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一 元好問集
卷十二
卷十三 

目录

卷十二编辑

七言絕句编辑

【俳體雪香亭雜詠十五首】亭在故汴宮仁安殿西编辑

滄海橫流萬國魚,茫茫神理竟何如?《六經》管得書生下,闊劍長槍不信渠。

洛陽城闕變灰煙,暮虢朝虞只眼前。為向杏園雙燕道,營巢何處過明年。

落日青山一片愁,大河東注不還流。若為長得熙春在,時上高層望宋州。

醇和旁近洞房環,碧瓦參差竹木閑。批奏內人輪上直,去年名姓在窗間。醇和,殿名。

天上三郎玉不如,手中白雨趁花奴。御屏零落宣和筆,留得華清《按樂圖》。

詩仙詩鬼不謾欺,時事先教夢裏知。禁苑又經人物散,荒涼台榭水流遲。十年前,商帥國器方城夢中得後二句,為言如此。

金縷歌詞金曲卮,百年人事鬢成絲。重來未必春風在,更為梨花住少時。

楊柳隨風散綠絲,桃花臨水弄妍姿。無端種下青青竹,恰到湘君淚盡時。

琵琶心事曲中論,曾笑明妃負漢恩。明日天山山下路,不須回首望都門。

爐薰浥浥帶輕陰,翠竹高梧水殿深。去去氈車雪三尺,畫羅休縷麝香金。泥金色如麝香,宮中所尚。

羅綺深宮二十年,更持桃李向誰妍?人生只合梁園死,金水河頭好墓田。

苦才多思是春風,偏近騷人悵望中。啼盡杜鵑枝上血,海棠明日更應紅。

暖日晴雲錦樹新,風吹雨打旋成塵。宮園深閉無人到,自在流鶯哭暮春。

萬戶千門盡有名,眼中歷歷記經行。賦家正有蕪城筆,一段傷心畫不成。

暮雲樓閣古今情,地老天荒恨未平。白髮累臣幾人在,就中愁殺庾蘭成。

【春夕】编辑

數枝殘雪梅仍在,幾日東風柳已嬌。春酒價高無可典,小紅燈影莫相撩。

【梅花】编辑

一樹寒梅古寺邊,荒山草木動春妍。東家賴有詩人在,照影橫枝莫自憐。

【溪上】编辑

短布單衣一幅巾,暫來閑處避紅塵。低昂自看水中影,好個山間林下人。

【息軒楊秘監《雪行圖》】编辑

長路單衣怨僕僮,無人說向息軒翁。長安多少貂裘客,偏畫書生著雪中。

【楊煥然生子四首】编辑

掌上明珠慰老懷,愁顏我亦為君開。異時載酒楊雄宅,知有迎門竹馬來。

人家歡喜是生兒,巷語街談總入詩。我欲去為湯餅客,買羊沽酒約何時。

半生辛苦坐耽書,我笑先生老更迂。生子但持門戶了,玄談何必似童烏。

阿麟學語語牙牙,七歲元郎髻已丫。更醉使君湯餅局,兒童他日記通家。阿麟,張君美兒子。

【記夢】编辑

天上材官老不材,從教兀兀走塵埃。夢中望拜通明殿,曾見金書兩字來。戊子七月二十四日,內鄉往盧氏,宿走馬平,夜夢拜天帝像,遂觀法駕,導引畫幄,最前負弩三人中,有金書小字題「裕之」者,夢中不自知其為予也。

【啟母石】编辑

書載塗山世共知,誰傳頑石使人疑?可憐少室老突兀,也被人呼作阿姨。

【雜著四首】编辑

白髮劉郎老更癡,人間那有後天期。茂陵石馬專相待,種下蟠桃屬阿誰。

白髮中官解道詩,殷勤仍為惜花枝。雪香亭上清明宴,記得君王去歲時。

六朝瓊樹掌中春,回首胡妝一面新。生羨石家金穀裏,千年獨有墜樓人。

燕語鶯啼百囀新,長廊寂寂不逢人。東君去作誰家客,花柳無情各自春。

【內鄉雜詩】编辑

行吟溪北復溪南,風日烘人酒易酣。無限春愁與誰語?梅花嬌小杏花憨。

【眉二首】编辑

香墨燒殘水麝塵,內家新樣入輕勻。郭熙只為吳山老,爭信窗間有小顰。

石綠香煤淺淡間,多情長帶楚梅酸。小詩擬寫春愁樣,憶著分明下筆難。

【送窮】编辑

煎餅虛拋絪撒堆,滿城都道送窮回。不如留取窮新婦,貴女何曾喚得來。

【三鄉時作】编辑

山林鍾鼎不相兼,說著浮名夢亦嫌。菽水盡歡吾豈敢,老親自愛薺羹甜。

【出都】编辑

春閨斜月曉聞鶯,信馬都門半醉醒。官柳青青莫回首,短長亭是斷腸亭。

【癸巳五月三日北渡三首】编辑

道傍僵臥滿累囚,過去旃車似水流。紅粉哭隨回鶻馬,為誰一步一回頭。

隨營木佛賤於柴,大樂編鍾滿市排。虜掠幾何君莫問,大船渾載汴京來。

白骨縱橫似亂麻,幾年桑梓變龍沙。只知河朔生靈盡,破屋疏煙卻數家。「桑梓其剪為龍沙乎」,郭璞語。

【登珂山寺三首】编辑

澹澹長空白鳥回,江山都入妙高台。六鼇只解翻溟渤,不駕東南日觀來。太山在東南,而此山不之見。

悠悠誰了未生前,一落泥塗又幾年?堪笑長清郭明府,再來仍被葛藤纏。長清郭明府自省夙世是此寺比丘,及作寺碑,宛然算沙語也。

白日紅塵往復還,深居那得似禪關。出門應被山僧笑,才得雲林半日閑。

【夢中作】夢人請賦四禽語,其一泥滑滑也编辑

春泥滑滑滿春山,慚愧幽禽喚客還。安得便乘雙翼去,綠陰清晝伴君閑。

【奉酬子京禪師見贈之什三首】编辑

南風穩送北歸船,留得虛名一指禪。嵩少詩僧幾人在,因君回望一淒然。

舊遊重憶故人詩,一點青燈兩鬢絲。不似戒壇明月夜,杏花香裏唱歌時。往在嵩山時,陪馮內翰、雷御史遊戒壇,詩中所道,蓋當時事也。

兵塵千里邈相望,亂後相逢話更長。若見山堂憑借問,幾時同宿讚公房?

【杏花】编辑

桃李前頭一樹春,絳唇深注蠟猶新。只嫌憨笑無人管,鬧簇枯枝不肯勻。

【聊城寒食】编辑

輕陰何負探花期,白髮於春自不宜。城外杏園人去盡,煮茶聲裏獨支頤。

【姨母隴西君諱日作三首】编辑

竹馬青衫小小郎,阿姨懷袖阿娘香。一龕白骨黃河隔,遙望梁門哭斷腸。

病起拈針眼未花,團欒兒女運司衙。今年得在應猶健,更好從頭說外家。

寶鏡煌煌照九州,埋藏曾及見諸劉。豐城今日無雷煥,紫氣誰當辨斗牛?陽曲劉氏家大寶鏡,能照天地四方,以前知休咎。其家埋地中,人不得見也。明昌、泰和中,北方兵動,渠父子欲卜之。一日,先以旃幕障中庭,乃局閉門戶甚嚴,及掘鏡出,光耀爛然,一室盡明,如初日之照。鏡中見北來兵騎,穰穰無數,餘三方都無所睹,因大駭曰:「不可,不可!」即埋之。姨母時伏床下,得竊窺焉。兵火後,此家唯一兒子在,姨母能指鏡處,存否則不知也。故予詩及之。

【宿神霄北庵夢中作】编辑

素月流空散紫煙,座中人物半神仙。麗川往事渾如夢,信手題詩一泫然。

【夜雪】编辑

三更殘醉未全醒,夢裏嬌兒索乳聲。茅屋不知門外雪,黃紬衾暖紙窗明。

【冠氏趙莊賦杏花四首】编辑

一樹生紅錦不如,乳兒粉抹紫襜褕。花中誰有張萱筆,畫作《宮池百子圖》。

文杏堂前千樹紅,雲舒霞卷漲春風。荒村此日腸堪斷,回首梁園是夢中。

錦樹烘春爛不收,看花人自為花愁。荒蹊明日知誰到,憑仗詩翁為少留。

東風誰道太狂生,次第開花卻有情。聞道紀園千樹錦,一尊猶及醉清明。

【自趙莊歸冠氏二首】编辑

春華澹澹曉寒輕,野草搖風半白青。誰識杏花牆外客,舊家曾近麗川亭。

杏園紅過雪披離,楊柳無風綠線齊。寒食人家在原野,乳鴉牆外盡情啼。

【戲贈白髮二首】编辑

鏡中昨日又明朝,破屋春深雪未消。摘下數莖聊自笑,貴人頭上不相饒。

問愁何怨復何仇,直要青春便白頭。拚卻鏡中渾似雪,且看渠待幾時休。

【戲題《醉仙人圖》】编辑

醉鄉初不限東西,桀日湯年一理齊。門外山禽喚沽酒,胡蘆今後大家提。提胡蘆、沽美酒,禽語也。

【濟南雜詩十首】编辑

兒時曾過濟南城,暗算存亡只自驚。四十二年彈指過,只疑行處是前生。

匡山聞有讀書堂,行過山前笑一場。可惜世間無李白,今人多少賀知章。

華山真是碧芙渠,湖水湖光玉不如。六月行人汗如雨,西城橋下見游魚。

吳兒洲渚是神仙,罨畫溪光碧玉泉。別有洞天君不見,鵲山寒食泰和年。

石刻燒殘宴集辭,雄樓傑觀想當時。只應畫戟清香地,多欠韋郎五字詩。

斫來官樹午陰輕,湖畔遊人怕晚晴。一夜靈泉庵上宿,四山風露覺秋生。

白煙消盡凍雲凝,山月飛來夜氣澄。且向波間看玉塔,不須橋畔覓金繩。

入秋雲物便淒迷,一道湖光樹影齊。詩在鵲山煙雨裏,王家圖上舊曾題。王清卿家有《鵲山煙雨圖》。

荷葉荷花爛熳秋,鷺鷥飛近釣魚舟。北城佳處經行遍,留著南山更一遊。

看山看水自由身,著處題詩發興新。日日扁舟藕花裏,有心長作濟南人。

【題解飛卿山水卷】编辑

平生魚鳥最相親,夢寐煙霞卜四鄰。羨殺濟南山水好,幾時真作卷中人。

【趙士表《山林暮雪圖》為高良卿賦二首】编辑

颼颼林響四山風,雪後人家閉戶中。應被火爐頭上說,水邊清殺兩詩翁。

黃塵遮斷山間夢,白髮重尋畫裏詩。好似玉溪溪上路,醉和王老喚船時。

【倫鎮道中見槐花】编辑

名場奔走競官榮,一紙除書誤半生。笑向槐花問前事,為君忙了竟何成?

【題劉才卿《湖石》扇頭】编辑

幽澗雲凝雨未幹,曲池疏竹共荒寒。扇頭喚起西園夢,好似熙春閣下看。

【聞歌懷京師舊遊】编辑

樓前誰唱綠腰催?千里梁園首重回。記得杜家亭子上,信之欽用共聽來。

【鄭先覺《幽禽照水》扇頭】编辑

臨水華枝淡淡春,水光華影兩無塵。風流一枕西園夢,惆悵幽禽是故人。

【龍泉寺四首】编辑

懸麻白雨映層崖,過盡行雲晚照開。可是登臨動高興,馬頭新自太行來。

泉石煙霞自一家,殘僧隨分了生涯。雞鳴山下題詩客,曾到靈岩不用誇。

河邊羖歷尚能飛,無角無麟自一齊。甲子紛紛更兒戲,壁間休笑阜昌題。寺北齊時建。又多劉豫阜昌中石刻並題名。

繞渠寒溜夜潺潺,說有蛟龍在石間。可惜九天霖雨手,一泓泉水伴僧閑。

【李進之迂軒二首】编辑

白髮歸來世事新,書生風味是清貧。欹嶔歷落從人笑,潦倒粗疏我自真。

舉世營營共一途,要來閑處費工夫。入門且莫分賓主,不但君迂我更迂。

【出鎮州】编辑

汾水歸心日夜流,孤雲飛處是松楸。無端行近還鄉路,卻傍西山入相州。

【過邯鄲四絕】编辑

富貴榮華一歎嗟,依然夢裏說苕華。千年幾度山河改,空指遺台是趙家。

人事存亡不易知,及時娛樂恨君遲。後人共指叢台笑,三尺堯階竟屬誰。

川原落落曙光開,四顧河山亦壯哉。前日少年今白髮,只應孤塔記曾來。

死去生來不一身,定知誰妄復誰真。邯鄲今日題詩客,猶是黃粱夢里人。

【楊秘監馬圖】编辑

大青小青天馬姿,楊侯房星非畫師。忽見奚官記前事,東華馳道晚涼時。

【竹溪夢遊圖】编辑

意外荒寒下筆親,經營慘淡似詩人。何時萬頃風煙裏,白髮刁騷一幅巾?

【藥正卿餉酒】编辑

宿酲未解渴生塵,驚見王弘餉酒人。獨恨文書困佳客,不來同醉五更春。

【王都尉山水】编辑

平林漠漠數峰閑,詩在岩姿隱顯間。自是秦樓畫眉手,不能辛苦作荊關。

【贈絕藝杜生】编辑

迢迢離思入哀弦,非撥非彈有別傳。解作江南斷腸曲,新聲休數李龜年。

【趙大年《秋溪戲鴨》二首】编辑

寒沙折葦淅江彎,詩在波痕滅沒間。前日扁舟人老矣,卻從圖畫羨君閑。

畫家朱粉不到處,淡墨自覺天機深。賣酒壚邊見崔白,王孫真有五湖心。米元章《畫史》:「趙昌、王友、崔白,但可為酒家遮牆壁耳。」

【自題二首】编辑

共笑詩人太瘦生,誰從慘淡得經營?千秋萬古回文錦,只許蘇娘讀得成。

千首新詩百首文,藜羹不糝日欣欣。鏡中自照心語口,後世何須揚子雲!

【北歸經朝歌感寓三首】编辑

南來山勢漸坡陀,蕩蕩川塗接大河。馬上哦詩無好語,聊從白塔記朝歌。

黃屋何曾土作階,禍基休指九層台。書生不見千年後,枉為君王泣玉杯。

墨翟區區不近情,回車曾此避虛名。采薇唯有西山老,不逐時人信武成。

【內黃道中楚王廟荊公有「誰合軍中稱亞父,卻須推讓內黃兒」之句,因為范增解嘲】编辑

一怒屠城一說留,書生剛為范增羞。軍中老子關何事,付與兒曹調沐猴。

【題蘇氏《寶章》】编辑

二老風流有典刑,諸郎蘭玉映階庭。峨眉寶氣千年在,未數陳家聚德星。長公忠義似顏平原,次公衝澹似林西湖,故字畫有不期合而合者。最後數帖,所謂蘇氏三虎,叔黨為最怒耳。

【劉氏明遠庵三首】编辑

豪氣元龍百尺樓,功名場上早抽頭。路人不識閑居士,袖手雍容活兩州。

世間無物礙虛空,宴坐經行一體同。老眼不應隨鏡轉,江山元只在胸中。

落落雲間晚照開,上方別有妙高台。栽花種柳明年了,柱杖敲門日日來。

【題李庭訓所藏《雅集圖》二首】编辑

萬古文章有至公,百年奎壁照河東。衣冠忽見明昌筆,更覺升平是夢中。

景星丹鳳一千年,合著丹青與世傳。誰畫風流王李郝?大河南望淚如川。王謂仲澤,李謂長源,郝謂仲純。

【南關二首】编辑

風裏秋蓬不自由,一生幾度過隆州。無情團柏關前水,流盡朱顏到白頭。

路轉川回失繫舟,更教兩驛過徐溝。多情團柏關前水,卻共清汾一處流。是日自徐溝宿南關。

【馬坊冷大師清真道院三首】编辑

水際茅齋星散居,白雲閑伴五溪魚。茂林修竹山如畫,蘸碧軒中恐不如。

枯蒲折葦障清彎,十里風荷指顧間。安得西湖展江手,亂鋪雲錦浸青山。

靜中人境兩翛然,我亦因君有靜緣。已約青山來枕上,水亭風榭看明年。

【惠崇《獐猿圖》】编辑

月嘯煙呼本不群,筆頭同是一溪雲。野情山態令人羨,世路機關不似君。

【寄史同年二首】编辑

情話通霄慰別離,殷勤釀酒趁花期。沁南只道梅花早,猶較歸程十日遲。

相君許送買山錢,晚歲鄰居定有緣。一樹梅花一尊酒,知君東望亦淒然。

【宋周臣生子三首】编辑

試手君家助喜詩,秋風丹桂長新枝。昂霄聳壑他年見,木月同宮記此時。木月同宮,五星家謂:人以此時生者,長必貴。

玉季金昆世共賢,天將文筆付家傳。清新未要《梅花賦》,《射虎》留看第二篇。鄉先生宋濟川以《射虎詩》著名。

雛鳳來時鶴卵成,兩兒前後不多爭。阿寧解語應須道,猶是渠家百日兄。

【乞酒示皇甫季貞】编辑

醉頭慵舉睡昏昏,夢裏青旗雪擁門。枕上一杯風味好,糟床何處得茶渾?

【李白騎驢圖】编辑

八表神遊下筆難,畫師胸次自酸寒。風流五鳳樓前客,枉作襄陽雪裏看。

【許由擲瓢圖】编辑

不知黃屋不知堯,喧寂何心計一瓢。我是許由初不爾,只將盛酒杖頭挑。

【九月晦】编辑

松楸千里動悲哀,說道回家早晚回。九月忽驚今日盡,滿城風散紙錢灰。

【雜著】编辑

燒殘芻狗不能神,一色貂裘繡帽新。好個路傍官堠子,經年端坐看行人。

【送窮】编辑

送君君去欲何之,暫去還來也不辭。但愧苦無相贈物,柳船輕似去年時。

【即事】编辑

四長東州貢姓名,阿茶能誦《木蘭行》。元家近日添新喜,掌上寧兒玉刻成。寧兒,叔開小字。阿茶,第四女,字叔閑。

【侯相公所藏《雲溪圖》,曾命賦詩三首,但記其一云:「祖道東門未有涯,田君方駕入宮車。只應千古狼溪路,人說山中宰相家。」相公以體重不任步趨,詔許駕小車至朝殿外門,故予詩及之。北渡後往東平,路經雲溪,因為之賦】编辑

黃山圖子翰林詩,千里東州有所思。前日相公門下客,國亡家破獨來時。

【陳德元《竹石》二首】编辑

一片春雲雨未幹,兩枝新綠倚高寒。瘦龍不見金書字,試就《宣和石譜》看。

萬石綱船出太湖,九州膏血一時枯。阿誰種下中原禍,猶自昂藏入畫圖。

【同漕司諸人賦紅梨花二首】编辑

梨花曾比太真妃,別有風流一段奇。白雪為肌玉為骨,淡妝濃抹總相宜。

瓊枝玉蕊靜年芳,知是何人與點妝?可道海棠羞欲死,能紅能白更能香。

【吳子賢樗庵二首】编辑

人道樗形百醜全,我知造物向君偏。世間正有明堂柱,偃蹇風霜得幾年。

廣莫初無匠石過,一丘一壑奈君何?世間正有明堂柱,春草輸贏校幾多?

【《太一蓮舟圖》三首,為濟源奉先老師賦】老師吾宗盟编辑

泠泠風外到仙臞,琢玉羊欣定不如。六合空明一蓮葉,更須遮眼要文書。仙人在蓮葉臥看書。

仙人寧得此婆娑,亡奈丹青狡猾何?我與太虛同一體,也無蓮葉也無波。

泰一青藜出漢年,明窗開卷一欣然。憑君莫問題詩客,不是韓駒第二篇。

【遊天壇雜詩十三首】编辑

芳樹陰陰鳥語嘩,綠雲晴雪映紅霞。青山可是堪人恨,藏著中岩十里花。

漫山白白與紅紅,小樹低叢看不供。總道楂花香氣好,就中偏愛玉瓏鬆。 花名有玉瓏鬆。

只願長城沒徹頭,豈知蒸土更堪憂?秦人若見千年後,抱杵臨洮老死休。 避秦溝。

溪童相對采椿芽,指似陽坡說種瓜。想是近山營馬少,青林深處有人家。

僊貓聲在洞中聞,憑杖兒童一問君。同向燕家舐丹鼎,不隨雞犬上青雲。仙貓洞,是日兒子叔儀呼貓應者,一土人傳,燕家雞犬升天,貓獨不去。

諸峰羅列擁朝台,落日行雲一望開。絕似太山山上看,分明齊嶺是徂徠。

空翠霏煙海浪深,鰲頭鵬背半浮沉。不知腳底山多少?還盡平生未足心。

湍聲洶洶落懸崖,見說蛟龍擘石開。安得天瓢一翻倒?躡雲平下看風雷!時旱甚,故云。

仙壇倒影鳳麟州,一道雲光插素秋。也是天公閒不得,海東移著海西頭。

道民終不忘天台,姓字依然在蜜崖。為問松台千歲鶴:「白雲何處不歸來?」近歲盧氏蜜崖人跡不及處,有題字云:「道民天台司馬承禎過。」松台即白雪老葬地。

仙人龍蹺玉為鞭,石穴留書世不傳。弱水蓬菜三萬里,青山今古幾何年?近年人有得司馬先生石穴所藏《丹經》,予獲觀於山陽。

風期身後復身前,一讀《丹華》似有緣。八表神游吾豈敢?或能搖筆賦垂天!

擬著茅齋北斗平,殘年細讀《洗心經》。詩成應被盧同笑:「曾見青山養伯齡?」盧同送伯齡出山云:「伯齡不厭山,山不養伯齡。」予以旱當出山,故自戲云。北斗平在天壇之後。

【初發潞州】编辑

潞州住久似并州,身去心留不自由。白塔亭亭三十里,漳河東畔幾回頭?

【雜詩六首道中作】编辑

鼠肝蟲臂複何辭,坎止流行亦有時。已被吳中喚傖父,卻來河朔作炎兒。

隆州兵騎往來衝,客路灰郊更向東。大似天教浣塵土,數程都在水聲中。

懸崖飛瀑駭初經,白玉雙龍擊迅霆。卻恨暑天行過速,不曾赤腳踏清泠。

黃華北下馬陵南,佛屋燒殘有石龕。想是故鄉行欲近,粥麋渾覺水泉甘!

莊休通蔽亙相妨,鄉社情親豈易忘?司命果能還舊觀,髑髏端合羨侯王!

鄉關白日照青天,徒步歸來亦可憐。袖裏新詩一千首,不愁錦繡裏山川!


 卷十一 ↑返回頂部 卷十三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