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謨
作者:元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83

天子聞之惘然,思而歎曰:「太皇之道,於今已亡,衰季之德,吾不忍當。將學殺而不淫,罰而不重,戒其虐惑,制其昏縱。行之之道,惟公教之。」公曰:「於明主君,斯道未易;猗明主君,斯道良難。敢為主君,商較其端。夫王者,其道德在清純元粹,惠和溶油,不可慁會蕩爌,衰傷元休;其風教在仁慈諭勸,禮信道達,不可沿以澆浮,溺之淫末;其衣服在禦於四時,勿加敗弊,不可積以綺繡,奢侈過制;其飲食在備於五味,示無便耽,不可煎熬珍怪,尚惑所甘;其器用在絕於文彩,敦尚素樸,不可駢鈿珠貝,肆極侈削;其宮室在省費財力,以免隘陋,不可殫窮土木,叢羅聯構;其苑囿在合當制度,使人無厭,不可牆塹肥饒,極地封占;其賦役在簡薄均當,使各勝供,不可橫酷繁聚,損人傷農;其刑法在大小必當,理察平審,不可煩苛暴急,殺戮過甚;其兵甲在防制戎夷,鎮服暴變,不可怙恃威武,窮黷爭戰;其畋獵在順時教校,不追以驅,不可騁於殺害,肆極荒娛;其聲樂在節諧八音,聽聆金石,不可耽喜靡慢,宴安淫溺;其嬪嬙在備禮供侍,以正後宮,不可寵貴妖豔,昏好無窮;其任用在校掄材能,察視邪正,不可授付非人,甘順奸佞;其郊祀在敦本廣敬,展誠重禮,不可淫慢禱祈,僻有所係;其思慮在慎於安危,誡其溢滿,不可沈溺近習,肆任談誕。如此,順之為明聖,逆之為凶虐,可以觀乎興廢,可以見乎善惡。」純公言已,天子謝曰:「公之所述,真王者之謨。必當篆刻,置之座隅。」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