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九 元朝祕史 卷十
元 闕名 撰 元鈔本
續集卷一

元朝秘史卷十

   成吉思說您宿衛的扵大兩雪的夜裏或晴

   明的夜裏或敵人紛擾厮殺的夜裏在我帳

   房周圍宿衛使我身心皆安凡有𦂳急事不

   曽怠慢以此我得到大位裏坐了如今将我

   這吉祥至誠的宿衛教呼作老宿衛的者斡

   哥列扯児必入班的七十箇散班教呼作大

   散班者阿児孩的勇士毎教呼作老勇士者

   也孫帖額等帯弓箭的教呼作大帯弓

   九十五千户内選揀的人做我貼身的萬護

   衛久後我子孫将這䕶衛的想着如我遺念

   一般好生SKchar舉休教

 成吉思𠕂說内裏的扯児必官并放頭口的宿

 衛的知料者内裏的房子車両放纛生熟飲食

 器械等物宿衛的提調者若有缺少只問他要

 凡給散飲食不得宿衛的言語休給散者若給

  散時必自他始凡内裏有人出入宿衛的整治

  者把門的貼門立者門内二人管酒局者管營

  盤的扵宿衛人内選充者圍

  獵時共圍獵車前留一半者

  成吉思𠕂說我不出征宿衛的亦不許出征若

  有違者起軍的頭目有罪宿衛的不着他出征

  只因他常䕶衛我圍獵時根随我平日又管牧

  拾車両等事如此不容易𠩄以怕重複了他不

  許他

  出征

   太祖𠕂說宿衛的内教人與失吉忽秃忽一同

   㫁事者凡衣甲弓箭器械等𭣣拾給散者官騸

   馬内教𭣣拾䭾綑索者宿衛的同扯児賔給散

   段匹者凡下營時教帯弓箭的散班與也孫帖

  額帯弓箭的扵帳殿右𫟪行不合等散班扵帳

  殿左𫟪行阿児孩的勇士扵帳殿前面行宿衛

  的管帳房車両扵帳殿根前左右行衆䕶衛散

  班并内裏家人等朶歹扯児必管着常在帳殿

  根前

   太祖命忽必来征合児魯兀種其主阿児思闌

   太祖又命速别額台追脫脫阿子忽秃赤老温

   等追至垂河将忽秃等窮絶了回来

  初命者別追古出魯追至撒里 崑地面将古出

  委吾種的主亦都兀差使臣阿乞刺等来成吉

  思䖏說俺聴得皇帝的聲名如雲净見日氷清

  見水一般好生喜𭭕了若得恩賜呵𩓑做第五

  子出氣力者成吉思說你来女子也與你第五

  子也教你做扵是亦都兀将金銀珠子段匹等

  兎児年成吉思命拙赤領右手軍去征林木中

  百姓令不合引路斡亦刺種的忽都合别乞比

  萬斡亦刺種先来歸附就引拙赤去征萬斡亦

  刺入至失失地面斡亦刺秃巴思諸種都投降

  了至萬乞児吉思種䖏其官人也迪亦納等也

  歸附了将白海青白騸馬黒貂鼠来拜見拙赤

  自失必児等種以南林木中百姓拙赤都𭣣捕

  了遂領着乞児吉思萬户千户并林木中百姓

  的官人将着海青騸馬貂鼠等物回来拜見成

  吉思成吉思以斡亦刺種的忽秃阿別乞先来

  歸附将扯扯亦堅名的女子與了他的子亦納

  赤将拙赤的女豁雷罕與了亦納赤的兄将阿

  刺合名的女子與了汪古種𨚫對拙赤說我児

  子中你最長今日初出征去不曽教人馬生受

  将他林木中百姓都歸

  𠕂命孛羅忽征豁里秃馬種其官人歹都秃巳

  死其妻孛脫灰塔児渾管着百姓孛羅忽到時

  令三人扵大軍前行至日晚入𭰹林徑路間不

  覺他哨望的人自後至将路截了殺了孛羅忽

  太祖聞知大怒欲親征孛斡児出木哈里諫止

  别命朶児伯朶申𠕂去征朶児伯朶申嚴整軍

  馬扵先行的把截䖏虚張聲勢𨚫従忽刺安不

  哈獸行的小SKchar行去又恐軍人畏懼不行令人

  各背條子十根若不行的用此懲戒每人又各

  将帯錛斧鋸鑿等器将當路樹木除去行至山

  頂下視秃馬的地面百姓如天窓上看下面一

  般大軍直進彼中不想卒到就筵席間擄了

 在先豁児赤官人忽秃合別乞二人被秃馬拿

 住在孛脫灰 -- 灰 荅児渾䖏其二人被拿的縁故因太

 祖許豁児赤娶三十箇妻豁児赤知秃馬女子

 生得羙要娶三十箇致那百姓反了将他拿住

 太祖得知因忽都合別乞知林木中百姓動静

 所以使将他去也被他拿了既𭣣捕了秃馬後

 賞與了孛羅兀一百秃馬的百姓與了豁児赤

 三十箇秃馬的女子忽都合别乞䖏與了孛脫灰 -- 灰

荅児

  太祖将百姓分與了母親及弟與諸子說共立

  國的是母親児子中最長是拙赤諸弟中最小

  是斡赤斤母親并斡赤斤䖏共與了一萬百姓

  母親嫌少不曽做聲児子拙赤䖏與了九千察

  阿歹䖏與了八千斡歌歹䖏與了五千拖雷䖏

  與了五千弟哈撒児䖏與了四千阿赤歹䖏與

  了二千別古台䖏與了一千五伯有𠦑父荅阿

  児台因先曽従王罕太祖欲要廢他孛斡児出

  等三人對太祖說自的家自壞如自的火自㓕

  一般你的父親遺念只留得你這箇𠦑父怎忍

  廢他他既不省事你可想着你父親休絶了扵

  是太祖心下辛酸應許着怒遂息了

  太祖扵訶額侖母親并斡赤斤䖏與了一萬百

  姓委付了古出等四箇官人拙赤䖏委付了忽

  難等三箇官人察阿歹䖏委付了合刺察児等

  三箇官人又說察阿歹性剛子細教闊客搠思

  早晚根前說話者斡歌歹䖏委付了亦魯等二

  人拖雷䖏委付了哲歹等二人合撒児䖏委付

  了者客阿赤歹䖏

  委付了察兀児孩

  晃豁塔歹種的䝉力有七子第四子名闊闊出

  為巫喚做帖騰格理其兄弟七人比𢙣将太祖

  弟合撒児打了来告太祖太祖正因他事怒間

  說你平日說人不能敵如何却被他打扵是合

 撒児垂淚起去三日不見太祖帖騰格理来說

 長生天的聖㫖神来告說一次教帖木真管百

 姓一次教合撒児管百姓若不将合撒児去了

 事未可知太祖聴了這話就那夜去拿合撒児

 有古出䓁将這緣故對太祖母親訶額侖說

 額侖用白駞駕車連夜起行日出時到合撒児

 䖏正見太祖将合撒児衣袖拴住去了冠帯問

 的中間見母親到好生驚恐母怒下車将合撒

 児觧了與了冠帯盛怒盤坐出両乳置膝上問

 道您見了麽這是您喫的乳合撒児何罪你自Page:Sibu Congkan Sanbian063-闕名-元朝祕史-10-09.djvu/65Page:Sibu Congkan Sanbian063-闕名-元朝祕史-10-09.djvu/66Page:Sibu Congkan Sanbian063-闕名-元朝祕史-10-09.djvu/67

  在後有九等言語的人都聚在帖騰格理䖏多

  如太祖䖏聚的人有斡赤斤的百姓也去投了

  斡赤斤使莎豁児去取被帖騰格理打了莆着

  馬鞍在他身上回来次日斡赤斤自去其兄弟

  七人圍着說你如何敢差人来取百姓欲要捶

  打斡赤斤恐懼說我不當差人他說你旣不是

  當伏罪令扵後面跪了斡亦斤扵次日清早太

  祖未起時入去跪着說這緣故說罷哭了太祖

  夫言中間孛児帖兀真夫人欠伸用被遮了𮌎

  垂淚着說他是如何的晃豁壇在前将合撒児

  打了如今又要斡赤斤跪是何道理你今見在

  他尚将你檜栢般長成的弟每殘害乆後你老

  了如亂麻群鳥般的百姓如何肯服你小的歹

  的児子每𬋩說罷哭了太祖對斡赤斤說帖騰

  格理如今来時由你扵是斡赤斤起身去准備

  了三箇力士少頃䝉力領着七子来帖騰格理

  至酒局西𫟪𦆵坐斡赤斤将他衣領揫住說

  昨日教我服罪我如今與你比試斡赤斤揫向

  外去中間帖騰格理㡌落扵火盆𫟪其父拾起

  嗅了置扵懷中太祖說您出去闘氣力揫着出

  時門限外原准備的三箇力士迎着拿了将他

  脊骨折㫁棄扵左𫟪車稍頭斡赤斤却入去說

  帖騰格理昨日要我服罪今日𦆵與他比試𨚫

  卧着了推辭不肯起元来也是平等的伴當其

  父䝉力 覺了垂淚說我自皇帝未起創之先

  做伴當到今日𦆵說中間七子便塞着門圍着

  火盆立将起衣袖太祖驚起說教躱了我出去

  說罷出去帯弓箭的散班圍着立了太祖見帖

  騰格理已死使人用帳房

  遮了死尸便起營去了

   帖騰格里死尸遮的帳房門與天𥦗初皆厭盖

   了令人看守至第三日将晚天𥦗開着死尸

   自出去了審視果然太祖說帖騰格理将我

   弟每打了又無故䜛譛的上頭天不爱他連

   他身命都将去了遂恠責䝉力 道自的子

   不能教訓要與我齊等𠩄以将他送了我若

   早知您這等徳性只好教你與札木合阿壇

   忽察児每一例廢了来又說若早間說的話

   晚夕改了晚間說的話早晨改了莫不被人

  言説呵羞耻因在先說定免你死有来罷怒

   遂息了自帖騰格理死後䝉力 父子每的

   氣𫝑遂消减了



光緒癸未八月寓赤國取此本連筠筏刻本對讀一過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