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大革命之影響

(重定向自俄国大革命之影响
俄國大革命之影響
作者:李大釗
(署名:守常
1917年3月29日
原收录于1917年3月29日《甲寅》日刊

俄國大革命之醞釀,非一朝一夕之故,其由遠因近因紛綜累積,卒以演成今茲壯快淋漓之活劇,余既於本報略述其梗概矣。惟其影響所及於吾國並世界之政治前途,關係絕非淺鮮,茲复約舉其說,貢覽觀焉。

一、及於世界政治前途之影響歐戰勃發以來,頗聞世之論客,有謂十九世紀之初,以全歐之人戰一拿破崙,拿翁敗而“唯民主義”從而大昌;二十世紀之初,以全世之人敵一維廉二世,維帝勝而“新英雄主義”必從而崛起。於是熱心官僚政治之徒,即其說而和之,不曰“哲人政治”,輒曰“賢人政治”。吾之東鄰,寺內內閣之成立,即以是為招幟者也。其國之學士文人,如上衫、慎吉、茅原、華出輩,又從而為之鼓吹。吾國論壇,拾人睡餘,亦欲以貢之吾民,是皆官僚政治之夢想,開明專制之變相,非予以當頭之棒喝,俾為痛切之警悟,此種謬誤之思想,蔓延於政治,終於釀成反動之禍根。茲幸於戰端未息之時,俄國革命之風雲,即蓬勃於歐、亞連毗之域界,德國國民亦因之生絕大之覺悟。夫俄與德固世之行官僚政治最著之國也,今已不見容於其國民,然則戰後世界之政治的趨勢,絕不許所謂“新英雄主義”、“哲人政治”、“賢人政治”云者之變相的官僚政治有存在於世界之餘地,可以推知。蓋前世紀之初期之革命,其主要目的,乃在對於“君主政治”、“貴族政治”而革命;今世紀初期之革命,其主要目的,乃在對於“官僚政治”而革命。主張“官僚政治”者其猛醒!鼓吹“賢人政治”者其猛醒!

二、及於中國政治前途之影響 吾國改建共和以來,國中猶有一部分人,對於共和政治深抱疑慮,此無須諱言者也。雖一再革命,國民不惜以頭顱血肉為之保證,為之犧牲,而此輩頑迷,終難使之覺悟。邇來復辟運動之說,雖屬無根,然使國外政治之潮流,稍有傾於“官僚政治”之趨勢,則此剪除未淨之謬種,難保不附之以復萌。今以俄人莊嚴璀燦之血,直接以洗滌俄國政界積年之宿穢者,同接以灌潤吾國自由之胚苗,使一般官僚耆舊,確認專制之不可複活,民權之不可複抑,共和之不可複毀,帝政之不可複興。即彼貌托共和之“官僚政治”,於今亦可不嘗試。有嘗試焉,必且攖國民之怒,抑之愈甚,抗之愈力,終以激成險烈可怖之變動。此則宜引俄為前車而速自覺察者也。平心論之,俄國此次革命之成功,未始不受吾國歷次革命之影響。今吾更將依俄國革命成功之影響,以厚我共和政治之勢力。此因果之定律,報償之原則,循環往復,若茲其巧,或即異日中、俄兩國邦交日篤之機緣歟?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