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亡兄墓誌銘编辑

君姓曾氏,諱曄,字茂叔,有智策,能辨說,其貫穿反復,人莫有能屈之者。身窮,為生事,或毛密,應之無留,而讀書理筆墨,交賓客,又思事未至當如何,亦不廢也。歡愉憂悲、疾病行役、寢食之間,書未嘗去目。故自上古以來,至今聖賢百氏、騷人材士之作,訓教警戒,辨議識述,下至浮誇詭異之文章,莫不皆熟,而於治亂興亡、是非得失之際,莫不能議焉。其文章尤宏贍瑰麗可喜。三代遠矣。漢以來,世有成事業、就功名之時,則賢臣、謀士、材技之人,同世並出,常若有餘。至時或無所用之,則士雖往往有紀,而亦不俱見於世。蓋堙窮頓委於巖墻閭巷之中者豈少哉?如君之材如辨博,又其學如此,使得用其意於事,其施設必有異焉,然卒不克見於世,蓋亦豈非其命也夫?

君年四十有五,皇祐五年以進士試於廷,不中,得疾歸,卒江州。祖諱某,尚書戶部郎中,贈右諫議大夫。考諱某,故太常博士。娶李氏。子曰覺,曰黌。女二人。卒之歲十二月某日,葬建昌軍南豐縣之某鄉某原某里也。弟鞏為其銘曰:

世或須人,中士為材。有非其應,聖不能諧。故君之學於己為足,而材與世為乖。刻銘幽石,維以告哀。

故高郵主簿朱君墓誌銘编辑

君諱某,字齊卿,姓朱氏。其先家於彭城,五代之亂,徙於淮南,今為淮南人。曾祖某不仕,祖某贈刑部尚書,父某贈殿中丞。君嘗試為秘書省校書郎、蘇州之長洲尉、高郵軍之高郵主簿以卒,卒時乾興元年六月十九日也。後卒之若干年,其子象之、柬之、升之、延之奉君之喪,葬天長縣之秦蘭里。於是時,象之某官,柬之某官,以材名。餘皆為士。

某官以書命鞏曰:“子其為我銘之。”而以狀言公之為人,有智計,喜施與,少從師學問,已而捨學業其家。家之食口數百,仰於君,君能資之,皆出乎衣食,嫁娶皆有餘法。殿中之弟、工部待郎巽,初舉進士,數困,欲不復往。君勸之曰:“第行無以廢為念。”故侍郎得曲就其志,至為達官,大其家,後卒官。君既居官,以材稱,其為身務於廉,臨獄訟務為恕。

母某氏,旌德縣太君。娶耿氏,又娶賈氏。女歸太常博士吳祥,柳州馬平縣陳許,池州推官李樞。其季歸於曾氏,某之先君博士也。舅氏實命鞏銘,其敢辭?銘曰:

推心於家,其愛已孚。用力於官,蓋以其餘。得官於晚,壽五十四。故不太顯,以極其志。

江都縣主簿王君夫人曾氏墓誌编辑

試校書郎、揚州江都縣主簿王無咎妻曾氏,建昌南豐人,先君博士第二女也。孝愛聰明,能讀書言古今,知婦人法度之事,巧針縷刀尺,經手皆絕倫。先君選其婿於里中,以歸王氏。王氏家故貧,曾氏為塚婦,而其姑蚤世,獨任家政,能精力,躬勞苦,理細微,隨先後緩急為樽節,各有條序。有事於時節,朝夕共賓祭奉養,撫其門內,皆不失所時,將以恭嚴誠順,能得其屬人。其舅喜曰:「吾不以家為恤矣。」其夫歎曰:「我能一意自肆於官學,不以私累其志,曾氏助我也。」生二女。年三十有三,嘉祐四年五月三日以疾卒,十二月葬建昌南城。曾大考尚書水部員外郎,諱仁旺。大考右諫議大夫,諱致堯。先君太常博士,諱易占。將葬江都,告其兄鞏,使誌其墓。天乎!吾哭伯姊始逾期,又哭吾妹而誌之,其可哀也已!其可哀也已!

故太常博士吳君墓誌銘编辑

君諱祥,字某,姓吳氏,事宋為太常博士。年六十二,某年某月某日以官卒於家。卒之若干日,葬真州揚子縣之某鄉某原。

初,君從進士試,屢不中。年四十餘始中第,為吉州軍事推官。歸,以選為開封府開封縣丞。大臣稱其材,遂為秘書省著作佐郎,知考城縣,又知河中府之龍門縣,再遷為博士,知蘄之蘄水縣。父喪除,朝京師,疾作,遂求歸真州。真州,君家也。初,君之屢斥於進士也,既自力學問,充其業,又帥其弟,務刻苦,養其親。入其門內,尊安其卑,卑慕其尊,一時皆稱之。及從事於吉州,弟已死,君夫婦痛自節衣食,遂能嫁其孤女若干人,皆不失所時。其在開封,衣食常不自足,而親戚故舊之至京師者,多以君為歸。其喪父也,以家之有無葬,故葬不緩。親戚或憂其貧,欲出錢為基址,謂君一強出,可以取其贏。君歎曰:「吾不敏,既位於朝,貧我素也,喪乃欲為利乎?」平居恂恂,不與犯者校,及其自守,人亦不能移也。官歸,常僦屋以居,既卒,幾不能葬。

曾大父某。大父某。父某,以君之恩為大理評事。妣某氏,某縣太君。太君之喪,君致其哀有過人者。妻朱氏,某縣君,余姨也,有助於君。子曰某,女嫁亳州觀察推官張天經。既葬,某為碣於墓,而與天經來乞銘於鞏。天經以材名,人皆曰其尚能存君之家者。銘曰:

維吾先君,太王之嫡。禪聖圖民,於東竄跡。其後孔蕃,以國為氏。君紹厥宗,其德則類。儉著於家,勤著於身。不苟其贏,卒死於貧。維時之人,命士大夫。縞冠素蓋,爭利於途。曾不君慕,顧或笑之。非彼可議,維世足欷。較於銘章,君有則多。以遺其孥,非厚如何。

知處州青田縣朱君夫人戴氏墓誌銘编辑

知處州青田縣事、天長朱君諱某之夫人曰高郵戴氏,年七十有七。治平元年九月庚午,以疾卒於楚州監倉之官舍,某年某月某甲子,葬於天長之某鄉某原。

夫人之考諱奎,娶徐氏女,夫婦皆有善行,聞於其鄉。夫人受教於始笄,從事於既嫁,少而行修於身,老而教行於家。故父母曰「不遺吾憂」,舅姑曰「能順吾志」。夫受其助,子賴以成。其平居深靜有儀法,不妄笑言,就之色莊而氣仁。居貧,自薄衣食,而厚於施與。屬人之孤女為收嫁者,蓋二人云。既老矣,女事不廢,而婦容益恭,雖少者有不及也。

有子四人,曰某,曰某,早卒。某,某州錄事參軍,監楚州裝卸米倉。某,衢州西安縣令。皆及進士第,好古而有文。夫人於某,外叔祖母也。故舅氏屬以銘。銘曰:

淑哉戴氏,青田之助。允直且仁,蓄德於身。為下肅祗,為上惠慈。安意處貧,薄己裕人。其承有子,以文起仕。秀髮垂領,享有多慶。卜壤之良,乃兆新堂。刻此幽文,美實長存。

亡侄韶州軍事判官墓誌銘〈用石本校〉编辑

覺姓曾氏,吾兄之子也。吾先人六子,吾兄諱曄為最長,有材而不試以死。覺自少則勵志,力學問,知道理,善於屬文。及長,慨然慕有為於世,不肯碌碌,為人恭謹,循循寡言。治平二年及進士第,為吉州司法參軍,有能吏名,用薦者為韶州軍事判官。行至虔州得疾,卒於驛舍,熙寧三年十一月己丑日也,年三十有七。覺字道濟,建昌軍南豐人。王考諱易占,太常博士。曾王考諱致堯,尚書戶部郎中直史館,贈右諫議大夫。覺母李氏,妻鄧氏、夏氏、范氏,有子修偃。熙寧四年八月壬申葬於南豐龍池鄉之源頭。吾哀其若將有成也,而止於斯,故為銘其墓曰:

德累則厚,方濟而隕。材引則達,未試而泯。志棄不獲,誰云非閔?墓石有文,尚永來信。

光祿少卿晁公墓誌銘编辑

公姓晁氏,其先家濟州之鉅野,今為開封祥符人。皇考諱遘,尚書駕部員外郎,贈開府儀同三司、吏部尚書。皇祖諱佺,贈太傅。皇曾祖諱憲,贈某官。公諱宗恪,字世恭。少以世父太子少保、贈某官、諡文元、諱迥恩,補將作監簿,十四遷至光祿少卿,歷監單州應天府酒稅,知蘇州之常熟、婺州之蘭溪縣事,通判安州、杭州事,知通州、虔州,提點廣南東路刑獄公事,又知信州、泉州。享年六十有三,熙寧二年月某甲子卒於官,四年某月某甲子,與其夫人某縣君閭丘氏合葬於揚州江都縣之廣陵鄉。

公為人樂易慈恕,寡言笑,人不見其喜怒,遇事果於有為,人亦罕能及者。其為常熟,修學校,理溝防,人賴其利。為蘭溪,繩奸字窮,境內和洽。通判安州,州政待公而決。通判杭州,州將矜己自肆,上下莫能變,公徐與之論可否,語平而氣和,將畏且從也。由是,上下倚公以治,至今杭人稱之。其為虔州,州近鹽,多盜與訟,公至,修弛廢,督奸彊,威信盛行,盜不敢發,而獄無繫囚。及在廣南,其用法常寬,而欲人自避,曰治有先後緩急者,謂此也。其視部吏,孜孜恐失一善,而惡人亦莫敢犯公法。其為通判,如廣南,為信州、泉州,如虔州,所至人皆安公之政,而去常思之。蓋公之行己居官而見於事者如此,而其大抵則於仁厚最隆也。母張氏,壽安縣太君。子男二人,曰仲景,海州司理參軍;曰仲孺,試將作監主簿。孫男三人,曰端復,曰端儼,皆太廟齊郎;曰某,未仕也。女六人,長適太常博士、集賢校理曾鞏,銘公墓者也。次適某官劉某、某官高元振、某官燕若濟,今存惟燕氏婦,餘早世。閭丘夫人為身治家皆應儀度,卒於公歿之明年某月某甲子。公歿,家無餘財,而仲景、仲孺皆謹厚自刻厲,能世其先人,於是又知公之教行於其家也。銘曰:

晁世來西,大自文元,有卿有公,繼屬綿綿,曰卿謂誰?時維光祿,作其德音,光於外服。其光伊何?有善自身,匪飾匪雕,璞玉之純。治有恩威,時其張弛,彼畏此懷,吾寧一理。於虔於泉,于嶺之南,里安戶擾,罔有不咸。宜壽而昌,胡不百齡?尚茲介祉,維後之成。

夫人曾氏墓誌銘编辑

夫人,吾從女兄也,姓曾氏。沉靜謹約,不妄笑言。遇人一以恕,於其內外屬之間,孝友慈順,無不當於理,故與之處者皆愛,哭其死者皆哀。嗚呼!為女如是,足以知其賢,又足以知吾之祖考以來,教行於其家也。夫人考諱某。王考諱某,尚書戶部郎中,直史館,贈右諫議大夫。曾王考諱某,尚書水部員外郎,建昌軍南豐人。夫人嫁為同縣朱君某之妻。有子曰某,曰軾,以文行稱於鄉。有孫曰京,曰彥。京為真州司法參軍、亳州教授。夫人享年若干,某年某月某甲子卒於寢,某年某月某甲子葬於南豐之某鄉某原。將葬,軾以書來請銘。余曰:「銘莫如余宜為。」乃為其辭曰:

女德在幽,而始人倫。詩有顯揚,以立生民。尚類於古,淑為夫人。壺有彝則,仔肩以身。曾不蕃寵,畀其子孫。曾不遐年,善則長存。維仲薦美,列辭墓門。

天長朱君墓誌銘编辑

君姓朱氏,諱延之,字某。其先彭城人,今家於揚州之天長縣。曾祖某,贈尚書右僕射。祖某,贈尚書工部待郎。考某,贈太子中舍。母賈氏,某縣太君。君年若干,卒於熙寧六年六月之丙申,葬於某年某月之某甲子,其墓在天長之同人鄉秦蘭里。

君聰明敏悟,少力學問,為文章,數就進士試,不合,乃歎曰:“與其屈於人,孰若肆吾志哉?”因不復言仕。方是時,朱氏世以仕宦顯於淮南,君居其家,尤孝謹慈良。然與人,非其意不肯苟合。既果於自為,而其治見於家者,規畫纖悉備具,推之知其可任以事,然卒於無所遇,君亦未嘗不自得也。

君少孤,養母母之,父死歲久,其喪寓於遠,貧不能歸也。君居窮經營,卒能使之返葬。及晚而饒財,又能樂賑施,人以此多君也。

君娶沈氏,諫議大夫立之女,早卒。再妻王氏,殿中丞鼎臣之女。子男四人,寅、萬、廣、寓,皆有學行。女五人,許嫁進士滿希遠、太廟齊郎馬某,餘尚幼。君,余舅也,故為之銘其墓。其辭曰:

勢不云泰,志則非屯。彼轂之丹,豈易吾仁。廩有餘粟,及里與鄰。藏有圖書,遺其子孫。己則無憾,尚畀後人。識美幽堂,日遠彌新。

秘書省著作佐郎致仕曾君墓誌銘编辑

君姓曾氏,諱庠,字明升,建昌軍南豐縣人。曾祖諱某,尚書水部員外郎。祖諱某,尚書戶部郎中、直史館、贈右諫議大夫。考諱某,舒州軍事推官。君進士及第,歷邵州司理參軍,用薦者為衡州常寧縣令、福州福清縣丞,以疾自陳,遷秘書省著作佐郎致仕。卒於熙寧九年十月某甲子,年五十有九,以其年十一月某甲子葬南豐龍池鄉之源頭。母吳氏,妻黃氏、朱氏,有子曰擴,曰某,曰某,女四人。

君少孤,自感勵好學,能文章,為人聰明敏達,喜事有大志,不肯少屈。為吏以材稱,治獄能盡其情。為令丞,易敝興壤,綱紀具修,吏不敢犯,而民安之也。有聲顯聞,薦者自許得人。不幸不壽,不克盡其用。將葬,擴來告曰:「願有紀也。」乃為其銘曰:

發其華,見於文。收其實,見於事。於其小,綽有聞。於其卓,屈不試。尚不沒,慰後昆。矢以辭,列幽隧。

亡妻宜興縣君文柔晁氏墓誌銘编辑

文柔姓晁氏,諱德儀,字文柔,年十有八嫁余。余時苦貧,食口眾,文柔食菲衣敝自若也。事姑,遇內外屬人,無長少遠近,各盡其意。仁孝慈恕,人有所不能及。於櫛珥衣服,親屬人所無,輒推與之,不待己足。於燕私,未嘗見其惰容。於與人居,未嘗見其喜慍。折意降色,約己以法度,學士大夫有所不能也。為人聰明,於事迎見立解,無不盡其理,其概可見者如此。蓋天畀之德而夭其年,遺以相余而奪之蚤。余不知其所以,而又不自知其哭之之慟也。文柔以嘉祐七年三月甲子卒於京師,年二十有六,余時校史館書。熙寧四年追封宜興縣君,十年二月庚申葬於建昌軍南豐縣龍池鄉之源頭,余時為洪州。

文柔有子,男曰綰,太廟齊郎;曰琮,未仕也。女曰慶老,三歲而死。晁氏世家澶州清豐縣,今為開封府祥符縣人。文柔曾祖佺,贈太師中書令。祖遘,尚書駕部員外郎,贈開府儀同三司、吏部尚書。考宗恪,光祿少卿。余,南豐曾鞏子固也。銘曰:

人孰不貴?子逢其窮。世誰不壽?子罹其凶。維德日躋,生不見其止;維聲日遠,歿不見其終。子能自得,懟者在人。遺以輔余,曾不逡巡。歲云其逝,予悲孔新。其孰昭之?彖此幽瑉。

亡弟湘潭縣主簿子翊墓誌銘编辑

熙寧十年春,予蒙恩予告,葬其弟子翊於南豐。維子姓隆曾氏,諱宰,字子翊,世魯人,今家建昌軍之南豐。子翊少力學,六藝百子、史氏記、鍾律地理、傅注箋疏、史篇文字,目覺口誦手抄,日常數千言,手抄書連榻累笥不能容。於其是非治亂之意既已通,至於法制度數、造物立器,解名釋象、聲音訓詁,纖悉委曲,貫穿旁羅,無不極其說。且老,未嘗一日易意。其為文馳騁反復,能傅其學。為人質直孝弟,抑畏小心,少年飲酒歌呼、饒樂放縱之事,未嘗一接焉。其學行如此,於世用宜如何也?然位不過主簿,壽止於四十七,其非可哀也夫?子翊嘉祐六年進士及第,歷舒州司戶參軍,潭州湘潭縣主簿。所居官理,其去人思之。其學於古者,蓋未嘗試也。

有子經、綬、純、約,女適饒州軍事判官曹唐弼,次尚幼也。曾祖諱某,尚書水部員外郎。祖諱某,尚書戶部郎中,直史館,贈右諫議大夫。考諱某,太常博士,贈尚書都官員外郎。先太夫人吳氏,吳興郡太君。今太夫人朱氏,南昌郡太君。妻張氏。

子翊熙寧元年四月乙巳卒於湘潭,十年三月庚申葬於南豐龍池鄉之源頭。銘曰:

好學不倦,以及其詳。力行不已,亦蹈其常。見於遺文,華袞之章。含其淳德,璞玉之良。於舒於潭,非試其有。方強而盡,又奪其壽。畜而不施,則既已矣。潛而益明,尚監於此。

曾氏女墓誌銘编辑

先君太常博士、贈尚書都官員外郎曾公之第八女,諱德耀,字淑明。生而慧淑,於女工不學而能,於孝愛天成也。生二十歲,許嫁大理寺丞王幾,行有日矣。嘉祐六年九月戊寅以疾卒於京師,熙寧十年三月壬申葬南豐之源頭,其兄鞏為銘曰:

孰訛爾質,而化其成。尚千萬年,爾室之寧。

二女墓誌编辑

南豐曾氏,葬其二女。其父鞏為誌曰:予校書史館凡九年,喪女弟,喪妻晁氏及二女。余窮居京師,無上下之交,而悲哀之數如此。

二女,曰慶老,吾妻晁氏出也。生三歲而夭,實嘉祐六年十一月壬申。方是時,吾妻晁氏病已革,慶老病未作之夕,省其母,勉慰如成人,中夕而疾作,遂不救。蓋若與其母訣也。曰興老,吾繼室李氏出也,卒時始二歲,實治平三年九月甲寅。是時,余方鎖宿景德寺,試國子監進士,不得視其疾、臨其死也。二女生而值予之窮多故,其不幸又夭以死,所謂命非邪?

熙寧十年,予為洪州,始以三月庚申瘞二女於南豐之源頭,同穴,慶老在右,興老在左,是為誌。

仙源縣君曾氏墓誌銘编辑

吾妹十人,其一蚤夭,吾既孤而貧,有妹九人皆未嫁,大懼失其時,又懼不得其所歸。賴先人遺休,嫁之皆以時,所嫁之者皆良士。謂宜皆壽而昌,以延光榮於父母家也,而十餘年間,死者四人。先人之盛德也,吾妹之懿也,曾不章顯於世而夭,吾故不知夫哭之之慟也。

諱德操字淑文者,吾之第九妹也,嫁江都王氏,為殿中丞、贈尚書屯田員外郎諱某之子婦,殿中丞幾之妻,封仙源縣君。為人柔嫕靜顓,動止以儀度,平居溫溫,一言笑不妄也。與人群居,自處者常取其後。與人共衣食,自與者常取其薄。王氏故貧,垢衣菲食,未嘗以為歉。恭大慈小,輔其夫以義,無不得其宜者。不幸年三十有一以死。有子男二人,曰某,日某。女二人,皆幼也。

曾氏其先魯人,今家建昌軍之南豐。吾妹為尚書戶部郎中、直史館、贈右諫義大夫諱某之孫女,太常博士、贈尚書都官郎中諱某之女,卒於熙寧七年三月庚子,葬於揚州江都縣東興鄉,元豐四年某月某甲子也。銘曰:

既艱其生,又不介之壽。維篤於仁,尚克臧厥後。

鄆州平陰縣主簿關君妻曾氏墓表编辑

鄆州平陰縣主簿關君景暉妻,姓曾氏,建昌南豐人,尚書水部員外郎諱某之曾孫,尚書戶部郎中、直史館、贈右諫議大夫諱某之孫,太常博士諱某之女,而鞏之長妹也。

始,吾妹為兒時,育於祖夫人,已不好戲弄。及長,喜讀書。於女工之事,不教而自能。為人進退容止皆有法度,人罕見其喜慍之色,內外屬皆嚴重之。性儉素,於紛華盛麗之際無所好。其在父母及夫之家,或蔬食不給,處之晏然。其推之於人,雖資身之物,不為秋毫顧惜計也。其治女事尤勤,雖勞不厭。治家人之業,雖煩細皆有條理。養父母姑舅皆至孝。姑久疾,晝夜候省,未嘗須臾去其側,藥食非親調不以進。其於內外屬,親疏皆盡恩意。人皆以為宜富貴壽考,而卒不得至其所宜有。嗚呼,其豈非命也歟!嘉祐二年,鞏與二弟得進士第南歸,而吾妹從景暉視余於淮南,至真州得疾,七月某日,卒於余之舟中,年三十有二矣。有女一人,曰某,始五歲。景暉以其喪婦,六年十月丁酉,葬於杭州錢塘縣履泰鄉龍井原。景暉之王考諱某,考諱某,皆尚書職方員外郎,而越之山陰人也。吾妹既歿之六年,景暉得進士第。於是時,余被命校史館書籍,皆會京師,而余於其間再哭妹,又哭女與哭妻,憂患之接於余者,可謂多矣。景暉之始葬吾妹也,來請銘不及,余與之皆恨焉。而其會京師以歸也,乃為之書吾妹之事以遺之,而使表之於其墓上。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