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

卷第三十九 元氏長慶集 卷第四十
唐 元稹 撰 張元濟 撰校文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嘉靖壬子刊本
卷第四十一

元氏長慶集卷第四十

  制誥

   𠕋文武孝德皇帝赦文 處分幽州德音

   戒勵風俗德音

    制誥序

制誥本於書書之誥命訓誓皆一時之約束也自非訓導職

業則必SKchar言美惡以明誅賞之意焉是以讀說命則知輔相

之不易讀胤征則知廢怠之可誅秦漢巳來未之或改近世

以科試取士文章司言者茍務刓飾不根事實升之者美溢

於詞而不知所以美之之謂黜之者罪溢於𥿄而不知所以

罪之之來而又拘以屬對跼以圎方𩔖之於賦判者流先王

之約束蓋掃地矣元和十五年余始以祠部郎中知制誥𥘉

約束不暇及後累月輒以古道于丞相丞相信然之又明年

召入禁林專掌内命上好文一日從容議及此上曰通事舍

人不知書便其宜宣賛之外無不可自是司言之臣皆得追

用古道不從中覆然而余所宣行者文不能自足其意率皆

淺近無以變例追而序之蓋所以表明天子之復古而張後

來者之趣尚耳

    𠕋文武孝德皇帝赦文

門下昔我高祖太宗化隋爲唐奄宅區夏包舉四海全付子

孫其事何哉彼昏盈而我勞劬也明皇承之能大其業六戎

八蠻罔不貢奉由是庶尹㢮政庶吏㢮刑視人不勤視盜不

謹燕冦勃起洞無藩籬六十有七年兵革大試其事何哉據

逸安而易萌漸也逮我聖父勤身披攘斬斷誅除天下略定

曾是幽冀賜予懷來荷頼景靈丕訓不墜環歲之内二方平

寧粤余何功時帝之力而卿大夫猥以大號加予眇身讓于

四三益甚其請皇太后始聞其事歡然慰心慈旨下臨臣誠

上迫柢受典禮懔乎予懷尚念昔者七十二君莫不升中慶

成自以爲堯舜莫巳若也然而不爲堯舜之行者來代無傳

焉朕嘗推是爲心不欲名浮於實今卿大夫謂我爲文武孝

德矣其將何道以匡予予其業業兢兢日慎一日慕陶堯虞

舜之行以自勉思文祖憲考之道以自勗予茍不思無忘納

誨於戲溢美之名旣不克讓及物之澤又何愛焉可大赦天

    處分幽州德音

勑昔我玄宗明皇帝得姚元崇宋璟使之鋪陳大法以和人

神而又益之以張說蘇頲嘉貞九齡之徒皆能始終彌縫不

失紀律四十年間海内滋殖風俗謹朴君臣平寧人無爭端

而卿大夫羞以贓罪鞫人於聖代矣况伺察乎由是網漏吞

舟視盗不謹冦羯乗釁勃爲妖氛天下持兵垂七十載朕因

𦕈末𫉬承祖宗分不得見四方無姑息之臣而九有復升平

之境矣上帝念我賚予忠賢盡獻提封恢纉舊服使遼陽八

州之衆重覩開元之儀者則予侍中總之力也名藩厚位予

何愛焉劉總已極上台仍移重鎮兄弟子姪各授官榮大將

賔寮亦皆超擢管内州縣官吏肅存古等二百餘人悉是劉

緫選任材能乆令假攝並與正授用奬勤勞尚念幽州將士

夙著勲庸易帥之初諒宜優錫共賜錢一百萬貫以内庫及

戸部見在匹叚支送充賞給幽州盧龍并瀛莫等州將士又

念八州之内九賦用殷慶澤旁流所宜霑貸其管内八州百

姓並宜給復一年仍令給事中薛存慶徃彼宣慰親諭朕懷

州縣之中或有殘破偏甚者委弘靖量事便宜優䘏務令存

立劉總素以清靜理人固當開釋尚恐自罹禁網亦念哀矜

管内見禁囚徒罪無輕重並宜赦免大將及判官等雖巳頒

官爵而或慮闕遺宜委弘靖具名銜聞奏如有父母在者别

具上聞當加優䘏朕以劉總父子頻立戰功永言將吏之中

慮有𣳚於王事當道從前巳來官吏將士等或忠義可嘉身

巳淪𣳚者委弘靖條録聞奏當加追贈平時舊老始見胡塵

復覩朝儀得無悽抃遐想撫其兒稚自此免於兵鋒言念及

兹用加優給管内有高年𢝼獨或疾瘵不能自存者委弘靖

差官就問量給粟帛管内州縣官吏有奉職清強惠及百姓

者委弘靖具事跡奏聞當與量加進改燕趙之間古多竒士

隗臺如在代豈乏賢如有隱於山谷退在丘園行義素高名

節可尚或才兼文武卓然可奬者亦委弘靖具名薦聞於戲

古人云安不忘危魏徴對太宗以守成之不易兹朕小子抑

又何知而鎮兾克和幽燕復古慄慄夙夜不遑安寧實惟祖

宗之休尚頼股肱之力咨爾輔弼至于方嶽爾當勉於姚宋

之功予亦無忘於天寳之戒宣示中外宜體朕懷

    戒勵風俗德音

勑朕聞昔者卿大夫相與讓於朝士庶人相與讓於列周成

王措刑不用漢文帝耻言人過真理古也朕甚慕焉中代以

還爭端斯起掩抑其言則專蔽誘掖其說則侵誣自非責實

循名不能彰善癉惡故孝宣必有敢告乃下光武不能單辭

遽行語稱訕上之非律有慝名之禁皆所以防三至之毀重

兩造之明是以爵人於朝則皆勸刑人於市則皆懼罪有歸

而賞有事也末俗偷巧内荏外剛卿大夫無進思盡忠之誠

多退有後言之謗士庶人無切磋琢磨之益多銷鑠浸潤之

讒進則諛言謟笑以相求退則群居雜處以相議留中不出

之請蓋發其隂私公論不容之詞實生於朋黨擢一官則曰

恩皆自我黜一職則曰事出他門比周之跡已彰尚矜介特

由徑之蹤盡露自謂貞方居省寺者不能以勤恪莅官而曰

務從簡易提紀綱者不能以準繩檢下而曰宻奏風聞獻章

䟽者更相是非備顧問者互有憎愛苟非泰鏡照膽堯羊觸

邪時君聽之安可不惑叅斷一謬俗化益訛禍發齒牙言生

枝葉率是道也朕甚憫焉我國家貞觀開元同符三代風俗

歸厚禮讓偕行兵興巳來人散久矣始欲導之以德不欲驅

之以刑然而信有未孚理有未至曾無耻格益用凋刓小則

綜覈之權見侵於下輩大則樞機之重旁撓於薄徒尚念因

而化之亦旣去其尢者而宰臣等懼其浸染未克澄清備列

祖宗之書願垂戒勵之詔遂申誥教頗用殷勤各當自省厥

躬與我同底于道凡百多士宜體朕懷

元氏長慶集卷第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