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九 元好問集
卷十
卷十一 

目录

卷十编辑

七言律詩编辑

【追錄洛中舊作】编辑

樂府新聲綠綺裘,《梁州》舊曲錦纏頭。酒兵易壓愁城破,花影長隨日腳流。萬里青雲休自負,一莖白髮盡堪羞。人間只怨天公了,未便天公得自由。

【東園晚眺】東平编辑

霜鬢蕭蕭試鑷看,怪來歌酒百無歡。舊家人物今誰在,清鏡功名歲又殘。楊柳攙春出新意,小梅留雪弄餘寒。一詩不盡登臨興,落日東園獨倚欄。

【十一月五日暫往西張】编辑

城隈細路入沙汀,絮帽衝風日再經。歉歲村虛更荒惡,窮冬人影亦伶俜。林煙漠漠鴉邊暗,山骨棱棱雪外青。四十年來此寒苦,凍吟猶記隴關亭。

【石嶺關書所見】编辑

軋軋旃車轉石槽,故關猶復戍弓刀。連營突騎紅塵暗,微服行人細路高。已化蟲沙休自歎,厭逢豹虎欲安逃?青雲玉立三千丈,元只東山意氣豪。

【陀羅峰二首】编辑

念念靈峰四十年,一來真欲斷凡緣。鑿開混沌露元氣,散布兜羅彌梵天。雲臥無時不閑在,樓居何處得超然?殊祥莫詫清涼傳,會與茲山續後篇。

每恨奇探負盛年,松崖今喜入攀緣。初驚靈鷲多飛石,更信金牛有漏天。鄉國登臨乃如此,名場馳逐亦徒然。留詩便與香泉約,起本西遊第一篇。僧行平陽,僧慧太原。

【追懷曹征君】编辑

生死論交不易忘,一回言別淚千行。空勞結伴歸蓮社,無復題詩寄草堂。楚國先賢宜有傳,粵阡羈鬼謾思鄉。因君錯怨天公了,且道今誰晚節昌!

【春日書懷呈劉濟川】编辑

鄉社荒殘住不成,無端蓬蓽掩柴荊。流年又見東風菜,樂土空懷北斗城。父老只供留我醉,兒童也喜從君行。周侯見說應相笑,共隱三泉先有盟。東風菜,見《本草•菜部》。

【晉溪】编辑

石磴雲松著色屏,岸花汀草展江亭。青瑤疊甃通懸甕,白玉雙龍掣迅霆。地脈何嘗間今昔,尾閭真解泄滄溟。乾坤一雨兵塵了,好就川妃問乞靈。

【弔岳家千里駒】编辑

蜀客淒涼土一丘,後身還有化身愁。靈椿丹桂偶相值,蕙草清霜寧久留?掌中玉雪恩憐在,筆底雲煙取次休。過眼空華只如此,不如無子卻無憂。

【七月十二日行狼牙嶺】编辑

狼牙路滑馬伶俜,老鶴超超欲上征。一曲松風寫幽致,九秋雲物愴離情。天開員嶠方壼境,澗落銀河月窟聲。覿面青山入渠手,定誰胸次玉崢嶸?

【十三日度嶽嶺】编辑

神嶽規模亦壯哉,上階絕境重裴回。丹青萬木秋風老,金翠千峰落照開。川路漸分猶暗淡,湍聲已遠更淒哀。石門剩比靈丘遠,正坐登臨欠一來。

【玉泉二首】编辑

神嶽提封入寺基,上公官秩見僧碑。雲藏佛屋晴猶暗,樹近禪窗老更奇。行杖只供行險易,藜床偏與望川宜。同時不及髯中令,猶得泉名比鳳池。


玉水泓澄古殿隅,又新名第不關渠。每因天日流金際,更憶風雷裂石初。百里官壺分韻勝,千人齋粥薦甘餘。八功德具休誇好,玩景台荒有破除。寺東北有玩景台,盡得神川之勝,導者誤引之荒山,一笑,故有二句。

【玄都觀桃花】编辑

前度劉郎復阮郎,玄都觀裏醉紅芳。非關小雨能留客,自是桃花要洗妝。人世難逢開口笑,老夫聊發少年狂。一杯盡吸東風了,明日新詩滿晉陽。

【贈張致遠】编辑

茅屋瀟瀟潁水濱,兩山相望即比鄰。禪房道院留連夜,酒榼詩囊浩蕩春。老鶴千年見城郭,征君晚節旁風塵。相逢不盡平生意,耆舊風流有幾人?

【夜宿秋香亭,有懷木庵英上人】编辑

兄弟論交四十年,相從旬日卻無緣。去程冰雪詩仍在,晚節風塵私自憐。蓮社舊容元亮酒,藤溪多負子猷船。茅齋一夕愁多少,窗竹瀟瀟耿不眠。

【汴梁除夜】追錄编辑

六街歌鼓待晨鍾,四壁寒齋只病翁。鬢雪得年應更白,燈花何喜也能紅?《養生》有論人空老,祖道無詩鬼亦窮。數上聲日西園看車馬,一番桃李又春風。

【與馮、呂飲秋香亭】三子皆吾友之純席生编辑

龐眉書客感秋蓬,更在京塵澒洞中。莫對青山談世事,且將遠目送歸鴻。龍江文采今誰似謂之純。?鳳翼永寧地名。年光夢已空。剩著新詩記今夕,尊前四客一衰翁。

【哀武子告】编辑

生氣曾思作九原,迷途爭得背南轅。梁鴻故事要離墓,衛國孤兒祗樹園子今為僧。。舊說布衣甘絕脰,今傳史筆記歸元。知君祿仕無心在,旌孝終當到李源。

【贈李春卿】编辑

竇十郎家指顧間,因君我亦愛西山。丹房藥鏡平生了,禪榻茶煙歲月閑。春甕有情供白墮,秋風無力損紅顏。重來已有明年約,剩破都城幾往還?

【甲辰秋留別丹陽】编辑

疏疏衰柳映金溝,祖道都門復此留。千里關河動歸興,九秋雲物發詩愁。嚴城鍾鼓月清曉,老馬風沙人白頭。後夜相思渺何許,西山西畔是并州。

【龍興寺閣】编辑

全趙堂堂入望寬,九層飛觀盡高寒。空聞赤幟疑軍壘,真見金人泣露槃。桑海幾經塵劫壞,江山獨恨酒腸幹。詩家總道登臨好,試就遺台老樹看。

【別緯文兄】编辑

玉壘浮雲變古今,燕城名酒足浮沉。眼中誰復承平舊,言外驚聞正始音。異縣他鄉千里夢,連枝同氣百年心。行期幾日休相問,觸撥羈愁恐不禁。

【寧掾端甫北上】编辑

馬頭風雪遠相迎,颯遝弓刀四十程。自是青雲動高興,未甘白髮老諸生。書來沙漠燈花喜,夢到秦川煙樹平。長句送君還自愧,半山已有雁飛行。

【答定齋李兄】编辑

小山叢桂姓名香,舉世何人得雁行。滄海揚塵幾今昔,長庚配月獨淒涼。虛勞裴相求白傅,正倚源明識漫郎。十載相從未言晚,城南泉石有雲莊。

【空山何巨川虛白庵二首】编辑

舊向韋編悟括囊,肯隨文木被青黃。吉祥止處無餘物,知見薰來有底香。空穀自能生地籟,浮雲爭得翳天光。只愁八月風濤壯,夢裏江聲撼客床。何,臨安人。

露菊霜茱薦枕囊,石泉崖蜜破松黃。只緣山遠無來客,更覺心清聞妙香。棋局盡堪消日晷,吟毫真合染溪光。劇談不盡江湖景,重與青燈約對床。

【聽姨女喬夫人《鼓風入松》】编辑

白雪朱弦一再行,春風纖指十三星。雲窗霧閣有今夕,寶靨羅裙無此聲。瀟灑寒松度虛籟,悠揚飛絮攪青冥。胎仙不比湘靈瑟,五字錢郎莫漫驚。

【哭樊帥】编辑

自倚沉冤有舌存,爭教無路叩天閽。裝囊已竭千金賜,絕幕誰招萬里魂?東道漫悲梁苑客,南園多負壽張孫。春風花落歌聲在,夢裏能來共酒尊。

【寒食】壬子清明後作编辑

上苑春風盛物華,天津雲錦赤城霞。輕舟矮馬追隨遠,翠幕青旗笑語嘩。化國樓台隔瀛海,吳兒洲渚記仙家。山齋此日腸堪斷,寂寞銅瓶對杏花。

【送樊順之】编辑

弓刀十驛嶽蓮州,渭水秦山得意秋。王粲從軍正年少,庾郎入幕更風流。寒鄉況味真雞肋,清鏡功名屬虎頭。寄謝溪風亭上月,老夫乘興欲西遊。

【蜀昭烈廟】编辑

合散扶傷老益堅,荒祠重過為淒然。君臣灑落知無恨,庸蜀崎嶇亦可憐。一縣山陽堯故事,三年章武魏長編。錦宮羽葆今何處,半夜樓桑叫杜鵑。

【宿翠屏口】编辑

鬢鬚蒼白葛衣寬,事外閑身也屬官。授簡如聞數枚叔,乘車初不少馮。沙城雨塌名空在,石峽風來夏亦寒。兩飽三饑已旬日,虛勞兒女勸加餐。

【王敦夫祥止庵】编辑

三樂人推二樂全,有親可事子能傳。舊時詩禮聞家學,此日丹砂見地仙。蕩蕩天光虛室外,融融和氣彩衣前。情知不羨燕山桂,一樹靈椿歲八千。

【過寂通庵別陳丈】甲辰秋编辑

陳丈未識某而愛其詩,曾對高御史士美言:「我他日見遺山,當快飲百醉。」後見之而公已病,乃相約易百醉為百杯。每見以酒籌計之,至七八十杯,復有此別,故詩中及之。

心遠由來地自偏,不離城市得林泉。從教上界多官府,且放閑身作地仙。三月有期何敢負,百杯未滿會須填。違離更覺從公晚,卻望都門一慨然。

【梁移忠詩卷】编辑

一箭功成塞上歸,乃翁垂白藉扶持。燕雲義俠風流遠,里社陰功父老知。龍種作駒元自異,虎頭食肉未應遲。高門更與增華表,丁令還家先有期。時都運丈已下世,故詩中及之。

【喬千戶挽詩】编辑

高塚驚看石表新,空將事業望麒麟。燕遼部曲千夫長,楚漢風雲百戰身。赤羽有神留絕藝,素旗無誄記連姻。陰功未報天心在,累將重侯又幾人?潘安仁《楊使君誄》有「表之素旗」之句。喬與予皆毛氏之婿。

【贈王仙翁道成】编辑

覽照休驚白髮新,弈棋翻覆見來頻。燕南趙北留詩卷,王後盧前盡故人。平地青雲一爐藥,舊都喬木百年身。憑君剩醉浮香酒館名。,梁苑而今不算春。

【常仲明教授挽辭】编辑

雲際虛瞻處士星,豈知談笑已忘形?鎮州肥膩無毫髮,晉產真淳有典刑。白帽枉教淹晚節,綠囊元擬濟含靈。汝南後日先賢傳,猶欠知幾為勒銘。常,代州崞人,客郾城,與知幾遊從,知醫,臨終殊明了。

【追錄舊詩二首】编辑

短褐單衣長路塵,十年回首一吟呻。孤居無著竟安往,宿債未償今更新。相馬自甘齊客瘦,食鮭誰顧庾郎貧?聞君話我才名在,不道儒冠已誤身。自用韻,答張子純。

潦倒聊為隴畝民,一犁分得雨聲春。功名何物堪人老,天地無心誰我貧?潁上雲煙隨處好,洛陽桃李幾番新。悠悠世事休相問,牟麥今年晚得辛。用崔懷祖韻。

【丁未寒食歸自三泉】编辑

春山晴暖紫生煙,山下分流百汊泉。未放小桃裝野景,已看茅屋映秋千。饑烏得食爭相喚,醉叟行歌只自顛。寒食明年定何許,故人尊酒且留連。

【即事呈邦瑞】编辑

鄭莊父子重相留,似為良辰散客愁。陋巷新成一茅屋,今年連醉兩中秋。開尊便覺賢人近,汙足寧論力士羞。明日燕台傳盛事,坐中賓客盡名流。

【和白樞判。李定齋有詩寄白,以「因風何惜數行書」為落句,白酬答云:「欲搜春草池塘句,藥裹關心夢不成」,余平解之】编辑

金粟崗頭有髮僧,遙知默坐對龕燈。書郵但覺浮沉久,詩卷何緣唱和曾。白日放歌須縱酒,清朝有味是無能。相逢定有池塘句,藥裹關心恐未應。

【慶高評事八十之壽】编辑

圖畫堯民大樸存,衣冠兼得見高門。種松千歲如種德,教子一經今教孫。化日舒長留暮景,秋風搖落變春溫。聘君羔雁休疑晚,正及新年薦壽尊。

【超然王翁哀挽】编辑

直擬期頤薦壽尊,卻從圖畫記生存。百年喬木衣冠古,一夕西庵笑語溫。故事未沾通德裏,素風多負讀書孫。吳陳諸老今誰在,滅沒歸鴻是薊門。

【大名贈答張簡之】编辑

營平豪宕變溫文,所見今知勝所聞。只道生涯無長物,爭教詩壘策奇勳。伐薪未敢煩名士,載酒能來過子雲。後日山陽養衰疾,藥籠仙品正須君。

【燕都送馬郎中北上】编辑

功曹此日漢蕭何,家世當年老伏波。但愛紅蓮映芳渚,豈知寒谷變陽和?珠囊不載莫糊錦,銀管先書茂異科。太史占天應有喜,一星朝處五雲多。

【馬雲漢方鏡背有飛魚】编辑

劫火依然百煉初,護持元自有神魚。影寒似覺雲屏透,光落應分玉斗餘。開朗休嫌露圭角,圓通寧復滯方隅。衣冠正了渾閑在,一片靈台欲付渠。

【贈答雁門劉仲修】编辑

仲修省郎,乘傳過新興,有詩見及,推激過稱,甚非衰謬所宜得者,愧汗之餘,輒用韻為謝。仲修詩律深密,得於尊公鳳山老人過庭之訓,且其顏狀絕類吾友李從事長源,故篇中有及。

車騎雍容一坐傾,并州人物未凋零。共知祭酒傳家學劉向為劉氏祭酒。,獨愛中郎餘典刑。東壁圖書欣有托,南溟風浪駭初經。少微見比吾何敢,洗眼仙槎候客星。

【餘慶堂】编辑

五年霜戟照康莊,萬里春風擁畫梁。已覺並汾增勝氣,更從王郝借餘光。靈椿丹桂知難老,玉節金符豈易量?剩著箋毫授辭客,南堂兼是棣華堂。

【寄答劉生】编辑

西州消息到東山,懷袖新詩百過看。白璧明珠驚照座,朔雲寒雪入憑欄。省郎共結交情厚,野老還欣禮數寬。後日秋風一尊酒,草堂應得駐金鞍。

【別董德卿】编辑

爛醉秋風四十場,此回歌笑重難忘。揚雄詞賦今誰識,陶令田園先已荒。同甲弟兄雖異姓,宦遊州郡即吾鄉。懸知後日登高地,剩為行人望太行。

【送端甫西行】编辑

籥洲人物早知名,車騎雍容一座傾。美酒清歌良有味,綠波春草若為情。渭城朝雨三年別,平地青雲萬里程。老我秦遊舊曾約,夢中仙掌已相迎。

【讀李狀元朝宗《禪林記》】编辑

李守濟州,城破,不屈節死,贈鄉郡刺史。

偶向禪林見舊文,濟陽南望為沾巾。張巡許遠古亦少,烈日秋霜今更新。千字豐碑誰國手,百城降虜盡王臣。知君不假科名重,原是中朝第一人。

【同嚴公子大用東園賞梅】编辑

東閣官梅要洗妝,青雲公子不相忘。翰林風月三千首,樂府金釵十二行。佳節屢從愁裏過,老夫聊發少年狂。花行更比梳行好,誰道并州是故鄉?

【中庸先生垂示先大夫《教子詩》及裴內翰擇之所述《家傳》,愛仰不足,情見於辭】编辑

嚴訓常如天日照,名家元自古今同。只知楊秉餘清節,爭信譙玄有素風《獨行傳》第一人。。通德裏門傳故事,安平韻語到兒童。青青留在懷賢樹,愛殺曹南一畝宮。

【賀中庸老再被恩綸】编辑

萬古千秋麗澤堂,紫泥恩詔姓名香。治朝例有高年敬,神理終歸晚節昌。東魯儒生傳舊學,曹南方志發幽光。季春羔雁秋風酒,準擬年年薦壽觴。

【趙汲古南園】分得「軍」字编辑

林園近與六街鄰,塵漲都歸一水分。魚樂定從濠上得,竹香偏向雨中聞。接籬倒著容山簡,老屋高眠稱陸雲。尊酒相陪有今日,卻慚詩壘不能軍。

【柳亭雨夕,與高御史夜話】编辑

關塞無緣笑語同,偶然情話此從容。青天蜀道不得過,山色歸心空自濃。九日茱萸藍澗酒,十年朝馬景陽鍾。三間老屋知何處?惆悵雲間陸士龍。高曾自藍田令入拜監察御史,北渡後謀還保塞,而困於無資者二十年矣。

【玉峰魏丈哀挽】编辑

風馭翩翩渺獨征,幾人終始復哀榮。只緣大事存遺稿,重為斯文惜主盟。北斗太山初未減,秋霜烈日凜如生。莫疑知己無從報,直筆君看戮進明。

【清明日改葬阿辛】编辑

掌上青紅記點妝,今朝哀感重難忘。金環去作誰家夢,彩勝空期某氏郎。一瞥風花才過眼,百年冰蘖若為腸。孟郊老作枯柴立,可待吟詩哭杏殤。

【寄謝常君卿】编辑

百過新篇卷又披,得君重恨十年遲。文除嶺外初無例,詩學江西又一奇。楊柳不隨春事老,貞松唯有歲寒知。仙鄉白鳳瀛洲近,洗眼雲霄看後期。

【送武誠之往漢陂】太原酒政瑞甫之父,此時為黃冠编辑

行李中春發晉溪,離筵辭客賦新題。青雲有路人看老,秋水無言物自齊。杜曲舊遊頻入夢,兵廚佳釀惜分攜。因君為向蓮峰道,不待移文我亦西。

【送劉子東遊】编辑

劉郎世舊出雄邊,生長幽并氣質全。陣馬風檣見豪舉,《雪車》《冰柱》得真傳。書空咄咄知誰解,擊缶嗚嗚頗自憐。後日東州飽歸載,且休多送酒家錢。

【甲寅九日,同臨漳提領王明之、鹿泉令張奉先、賈千戶令春、李進之、冀衡甫遊龍泉寺,僧顥求詩二首】编辑

遠水寒煙接戍樓,黃花白酒浣羈愁。霜林染出雲錦爛,春色並歸風露秋。鄉社歲時容客醉,石牆名姓為僧留。登高舊說龍山好,從此龍泉是勝遊。

柿葉殷紅松葉青,黃花霜後獨鮮明。西風浩浩欲吹帽,石溜泠泠堪濯纓。皇統貞元見題字,良辰美景記升平。何人解得登臨意,滅沒疏雲雁一聲。

【十日作】编辑

關樹蕭條返照明,井陘西北算歸程。青黃大似溝中斷,文字空傳海內名。平地煙霄遽如許,秋風茅屋可憐生。重陽擬作《登高賦》,一片傷心畫不成。

【贈答普安師】编辑

入座台山景趣新,因君鄉國重情親。金芝三秀詩壇瑞,寶樹千花佛界春。聞道舊傳言外意,忘年今得眼中人。種蓮結社風流在,會向藍輿認後身。

【孝純宛丘遷奉】張弟新舉第二雛,聞其玉雪可念,因以字之编辑

鬢毛衰颯麵塵埃,孝子牽車古所哀。千里長河限南北,一丘寒土見蒿萊。遼東華表何人在,柳氏玄堂此日開。十月知君有新喜,小雛先與喚迎來。

【曹壽之平水之行】编辑

關塞相望首重搔,相逢衰颯歎顛毛。驪珠可忍輕彈雀,犗餌何緣得釣鼇?從昔丘園昌晚節,向來山嶽總秋毫。西風先有龍門約,共舉一杯持兩螯。

【追懷趙介叔】编辑

今古人門各一時,燕南剩有桂林枝。清風明月懷玄度,綠水紅蓮見杲之。善政傳歸遺愛頌,陰功留在稱家兒。哀歌不盡平生意,空想翛然瘦鶴姿。

【追懷友生石裕卿】编辑

人物休評第幾流,依然豪俠數并州。壯懷歌闋尊為破,連句才多筆不休。金馬只教聊避世,玉犀誰遣失封侯。酒酣握手今無復,惆悵西園是舊游。

【挽雁門劉克明】编辑

詩骨翛然野鶴孤,兩年清坐記園爐。金初宋季聞遺事,草靡波流見古儒。已分幽人嗟古柏,爭教孺子奠生芻。鳳山後日先賢傳,再有劉宗祭酒無?

【贈答平陽仇舜臣】编辑

兩辱攜詩過草堂,曹君師席有輝光。飛騰自是功名具,潦倒何堪翰墨場。滄海驪珠能幾見,酆城龍劍不終歲。太行殘雪春風近,且趁梅花薦壽觴。仇乃曹益父門生也

【賈漕東城中隱堂】编辑

智水仁山德有鄰,柳塘花塢靜無塵。家僮解誦《閒居賦》,田父爭持社甕春。安吉總輸中隱士,典刑真見老成人。明年恰入非熊運,共看青蒲裹畫輪。

【約嚴侯泛舟】编辑

風物當年小洞庭,西湖北日展江亭。詩貪勝概題難遍,酒怯清秋醉易醒。白鳥無心自來去,紅蕖照影亦娉婷。仙舟共載平生事,未分枯槎是客星。

【送李同年德之歸洛西二首】编辑

千佛名經有幾人?棲遲零落轉情親。承平盛集今無後,哀樂中年語最真。衣上緇塵元自化,鏡中白髮為誰新?水南水北相逢在,剩醉酴醾十日春。

亡柰流光冉冉何,逢君聊得慰蹉跎。飛黃老去空奇骨,拙燕歸來只舊窠。舉世盡從愁裏過,一尊獨愛醉時歌。洛中定有人相問,休道今年白髮多。

【贈蕭漢傑】並序编辑

蕭漢傑大興人。金國初,嘗賜姓奧里氏,故時人又謂之奧里漢傑。父仲寬居之,飛龍榜登科,同知青州軍州事,致仕。有子六人,皆使宦學,獨漢傑不樂,遂作舉子。為人慷慨有志膽,好讀書,古兵法及陰陽、孤虛、祿命之術。從軍二十年,積官從三品,領虢州倅、關陝總帥府提控,佩金符。蓋自燕城圍解之後,間關南渡,出入行陣間,瀕於死者屢矣。鐵嶺之潰,複入陝州。陝州亂,群不逞輩系漢傑獄中。漢傑乘昏暮破械而出,懼為追者及,駕浮壺亂黃流,筋疲力涸,僅達北岸。為失侯故將者又二十年,流離頓踣,人所不能,而意氣都不少衰,以人情觀之,豈碌碌者所可辦耶?壬子冬,與餘相值於東原,問其世,知其為故人大鈞之同母弟也。問其日事,則曰:「止以唐生季主之業游時貴間耳!」因與論余之行年,而有契於余心者。私竊慨嘆:以為倚伏叵測,哀與樂相尋,生也有涯而局於憂畏,浩浩乎如乘舟而遇風波,非知其亡可柰何而安之,其可以收利涉之功乎?漢傑為有得矣。其別也,因為長句以贈。

射虎將軍右北平,短衣憔悴宿長亭。雷轟寶劍無留跡,火借青囊為乞靈。四壁不知貧作祟,一瓢誰識醉中醒?相逢莫話搘機石,自省枯槎是客星。

【送曹幹臣】编辑

和林音驛日懷思,燕市歌歡有此時。老我真成鐵爐步,感君時送草堂貲。黃楊舊厄三年閨,赤驥非無萬里姿。平地煙霄付公等,不妨閒和鳳池詩。

【國醫王澤民詩卷】编辑

萬石君家父事兄,豈知衰俗有王卿。一篇華熤惺楸剩滿紙清風月旦評。鴻雁自分先後序,鶺鴒兼有急難情。閨門雍睦君須記,方伎成名恐未平。

【祖唐臣母挽章】编辑

白髮承平一夢過,怡然冠帔見慈和。肩輿燕喜今無複,手線留殘恨更多。舍肉已甘非潁谷,學仙何敢望西河。升堂結友平生事,重為王君廢《蓼莪》。

【丙辰九月二十六日挈家游龍泉】编辑

風色澄鮮稱野情,居僧聞客喜相迎。藤垂石磴雲添潤,泉漱山根玉有聲。庭樹老於臨濟寺,霜林渾是漢家營。明年此日知何處?莫惜題詩記姓名。

【感寓】编辑

南楊北李閒中老,樂丈張兄病且貧。叔夜呂安誰命駕?牧童田父實為鄰。功名富貴知何物,風雨塵埃惜此身。歌酒逢場暫陶寫,不應嫌我醉時真。李仁卿、楊正卿、樂舜咨、張緯文。

【存歿】辛老敬之劉兄景玄编辑

行間楊趙提衡早,老去辛劉入夢頻。案上酒杯聊自慰,袖中詩卷欲誰親?兩都秋色皆喬木,一代名家不數人。汲塚遺編要完補,可能虛負百年身。

【人日有懷愚齋張兄緯文】编辑

書來聊得慰懷思,清鏡平明見白髭。明月高樓燕市酒,梅花人日草堂詩。風光流轉何多態?兒女青紅又一時。澗底孤松二千尺,殷勤留看歲寒枝。

【趙元德御史之兄七秩之壽】编辑

富貴浮雲世態新,典刑依舊老成人。松身鶴骨詩千狀,玉潤冰清德有鄰。已卜新居近泉石,不應晚節傍風塵。平頭七十從頭數,才是梅溪第一春。

【張村杏花】丁巳二月初二日编辑

昨日櫻唇絳蠟痕,今朝紅袖已迎門,只應芳樹知人意,留著殘妝伴酒尊。濃李尚須羞粉艷,寒梅空自怨黃昏。詩家元白無今古,從此張村即趙村。


 卷九 ↑返回頂部 卷十一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