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二

卷第四十一 元氏長慶集 卷第四十二
唐 元稹 撰 張元濟 撰校文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嘉靖壬子刊本
卷第四十三

元氏長慶集卷第四十二

  制誥

   授王播中書侍郎平章事兼鹽鐡使制

   加裴度幽鎮兩道招撫使制

   加裴度鎮州四面招討使制

   授劉緫守司徒兼侍中天平軍節度使制

   許劉緫出家制    加烏重㣧檢校司徒制

    授王播中書侍郎平章事兼鹽鐡使制

門下昔蕭何用新造之漢而能調發子弟完𥙷敗亡使關東

糧饋不絶者以其盡得秦之圖籍而周知其衆寡也我國家

乗十一聖之區寓提億兆人之生齒而曰不能足食足兵朕

甚懵焉得非調隂陽撫夷夏者不欲侵貨泉之任而主㑹計

校盈虚者不得叅邦國之重乎子將兼之允在能者諸道鹽

鐡轉運等使太中大夫守刑部尚書王播在德宗時以對詔

入仕踐更䑓閣由御史中丞大京兆尹掌縣官鹽鐡爲春官

尚書乃長巴髳以控蠻蜑盡稱厥職逹于予聞洎詔徴還便

殿與語得所未得聞所未聞昭然𤼵矇幾至前席重委操剸

鋩刃益精國有羡財而人不加賦東師在野物力蕭然不有

主張孰能戡濟是用命爾作相仍以舊務因之爾其西備戎

羗東定燕冀内實九府外豐萬人百度群倫罔不在爾於戯

典謨訓誥行之具存邪正是非知之孔易予唯以不敏不明

兹故用爾爲股肱耳目又安能一二戒誨垂之空言爾其自

勵于爾心無令觀𦗟者論爾於郷校可依前件

    加裴度幽鎮兩道招撫使制

門下夫以區區秦伯而猶念𣈆國曰其君是惡其人何罪况

朕均飬億兆爲之君親燕人冀人皆吾乳哺而育之安忍

豺狼驅脅之故絶其飛走盡致網羅止行犯命之誅是用開

其一面河東節度觀察處置等使金紫光禄大夫守司空兼

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太原尹北都留守上柱國𣈆

國公食邑三千戸裴度昔者區域之中蜂蟻巢聚蔡有逆孽

齊有狡童厥𥘉圖征疑議滿野不懼不惑挺然披攘苟無司

南允罔能濟佑我憲考爲唐神宗實惟股肱運用忠力肆朕

小子𫎇受景靈冀服於前燕平於後而撫御失理盤牙復生

求思弭寜中夜有得國有元老夫何患焉用是亟宣懇惻之

誠就加招撫之命於戯頃者師道元濟乘累代襲授之資藉

山東結連之𫝑以丞相布畫於千里之外使諸將持重於四

封之中而猶劉悟裂虵豕之軀李祐潰鯨鯢之腹盖逆順之

情異而忠孝之道明也况幽鎮無名𭧂狂以丞相進觀其宜

以諸將齊奮其力斧鑕之刑坐迫椒蘭之氣外薫誰不自愛

其生焉能與亂同死度宜開懐緩帶以待其歸可依前守司

空兼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河東節度使充幽鎮兩

道招撫使餘如故

    加裴度鎮州四靣招討使制

門下傳云死者不復生刑者不復屬是以先王斬一支指殺

一犬彘莫不伏念隱悼至于旬時决而行者蓋不得巳也予

於鎮人亦然伏念俟其悛革詎止旬時前命相臣招懷撫諭

矜其詿誤示以生門期於盡脫網羅豈欲驅之䧟穽而豺狼

當道荆𣗥牽衣雖欲歸之於仁厥路無由而至况王師𡑅境

義勇爭先朕每抑其鋒鋩未忍覆其巢穴是猶愛稂莠而傷

稼穡飬癰疽以潰肌膚獨懐児女之仁慮失祖宗之典今上

台居鎭筭畫無遺操𣈆陽之利兵驅屈産之良馬舉河東義

成之衆合滄景澤潞之師當元翼授命之𥘉乗田布雪𡨚之

忿舉毛拾芥其易可知兼用恩威尚存招致宜令河東節度

使裴度充鎮州四靣招討使於戯以一城之卒敵天下之師

徇猖蹶之徒抗君父之命吾哀爾軰死實無名茍能自新亦

兾容汝主者施行

    授劉緫守司徒兼侍中天平軍節度使制

門下百谷所以朝巨海海不疑其貳於我也五嶽所以鎮厚

地地不畏其軋於已也故山澤之氣上騰天應之則爲雲爲

雨台輔之精下降君得之則稱帝稱皇是以採群疑者終不

能成大功推至信者必有以來大順况朕志先定臣誠素通

偃七十年之干戈垂千萬代之竹帛非我獨斷安能遽行某

官某生知禮樂神授機符移孝資忠本仁祖義學弄之始畫

地而壁壘勢成言兵之時聚米而山川形具𧰼賢秉哲脫俗

遺榮慕清淨以爲宗㑹富貴之來逼自居劇鎮亟立殊勲威

定兩藩化行八郡日者除㐫淮甸易帥常山張吾掎角之雄

頼爾股肱之力加以深𠂻早逹宻款屢聞求奉浮圖之真願

弃全燕之重誠嘉素尚難遂過中縱妻子之可捐 --捐豈君父之

能捨朕惟鄒魯之地鄆實居多俗尚師儒人推朴厚施之美

化豈無衆善之因革其非心寜失大雄之㫖是用正名台座

重委藩方爾其張我四維敷我五教握龍節以率下露蟬冕

以行春宜體䕫龍之令圖勿徇巢由之獨行可守司徒兼侍

中使持節鄆州諸軍事守鄆州刺史充天平軍節度鄆曹濮

等州觀察處置等使散官勲封如故主者施行

    許劉緫出家制

門下朕聞西方有金仙子自著書云昔我於無量刼中捨國

城妻子以求法要朕甞聞其語未見其人安知股肱之間目

驗兹事脫身羈網誠樂所從捨我縶維能無永歎遂其高尚

良用憮然具官劉緫五嶽孕靈三台降瑞位兼將相代襲勲

庸視軒冕若浮雲弃妻孥猶脫屣屢陳章表貇願捨家勉喻

再三終然不奪朕又移之重鎮寵以上公莫顧中人之情遂

超開士之跡於戯張良却粒尚想高縱范蠡登舟空瞻遺𧰼

功留𪔂鼐誓著山河長存魚水之歡勿忘香火之願宜賜法

號大覺仍賜僧臘五十夏主者施行

    加烏重㣧檢校司徒制

門下古之命將莫不登諸齋壇告於郊廟分其閫限推其車

轂非所以寵異崇大而姑息之蓋先王之懋典授之專柄然

後遷延者必罪選懦者必懲式所以使恩威並流而人人無

辭於賞罰也横海軍節度滄德棣等州觀察處置等使銀青

光禄大夫檢校司空使持節滄州諸軍事兼滄州刺史御史

大夫上柱國邠國公食邑三千戸烏重㣧甞以懷汝之師南

伐叛蔡博大持重不要竒勝不用鉄龯不嚴刁斗舉必示信

戰必尅期寇讎知其仁士卒懷其惠梟鏡就執第其勲庸雖

坐樹不言而圗功甚大先皇帝分命水土換其旌旄俾廉於

滄以長撗海幽鎮旣亂人心或揺師衆無譁而湯池自固者

重㣧蓋有之矣而又明於斥候善揣敵情動靜以聞兹實頼

汝是用升其秩序以大威聲進位上公式光戎律此所以慰

薦爾之忠力也爾其勉之於𭟼甘之誓曰用命賞于祖不用

命戮于社朕奉祖宗而守社稷也其能私賞罰於天下乎賞

旣不俟於成功罰固難期於後効矣若驚之寵無忘戒之可

檢校司徒依前充撗海軍節度使



元氏長慶集卷第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