世行。」

佛告長者:「有四事法,疾成佛道:一曰一切皆悉本淨;二曰而解萬物普如幻化;三曰生死斷滅皆從緣對;四曰計其緣對本亦無形。」

佛於是頌曰:

「一切悉本淨,解物如幻化,生死從緣對,計本亦無形。」

佛告長者:「有六法疾成正覺:一曰身常行慈,無怨無結;二曰口常行慈,演深慧義;三者心慈、仁和、調隱,哀念十方;四曰護戒不造,想求大乘之業;五曰正觀見十方空,道、俗不二;六曰供足乏食,救身之業以濟危厄——是為六。」

佛於是頌曰:

「身常行慈心,未曾捶怨結,口恒修言愍,演深慧之誼。
心和仁調隱,哀念諸十方,護戒不起想,正觀十方空。」

佛告長者:「有四事疾成佛道:一曰奉精進業悉無所著;二曰教化眾生道心不斷;三曰遊于生死不以患厭;四曰大慈大哀不捨權慧——是為四。」

佛於是頌曰:

「精進無所著,教化未曾斷,不患厭生死,不廢捨權慧。」

佛告長者:「開化眾生有四事:一曰不信生死者,則以現事禍、福喻之;二曰不信三寶,顯示大道;三曰迷惑邪徑,指語三乘,佛道獨尊而無有侶;四曰三界所有悉如幻化無一真諦——是為四。」

佛於是頌曰:

「不信生死禍福示,墮邪見者顯大道,佛道獨尊而無侶,三界悉空如幻化。」

佛告長者:「開化復有七事:一曰慳貪者教令布施;二曰犯惡者誨令奉戒;三曰瞋恚者勸令忍辱;四曰懈怠者化令精進;五曰心亂者誨令定意;六曰愚冥者教令至學智度無極;七曰不知隨時顯權方便——是為七。」

佛於是頌曰:

「慳者教布施,犯惡令奉戒,瞋恚勸忍辱,懈怠勸精進,
亂者使定意,愚冥教令學,智慧度無極,隨時發善權。」

隨時菩薩問佛:「何故學者有上、中、下,不悉普等至大乘乎?」

佛言:「學者其心,見有遠近、解有深淺、志有優劣,故示三乘。計本無三,假引為喻。譬如有人為國大臣聰明智慧,王之所重,參誼國事,一以委託不懷疑慮。又斯大臣有三親友:一曰太子;二曰尊者;三曰凡人。大臣舉治國之政頗有漏失,眾人潛入白之於王,謂圖逆辟。王聞懷疑,問諸臣曰:『當何罪之?』諸臣得便各重罪之:或言斫頭,或言截手斷足,或言割耳及鼻、挑眼去舌。王察眾臣所議甚重,告曰:『不然!此人明達,偶有小失,不宜乃爾,當捉閉著獄。』諸臣唯從不敢復言。告邊臣曰:『速下文書,令收勅臣閉在刑獄。』

「時,凡親友聞之悲念,欲使出獄,力劣不任,唯以衣被、飲食所乏,日日供之;亦不能令不見考治。尊者又聞,心用辛酸,往至其所解喻獄吏,不令搒笞,痛苦休息,不堪出獄。至太子聞,以為罔然,『是吾親親無有重罪,眾臣憎之,讒之於王,不宜取爾。』往詣王所,具陳本末,謂無逆肆,當用我故願赦其殃。王用愛子,即赦使出獄,與王相見令業如故。

「其國王者謂如來,其太子者智慧度無極、善權方便菩薩,逮得無所從生法忍權慧之宜,乃能得出於三界獄,得成為佛廣濟眾生。尊者親友謂行淨戒,免三惡趣不助三界,可受天上、人間福,不得至道。凡知友者謂布施業,此適能脫餓鬼之界,不免地獄、畜生之厄。所以者何?如其所種各得其類,發無上正真道意,奉於大慈無極大哀,開化一切故,得至佛道;本典大道不達深法,不解進退中止自廢,故為緣覺;畏生死難、往返周旋,但欲自濟,不念苦人故,墮聲聞。各隨本行而獲致之。」

說是經時,給孤獨氏居士、五百長者,皆發無上正真道意。有數千人遠塵離垢,諸法眼生。箜篌樂器不鼓自鳴,飛鳥走獸相和悲聲。當是之時,莫不歡喜自歸佛者。

居士復問:「初學道者始以何志?」

佛言:「先習五戒,自歸於三。何謂五戒?一曰慈心恩仁不殺;二曰清廉節用不盜;三者貞良鮮潔不染;四曰篤信性和不欺;五曰要達志明不亂。何謂三自歸?一曰歸佛無上正真;二曰歸法以自御心;三曰歸眾,聖眾之中所受廣大,猶如大海靡所不包。復有四法:一曰道跡;二曰往還;三曰不還;四曰無著。緣覺至佛無上大道,得天、人身皆由之生。次行四等、四恩、四辯、六度無極、大慈大哀,得成大道。前知無窮却覩無極,教訓十方何智不逮?」

阿難問曰:「此經何名?云何奉行?」

佛言:「名曰『解俗家業三品之財出家修道無上正真』,其要號曰『演道俗業』。」

佛說如是,賢者阿難,給孤獨居士、五百清信士,莫不歡喜。

佛說演道俗業經

PD-icon.svg 本十六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