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元城先生盡言集 序
宋 劉安世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覆宋刊本
目録

盡言集序

司馬温公與王介甫清儉㢘介孝友文章為天

下學士大夫所瞻仰然兩人所趣則大有不同

其一人以正進其一人以術行介甫所學者申

韓而文之以六經温公所學者周孔亦文之以

六經故介甫之門多小人而温公之門多君子

温公一傳而得劉噐之再傳而得陳瑩中介甫

一傳而得吕太尉再傳而得蔡新州三傳而得

章丞相四傳而得蔡太師五傳而得王太傅介

甫學行使

二聖北狩夷狄亂華嗚呼悲哉噐之在諫垣專

攻王氏黨其扶持正道亦云切矣余雖不及叅

識其人讀其遺藁徒深慨嘆而巳紹興丙子

月日左奉議郎充秘閣修𢰅知温州軍提舉學

事兼管内勸農使張 九成序

刻盡言集序

吾友銅梁張肖甫飭兵大名大名宋元城劉先

生鄊也肖甫乃刻其盡言集以風示宇内移書

要余序𭧽余與肖甫同㳺大名數謁先生祠歎

其言不傳其後於京師録斯集於李文逹公之

裔孫錦衣汴所誦之輙扼腕憤歎𤍠𠂻而汗顔

媿不能如先生盡言也乃今肖甫刻之是冝余

序序曰昔孟軻氏稱大丈夫冨貴不能滛貧賤

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其致不動心故也先生遭

宋熈豊之後爲司馬光吕公著所薦職諌官累

𡻕正色立朝數犯逆鱗小人乗之譛以𭠘荒凡

令甲所載逺𢙣地無不周歷蔡京卞軰期寘之

死梅守𭄿使自爲計先生色不爲動既老梁師

成欲大用之而使人諷爲子孫計先生曰吾若

爲子孫計不至是矣嗟乎斯豈冨貴貧賤威武

𠩄能動耶盖先生師司馬文正終身致不妄語

之功友范祖禹同心知諌而厥考太㒒公介行

危言歉不得爲諌官母夫人又勉以捐 --捐身報主

其父母師友之賢忠孝正直𠩄繇成也知無不

言言無不盡斯集也人臣之亀鏡也㢤初先生

自謂不爲子孫計今去先生四百餘年其後人

在𣏌者詩書世業科第嗣興當時附京卞侫師

成計子孫者今何如㢤肖甫好古崇賢計世道

乃刻斯集其有𠩄感也夫

隆慶庚午冬十二月甲寅前進士金華陸柬序

刻元城先生盡言集序

余少聞長者言元城先生直言𬒳竄事心𥨸壮

之稍長爲儒生至郡謁先生祠輒低囬留之不

䏻去則𥝠臆以爲先生在當時目爲殿上虎其

忠言讜議當有著成編帙皎皎在人聞見者何

宋史之寥廓也及讀其門人所爲語録則又蕪

漫不足發而文詞亦不少槩見於心甚弗當豈

所謂殿上虎者固盡是耶去𡻕銅梁張㠠山公

憲副來鎮吾郡亟慕先生欲標榜以式後進求

先生遺言不可得愽搜之乆乃得其盡言集於

大梁

宗藩西亭處則大喜而集仍手抄不便傳誦因

命郡守暘谷王君清戎雲嶽朱君司理龍陽蔡

君梓之成㑹公以文武才擢陜叅政治行有日

猶以序命余曰公先生里中人公敢言𩔗先生

是序公不得辭且集湮没二三百載今始顯出

詎謂無待余承命逡廵曰唯唯否否何敢當第

先生之𠩄以盡言與公之𠩄以刻是集者則不

可以不之序也序曰夫古稱盡言者至龍逢比

千極矣在漢則有汲長孺在唐則有魏陸二公

在宋則有先生而先生之爲諌議正當熈寕元

祐章惇蔡亰諸黨進退之間而宋北狩南渡未

然之際乃先生之所建白毎以辯是非邪正進

君子退小人爲急其攻擊章蔡諸䟽至二三十

上不止甚或犯主顔色雷霆震怒旁𮗚縮朒先

生則少停復奏不爲竦撓嗚呼其亦苦且危矣

語曰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其先生謂乎使先生

說果行則章蔡可以不横元祐可以不蠱徽

欽可以不北而髙孝可以不南宋之社稷至今

存可也柰之何鑿柄之不入而春循梅新髙竇

雷化諸蠻烟瘴雨之區卒爲先生奉母延喘之

𠩄也悲夫然於先生則何病矣徒令後之論國

是者惟三致嘆於當時之君臣而巳且先生之

所以䏻盡言(⿱艹石)此者盖縁先生乆從司馬公㳺

得誠之一言為盡心行巳之要而求誠之功又

始不妄語𠩄得固非淺鮮者故䏻誠以事主引

是非争天下大體死生禍福視如浮漚而将與

孟子剛大不動心者埓矣由是𮗚之先生誠何

如人哉先生誠何如人哉今去先生乆矣而鄕

後進小子仰先生如太嶽北斗之不可即縉紳

大夫㳺吾郡者聞先生風則思願為之執鞭而

有不䏻孰謂忠義之心果古今殊乎夫君子愛

其人則思永其傳希其踪則思踐其實兹集出

将使後之論先生者得與龍逢比干諸公同㳺

而鄕後進與縉紳之仰止先生者各砥礪其廉

隅節槩以無負先生而時事國運且有頼斯固

㠠山公與郡太守諸君刻布是集之意巳然㠠

山公蜀人也昔蘇長公稱先生為真鐵漢至今

名為確言乃公亦炳播是集殆又為先生之鍾

期乎然余則非其人胡足為先生序亦少致嚮

慕之𥝠云集凡三卷刻之郡署中

隆慶辛未正月吉日

賜同進士出身前吏科給事中郡後學石星譔

劉元城盡言集序

古人所謂不朽者三而言居其一言非難盡言

爲難盡言非難盡言於君尤難噫若劉元城先

生者其殆䏻人之所尤難者耶先生魏人也宋

時舉進士𥘉除諌官即欲以直諌報主又慮坐

是罹罪貽母氏憂乃入白母太夫人欲辭職終

飬即是可以覘先生之孝母太夫人述先君子

欲爲諌官而不𫉬之故再四勉慰強使就職先

生拜謝教及入諌垣遇事極言畧無顧避即是

可以知先生之忠古人謂出䖏可卜事業先生

忠孝根於天性故其出䖏大致如此閱盡言集

中如論胡宗愈除職不當至二十一䟽論章惇

確強買譏訕各至十一二䟽他多𩔗是正言

讜論百折不廻必斥其人𥨊(“爿”換為“丬”)其事而后言乃已

於乎以一介士而與萬乗之君角勝負校是非

於雷霆之下斧龯之前真乃批龍鱗觸忌諱濵

九死而不回者廷臣所謂殿上虎坡公所謂真

   以是與龍逄比干而下如先生者廼僅

   逄比干不幸而死於諌先生幸而得不

   雖竄逐炎荒遍歷𢙣域㡬十数年而卒

得全軀以歸然則所學於司馬公之誠至是益

可驗矣或曰集名盡言取言無不盡意也得無

與不妄語者相戾乎余曰世之髙談闊論者孰

肯吐肝披膽於君前而犯顔敢諌之臣多得之

深沉不伐之士吾是以知盡言者固自不妄語

中來也是集也廬山張公祖購之四方者累年

一旦於汴中

宗藩西亭氏得之如𫉬拱璧然時尚抄本也迨

隆慶庚午公以蜀中鉅儒奉

命節龯天雄下車即訪元城故里遂録而鋟諸

梓與先生語録行録並傳於世旣成嘱余叙諸

簡端余曰先生之芳聲偉績直與天地齊日月

炳奚俟余叙為者第余忝與先生同桑梓而髙

山仰止之思不䏻一日釋諸懐且張公之誠心

直道大𩔗元城而一念秉夷好徳之𠂻又勃勃

然有不能巳者余兩重之是以敢忘蕪陋而謬

為之叙若廬山公之芳聲偉績與元城同垂不

朽者又自有太史公筆也余何容贅焉

隆慶辛未春二月朔

賜進士出身承徳郎兵部職方司主事前行人

司行人魏人右川張應福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