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傷曹姨母文
作者:譚文夏 明
本作品收錄於《鵠灣文草/卷8

泰昌元年,天啟嗣位,十一月十二日,寒河譚元春為文,使弟某、某入郢,奠於姨母曹公所先生元配魏孺人之靈曰:

外祖魏公,詩書老死;緩步正容,教人以禮。訓子之暇,以課女子;女子四人,一適郢邸。自邑距郢,曰二百里;天則婚之,匪媒所以。於歸之歲,吾母九齡;四十三年,未見姨形。兒輩都試,拜姨於庭;過門必入,排其闥扃。如子見母,曾不留廳;侍坐問答,愛我鶺鴒。曰如三姨,天邊月經;自傷其身,若雲過星。吾母吾姨,論事依古;非由生知,顏氏家譜。我所見聞,向之陳吐;憑觚而聽,不駭鍾鼓。見我兄弟,僮僕歡舞:僮子提筐,魚鮭以入;侍婢鸞刀,無聲自急。捧擁而前,屏後婢立;不敢睨客,矜莊升級。自我齠年,載逾三十;此路倦矣,鳥铩蟲蟄。而姨訃音,何其忽及;我不敢哀,以掩母泣。母曰天乎,驟雨酸風;聲變形忘,若在夢中。姊妹分飛,音問兒通;兒亦不通,命也何窮!女身靡常,遠近隨雄;所不辱者,淑慎爾躬。躬之不慎,何羨居同!我聞斯言,用慰我慈:外祖有訓,我姨克遵之,凡百君子,莫不悼。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