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薩羅國經

佛說薩羅國經 東晉
本作品收錄於《大正新脩大藏經
參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修大正藏經錄入

大乘單譯經·第0413部

佛說薩羅國經一卷

開元附東晉錄失譯師名

昔有大國名曰薩羅,土地廣博,嚴淨之處中多人民,富樂熾盛,工黠妍雅好盛文飾,多出珍寶、五色玄黃。城郭樓閣、街巷門室,金銀錯塗方圓淨好,遶城浴池中生蓮華,鳧鴈,鴛鴦,鳩夷,羅鳥,孔雀,鸚鵡,鴹隨,鸕鶿,飜飛相逐皆在池中,晝夜栖止相和悲鳴。男女遊戲作倡妓樂,無有厭極樂不可言,自猗憍慢不解佛法,各自快心天下無雙。

佛在舍衛祇樹之園。佛見此國興樂乃爾,不惟無常生死之苦,貪濁色欲無有懈已。佛念彼國生死遂滋,不行權慧,誰能度之?即作方便開化其心:

「諸有色相以空應之,一切喜樂以苦應之,權行隨意令離想識。」佛便現神如意三昧,放大光明靡所不照,感動八方及人、非人,諸天龍神追侍在後;帝釋,梵天手執珍奇七寶之蓋獻御奉佛,彌勒、文殊、目連、羅雲、阿難、離越、舍利弗諸弟子菩薩,無數千人皆悉隨從俱適。彼國百鳥畜獸相和悲鳴,倡伎眾樂不鼓自鳴,枯木諸樹皆自更生,溝渠江海龜、鼈、魭、鮀水性之屬莫不忻懌,三千國土皆大震動,地生蓮華大如車輪,珍寶琉璃轉相雜成,其色甚妙光耀人目。

佛放光明普有所照,諸在窈冥勤苦之處,皆悉開闢無所罣礙。國王、大臣、長者、居士、中宮太子、列女、美人,國民大小莫不悚然:「今日何故,乃有是現?自在宮內五樂自娛,妓女自拊快樂無過,今所見者,世所希有。」

時,持地神踊從地出,現王殿前歎佛功德:「世尊現變光踰日月,諸天欽仰釋梵所尊,世垢已除脫人生死。其見佛者罪釁消除,其供佛者福倍無量,殖種德本後生天上,發一慧意所得無限,可往見佛咨受法言。」

王後轉開意內歡然:「如來降神在吾國界,眾生蒙度。」非但己身,一切群從并餘眾輩,皆悉出城欣喜踊躍。

佛之威神,令是國界廓然大明、洞達無邊。王及人民悉往見佛,快哉!福根善心生焉!覩佛尊顏金光暉曜,奮威振躍吉祥莊飾,相明清澈志寂淡定。

王及人民皆前禮佛,頭面稽首遶尊三匝,却在前住具自陳說:「久沈貪濁迷惑聲色,不見如來供事問法。」

佛言:「大善!王及臣民,中宮太子皆平安乎?」

王言:「蒙得佛恩,皆悉如宜。」

佛言:「王貪濁色欲,恣心無厭,賦斂財寶餚膳兼味,園觀浴池遊戲無極,不念無常,何益萬分?人為欲縛不惟後世,即致泥犁畜生之屬,但坐無厭,燒炙形殘,飢不及飡渴無水漿,屏營愁毒迭互相然,皆坐無慮逆心犯惡。在世雖富深宮尊位,是悉無常如夢已寤,想命獨生無一隨者。」

王前長跪啟白:「世尊!以何方便得離此罪?佛為法王一切所歸,佛為正尊眾生宗仰,願見拯舉得免此苦。」

佛言:「善哉!王立信本,施行四事可得離罪:一曰,所有施與無所愛惜;二曰,少欲、瞋恚,割損貪食;三曰,聞佛經戒信受不犯;四曰,敬慎法師厚善知識。是為四事可得清淨。」

王心生念欲施大檀,便前禮尊叉手白佛:「願屈光儀到宮小飯。」佛即默然,已受其請。

王歸宮內勅臣官屬:「佛者難值如優曇鉢華,今已得之當好供養。出諸華香幢幡伎樂,莊嚴宮室掃灑令淨,城中街里皆施幡蓋。」中宮夫人及國人民悉受王教,整頓床座,即勅太官作百味之食,調和香甘,便行迎佛:「供具已辦,願可勞神。」

佛即用時於坐而得,便放威神感動眾會,四部弟子百千天人,及諸龍神犍沓和等,眷屬圍遶群從隨佛,四天前導釋梵擁蓋,菩薩大士侍佛入城。佛蹈門閫境界震動,盲聾瘖瘂、被毒病瘦,皆悉完具平復如故,箜篌樂器不鼓自鳴。佛放光明悉照宮室,城郭舍宅悉作琉璃,內外洞達莫不見佛。

佛前上殿就師子座,王及太子、國臣人民,即下飯具,手自斟酌,飯食已訖便行澡水,一切人民眾坐已定。王取小机前坐聽經,佛轉法輪說不退轉,王即歡喜以衣奉佛,其價千萬世所希有。所散之衣懸在虛空,便於佛上化成華蓋,交露七寶悉皆垂珠。從是垂珠出其光明,遍照十方無數佛土。王及臣民,後宮太子,夫人,美女合萬餘人,見是變化莫不踊躍,皆發無上正真道意,八百天神得不起法忍,五千菩薩立不退轉,無數千人皆興德本,壽終已後皆生天上。

佛語阿難:「是王供事五百餘佛,惠施財寶等行慈哀,尊法不倦,是當來劫當得作佛,號名慧光如來,至真,平等正覺;是國人民及諸夫人,當承其福悉當得佛。」

王聞授決踊在空中,現身離地百四十丈,從上來下歎佛功德:「佛者甚尊為眾作本,其德若天無所不覆!」

國人八千聞授王決,善發淨心願為菩薩。

佛說經訖,一切眾會及人非人,莫不歡喜。世尊權道,所化如是。

佛說薩羅國經

PD-icon.svg 本東晉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