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元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一

卷第五十 元氏長慶集 卷第五十一
唐 元稹 撰 張元濟 撰校文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嘉靖壬子刊本
卷第五十二

元氏長慶集卷第五十一

 序

   白氏長慶集序

  記

   永福寺石壁法華經記 翰林承㫖學士記

    白氏長慶集序

白氏長慶集者太原人白居易之所作居易字樂天樂天始

言試指之無二字能不誤具樂天與予書始旣言讀書勤敏與他兒

異五六歳識聲韻十五志詩賦二十七舉進士貞元末進士

尚馳兢不尚文就中六籍尤擯落禮部侍郎高郢始用經藝

爲進退樂天一舉擢上第明年拔萃甲科由是性習相近逺

求玄珠斬白虵等賦及百道判新進士競相傳於京師矣㑹

憲宗皇帝𠕋召天下士樂天對詔稱㫖又登甲科未幾入翰

林掌制誥比比上書言得失因爲賀雨秦中吟等數十章指

言天下事時人比之風騷焉予始與樂天同校秘書之名多

以詩章相贈答㑹予譴SKchar江陵樂天猶在翰林𭔃予百韻律

詩及雜體前後數十章是後各佐江通復相詶𭔃巴蜀江楚

間洎長安中少年遞相倣傚競作新詞自謂爲元和詩而樂

天秦中吟賀雨諷諭等篇時人罕能知者然而二十年間禁

省觀寺郵候墻壁之上無不書王公妾婦牛童馬走之口無

不道至於繕寫模勒衒賣於市井或持之以交酒茗者處處

皆是楊越間多作書模勒樂天及予雜詩賣於市肆之中也其甚者有至於盗竊名姓

苟求是售雜亂間厠無可柰何予於平水市中鏡湖傍草市名見村

校諸童競習詩召而問之皆對曰先生教我樂天㣲之詩固

亦不知予之爲微之也又云鷄林賈人求市頗切自云本國

宰相每以百金換一篇其甚僞者宰相輙能辯别之自篇章

巳來未有如是流傳之廣者長慶四年樂天自杭州刺史以

右庻子詔還予時刺會稽因得盡徴其文手自排纉成五十

卷凡二千一百九十一首前軰多以前集中集爲名予以爲

陛下明年秋當改元長慶訖於是因號曰白氏長慶集大凡

人之文各有所長樂天之長可以爲多矣夫以諷諭之詩長

於激閑適之詩長於遣感傷之詩長於切五字律詩百言而

上長於贍五字七字百言而下長於情賦賛箴戒之𩔖長於

當碑記叙事制誥長於實啓表奏狀長於直書檄詞䇿剖判

長於盡揔而言之不亦多乎哉至於樂天之官族景行與予

之交分淺深非叙文之要也故不書長慶四年冬十二月十

日㣲之序

  記

    永福寺石壁法華經記

按沙門釋惠皎自狀其事云永福寺一名孤山寺在杭州錢

塘湖心孤山上石壁法華經在寺之某所始以元和十二年

嚴休復爲刺史時惠皎萌厥心卒以長慶四年白居易爲刺

史時成厥事上下其石六尺有五寸短長其石五十七尺有

六寸座周於下蓋周於上堂周於石砌周於堂凡買工鑿經

六萬九千二百有五十錢經之數經旣訖又成二石爲二碑

其一碑凡輸錢於經者由十而上皆得名於碑其輸錢之貴

者若杭州刺史吏部郎中嚴休復中書舎人杭州刺史白居

易刑部郎中湖州刺史崔玄亮刑部郎中睦州刺史韋文悟

處州刺史韋行立衢州刺史張聿御史中丞蘇州刺史李乂

御史大夫越州刺史元稹右司郎中處州刺史陳岵九刺史

之外搢紳之由杭者若宣慰使庫部郎中知制誥賈餗以降

 不附於經石之列必以輸錢先後爲次第不以貴賤老㓜

多少爲先後其一碑僧之徒思得聲名人文其事以自廣予

始以長慶二年相先帝無狀譴於同又明年徙會稽路出於

杭杭民競相觀暏刺史白恠問之皆曰非欲觀宰相蓋欲觀

曩所聞之元白耳由是僧之徒誤以予爲名聲人相與日夜

攻刺史白乞予文予觀僧之徒所以經於石文於碑蓋欲相

與爲不朽計且欲自大其本術今夫碑旣文經旣石而又九

諸侯相率貢錢於所事由近而言亦可謂來異宗而成不朽

矣由逺而言則不知幾萬千歳而外地與天相軋隂與陽相

蕩火與風相射名與形相㓕則四海九州皆大空中一微塵

耳又安知其朽與不朽哉然而羊叔子識枯𣗳中舊環張僧

繇世世爲畫師歷陽之氣至今爲城郭狗一叱而異世卒不

可化鍜之子學數息則易成此又性與物一相遊而終不能

兩相忘矣又安知夫六萬九千之文𠜇石永永因衆性合成

獨不能爲千萬刼含藏之不朽耶由是思之則僧之徒得計

矣至於佛書之妙奥僧當爲予言不當爲僧言况斯文止於

紀石𠜇故不及講貫其義云長慶四年四月十一日浙江東

道都圑練觀察處置等使通議大夫使持節都督越州諸軍

事越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上柱國賜紫金魚袋元稹記

    翰林承㫖學士記

舊制學士無得以承㫖爲名者應對顧問叅會旅次班第以

官爲上下憲宗章武孝皇帝以永貞元年即大位始命鄭公

爲承㫖學士位在諸學士上居在東第一閤乘輿奉郊廟輙

得乘厩馬自浴殿由内朝以從揚鷄竿布大澤則丹鳯之西

南隅外賔客進見於麟德則止直禁中以俟大凡大誥令大

廢置丞相之宻畫内外之宻奏上之所甚注意者莫不專對

他人無得而叅非自異也法不當言用是十七年間由鄭至

杜十一人而九叅大政其不至者衛詔及門而返事適然也

禁省中備傳其事至於張則弄相印以俟其病間者久之卒不典命

也巳若此則安可以昧陋不肖之稹繼居九丞相二名卿之

後乎俛仰瞻睹如遭大賔每自誨其心曰以若之不俊不明

而又使欲惡欹曲攻於内且决事於㝠㝠之中無𭧂揚報効

之言不忿行私易也然而隂潜之神必有記善惡之餘者以

君父之遇若如是而猶舉枉措直可乎哉使若之心忽而爲

他人盡數若之所爲而終不自愧斯可矣昔魯共王餘畫先

賢於屋壁以自警臨我以十一賢之名氏豈直自警哉由是

謹其遷授書于座隅長慶元年八月十日記


元氏長慶集卷第五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