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睒子經 (聖堅譯本一)

Disambig.svg更多资料:佛說睒子經
佛說睒子經 西秦
譯者:聖堅
参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脩大正藏經錄入

佛說睒子經

西秦沙門聖堅奉 詔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比羅勒國,與千二百五十比丘俱,及眾菩薩、國王、大臣、人民,長者、居士、清信、士女不可稱計,一時來會。

佛告諸比丘:「皆悉寂靜定意聽!我念前世,初求得菩薩道時,戒行普慈,精進一心,智慧善權方便不可稱說,諸天、龍神、帝王、人民無能行 者。」

阿難聞佛所言,更整衣服,長跪白佛:「願欲聞之。」

佛告阿難:「乃往過去無央數世,時有一菩薩名曰慈慧,救濟群生,常行四等心,度世危厄,愍育苦人。於是,處在兜率天上教授天人。常以晝夜各 三時三昧定意,思惟三界,照觀十方天下、人民善惡之道。孝養父母,敬奉三尊,供侍師長,修諸功德,皆悉明見,五道分明。

「時,迦夷國中有一長者,孤無兒子,夫妻兩目皆盲,心願入山求無上慧,修清淨志信樂虛閑。菩薩念言:『此人發意欲學妙道,而兩目盲無所視 見,若入山者或墮溝坑,或逢毒虫所見危害,若我壽終當為作子,供養父母終其年壽。』即便往生盲父母家,為其作子。父母歡喜愛之甚重,本發道 意欲行入山,以生子故,便樂世間。子年七歲號字曰睒,睒至孝仁慈,奉行十善:不殺、不盜、不婬、不欺誑、不飲酒、不妄語、不嫉妬、信道不 疑、晝夜精進,奉侍父母如人侍天,言常含笑不傷人意,行則應法不妄傾邪,於是父母即大歡悅,無復憂愁。

「睒年過十歲,睒自長跪,白父母言:『本發大意欲入深山,求志虛寂無上之道,豈以子故而絕本願。人居世間無常百變,命非金石對至無期,願如 本意宜本先志,自隨父母俱共入山,侍養之宜不失時節。』父母報睒:『子之孝順天自知之,不違本誓,便即入山。』睒以家中所有財寶,皆大布施 諸貧窮者,便與父母俱共入山。

「睒到山中,以柴草作屋,施置床蓐,不寒不熱恒得其宜。入山一年眾果豐實,食之甘美,泉水涌出清而且涼;池中蓮華五色精明,栴檀雜香,樹木 豐盛,香氣倍常。飛鳥常集,奇妙異類,皆作種種音樂之聲,娛樂父母;師子、熊羆、虎狼、毒蟲,慈心相向無相傷害。食草飲水無復恐懼,麞鹿、 眾鳥皆來附近,與睒音聲共相哀和娛樂之音。睒至孝慈,蹈地常恐地痛,天、神、人、鬼皆來擁護此三道人;三道人者,一心定意,無復憂愁。

「睒常與父母取百種果以食父母,泉水無乏。時,父母渴欲得飲水,睒被鹿皮衣提瓶行汲水,麞鹿、眾鳥亦往飲水,不相畏難。時,有迦夷國王入山 射獵,王見水邊有諸群鹿,放弓射之。箭誤中睒,正射其胷。被毒箭已,舉身皆痛,便大呼言:『誰持一箭殺三道人?』王聞人聲,即便下馬往到睒 前,睒謂王言:『象坐牙死,犀坐其角死,翠坐其毛,麞鹿坐皮肉,我無牙角、無毛、無皮肉不可噉,今有何罪橫見射殺?』王問睒言:『卿是何 人?被鹿皮衣與禽獸無異。』睒言:『我是王國中人,與盲父母俱來學道二十餘年,未曾而為虎狼毒蟲所見枉害,今我便為王所射殺。』

「當爾之時,大風暴起,吹折樹木,百鳥悲鳴,師子、熊羆、走獸之輩皆大號呼,動一山中;日無精光,流泉為竭,眾華萎死,雷電動地。時,盲父 母即自驚起曰:『是何變異?睒行取水經久不還,將無為毒蟲之所害耶。禽獸悲鳴,音聲號呼不如常時,風起四面樹木摧折,必有災異。』時,王怖 懅大自悔責:『本射眾鹿誤相中傷,射殺道人其罪甚重,坐貪少肉而受此殃,願以珍寶以救子命。』

「時,王便前欲拔出箭,箭深不出,百鳥禽獸四面雲集,皆大號呼動一山中。王益怖懅,支節皆動,睒語王言:『非王之過!自我宿罪緣對所致,我 不惜身,但念我盲父母耳,年既衰老,兩目復盲,一旦無我,亦當終沒,無瞻視者,以是之故,自懊惱耳。』當爾之時,諸天、龍、神皆為肅動。王 又重言:『我寧自入地獄之中,自受此罪,使睒身活。』長跪向睒悔過陳言:『若子終沒,我不還國,便住山中,供養卿盲父母,如卿在時,勿以為 憂,諸天、龍、神皆當證知,不負此誓。』

「睒聞王誓:『雖被毒箭,心喜意悅雖死不恨,以我父母累王供養,王當罪滅,得福無量。』王曰:『卿當語我父母之處,及子未死吾欲知之。』睒 即指示:『從是徑去,去此不遠當見草屋,我之父母在其中止。王徐徐往,勿令父母驚動怖懅,以善方便解語其意,王當為我上白父母,無常今至, 當就後世。我不惜命,念盲父母年既衰老、兩目復盲,一旦無我無所依仰,以是懊惱自酷毒耳。我死自分宿罪所致,無可得脫,今自懺悔,從無數劫 有身以來,所行眾惡,於此罪滅,願與父母世世相值,不相遠離,當令父母終保年壽,勿有憂患,天龍、鬼神常隨護助,災害消滅,所欲應意,無為 自然。』

「王將數人詣父母所,王去之後,睒奄死矣。百鳥、禽獸四面雲集,皆大號呼,遶睒尸,上舐是胸血。盲父母聞此音聲,益怖彷徉而住。王行駛疾, 觸動草木,肅肅有聲,父母驚言:『此是何人?非我子行。』王言:『我是迦夷國王,聞盲道人在山學道,故來供養。』盲父母言:『枉屈大王來相 慰勞,遠臨草野,王當疲極體安隱不?宮殿夫人、太子、官屬皆安善不?風雨和調五穀豐不?隣國人民不相侵害耶?』王答道人:『得蒙尊恩,常自 平安。』又更問訊盲父母:『在此山中勞大勤苦,樹木之間,甚難為止,自安隱不?』盲父母言:『蒙大王恩,常自安隱,我有孝子,字名曰睒,常 取果蓏泉水無乏;我有草席,王可就坐,果蓏可食。睒行取水,正爾來還。』

「王聞盲父母言,又大傷心,涕泣其言:『我罪實重,入山射獵,遙見水邊有諸群鹿,引弓射之,箭誤中睒;道人子睒已被毒箭,其痛甚酷,今故自 來語道人耳。』父母聞之,舉身自撲,如太山崩地為大動,號哭仰天,自陳訴言:『我子睒者,天下至孝,無有能過,蹈地常恐地痛,有何罪故而射 殺之?向者,大風卒起,吹折樹木,百鳥悲鳴,皆大號呼動一山中。我在山中二十餘年,未曾有此災異之變,而我子睒取水不還,恐當有故,諸神皆 驚,肅肅而動。』母便涕哭,不肯復止,父言:『且止!人生世間,無有不死?無常對至,不可得却。』但問王:『睒為射何許,今為死活?』王以 睒語向父母說,其盲父母聞王此語,又大感絕:『一旦無子,俱亦當死。大王!今者牽我二人往子尸上。』

「王即牽盲父母往到尸上,父抱其頭,母抱兩脚著其膝上,各以兩手捫摸睒箭,仰天呼言:『諸天、龍神、山神、樹神,我子睒者,天下至孝,是諸 天龍、鬼神所知。我年已老,目無所見,身代子死,睒活不恨。』於是,父母俱共誓言:『若睒至孝天地所知,箭當拔出,毒痛當除,睒應更生。』

「於是,第二忉利天帝座即為動,以眼見此二盲道人抱子號呼,乃聞第四兜率天上,釋梵四王從天上來,如人屈伸之頃,來住睒前,以神妙藥灌睒口 中,藥入睒口,箭拔毒出,更生如故。父母聞睒以死更生,兩目皆開,飛鳥、走獸皆大歡樂之音,風息雲消日為重光,流泉涌出清而且涼,池中蓮華 五色精明,栴檀雜香,樹木光榮香倍於常。時王歡喜不能自勝,禮天帝釋,還禮父母及子睒者:『願以一國所有財寶,俱上道人自相供養,令我罪滅 永無有餘。』

「睒語王言:『欲興福者,王但還國,安慰人民,當令奉戒,王勿射獵橫殺無辜,身不安隱,壽終當入泥犁之中。人居世間恩愛暫有,別離久長不得 常在。王宿有福今得為王,莫憍自在,以自在故,造無量惡,後入惡道,悔之何益。』王答:『如教。』隨王獵者,見睒死已,得天神藥死而更生, 父母眼開神變如是,悉奉五戒、修行十善,死得生天,無入惡道。」

佛告阿難:「諸來會者,宿命睒者,吾身是耶;盲父者,閱頭檀王是;盲母者,今王夫人摩耶是也;迦夷國王者,阿難是;天帝釋者,彌勒佛是。」

佛告阿難:「吾前世時,為子仁孝、為君慈育、為民奉敬,自致得成為三界尊。」

佛說經已,時諸菩薩、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莫不歡喜,作禮而去。

佛說睒子經

PD-icon.svg 本十六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