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元始天尊說太古經註

元始天尊說太古經註
本作品收錄於《正統道藏

原題龜山長荃子註,此人係金元之際全真派道士。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玉訣類。

元始天尊說太古經註

太古經序编辑

夫至道無言,真空非色,思之者,莫能知,觀之者,不可見,賾之不可得,行之不能到,陶鑄天地,率循造化,寂而不動,應滿六虛,令萬物蒙休,羣生復命。巍巍乎至矣哉,非聖人孰能通之者耶?況元始天尊,慈心廣布,慧照十方,觀見眾生忘歸失本,宛轉世間,輪迴不息,長劫受苦,不能自明。遂感法雨敷滋,宣揚妙道,引接有情,出生死海,遊清虛之境,恬淡之鄉,超乎塵垢,步乎寥廓,逍遙獨化,微妙玄通,無為自然,返於純素冥極混茫者也。

元始天尊說太古經註编辑

元者,氣之先也。始者,物之初也。是以虛無自然,清淨無為,包羅眾妙,應接羣生,故曰元始者也。

天尊者,上玄至極,高明貴真,三界之主,天人之師,幽贊德號之所稱也。說者,宣述敷演也,造作遷流也。慈雲覆布,法雨垂滋,普潤羣情,善芽增長。

太古者,無名無象,不變不遷,虛空同體,歷劫長存,先天地而不為老,後六極而不為下,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經陰陽而不殆,不生不死,無往無來,卓然安靜矣。

元始天尊大發慈悲之行,廣開方便之門,宣揚妙旨,述作微言,救度蒼生,悉除眾苦。經者,非俗談鄙語之稱,乃妙法真常之異號,總善之要徑,入聖之階梯,是逍遙之正路,平坦之玄途,廣莫之野,無何有之鄉。古今達士無不游玆。若苦海眾生,素蘊仙風,宿有靈骨,遇此金文,一聞解脫,捐諸業縛,遠離煩惱,優游方外,詎不幸哉。

天尊曰 :

夫聖人垂教,若天行四時,率信而善應也。語若樞機,正如號今發而直截,無不中也,出而威明,無不當也。譬如良藥玉漿、大明之燈,能治眾生一切苦疾,能破羣迷黑暗癡業。言勝金石心地。動若春風,激悟凡夫,頓開心地。榮通萬化,各復其根。引接世人,解冤釋縛,出離生死,超脫有無,游於大道,奚不至矣哉。

有動之動,在乎無動。

有動者,應機也。無動者,抱元守一也,歸根復命也。故經云:清者濁之源,靜者動之基。唯精唯一,允執厥中。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至靜不動也。

有為之為,在乎無為。

神本湛寂,感而遂通,不得已而後起,,隨機接物,妙用無窮。去智與仁,故循天之理,淡然無極,而眾妙歸之。

氣住則萬物皆生,

專氣致柔,能如嬰兄。抱守沖和,真氣氤氳,萬物皆長生也。知和曰常,心使氣曰強。強者,堅強壯老,死之徒也。

氣泯則萬物皆滅。

氣絕神逝,九竅百骸變滅塵土也。更何疑之。

物物相資,固養其根。

以虛養虛,以實養實。何以故?忘形養氣,亡心氣養神,忘神養虛,虛室生白,吉祥止止,神氣沖寧,靈根深固,故成長生久視之道也。

默而悟之,我自植之。

至道至玄,不假外物而得。默默昏昏,無應無問。靈光獨耀,迥脫根塵。體露真常,不隨萬法,可以全生,可以復本也。

出乎無間,

無間者,無有也。是不言之教,無為之益,圓通無礙,應化無窮,遍滿十方,時時運動,無有間斷也。

不死不生,

玄珠燦燦,今古常明。萬物混成,法法平等。非靜非染,無始無終。故曰不死不生者也。

與天地為一者哉。

天道清虛,所以能長。地道寧靜,所以能久。人能悟理,達其妙道,致虛極,守靜篤,恬淡寂然,不為萬物之所累,清靜無為,可以與天地為一者哉。

天尊曰:

天尊者,人人本有,箇箇具足。蓋謂眾生緣薄福鮮,煩惱障蔽,迷情重濁,不悟真源,雖遇明師,不信不曉。

忘於目則光溢無極,

五色亂明,令人目盲。色者,彰也。色色者,未嘗顯。何謂也?法眼圓通,明照十方三界,觀物無物,觀空不空,視之冥冥。杳冥之中,獨見曉焉。靈光充塞,無窮極也。

泯於耳則心識常淵。

五音亂聰,令人耳聾。心是清淵,本自湛澄,是非言語,美惡聲音,皆為妄情偽物,飄風驟雨,動擾心源,神室不靈。若能泯絕是非,不受於中,無聲之中,獨聞和焉。然後可以聽玄歌白雪,不鼓陽春,仙音之曲調也。

兩機俱忘,是謂太玄。

聲色雙泯,動靜兩忘,聽之不以氣,視之不以神,是謂太玄之妙,虛曠之靈。深之又深,而能物焉。神之又神,而能精焉。無為之為,不知而知,靈明曠徹,廣大虛寂,妙無邊際也。

混混沌沌,合乎大方;

物我俱忘,有無不立,昏昏默默,杳杳冥冥,無邊無際,非外非中,其游無端,其出無方,化育萬物,不可為象,混成無方隅也。

溟溟涬涬,合乎無倫。

至道重玄,浩浩蕩蕩,理無等倫。藏之則為元精,用之則為萬靈。含之則為太一,放之則為太清。無相無名,至尊至貴,迷之則凡夫,悟之則聖賢。

天地之大,我之無盈;

古今聖賢、得道真人,提挈天地,把握陰陽,雕琢萬物,澤及羣品,不為難乎。

萬物之眾,我之所持。

宇宙在乎其手,萬化生乎一身。

曷有窮終,以語其弊哉。

聖人直說妙道,普現普光,惟恐後世凡夫不信疑惑,大發謙辭,若言不盡其理,以語為弊,惡舛訛之說也。

天尊曰:

天尊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識,故曰口帶玄而無路,舌頭談而不談。

養其真火,身乃長存。

真氣薰蒸而時無寒暑,純陽流注而民無死生。故曰心燈朗照,法身長存。慧燭不明,道容豈載。

固其真水,體乃長在。

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滋榮羣品。人能安靜和暢,寶瓶堅固,玉漿香美,真水下降,滋養妙體,返老如童孩,不亦善乎。

真真相濟,故曰長生。

水火既濟,魂魄相守,鉛汞相凝,鍊成大藥,結就金丹。燦爛光輝,無幽不燭。純白入素,無為復朴。長生不滅,沒身不殆,號曰真人者也。

天得其真,故長;

天得純粹不雜之道,則故能覆蓋羣有,包羅萬象,歷劫清凝,鑒物無私,不言而應,妙用無窮,,高虛長遠,大無不包,久而不易也。

地得其真,故久;

地得其真,則育養萬物,深根固蒂,安靜無為,乃長久也。

人得其真,故壽。

死而不亡者壽。但世人悟其真趣,得其妙元,與道合真,沒身不殆,同其聖賢,令後代祭祀不輟,何以加此焉。

世人所以不得長久者,養其外,

五味濁口,五臭熏鼻,聲色閼塞耳目,取捨滑心,使性飛揚,迷情徇物,念念相攖,使心智遊乎外,鬼神入其內,是非寵辱,亂擾靈源,與物相刃相靡,終身疲役,區區業網,而不知其歸,可不悲乎。身適美厚,錦繡羅穀,意迷邪見,顛倒妄想,至於窮年,不知天命。喪己於物,失性於俗者,謂之倒置之民,可不哀哉。

壞其內也。

內本清靜光明,虛白晃耀,奈何愛染萬緣,不生返照,飄飄一性之散,沉沉萬劫之迷,難省真身,遷於別蛻,迷其真源,壞其內也。萬劫輪迴,生死海中,不能超度,甚可哀憐矣。

長生之道,

體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無染,本自圓成。但離妄緣,長生之道,得之可矣。

不視不聽,

不視不聽者,隳其肢體,黜其聰明,外不觀乎宇宙,內不知有太初。不登崑崙,不游太虛,坐忘遺照,合乎洞玄,同而無好,化而無常,希夷微妙,不可測量耳。

不華不榮,

不利貨財,不近富貴,不苟於人,不飾於物。眾人熙熙,我獨怕兮,眾人昭昭,我獨若昏。捐名忘勢,全身遠害,乃合天道也

棄世離俗,

不尊顯於市朝,不困囚於妻子。如孤雲野鶴,飛騰自在,舒卷無心,乃修真之士也。

積精全神,

賢人尚志,聖人貴精。內以沖和之氣養神,外以諸聖妙法以滋慧命。內外瑩徹覺性圓明。心境俱忘,頓超諸漏。體此法乃可修持也。

寂寞無為,

無為者,無不為也。恬淡無為,乃合天德。故曰無不忘也,無不有也。澹然無極,而眾美從之。故曰寂寞恬淡,虛無無為,乃天地之平,道德之質也。故聖人恬淡矣,平易矣。平易恬淡,則哀樂不能入,邪氣不能襲,其神不虧,故其德全,靜一而不變也。故一切賢聖,其道密庸,不以無為法而有成聖功者,理未聞也。

乃得道矣。

夫道者,有情有信,無為無形,可傳不可得,可受不可見。先天地而生,生而無名,然未嘗生也;後今古而存,存而無象,然未嘗存也。故曰不可思議。既不可致詰,思惟何以得之。眾生但能心境兩忘,一念不生,呼吸屈伸,躇步跐蹈,不知是誰,更休得携燈問火,涉水尋津,頓悟本心,即得道矣。

玆為眾生即說偈曰:

天尊宣祕密,方便示慈悲。法雨滋羣品,玄談釋眾疑。觀凡如夢幻,引接悟希夷。水火歸爐竈,雲霞罩坎離。沖虛通聖道,清靜結靈芝。物得能長久,人行絕禍危。逍遙三界外,永永證無為。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