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城先生盡言集 (四部叢刊本)/卷八

卷七 元城先生盡言集 卷八
宋 劉安世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覆宋刊本
卷九

盡言集卷第八

   論王子韶路昌衡差除不當

右臣伏聞朝廷以王子韶爲太常少卿採之僉

言咸謂未允輒據公議上達天聦按子韶姿性

憸侫行巳無耻熈寕𥘉士大夫有十鑚之諺目

子韶爲衙内鑚盖以其造請公卿之門不憚寒

暑交結𫞐要子弟巧於自媒如刀錐之銛鋭也

及吕公著爲御史中丞遂薦子韶以備䑓官隂

持両端見利忘義是時王安石用事方行青苗

之法子韶毎進對之際則迎合上意未嘗有一

語敢指政事之失及對公著則復肆誕謾以謂

屢嘗奏䟽言新法之非便盖𣣔上下欺罔两𫉬

其利 先皇帝聖鍳明哲洞照姦心子韶詐窮

情得遂𬒳黜責其後復除荆湖南路轉運判官

為言者䟽其前後過犯及不葬父母之事因而

報罷元祐𥘉擢領劇曹又為御史論其亡狀㝷

令外𥙷今少常之任素號清選前日之居此官

者或遂遷侍𭅺或就拜給諌大用之漸多假此

途豈容匪人輙爾冐處伏望 陛下慎重名器

斥逺佞邪𭣣還子韶誤恩别擇賢者庶無虚授

輿議厭服

   第二

右臣嘗論奏王子韶除太常少卿不當今已累

日未奉㫖揮臣聞子韶熈寕中嘗按錢塘祖無

擇事承望王安石風指巧為排䧟縉紳之間至

今不以為直及任御史苟務容悅上䛕人主下

欺官長 先皇帝察其頗僻黜為上元知縣清

議不齒于茲有年中間雖移湖南運判及遷吏

部郎中尚為言者所劾皆即報罷今少常之任

資望愈重一歷此地遂陞要津豈容匪人可冐

優選議者謂子韶頗有文學不沗新命此亦姑

息之論非公言也國家設官分職本以待天下

之才如子韶者反覆姦邪見於已試人物汙下

衆所鄙薄旣不能納忠於先朝豈復䏻盡節於

陛下雖區區之記問或有可稱而大義巳𧇊餘

何足道今若不䆒本末妄寘清途臣恐倖門遂

開小人道長甚非朝廷之福惟 陛下重惜名

器為官擇人檢㑹臣前奏事理特降㫖揮收還

子韶之命别授賢者以慰輿議

   第三

右臣近巳兩具状論奏王子韶除太常少卿不

當至今未奉㫖揮按子韶人品冗末性復憸邪

熈寕中為御史之日見利忘義反覆迎合其後

吕公著陳㐮質於上前矯詐悉露先帝疾其

誕謾乃詔之曰外要黨正之名内懐朋姦之實

遂奪言職逺貶江左止此一節巳見弃於清議

而况交結𫞐𫝑子弟不耻自媒挾持𥝠怨 祖

無擇之大獄謟事吕嘉問復得提舉折納差遣

操行卑汙實鮮倫比昨除湖南運判及遷吏部

𭅺中當時御史猶以為非處子韶之宜劾奏而

罷豈茲少常之任反可輕授除目傳播甚駭物

聼䑓諫論列方俟進止子韶略無忌惮⿺辶䖏巳視

事其處心積慮不過以謂朝廷若用言者之論

則巳嘗就職縱使罷去恩例尚優機巧徼幸一

至於此方 陛下勵精求治辨别邪正之際尤

不可使此輩輙汙清途伏望聖慈特垂省察𭣣

還子韶之命以為姦人之戒不勝幸甚

   第四

右臣近以三具狀論奏王子韶除太常少卿不

當至今未覩施行近者風聞三省奏事之際嘗

蒙宣諭以辨别君子小人為戒輔弼大臣旣𬒳

聖訓謂冝夙夜交儆慎簡庶僚而謬引姦慝塵

汙清選考之衆論皆謂執政之間與子韶之舊

者憐其獨未顕逹是以力為主張臣𥨸謂大臣

不遺故舊之心則善矣至於屈天下之公議而

伸一已之𥝠恩則非所以為朝廷之計也昨者

王汾除諌議大夫御史止言其恢諧口吃之𩔗

一二小事猶且報罷豈若子韶姦邪反覆見於

巳試柔屈不耻老而益甚⿺辶䖏躋華貫實辱簮紳

况汾以小過而弃捐 --捐子韶負大罪而拔擢用捨

之道顕非至公伏望聖慈檢㑹臣三奏事理追

還子韶誤恩别改閑慢差遣庶無虚授以報群

  第五

右臣近四具狀論列王子韶差除不當比聞巳

有㫖揮别與差遣今早伏覩除目授衛尉卿

復思之不得其說湏至辨析上煩天聼臣累奏

子韶罪状皆天下之所共知未嘗有一語輙渉

疑似朝廷使之追改則是不以臣言為妄前日

太常之命旣非所冝今七寺正卿又在太常少

卿之上豈可因人彈劾更得超遷予奪重輕悉

皆倒置是非好惡衆且何𮗚開群小僥倖之門

啓大奸窺伺之𨻶政事如此臣𥨸憂之伏望

陛下SKchar覧𫞐綱慎重名器懲子韶之朋附亟令

外𥙷或謂即今苦無顕過則乞依舊以衛尉少

卿處之惟㫁自宸𠂻無惑衆口庶幾公道不至淪廢

  第六

右臣近嘗再論王子韶本因人言遂罷少卿之

任𨚫除衛尉正卿理有未𠃔乞行追𥨊以厭公

議今旣累日不𮐃㫖揮臣聞王子韶者以謂官

制後來太常少卿最為清選今若不容子韶冐

處而七寺卿列乃是觕官捨彼予此别無僥倖

臣請有以折之勘㑹太常少卿之羙遷者或為

侍𭅺或為給諌前日之李常趙瞻梁燾鮮于侁

趙君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是也七寺卿則不然崔台符楊汲自大

理孔宗翰由鴻臚韓宗道自太府不作給諌便

拜侍𭅺安得謂之觕官而少貶於太常也况太

常少卿係從五品諸寺正卿乃從四品子韶自

到衛尉方及一年才擢少卿又正卿列平日不

掛貶議之人尚有驟遷之避以子韶之罪惡顕

著而力排公議必𣣔超擢朝廷政事豈宜如此

臣自沗諌列進言多矣然未嘗以决不可行之

事要君近名惟是公道陵夷小人浸盛是以不

避煩瀆天聴湏至再三論辨况 陛下厲精求

治長育人才去一老姦無損於國惟祈𧇖㫁早

賜施行

   第七自此後論路昌衡

右臣伏見朝廷以路昌衡為直祕閣𫞐知廣州

𥨸惟南海之地控制蠻獠風俗輕悍易動難安

祖宗以來擇帥尤重必有綏懐之徳濟以肅服

之威使之綂臨乃能鎮静臣按昌衡人品鄙下

資性殘刻昔為安陽知縣以隂事将𤼵而㝷醫

昨任陜西監司以舊怨劾吏而無實治余行之

獄則著酷烈之名居親母之䘮則有非僻之行

清議不齒為日已乆方 陛下嗣𭙶大寳驅逐

群邪昌衡與蹇周輔輩均號酷吏在所廢斥而

素為蔡確鷹犬極力主張屢𥨸要官衆謂幸免

今嶺表之𭔃事任非輕豈茲小人可稱簡㧞臣

聞見昌衡罪惡事狀甚多姑𣣔追止誤恩未敢

悉塵天聴伏望 陛下深詔輔弼别議掄材非

惟交廣之人免𬒳虐政又俾曲濫之吏少沮凶

威仰兾𧇖明特賜採納不勝幸甚

   第八

右臣近嘗論列路昌衡除知廣州不當𥘉聞尚

書省勾𭣣告命縉紳莫不欣悅今日乃知𨚫有

旨揮令進奏院依例𤼵下三數日内予奪反覆

中外疑惑實損國體臣按昌衡天資削刻狡獪

誕謾昔熈寕中知相州安陽縣不修士檢醜聲

流聞本路監司将行按𤼵昌衡遽乞㝷醫因得

幸免然而内疑指使劉龜年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事後來陜

西用兵龜年適在秦州夕陽鎮為監押昌衡乃

指名抽差部押糧草𣣔縁軍興中以危法而泄

其𥝠怒是時龜年惧此因依訴於趙濟遂𭻍而

不遣其事喧騰無不知者臣又聞昌衡執親之

䘮寓居南京曽無哀戚之容反為非僻之行有

武人劉振孫者侯其微服出入倡家遂痛毆之

為人所救僅得迯逸及昌衡為陜西轉運副使

振孫又知寧州挾其舊怨勇於報復乃用匿名

之書移振孫為原州都監且匿名文字於法不

當受理而昌衡違法受之振孫事状甚輕曽無

免所居官之罪借令當移亦無降等之理昌衡

任情刺舉不畏公議一路澄清之𭔃将何頼焉

臣又聞昌衡治余行之獄輙廢録問違經亂法

天下以為酷吏然而行之舊游王珪之門昌衡

旣於案牘之間𨼆落其事又宻告於王以市𥝠

恩仍與蔡確隂相交結故珪確用事之日寖盗

華要 陛下即政之𥘉澄汰姦慝昌衡以死黨

在朝獨免廢放𡻕月未幾頻易劇任當時士論

固已上譏廊廟下責䑓諌今海南之地控制百

蠻推擇帥才尤宜慎重以昌衡之罪惡如彼而

朝廷委付若此臣恐豺狼之性毒烈貪暴必不

能為 陛下布宣惠澤鎮安逺民異日生事悔

将無及伏望聖慈速降睿㫖𭣣還昌衡誤恩别

擇良守以式南國豈勝幸甚

   第九

右臣近兩曽具狀論列路昌衡除知廣州不當

今日雖聞已有㫖揮易守潭州而貼職誤恩尚

未追改考之公議咸謂未安湏至開陳上瀆聼

覧臣前章所奏昌衡罪惡固已詳悉而情理之

尤不堪者莫甚於執親之䘮而為非僻之行昔

陳壽居父憂之中使婢和藥當時士論尚且鄙

弃豈若昌衡不念顧復之徳肆行姦穢之事臣

聞父子之道天性也事親孝則忠可移於君今

昌衡違犯名教絶㓕人理於所厚者其薄如此

陛下亦安用之况所貼職名本為南海重𭔃𣣔

寵其行前命旣罷即合追𥨊(“爿”換為“丬”)兼長沙守臣從來

亦無盡帯館職之例使昌衡捨烟瘴之遠得湘

潭之便又貼直閣坐制一方天下姦慝何所懲

沮惟 陛下留神省察速降睿㫖追還昌衡新

命别與閑慢差遣庶㡬善惡明辨少厲薄俗

   第十

右臣近累具論奏路昌衡前後罪状不堪擢用

及巳罷廣州當追貼職至今未奉㫖揮臣之所

言得於公議章累十數遷延五月是非可否終

無定論内外疑惑實害政體况潭州守臣自来

亦無必𢃄舘職之例豈可因縁差誤輕授小人

伏望聖慈審察事理明詔執政早令追改使朝

廷判别邪正之道信於天下如昌衡輩誠何足

惜惟 陛下㫁之不疑豈勝幸甚

   第十一併論子韶昌衡

右臣近已累收論列王子韶路昌衡差除不當

至今未𮐃施行議者謂子韶記問該慱昌衡吏

事強敏其才可用不𣣔終廢臣𥨸惑焉朝廷取

人固必有道若大節已善或有小疵才難求全

理當掄擢傳所謂不以一𤯝掩大徳者是也其

或素行邪僻大義已𧇊雖有小才固無足取此

少正邜之行偽而堅言偽而辨學非而慱順非

而澤所以不能迯孔子之誅也按子韶上罔

先帝下欺長貳為臣不忠清議所弃昌衡報親

之䘮曽無哀戚肆行邪穢絶㓕天性為子不孝

典法所誅豈謂斯人反𮐃襃進再三惟慮不得

其說臣𥨸謂朝廷差除固有當否言者議論不

無是非旣不以子韶為太常少卿又追還昌衡

廣州之命則前日所差為不當臣之言為是矣

⿰糹⿱𢆶匹而罷少常者更遷衛尉正卿免南海者依舊

貼職以為潭帥則臣之議論孰是孰非朝廷差

除孰當孰否數日之間反覆如此傳播天下豈

不疑惑昔魏太祖有言曰荀令君之進善不進

不休荀軍師之去惡不去不止今昌衡子韶可

進之善少可去之惡大黜之有厲於薄俗用之

無𥙷於聖時何為遂非憚於追改臣聞三軍可

以奪帥匹夫不可以奪志臣雖愚陋敢忘素守

惟 陛下無恤反汗之嫌自遺養虎之患檢㑹

臣累奏事理早賜㫖揮

   第十二

臣近以王子韶路昌衡差除不當前後共十一

次論列未𮐃施行議者謂君命已行難於反汗

臣𥨸以謂不然國家良法善政天下以為便者

大臣當為 陛下恊守之不可變也至於進退

人物間有差失但不吝於改過猶無害於得人

今朝廷政事之可守者徃徃不能固執𥘉議屢

有變更以惑亂天下之視聼至於引用姦惡以

致人言則反遂非自用不恤公議而徒以不𣣔

反汗為說臣所未諭議者又謂言者好求人之

過而執政惟用人之才臣亦以為不然古今用

人誠難求備要當録其大而略其細則無弃人

矣今子韶之為臣不忠昌衡之為子不孝清議

之所共疾典法之所不赦雖區區之所記問吏

事有足稱者然而可取之善小可弃之惡大用

之有害於名教黜之無損於聖朝而大臣謂之

用才亦巳過矣臣聞近日除吏之際毎患言者

彈駁以謂數有追改則恐差除不行臣𥨸謂朝

廷不知其不可而使之則罪在耳目之官苟知

其惡而不去則咎将誰執與其用人之後惡䑓

諌之多言SKchar若未用之前少加審慎而使人無

可言者乎臣非敢以所論未行忿而求勝直𣣔

以天下之公議上逹聖聦庶幾退斥姦邪奨進

良善為國家開衆正之路立太平之基而已惟

陛下察臣之志力主公道罷子韶昌衡之命以

為天下臣子之戒

  第十三

右臣近以王子韶路昌衡差除不當前後共十

二次論列未𮐃施行臣條奏二人罪状固已詳

悉皆中外之所共知非敢以疑似難明之事而

妄加之也朝廷取其小才而遺其大惡苟無𥝠

意何以至此臣所以反復論奏不能自屈者特

以聖明在上與天下之公論爲可恃尔伏望

陛下力主正道更加詳察以臣所言子韶昌衡

事狀下御史臺体量如皆有實非臣厚誣即乞

特降睿㫖䟽其罪惡而顕黜之以戒天下之爲

臣不忠爲子不孝者若有一事稍涉虗妄臣亦

不敢苟避罔上之戮惟祈聖鍳早決是非使枉

直不至於两存姦慝不容於幸進愚臣願望實

在於此

   第十四

右臣昨以王子韶路昌衡差除不當前後共十

三次論列近日雖𮐃朝廷以子韶出守滄州而

昌衡之命猶未追改臣旣任言責實畏公議累

煩天聼盖非𫉬已𥨸謂二廣之地控制百蠻

祖宗以来選委尤重然而嶺南瘴毒人所憚行

故凡命帥恩例特厚SKchar貼以職或進其官悉有

舊章可以推考今昌衡為子不孝為吏酷虐附

㑹王珪蔡確屢興大獄違經亂法天下怨疾得

免廢弃巳為厚幸比叨擢用㝷致人言旣罷五

羊之行猶冐直閣之寵捨烟瘴之遠得湘潭之

便使昌衡自為之計不過如此况因彈劾而所

授反優於前日輕重倒置何所懲𭄿臣聞惟名

與器不可以假人今館職帥𫞐世謂高選若容

邪黨輒尔濫處臣恐朋邪群小以苟得相矜而

正人端士以同受為耻 陛下厲世磨鈍之具

遂為虚名此尤不可以不慎也伏望聖慈檢㑹

臣累奏事理追𥨊(“爿”換為“丬”)昌衡過嶺貼職處之散地非

惟使不孝酷虐之𩔗無以覬幸誤恩亦足示朝

廷之好惡風化天下

   奏乞罷畿内保甲

右臣𥨸惟 祖宗深鍳五代外重之弊聚天下

之兵寓之畿邑制馭四海如臂使指可謂盡善

矣然而河北河東陜西之地宻接戎狄居常宿

師以為戰守之備尚恐兵威未振不足以壮中

國之𫝑乃籍民丁謂之義勇雖未嘗使冐𨦟鏑

盖資其虗聲以奪敵人之心爾熈寕中

先皇帝𣣔廣其法於天下始命排之為保甲以

習武事 陛下踐祚之𥘉旣罷長上教閱止令

農𨻶之月倣 祖宗義勇之制專委州縣以次

集教平居無事之日俾民服力南畆而又順時

講武以張軍聲深得禦外治内之䇿然臣有所

未諭者𥨸謂自古王畿之民異於郡國所任之

事常務輕簡盖休養其力以重根本也今府界

正兵旣多固非三路之比而千里之内亦置保

甲勞民示弱理有未安雖連𡻕災傷依例免教

而此名尚在終累人心使比屋之間不得坦然

爲自安之計亦何益也伏望聖慈深賜省察應

畿縣保甲悉令廢罷所貴民力舒緩人情安泰

遠近輕重不失國

   論黄亷除起居𭅺不當事

臣𥨸惟左右之史紀人主之言動職清地要它

官莫比國朝以来付界尤重搢紳之士一歷茲

選必賛書命遂直禁林非器識端方上下所信

才學優贍中外所推者不虚授也臣伏見起居

𭅺黄亷立朝無正直之名涖官有附㑹之實容

悅側媚善於進取從來清議未嘗與之忽𮐃掄

擢甚欝衆望命下之日適㑹臣辞免誤恩家居

待報旣未領事不敢奏章遂容斯人乘間叨據

方 陛下辨别邪正長育人材之際如亷亡状

實玷清選深慮朝廷業巳除授無名罷免伏望

聖慈靣諭執政假一修撰之職處以使者之任

姑俾宣力於外以杜姦邪幸進之漸惟兾特𭻍

聖慮早賜㫖揮取進止

   論陜西塩鈔鐡錢之弊

臣伏見陜西塩鈔鐡錢之弊莫甚今日向者塩

鈔㳂邉及近裏州軍轉賣至京隨處價直増損

不過三五百文是致塩貨通行啇賈𫉬利今則

𨵿陜每鈔一席價錢僅及十千𦂯至西京所賣

不及六貫SKchar就觧池請塩一席脚乘之費通約

一十二千搬至西京止賣七貫巳上塩鈔與搬

塩所折皆十分之四五此塩鈔之弊也舊制大

鐡錢之法每一文當小銅錢二文今則用鐡錢

一貫五六百文換易銅錢一貫徃徃乘時尚或

増長此鐡錢之𡚁也二者𡚁源皆在官司自來

嬴餘以𥙷支計不詳法度與民争利且鈔法本

𣣔㳂邉召人入中錢物給鈔支塩以實邉備隨

處或賤或貴客人趂時徃來販易公𥝠兩𫉬其

利今則官司自契勘價賤州軍𭣣買𨚫於價高

處岀賣是以啇賈不行有無不通陜右素無出

産道路附𢃄錢物之人惟用塩鈔故不免競𣸸

高價𭣣買此塩鈔與民争利也鐡錢銅錢舊日

相兼一等行用更無輕重之别止自近𡻕以来

陜西官司計較鼔鑄鐡錢𫉬利稍厚諸處錢監

罷鑄銅錢是以民間稍稍難得或湏用銅錢岀

入即以鐡錢加息一分換易近日官司又令應

係支給請俸及買賣等只支一色鐡錢依民間

分數加息出換公𥝠相競漸次添價始自一分

今至六七分矣此銅錢與民争利也陜西塩鈔

鐡錢之法素號經乆之利而今日之弊至於如

此况陜右京西二路彊境相接毎於界首計其

米麥金帛之價僅争一倍皆以此也乆而不革

為害浸深𫞐時之宜在所損益為今之計惟使

陜西官司罷買塩鈔止令民間販易其觧州塩

池支給塩貨並用熈寧以前舊法仍将諸司見

在樁管銅錢盡數兊撥與轉運司自今後應係

支用並依舊日衮同鐵錢中半支給其官中加

息換易銅錢亦行禁止諸州錢監舊鑄銅錢去

處亦令興復如此則塩鈔與鐡錢之法必行啇

旅復通公𥝠共利亦理財𥙿民之道也伏望聖

慈詳酌特賜㫖揮施行取進止





盡言集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