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卷207

 卷二百六 元史卷二百七
列傳第九十四
卷二百八 
逆臣

(鐵失)[1]编辑

鐵失者,當英宗即位之初,以翰林學士承旨、宣徽院使,為太醫院使。未逾月,特命領中都威衞指揮使。明年,改元至治,有珍珠燕服之賜。三月,特授光祿大夫、御史大夫,仍金虎符、忠翊侍衞親軍都指揮使,依前太醫院使。英宗嘗御鹿頂殿,謂鐵失曰:「徽政雖隸太皇太后,朕視之與諸司同,凡簿書宜悉令御史檢覈。」既而又命領左右阿速衞。冬十月,英宗親祀太廟,以中書左丞相拜住為亞獻官,鐵失為終獻官。

明年冬十月,江南行臺御史大夫脫脫以疾請于朝,未得旨輒去職,鐵失奏罷之,杖六十七,謫居雲南。治書侍御史鎖南,鐵木迭兒之子也,罷為翰林侍講學士,鐵失奏復其職,英宗不允。十二月,鐵失以御史大夫、忠翊親軍都指揮使、左右衞阿速親軍都指揮使、太醫院使,兼領廣惠司事。

英宗嘗謂臺臣曰:「朕深居九重,臣下奸貪,民生疾苦,豈能周知,故用卿等為耳目。曩者,鐵(失)〔木〕迭兒貪蠹無厭,[2]汝等拱默不言,其人雖死,宜籍其家,以懲後也。」又明年(三)〔正〕月,申命大夫鐵失,振舉臺綱,[3]詔諭中外。既而御史臺請降旨開言路,英宗曰:「言路何嘗不開,但卿等選人未當爾。朕知嚮所劾者,率因宿怨,羅織成獄,加之以罪,遂玷其人,終身不得伸。監察御史嘗舉八思吉思可任大事,未幾,以貪墨伏誅。若此者,言路選人當乎,否乎?」時鐵木迭兒既死,罪惡日彰,英宗委任拜住為右丞相,振立紀綱,修舉廢墜,以進賢退不肖為急務。鐵失以姦黨不自安,潛蓄異圖。

秋八月癸亥,英宗自上都南還,駐蹕南坡。是夕,鐵失與知樞密院事也先鐵木兒、大司農失禿兒、前中書平章政事赤斤鐵木兒、前雲南行省平章政事完者、前治書侍御史鎖南、鐵失之弟宣徽使鎖南、典瑞院使脫火赤、樞密副使阿散、僉書樞密院事章台、衞士禿滿,及諸王按梯不花、孛羅、月魯鐵木兒、曲律不花、兀魯思不花等,以鐵失所領阿速衞兵為外應,殺右丞相拜住,而鐵失直犯禁幄,手弒英宗于臥所。九月四日,晉王即位,鐵失及其黨皆伏誅。

孛羅帖木兒,答失八都魯之子也。從父討賊,屢立戰功,其語見父傳。父既歿,孛羅帖木兒引兵退駐井陘口。〔至正〕十八年正月,[4]命孛羅帖木兒為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仍總領其父元管諸軍。三月,擊劉福通於衞輝,走之,進克濮州。四月,屯兵真定。六月,自武安由彭城邀截沙劉等,敗之。九月,命統領諸軍夾攻曹州。十月,遣參政匡福統苗軍自西門入,孛羅帖木兒自北門入,四門並進,克復曹州,擒殺偽官武宰相、仇知院,獲偽印信金牌等物。

十九年二月,過代州,收山東潰將孟本周諸軍。三月,詔孛羅帖木兒移兵至大同,置大都督兵農司,專督屯種,以孛羅帖木兒領之。當月領兵豐州、雲內,與關先生戰,關軍奔潰。時有楊誠者,據蔚州,六月,詔遣平章月魯不花、樞密同知八剌火者,督兵捕之,七月,圍其城。俄有旨,命回兵。十一月,再命勦捕。

二十年正月,孛羅帖木兒追誠至飛狐縣東關,誠棄軍遁,降其潰卒,回駐大同。二月,除中書平章政事。三月,命討上都程思忠,兵次興和,思忠奔潰。七月,擊銑田豐偽將王士誠於臺州。詔總領一應達達、漢人諸軍,便宜行事。八月,命守石嶺關以北,察罕帖木兒守石嶺關以南。九月,孛羅帖木兒欲得冀寧,遣兵自石嶺關直趨圍其城,三日,復退屯交城。十月,詔孛羅帖木兒守冀寧,遣保保、殷興祖、高脫因倍道趨之,守者不納。察罕帖木兒遣鎖住、陳秉直以兵來爭,孛羅帖木兒部將脫列伯戰敗之。[5]

二十一年正月,命平章答失帖木兒、參政七十往諭解之,孛羅帖木兒罷兵還鎮。九月,命孛羅帖木兒於保定以東、河間以南屯田。

二十二年二月,偽平章左李遣楊榮祖至大同降。三月,孛羅帖木兒遣裨將也速不花等招兵五萬,戍大同。陞孛羅帖木兒太尉、中書平章,位居第一。張良弼來受節制,李思齊遣兵攻良弼于武功,良弼伏兵大破之。

二十三年十月,孛羅帖木兒復南侵擴廓帖木兒所守地,遂據真定。初,朝廷既黜御史大夫老的沙,安置東勝州,帝別遣宦官密諭孛羅帖木兒,令留軍中。而皇太子累遣官索之,孛羅帖木兒匿不發。

二十四年正月,孛羅帖木兒陰使人殺其叔父左丞亦只兒不花,佯為不知,往弔不哭。朝廷知其跋扈,又以匿老的沙事,三月辛卯,詔罷孛羅帖木兒兵權,四川安置。孛羅帖木兒殺使者拒命,遣部將會禿堅帖木兒提兵犯闕,揚言索右丞相搠思監、資正院使朴不花二人。

先是,朝廷立衞屯田,嘗命中書右丞也先不花提督,與禿堅帖木兒分院之地相近,因擾及其親里,搆成嫌隙,也先不花乃譖禿堅帖木兒詆毀朝政,孛羅帖木兒與禿堅帖木兒相友善,且知其誣,遣人白其非罪。皇太子以孛羅帖木兒握兵跋扈,今乃與禿堅帖木兒交通,又匿不軌之臣,遂與丞相搠思監議,請詔削其官,分其兵授四川省丞相察罕不花領之。孛羅帖木兒謂非帝意,故不聽命,舉兵助禿堅帖木兒。

四月壬寅,入居庸,乙巳,至清河列營,將犯闕。帝遣達達國師、蠻子院使往問故,乃命屏搠思監于嶺北,竄朴不花于甘肅,實執送與之。庚戌,禿堅帖木兒自健德門入,見帝延春閣,慟哭請罪,帝賜宴慰勉,詔赦其罪。仍以孛羅帖木兒為太保、中書平章,兼知樞密院事,守禦大同;以禿堅帖木兒為中書平章政事。辛亥,孛羅帖木兒還大同,皇太子恚怒不已,再徵擴廓帖木兒兵,保障京師。

五月,詔擴廓帖木兒總兵,調諸道軍分討大同。擴廓帖木兒自其父察罕帖木兒在時,與孛羅帖木兒連年相讐殺,朝廷累命官講和,二軍已還兵,各守其地。至是,擴廓帖木兒乃大發兵,諸道夾攻大同,調麾下鎖住守護京師,兵不滿萬,以其部下青軍楊同僉守居庸,擴廓帖木兒自將至太原,調督諸軍。

七月,孛羅帖木兒率兵,與禿堅帖木兒、老的沙等復犯闕,京師震駭。丙戌,皇太子親統兵迎於清河,丞相也速、詹事不蘭奚軍於昌平,也速軍士無鬭志,青軍楊同僉被殺於居庸,不蘭奚戰敗走,皇太子亦馳入城。丁亥夜,鎖住脅東宮官僚從太子出奔太原。戊子,孛羅帖木兒兵至,駐健德門外,欲追襲皇太子,老的沙力止之。三人入見帝宣文閣,泣拜訴寃,帝亦為之泣,乃賜宴。庚寅,就命孛羅帖木兒太保、中書左丞相,老的沙中書平章政事,禿堅帖木兒御史大夫。部屬將士,布列臺省,總攬國柄。

八月壬寅,詔加孛羅帖木兒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錄軍國重事、太保、中書右丞相,節制天下〔軍馬〕。[6]數月間,誅狎臣禿魯帖木兒、波迪哇兒禡等,罷三宮不急造作,沙汰宦官,減省錢糧,禁西番僧人佛事。數遣使請皇太子還朝,使至太原,拘留不報。

二十五年,皇太子在外,日夜謀除內難,承制調遣嶺北、甘肅、遼陽、陝西及擴廓帖木兒等軍,進討孛羅帖木兒。孛羅帖木兒怒,出皇后于外,幽置百日。遣禿堅帖木兒率軍討上都附皇太子者,調也速南禦擴廓帖木兒軍。也速次良鄉不進,而歸永平,遣人西連太原,東連遼陽,軍聲大振。孛羅帖木兒患之,遣驍將姚伯顏不花統兵出禦,至通州,河溢,營虹橋以待,也速出其不意,襲而破之,擒姚伯顏,殺之。孛羅帖木兒大恐,自將出通州,三日大雨而還。孛羅帖木兒先嘗以自疑殺其將保安,既又失姚伯顏,鬱鬱不樂,乃日與老的沙飲宴,荒淫無度,酗酒殺人,喜怒不測,人皆畏忌。威順王子和尚,受帝密旨,與徐士本謀,結勇士上都馬、金那海、伯〔顏〕達兒、[7]帖古思不花、火兒忽達、洪寶寶等,陰圖刺之。

七月乙酉,值禿堅帖木兒遣人來告上都之捷,孛羅帖木兒起入奏,行至延春閣李樹下,伯〔顏〕達兒自眾中奮出,斫孛羅帖木兒,中其腦,上都馬及金那海等競前斫死。老的沙傷額,趨出,得馬,走其家,擁孛羅帖木兒母妻及其子天寶奴北遁。有旨令民間盡殺其部黨。明日,遣使函孛羅帖木兒首級往太原,詔皇太子還朝。諸道兵聞詔,罷歸。九月,皇太子朝京師。十二月,獲禿堅帖木兒、老的沙,皆伏誅。

校勘記编辑

  1. (鐵失) 從道光本刪。
  2. 鐵(失)〔木〕迭兒 據前後文與本書卷二0五鐵木迭兒傳改。類編已校。
  3. (三)〔正〕月申命大夫鐵失振舉臺綱 據本書卷二八英宗紀至治三年正月辛亥條改。按永樂大典卷二六一0南臺備要收振舉臺綱制,亦繫此事於至治三年正月。
  4. 〔至正〕十八年正月 從道光本補。按本書卷四五順帝紀至正十八年正月條有命「孛羅帖木兒為河南行省平章政事」。
  5. 孛羅帖木兒部將脫列伯戰敗之 按本書卷四五順帝紀至正二十年十月己亥條有「與孛羅帖木兒部將脫列伯戰,敗之」,疑此處脫「與」字。
  6. 節制天下〔軍馬〕 據本書卷四六順帝紀至正二十四年八月壬寅條補。類編已校。
  7. 伯〔顏〕達兒 據卷一一七寬徹普化傳補。下同。「伯顏達兒」蒙語,意為「富如」。類編已校。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卷二百六 ↑返回頂部 卷二百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