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元好問集
卷八
卷九 

卷八编辑

七言律詩编辑

【秋懷】崧山中作编辑

涼葉蕭蕭散雨聲,虛堂淅淅掩霜清。黃華自與西風約,白髮先從遠客生。吟似候蟲秋更苦,夢和寒鵲夜頻驚。何時石嶺關頭路,一望家山眼暫明?

【帝城二首】史院夜直作编辑

帝城西下望孤雲,半廢晨昏愧此身。世俗但知從仕樂,書生只合在家貧。悠悠未了三千牘,碌碌翻隨十九人。預遣兒書報歸日,安排雞黍約比鄰。

羈懷鬱鬱歲駸駸,擁褐南窗坐晚陰。日月難淹京國久,雲山唯覺玉華深。鄰村爛熳雞黍局,野寺荒涼松竹林。半夜商聲入寥廓,北風黃鵠起歸心。

【僕射陂醉歸即事】编辑

多生曾得江湖樂,每見陂塘覺眼明。詩酒共尋前日約,風陰新自夜來晴。春波澹澹沙鳥沒,野色荒荒煙樹平。醉踏扁舟浩歌起,不須紅袖出重城。是日招樂府不至。

【春日】编辑

里社春盤巧欲爭,裁紅暈碧助春情。忽驚此日仍為客,卻想當年似隔生。貧裏齏鹽憐節物,亂來歌吹失歡聲。南舟剩有還鄉伴,戎馬何時道路清?歐陽詹《春盤賦》「裁紅暈碧,巧助春情」為韻。

【橫波亭】為青口帥賦编辑

孤亭突兀插飛流,氣壓元龍百尺樓。萬里風濤接瀛海,千年豪傑壯山丘。疏星澹月魚龍夜,老木清霜鴻雁秋。倚劍長歌一杯酒,浮雲西北是神州。

【野菊,座主閑閑公命作】编辑

柴桑人去已千年,細菊班班也自圓。共愛鮮明照秋色,爭教狼藉臥疏煙。荒畦斷壟新霜後,瘦蝶寒螿晚景前。只恐春叢笑遲暮,題詩端為發幽妍。

【度太白嶺往昆陽】编辑

斷崖絕壁裂蒼頑,竟日長林窈窕間。舊許煙霞歸白髮,悔隨塵土出青山。饑蠶濈濈催人老,野鶴昂昂羨汝閑。畏景方隆路方永,南風回首暮雲還。

【寄希顏二首】後一首,希顏在徐州幕時作编辑

僵臥嵩丘七見春,商餘歸計一廛新。悠悠華屋高貲意,兀兀田夫野老身。動色雲山如有喜,忘機鷗鳥亦相親。麄疎潦倒今如此,樓上元龍莫笑人。

湖海故人仍騎曹,彭門千里入憑高。山頭杜甫長年瘦,樓上元龍先日豪。水落魚龍失歸宿,天長鴻雁獨哀勞。酒船早晚東行辦,共舉一杯持兩螯。

【懷益之兄】時在閿鄉编辑

牢落關河雁一聲,干戈滿眼若為情。三年浪走空皮骨,四海相望只弟兄。黃耳定從秋後到,白頭新自夜來生。西樓日日西州道,欲賦窮愁竟不成。

【昆陽二首】编辑

古木荒煙集暮鴉,高城落日隱悲笳。并州倦客初投跡,楚澤寒梅又過花。滿眼旌旗驚世路,閉門風雪羨山家。忘憂只有清樽在,暫為紅塵拂鬢華。

去日黃花半未開,南來忽復見寒梅。淹留歲月無餘物,料理塵埃有此杯。老馬長途良憊矣,白鷗春水亦悠哉。商餘說有滄州趣,早晚乾坤入釣台。

【寄西溪相禪師】编辑

青鏡流年易擲梭,壯懷從此即蹉跎。門堪羅雀仍未害,釜欲生魚當奈何?萬事自知因懶廢,一官原不校貧多。拂衣明日西溪去,且放雲山入浩歌。

【葉縣雨中】時崧前旱尤甚编辑

春旱連延入麥秋,今朝一雨散千憂。龍公有力回枯槁,客子何心歎滯留?多稼即看連楚澤,歸雲應亦到嵩丘。兵塵浩蕩乾坤滿,未厭明河拂地流。

【寄答趙宜之,兼簡溪南詩老】编辑

窗影朧朧納暝陰,風聲浩浩急霜砧。秋鴻社燕飄零夢,潁水崧山去住心。黃菊有情留小飲,青燈無語伴微吟。故人憔悴蓬茅晚,料得老懷如我今。

【潁亭】编辑

潁上風煙天地回,潁亭孤賞亦悠哉。春風碧水雙鷗靜,落日青山萬馬來。勝概消沉幾今昔,中年登覽足悲哀。《遠遊》擬續騷人賦,所惜匆匆無酒杯。

【山中寒食】编辑

小雨班班浥曙煙,平林簇簇點晴川。清明寒食連三月,潁水嵩山又一年。樂事漸隨花共減,歸心長與雁相先。平生最有登臨興,百感中來只慨然。

【楚漢戰處】同欽叔賦编辑

虎擲龍挐不兩存,當年曾此賭乾坤。一時豪傑皆行陣,萬古河山自壁門。原野猶應厭膏血,風雲長遣動心魂。成名豎子知誰謂?擬喚狂生與細論。

【懷叔能】编辑

別卻楊侯又一年,西風每至輒淒然。酒官未得高安上,詩印空從吏部傳。三沐三薰知有待,一鳴一息定誰先?黃塵憔悴無人識,今在長安若個邊?

【留別仲澤】编辑

避俗無機日見侵,逐貧不去巧相尋。半生與世未嘗合,前日入山唯不深。綠水紅蓮慚大府,清泉白石識初心。相思命駕非君事,能寄詩來或賞音。

【鄭州上致政賈左丞相公】時被命就公訪先朝逸事编辑

黃閣歸來履舄輕,天將五福畀康寧。四朝人物推耆舊,萬古清風在典刑。鄭圃亦能知有道,漢庭久欲訪遺經。帝城此後瞻依近,長傍弧南候極星。

【寄答景玄兄】编辑

故人相念不相忘,頻著書來約對床。甚喜樵夫與爭席,所憂簿吏復登堂。春風和氣隨詩到,洛水秦山引興長。奮袖高談夜窗白,幾時危坐聽琅琅。「簿吏復登堂」,李長吉語。景玄去歲大為催科所困。

【寄辛老子】编辑

草堂西望渺煙霞,夢寐西南一徑斜。為羨鸞凰安枳棘,悔將猿鶴入京華。百錢卜肆成都市,萬古詩壇子羨家。後日從翁問奇字,可能逋客待侯芭。

【後灣別業】编辑

薄雲晴日爛烘春,高柳清風便可人。一飽本無華屋念,百年今見老農身。童童翠蓋桑初合,灩灩蒼波麥已勻。便與溪塘作盟約,不應重遣濯纓塵。

【劉丈仲通哀挽】编辑

拙宦深辜遠業期,無兒更結下泉悲。溫純如此豈復見,報施言之尤可疑。四葉名家今日盡,百年潛德幾人知?元劉交分平生重,才薄猶堪第二碑。

【會善寺】编辑

白塔沉沉插翠微,魏家宮闕此餘基。人生富貴有遺恨,世事廢興無了期。勝概只今歸鷲嶺,煙花從昔繞龍墀。長松想是前朝物,及見諸孫賦《黍離》。

【寄欽用】编辑

憔悴京華苜蓿槃,南山歸興夜漫漫。長門有賦人誰買,坐榻無氈客亦寒。蟲臂偶然煩造物,獐頭何者亦求官?故人東望應相笑,世路羊腸乃爾難。

【楊之美尚書挽章】编辑

冠蓋龍門此日空,人知麟出道將窮。景星明月歸天上,和氣春風在眼中。千古孫劉有餘責,一時燕許更誰同?受恩知己無從報,獨為斯文泣至公。

【李屏山挽章二首】编辑

世法拘人虱處褌,忽驚龍跳九天門。牧之宏放見文筆,白也風流餘酒尊。落落久知難合在,堂堂元有不亡存。中州豪傑今誰望,擬喚巫陽起醉魂。

談塵風流二十年,空門名理孔門禪。諸儒久已同堅白,博士真堪補《太玄》。孫況小疵良未害,莊周陰助恐當然。遺編自有名山在,第一諸孤莫浪傳。

【內鄉縣齋書事】编辑

吏散公庭夜已分,寸心牢落百憂薰。催科無政堪書考,出粟何人與佐軍。饑鼠繞床如欲語,驚烏啼月不堪聞。扁舟未得滄浪去,慚愧舂陵老使君。遠祖次山《舂陵行》云:「思欲委符節,引摐自刺船」,故子美有「興含滄浪清」之句。

【自菊潭丹水還,寄崧前故人】编辑

臘雪春泥晚未幹,馬迎殘照入荒寒。初無鳧舄將安往,正有牛刀恐亦難。倦客不知歸路遠,孤城唯覺暮山攢。黃金煉出相思句,寄與同聲別後看。

【被檄夜赴鄧州幕府】编辑

幕府文書鳥羽輕,敝裘羸馬月三更。未能免俗私自笑,豈不懷歸官有程。十里陂塘春鴨鬧,一川桑柘晚煙平。此生只合田間老,誰遣春官識姓名?

【馬鄧驛中大雨】编辑

萬壑千岩一雨齊,先聲噴薄卷湍溪。投林鳥雀不暇顧,移穴蛟龍應自迷。便恐他山藏厚夜,豈知高樹有晴霓?兩江合向西南斗,坐想風雲入鼓鼙。馬鄧西南,兩淅水相合處也。

【除夜】编辑

一燈明暗夜如何,夢寐衡門在澗阿。物外煙霞玉華遠,花時車馬洛陽多。折腰真有陶潛興,扣角空傳寧戚歌。三十七年今日過,可憐出處兩蹉跎。

【鄧州相公命賦喜雨】编辑

輕陰十日暮春前,和氣朝來已沛然。河潤定應連上國,雲來端合自中天帥從洛陽移鎮。。烽零帶濕閑幽障,麥壟分青入廢田。共識使君霖雨手,調元消息在今年。

【劉光甫內鄉新居】编辑

豸冠平日凜秋霜,老去聲名只閉藏。父老漸來同保社,兒童久已愛文章。蔬隨隙地皆成圃,竹放新梢欲過牆。為向長安舊遊道,世間元有北窗涼。

【西齋夜宴】编辑

飄零無物慰天涯,酒伴相逢飲倍加。誤謬君當略彭澤,回旋我亦笑長沙。金釵醉軃迎春髻,銀燭光搖半夜花。只欠東山遊錄事,不來堅坐看紛嘩。叔能、信之、張、杜諸人皆在,而麟之獨不至。

【十月】编辑

十月長年見早梅,今年二月未全開。春寒春暖花如故,年去年來老漸催。大藥誰傳軒後鼎,習仙虛築漢宮台。憑君撥置人間事,不負浮生只此杯。

【送吳子英之官東橋,且為解嘲】编辑

柴車歷鹿送君東,萬古書生蹭蹬中。良醞暫留王績醉,新詩無補玉川窮。駒陰去我如決驟,蟻垤與誰爭長雄?快築糟丘便歸老,世間馬耳過春風。

【張主簿草堂賦大雨】编辑

淅樹蛙鳴告雨期,忽驚銀箭四山飛。長江大浪欲橫潰,厚地高天如合圍。萬里風雲開偉觀,百年毛髮凜餘威。長虹一出林光動,寂歷村墟空落暉。「橫」,去聲。

【丹霞下院同仲澤、鼎玉賦】時從商帥軍至南陽编辑

鞍馬匆匆去復還,霜鍾今得見豐山。千年香火丹霞老,滿眼興亡白水閑。壯志自憐消客路,深居誰得似禪關?只應頻有西來夢,夜夜青林杳靄間。

【春日半山亭遊眺】编辑

日照春山花滿煙,獨攜尊酒此江邊。江流袞袞望不極,世事悠悠私自憐。小草不妨懷遠志,芳蘭誰為發幽妍?千年石壁留詩在,會有騷人一慨然。

【別程女】编辑

芸齋淅淅掩霜寒,別酒青燈語夜闌。生女便知聊寄托,中年尤覺感悲歡。松間小草栽培穩,掌上明珠棄擲難。明日緱山東畔路,野夫懷抱若為寬。

【出山】编辑

松門石路靜無關,布襪青鞋幾往還。少日漫思為世用,中年直欲伴僧閑。塵埃長路仍回首,升斗微官亦強顏。休道西山不留客,數峰如畫暮雲間。

【謝鄧州帥免從事之辟】编辑

憂端擾擾力難任,世事駸駸日見臨。三載素冠容有愧,一時墨絰果何心?首丘自擬終殘喘,陟屺誰當辨苦音?遙望朱門涕橫落,相公恩德九泉深。

【新野先主廟】次鄧帥韻编辑

一軍南北幾扶傷,長阪安行氣已王。豪傑盡思為漢用,江山初不假吳強。兩朝元老心雖壯,再世中興事可常。寂寞永安宮畔土,爭教安樂似山陽。

【石門】编辑

兩崖橫絕倚山垠,草徑低迷劣可分。潭影乍從明處見,竹香偏向靜中聞。石林萬古不知暑,茅屋四鄰唯有雲。曳杖行歌羨樵叟,此生何計得隨君?

【獨峰楊氏幽居】编辑

村墟瀟灑帶新晴,落日千山一片青。世外衣冠存太樸,雲間雞犬亦長生。清江兩岸多古木,平地數峰如畫屏。惆悵朝陽一茅屋,酒船茶灶負生平。

【渡湍水】「湍」作「專」呼,見《水經》编辑

悠悠人事眼中新,悄悄孤懷百慮紛。伎倆本宜閑處著,姓名誰遣世間聞。秋江澹沱如素練,沙浦空明行暮雲。早晚扁舟載煙雨,移家來就野鷗群。

【十日登豐山】编辑

十日登高發興新,豐山孤秀出塵氛。村墟帶晚鴉噪合,林壑得霜煙景分。芳臭百年隨變滅,短長千古只紛紜。詩成一歎無人會,白水悠悠入暮雲。

【岐陽三首】编辑

突騎連營鳥不飛,北風浩浩發陰機。三秦形勝無今古,千里傳聞果是非。偃蹇鯨鯢人海涸,分明蛇犬鐵山圍。窮途老阮無奇策,空望岐陽淚滿衣。

百二關河草不橫,十年戎馬暗秦京。岐陽西望無來信,隴水東流聞哭聲。野蔓有情縈戰骨,殘陽何意照空城。從誰細向蒼蒼問,爭遣蚩尤作五兵。

眈眈九虎護秦關,懦楚孱齊機上看。《禹貢》土田推陸海,漢家封徼盡天山。北風獵獵悲笳發,渭水瀟瀟戰骨寒。三十六峰長劍在,倚天仙掌惜空閑。

【圍城病中文舉相過】编辑

擾擾長衢日往回,病中聊得避喧埃。愁多頓覺無詩思,計拙唯思近酒杯。潘岳鏡中渾白髮,江淹門外即蒼苔。生涯若被傍人問,但說經年鼠不來。

【讀《靖康僉言》】编辑

浚郊沙海浩茫茫,河廣才堪一葦航。顛沛且當懲景德,規模何必罪朱梁。滄溟不掩蛟龍窟,大地同歸雀鼠鄉。三百年間幾降虜,長星無用出光芒。

【雨後丹鳳門登眺】编辑

絳闕遙天霽景開,金明高樹晚風回。長虹下飲海欲竭,老雁叫群秋更哀。劫火有時歸變滅,神嵩何計得飛來?窮途自覺無多淚,莫傍殘陽望吹台。

【京居辛卯八月六日作】编辑

四壁秋蟲夜語低,南窗孤客枕頻移。野情自與軒裳隔,旅食難堪日月遲。平子歸田元有約,魏舒襆被恐無期。一莖白髮愁多少,慚愧家人賦扊扅。

【浩然師出圍城,賦鶴詩為送】编辑

夢寐西山飲鶴泉,羨君歸興渺翩翩。昂藏自有林壑態,飲啄暫隨塵土緣。遼海故家人幾在,華亭清唳世空憐。明年也作江鷗去,水宿雲飛共一天。

【追用座主閑閑公韻,上致政馮內翰二首】编辑

峻阪平生幾疾驅,歸休甫及引年初。東門太傅多祖道,北闕詩人休上書。皂櫪老歸千里驥,白雲閑釣五溪魚。非熊有兆公無恙,會近君王六尺輿。

草堂人物列仙臞,萬壑松風酒一壺。少日打門無俗客,老年爭席有樵夫。巨源不入竹林選,元亮偶成《蓮社圖》。野史他年傳耆舊,風流一一似公無?

【懷秋林別業】编辑

茅屋瀟瀟浙水濱,豈知身屬洛陽塵。一家風雪何年盡,二頃田園入夢頻。高樹有巢鳩笑拙,空牆無穴鼠嫌貧。西南遙望腸堪斷,自古虛名只誤人。

【壬辰十二月,車駕東狩後即事五首】编辑

翠被蔥蔥見執鞭,戴盆鬱鬱夢瞻天。只知河朔歸銅馬,又說台城墮紙鳶。血肉正應皇極數,衣冠不及廣明年。何時真得攜家去?萬里秋風一釣船。

慘淡龍蛇日鬥爭,干戈直欲盡生靈。高原水出山河改,戰地風來草木腥。精衛有冤填瀚海,包胥無淚哭秦庭。并州豪傑今誰在?莫擬分軍下井陘。

鬱鬱圍城度兩年,愁腸饑火日相煎。焦頭無客知移突,曳足何人與共船?白骨又多兵死鬼,青山元有地行仙。西南三月音書絕,落日孤雲望眼穿。

萬里荊襄入戰塵,汴州門外即荊榛。蛟龍豈是池中物,蟣虱空悲地上臣。喬木他年懷故國,野煙何處望行人?秋風不用吹華髮,滄海橫流要此身。

五雲宮闕露盤秋,銀漢無聲桂樹稠。復道漸看連上苑,戈船仍擬下揚州。曲中青塚傳新怨,夢裏華胥失舊遊。去去江南庾開府,鳳凰樓畔莫回頭。

【永寧南原秋望】编辑

浩浩西風入敝衣,茫茫野色動清悲。洗開塵漲雨才定,老盡物華秋不知。烽火苦教鄉信斷,砧聲偏與客心期。百年人事登臨地,落日飛鴻一線遲。

【中秋雨夕】商帥國器筵中作编辑

南樓高興在胡床,十日秋陰負一觴。庾老未應妨嘯詠,素娥多自怨昏黃。此生此夜不長好,行雨行雲有底忙?卻恐哦詩太愁絕,且燒銀燭看紅妝。

【癸巳四月二十九日出京】编辑

塞外初捐宴賜金,當時南牧已駸駸。只知灞上真兒戲,誰謂神州遂陸沉!華表鶴來應有語,銅槃人去亦何心?興亡誰識天公意,留著青城閱古今。國初取宋,於青城受降。

【喜李彥深過聊城】编辑

圍城十月鬼為鄰,異縣相逢白髮新。恨我不如南去雁,羨君獨是北歸人。言詩匡鼎功名薄,去國虞翻骨相屯。老眼天公只如此,窮途無用說悲辛。

【與張、杜飲】编辑

故人寥落曉天星,異縣相逢覺眼明。世事且休論向日,酒尊聊喜似承平。山公倒載群兒笑,焦遂高談四座驚。轟醉春風一千日,愁城從此不能兵。

【秋夕】编辑

小簟涼多睡思清,一窗風雨送秋聲。頻年但覺貂裘敝,萬古何曾馬角生。寄食且依嚴尹幕,附書誰往鄧州城?澆愁欲問東家酒,恨殺寒雞不肯鳴。

【夢歸】编辑

憔悴南冠一楚囚,歸心江漢日東流。青山歷歷鄉國夢,黃葉瀟瀟風雨秋。貧裏有詩工作祟,亂來無淚可供愁。殘年兄弟相逢在,隨分齏鹽萬事休。

【白屋】编辑

白屋寒多愛夕曛,靜中歸思益紛紛。長門誰買千金賦,祖道虛陳五鬼文。地盡更無錐可置,灶閑唯覺井長勤。明年準擬萊蕪住,寄謝東鄰范史雲。

【淮右】编辑

淮右城池幾處存,宋州新事不堪論。輔車謾欲通吳會,突騎誰當搗薊門?細水浮花歸別澗,斷雲含雨入孤村。空餘韓偓傷時語,留與累臣一斷魂。

【徐威卿相過,留二十許日,將往高唐,同李輔之贈別二首】编辑

衣冠八座文昌府,襆被三年同舍郎。蕩蕩青天非向日,蕭蕭春色是他鄉。傷時賈誼頻流涕,臥病王章自激昂。保社追隨有成約,不應關塞永相望。

東南人物未雕零,和氣春風四座傾。但喜詩章多俊語,豈知談笑得新名。二年阻絕干戈地,百死相逢骨肉情。別後相思重回首,杏花尊酒記聊城。

【即事】编辑

逆豎終當鱠縷分,揮刀今得快三軍。燃臍易盡嗟何及,遺臭無窮古未聞。京觀豈當誣翟義,衰衣自合從高勛。秋風一掬孤臣淚,叫斷蒼梧日暮雲。

【望王李歸程】编辑

一褐霜寒晚思孤,眼中行李見歸途。虞卿仲子死不朽,石父晏嬰今豈無?義士龍沙元咫尺,累臣駒隙自舒徐。何時斗酒歡相勞,驚看燕家頭白烏?

【秋夜】编辑

九死餘生氣息存,蕭條門巷似荒村。春雷謾說驚坯戶,皎日何曾入覆盆!濟水有情添別淚,吳雲無夢寄歸魂。百年世事兼身事,尊酒何人與細論?

【甲午除夜】编辑

暗中人事忽推遷,坐守寒灰望複然。已恨太官餘麯餅,爭教漢水入膠船?神功聖德三千牘,大定明昌五十年。甲子兩周今日盡,空將衰淚灑吳天!

【乙未正月九日立春】编辑

十度新正九處家,今年癡坐轉堪嗟。一冬殘雪不肯盡,連日苦寒殊未涯。重碧總誇燕市酒,小紅誰記上林花。殘魂零落今無幾,乞與春風惱鬢華。

【杏花落後分韻得歸字】编辑

獺髓能醫病頰肥,鸞膠無那片紅飛。殘陽淡淡不肯下,流水溶溶何處歸?煮酒青林寒食過,明妝高燭賞心違。寫生正有徐熙在,漢苑招魂果是非?

【三仙祠】编辑

三仙祠下往來頻,憔悴征衫滿路塵。簫鼓未休寒食酒,樵蘇時見舊都人。吹殘芳樹紅仍在,碾破平田綠已勻。西北并州隔千里,幾時還我故鄉春?

【送輔之仲庸還大梁】编辑

驊騮爭道渺翩翩,誰遣風塵失壯年。四壁舊聞懸磬宅,一囊今有賣書錢。淋浪別酒青燈夜,滅沒孤帆落照邊。想得還家過春半,故山喬木滿蒼煙。

【繡江泛舟有懷李郭二公】编辑

荷花如錦水如天,狼藉秋香擁畫船。長白風煙最瀟灑,外台賓主重留連。勝游每恨隔千里,樂事便當論百年。咫尺西州兩詩客,不來同作飲中仙。

【送杜子】编辑

洛陽塵土化緇衣,又見孤雲著處飛。北渚曉晴山入座,東原春好妓成圍。來鴻去燕三年別,深谷高陵萬事非。轟醉春風有成約,可能容易話東歸。

【眼中】编辑

眼中時事益紛然,擁被寒窗夜不眠。骨肉他鄉各異縣,衣冠今日是何年?枯槐聚蟻無多地,秋水鳴蛙自一天。何處青山隔塵土?一庵吾欲送華顛。

【送杜招撫歸西山】杜,亂後為黃冠師。编辑

少日先聲懾虎貔,只今騎馬欲雞棲。邯鄲枕上人初覺,《秋水》篇中物已齊。父老樵漁知有社,將軍桃李自成蹊。因君喚起思鄉意,君在西山我更西。

【寄欽止李兄】编辑

征車南北轉秋蓬,關塞相望兩禿翁。袞袞便當隨世路,悠悠難復倚天公。銅駝荊棘千年後,金馬衣冠一夢中。尊酒雲州古城下,幾時攜手哭春風?

【有寄】编辑

飛鴻來處是營平,喜向斜封見姓名。千里呂安思叔夜,五更殘月伴長庚。關河秋興風景暮,長路渴心塵土生。南渡詩人吾未老,幾時同醉鳳皇城?

【鎮州與文舉百一飲】编辑

翁仲遺墟草棘秋,蒼龍雙闕記神州。只知終老歸唐土,忽漫相看是楚囚。日月盡隨天北轉,古今誰見海西流?眼中二老風流在,一醉從教萬事休?

【別王使君丈從之】编辑

謝公每見皆名語,白傅相看只故情。尊酒風流有今夕,玉堂人物記升平。太山北斗千年在,和氣春風四坐傾。別後殷勤更誰接?只應偏憶老門生。

【寄汴禪師師舊隱濟源】编辑

白頭歲月坐詩窮,止有相逢一笑同。齋粥空疏想君瘦,冠巾收斂定誰公。夢魂歷歷山間路,世事悠悠耳外風。見說懸泉好薇蕨,草堂知我是鄰翁。時汰逐釋老家甚急,故有「冠巾收斂」之句。

【衛州感事二首】编辑

神龍失水困蜉蝣,一舸倉皇入宋州。紫氣已沉牛鬥夜,白雲空望帝鄉秋。劫前寶地三千界,夢裏瓊枝十二樓。欲就長河問遺事,悠悠東注不還流。

白塔亭亭古佛祠,往年曾此走京師。不知江令還家日,何似湘累去國時!離合興亡遽如此,棲遲零落竟安之?太行千里青如染,落日闌幹有所思。「落日」,一作「獨憑」。

【望蘇門】编辑

諸父當年此往還,客衣塵土淚斑斑。太行秀髮眉宇見,老阮亡來尊俎閒。出岫暮雲歸有處,投林孤鶴杳難攀。湧金亭上秋如畫,興在青林杳靄間。

 卷七 ↑返回頂部 卷九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