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儀禮》第四 · 鄉飲酒禮


鄉飲酒之禮。主人就先生而謀賔、介。主人戒賔,賔拜辱;主人荅拜,乃請賔。賔禮辭,許。主人再拜,賔荅拜。主人退,賔拜辱。介亦如之。

乃席賔、主人、介、衆賔之席,皆不屬焉。尊兩壺于房戶閒,斯禁,有玄酒,在西。設篚于禁南,東肆,加二勺于兩壺。設洗于阼階東南,南北以堂深,東西當東榮。水在洗東,篚在洗西,南肆。

羹定,主人速賔,賔拜辱,主人荅拜。還,賔拜辱。介亦如之。賔及衆賔皆從之。主人一相迎于門外,再拜賔,賔荅拜;拜介,介荅拜;揖衆賔。主人揖,先入。賔厭介,入門左;介厭衆賔,入;衆賔皆入門左;北上。主人與賔三揖,至于階,三讓。主人升,賔升。主人阼階上當楣北面再拜。賔西階上當楣北面荅拜。

主人坐取爵于篚,降洗。賔降。主人坐奠爵于階前,辭。賔對。主人坐取爵,興,適洗,南面坐,奠爵于篚下,盥洗,賔進東,北面辭洗。主人坐奠爵于篚,興對。賔復位,當西序,東面。主人坐取爵,沃洗者西北面。卒洗,主人壹揖,壹讓。升。賔拜洗。主人坐奠爵,遂拜。降盥。賔降,主人辭;賔對,復位,當西序。卒盥,揖讓升。賔西階上疑立。主人坐取爵,實之賔之席前,西北面獻賔。賔西階上拜,主人少退。賔進受爵,以復位。主人阼階上拜送爵,賔少退。薦脯醢。賔升席,自西方。乃設折俎。主人阼階東疑立。賔坐,左執爵,祭脯醢,奠爵于薦西,興;右手取肺,卻左手執本,坐,弗繚,右絕末以祭,尚左手,嚌之,興;加于俎,坐挩手,遂祭酒,興;席末坐,啐酒,降席,坐奠爵,拜,告旨,執爵興。主人阼階上荅拜。賔西階上北面坐,卒爵,興;坐奠爵,遂拜,執爵興。主人阼階上荅拜。

賔降洗,主人降。賔坐奠爵,興辭,主人對。賔坐取爵,適洗南,北面。主人阼階東,南面辭洗。賔坐奠爵于篚,興對。主人復阼階東,西面。賔東北面盥,坐取爵,卒洗,揖讓如初,升。主人拜洗。賔荅拜,興,降盥,如主人禮。賔實爵主人之席前,東南面酢主人。主人阼階上拜,賔少退。主人進受爵,復位,賔西階上拜送爵。薦脯醢。主人升席自北方。設折俎。祭如賔禮,不告旨。自席前適阼階上,北面坐卒爵,興,坐奠爵,遂拜,執爵興。賔西階上荅拜。主人坐奠爵于序端,阼階上北面再拜崇酒。賔西階上荅拜。

主人坐取觶于篚,降洗。賔降,主人辭降。賔不辭洗,立當西序,東面。卒洗,揖讓升。賔西階上疑立。主人實觶酬賔,阼階上北面坐奠觶,遂拜,執觶興。賔西階上荅拜。坐祭,遂飲,卒觶,興;坐奠觶,遂拜,執觶興。賔西階上荅拜。主人降洗;賔降辭,如獻禮,升,不拜洗。賔西階上立;主人實觶賔之席前,北面;賔西階上拜;主人少退,卒拜進,坐奠觶于薦西;賔辭,坐取觶,復位;主人阼階上拜送;賔北面坐奠觶于薦東,復位。

主人揖,降。賔降立于階西,當序,東面。主人以介揖讓升,拜如賔禮。主人坐取爵于東序端,降洗;介降,主人辭降;介辭洗,如賔禮,升,不拜洗。介西階上立。主人實爵介之席前,西南面獻介。介西階上北面拜,主人少退;介進,北面受爵,復位。主人介右北面拜送爵,介少退。主人立于西階東。薦脯醢。介升席自北方,設折俎。祭如賔禮,不嚌肺,不啐酒,不告旨,自南方降席,北面坐卒爵,興,坐奠爵,遂拜,執爵興。主人介右荅拜。

介降洗,主人復阼階,降辭如初。卒洗,主人盥。介揖讓升,授主人爵于兩楹之閒。介西階上立。主人實爵,酢于西階上,介右坐奠爵,遂拜,執爵興。介荅拜。主人坐祭,遂飲,卒爵,興;坐奠爵,遂拜,執爵興。介荅拜。主人坐奠爵于西楹南,介右再拜崇酒;介荅拜。

主人復阼階,揖降,介降立于賔南。主人西南面三拜衆賔,衆賔皆荅壹拜。主人揖升,坐取爵于西楹下;降洗,升實爵,于西階上獻衆賔。衆賔之長升拜受者三人,主人拜送。坐祭,立飲,不拜既爵;授主人爵,降復位。衆賔獻,則不拜受爵,坐祭,立飲。每一人獻,則薦諸其席。衆賔辯有脯醢。主人以爵降,奠于篚。

揖讓升,賔厭介升,介厭衆賔升,衆賔序升,即席。一人洗,升,舉觶于賔。實觶,西階上坐奠觶,遂拜,執觶興,賔席末荅拜;坐祭,遂飲,卒觶,興,坐奠觶,遂拜,執觶興,賔荅拜。降洗,升,實觶,立于西階上賔拜;進坐奠觶于薦西,賔辭,坐受以興。舉觶者西階上拜送,賔坐奠觶于其所。舉觶者降。

設席于堂廉,東上。工四人,二瑟,瑟先。相者二人,皆左何瑟,後首,挎越,內弦,右手相。樂正先升,立于西階東。工入,升自西階。北面坐。相者東面坐,遂授瑟,乃降。工歌《鹿鳴》、《四牡》、《皇皇者華》。卒歌,主人獻工。工左瑟,一人拜,不興,受爵。主人阼階上拜送爵。薦脯醢。使人相祭。工飲,不拜既爵,授主人爵。衆工則不拜,受爵,祭,飲辯有脯醢,不祭。大師則為之洗。賔、介降,主人辭降。工不辭洗。

笙入堂下,磬南,北面立,樂《南陔》、《白華》、《華黍》。主人獻之于西階上。一人拜,盡階,不升堂,受爵,主人拜送爵。階前坐祭,立飲,不拜既爵,升授主人爵。衆笙則不拜,受爵,坐祭,立飲;辯有脯醢,不祭。

乃閒歌《魚麗》,笙《由庚》;歌《南有嘉魚》,笙《崇丘》;歌《南山有臺》,笙《由儀》。

乃合樂:周南‧《關雎》、《葛覃》、《卷耳》,召南‧《鵲巢》、《采蘩》、《采蘋》。工告于樂正曰:「正歌備。」樂正告于賔,乃降。

主人降席自南方,側降;作相為司正。司正禮辭,許諾。主人拜,司正荅拜。主人升,復席。司正洗觶,升自西階,阼階上北面受命于主人。主人曰:「請安于賔。」司正告于賔,賔禮辭,許。司正告于主人。主人阼階上再拜,賔西階上荅拜。司正立于楹閒以相拜,皆揖,復席。

司正實觶,降自西階,階閒北面坐奠觶;退共,少立;坐取觶,不祭,遂飲,卒觶興,坐奠觶,遂拜;執觶興,盥洗;北面坐奠觶于其所,退立于觶南。

賔北面坐取俎西之觶,阼階上北面酬主人。主人降席,立于賔東。賔坐奠觶,遂拜,執觶興,主人荅拜。不祭,立飲,不拜,卒觶,不洗,實觶,東南面授主人。主人阼階上拜,賔少退。主人受觶,賔拜送于主人之西。賔揖,復席。

主人西階上酬介。介降席自南方,立于主人之西,如賔酬主人之禮。主人揖,復席。

司正升相旅,曰:「某子受酬。」受酬者降席。司正退立于序端,東面。受酬者自介右,衆受酬者受自左,拜、興、飲,皆如賔酬主人之禮。辯,卒受者以觶降,坐奠于篚。司正降,復位。

使二人舉觶于賔、介,洗,升,實觶于西階上,皆坐奠觶,遂拜,執觶興。賔、介席末荅拜。皆坐祭,遂飲,卒觶興,坐奠觶,遂拜,執觶興,賔、介席末荅拜。逆降,洗,升,實觶,皆立于西階上。賔、介皆拜。皆進,薦西奠之,賔辭,坐取觶以興。介則薦南奠之,介坐受以興。退,皆拜送,降。賔、介奠于其所。

司正升自西階,受命于主人。主人曰:「請坐于賔。」賔辭以俎。主人請徹俎,賔許。司正降階前,命弟子俟徹俎。司正升,立于序端。賔降席,北面。主人降席,阼階上北面。介降席,西階上北面。遵者降席,席東南面。賔取俎,還授司正;司正以降,賔從之。主人取俎,還授弟子;弟子以降自西階,主人降自阼階。介取俎,還授弟子;弟子以降,介從之。若有諸公、大夫,則使人受俎,如賔禮。衆賔皆降。

說屨,揖讓如初,升,坐。乃羞。無筭爵。無筭樂。

賔出,奏《陔》。主人送于門外,再拜。

賔若有遵者:諸公、大夫,則既一人,舉觶,乃入。席于賔東,公三重,大夫再重。公如大夫,入,主人降,賔、介降,衆賔皆降,復初位。主人迎,揖讓升。公升如賔禮,辭一席,使一人去之。大夫則如介禮,有諸公,則辭加席,委于席端,主人不徹;無諸公,則大夫辭加席,主人對,不去加席。

明日,賔服鄉服以拜賜,主人如賔服以拜辱。主人釋服,乃息司正。無介,不殺,薦脯醢,羞唯所有。徵唯所欲,以告于先生、君子可也。賔、介不與。鄉樂唯欲。

記。鄉,朝服而謀賔、介,皆使能,不宿戒。蒲筵,緇布純。尊綌幂,賔至徹之。其牲,狗也。亨于堂東北。獻用爵,其他用觶。薦脯,五挺,橫祭于其上,出自左房。俎由東壁,自西階升。賔俎,脊、脅、肩、肺。主人俎,脊、脅、臂、肺。介俎,脊、脅、肫、胳、肺。肺皆離。皆右體,進腠。以爵拜者不徒作。坐卒爵者拜既爵,立卒爵者不拜既爵。凡奠者於左,將舉於右。衆賔之長,一人辭洗,如賔禮。立者東面北上;若有北面者,則東上。樂正與立者,皆薦以齒。凡舉爵,三作而不徒爵。樂作,大夫不入。獻工與笙,取爵于上篚;既獻,奠于下篚。其笙,則獻諸西階上;磬,階閒縮霤,北面鼓之。主人、介,凡升席自北方,降自南方。司正,既舉觶而薦諸其位。凡旅,不洗。不洗者,不祭。既旅,士不入。徹俎:賔、介,遵者之俎,受者以降,遂出授從者;主人之俎,以東。樂正命奏《陔》,賔出,至于階,《陔》作。若有諸公,則大夫於主人之北,西面。主人之賛者,西面北上,不與,無筭爵,然後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