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犢子經

佛說犢子經 三國 東吳于月氏
譯者:支謙
本作品收录于《大正新脩大藏經
參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修大正藏經錄入

佛說犢子經

吳月氏優婆塞支謙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洹阿那邠遲阿藍精舍。

爾時佛遇風患,當須牛乳。時有婆羅門大富,去城不遠。時佛遣阿難言:「汝往到婆羅門家從乞牛乳。」

阿難受教而往,便至婆羅門家。婆羅門問阿難言:「來何所求?」

阿難言:「如來向者小遇風患,故遣我乞牛乳耳。」

婆羅門言:「牛在彼間,自[穀-禾+牛]取之。」

阿難即往到牛群所。有一牸牛,性常弊惡,無人能近。阿難即自思惟:「我法不應自[穀-禾+牛]取牛乳。」

爾時帝釋知阿難所念,即來,化作婆羅門像,在牛邊立。阿難往倩言:「婆羅門!為我[穀-禾+牛]取牛乳。」

語牛言:「如來遇小風患。汝與乳湩,令如來服之。差者,汝得福無量,不可稱計。如來者,是天上、天下之大師也。當以慈心憂念一切蠕動之類,欲令度脫一切苦惱。」

牛言:「此手捫摸我乳,一何快耶!前兩乳取去,置後兩乳用遺我子。我子朝來未有所食。」

爾時犢子在邊立住,聞有佛名,即語母言:「持我乳分盡用與佛。佛者,天上、天下之大師也。甚難得值。我自食草,飲水,足得活耳。何以故?我先身以來常飲乳食,今當生牛身亦復飲乳。世間愚癡者甚多無量。我先世時坐隨惡知識教,不信佛經,使我作牛、作馬經十六劫,而今乃得聞有佛名。持我所食分,盡用與佛,滿器而去,令我後世智慧聰明,得道如佛。」

阿難持乳還至佛所。

佛問阿難:「彼牛母子有何言說?」

阿難言:「大可怪也。牛先甚大弊惡,不可得近。有一婆羅門為我[穀-禾+牛]乳,牛即調善。母子共說。」

佛言:「此牛子母先世時不信佛經故,墮牛、馬中經十六劫。今乃得悟,聞有佛名,便有慈心,以乳施佛。彼牛母子後世,當為彌勒佛沙門弟子,得大羅漢。犢子死後,當為我懸繒、幡、蓋,散華,燒香,受持經戒。過二十劫後當作佛,名乳光如來,度脫一切。」

佛言:「牛以好善心意與佛乳故,度諸苦難,後得無量福報。以是因緣,佛不可不信,經不可不讀,道不可不學。普告天上、天下,皆悉令知。」

佛說犢子經

PD-icon.svg 本三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