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定不定印經

入定不定印經 武周
譯者:義淨
參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修大正藏經錄入

入定不定印經编辑

大周新翻三藏聖教序编辑

御製蓋聞:

大乘奧典,光祕賾於瓊編,三藏玄樞,著靈文於寶偈,斯乃牢籠繫象。演暢幽深,雖第一義空,名言之路雙絕,諸法無相,聽說之理兼亡。然則,發啟善根,寔資開導,弘宣妙旨,終寄顯揚。至若鹿野初開,儼尊容於常住,龍宮載闢,緘舍利於將來,所以地涌全身,為證說經之兆,空懸寶殿,爰標闡法之徵,八萬四千,分布閻浮之境,三十六億,莊嚴平等之居,敷演一音,則隨類而解,廣陳三句,則劫壽難窮。自夜掩周星、宵通漢夢,玉毫流彩,式彰東漸之風,金口傳芳,遂覩後秦之譯,修多、祇夜之祕躅,因緣、譬喻之要宗,授記之與本生,方廣之與論議,雖立名差別,而究理不殊,同歸實相之源,並湊涅槃之會。

朕幼崇釋教,夙暮歸依,思欲運六道於慈舟,逈超苦海,驅四生於彼岸,永離蓋纏,窮貝牒之遺文,集蜂臺之祕籙。今於大福先寺翻譯院所更譯三藏所言,入定不定印經者,此明退不退之心,前二後三,雖有遲速,如來設教,同趣菩提,既顯神呪之功,莊嚴最上,爰述下生之記,說法度人。三藏法師義淨等,並緇俗之綱維、紺坊之龍象,德包初地、道轥彌天,光我紹隆之基,更峻住持之業。以久視元年歲次庚子五月五日,繕寫畢功,重開甘露之門,方布大雲之蔭,所冀芥城數極,鳥筆猶傳,拂石年窮,樹經無泯,弘濟覃於百億,遷拔被於恒沙,部帙條流,列之於左。

入定不定印經编辑

三藏法師義淨奉制譯

如是我聞:

一時薄伽梵,在王舍城鷲峯山中,與大苾芻眾千二百五十人俱,菩薩摩訶薩六十億百千那庾多,其名曰:妙吉祥菩薩、觀自在菩薩、大勢至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集雷音王菩薩,如是等菩薩摩訶薩而為上首,一切皆得寂靜決擇三摩地、健行三摩地、甚深不動海潮三摩地,成就灌頂陀羅尼、成就無邊諸佛色身陀羅尼。

爾時妙吉祥菩薩白佛言:「世尊!惟願世尊為諸菩薩演說入定不定印法門,我等入此法印故,便能解了:此是不定菩薩,求無上正等正覺,於無上智道而有退轉;此是決定菩薩,求無上正等正覺,於無上智道而不退轉。」

爾時世尊告妙吉祥童子言:「妙吉祥!當知菩薩有五種行。何等為五?所謂羊車行、象車行、日月神力行、聲聞神力行、如來神力行。妙吉祥!是為菩薩五種行。妙吉祥!初二菩薩於無上正等正覺,是不決定;後三菩薩於無上正等正覺,是得決定。」

妙吉祥菩薩白佛言:「世尊!云何二不定菩薩為求無上正等正覺,於無上智道而有退轉?云何三決定菩薩為求無上正等正覺,於無上智道而不退轉?」

佛告妙吉祥:「所謂羊車行、象車行,此二菩薩為求無上正等正覺,於無上智道而有退轉;日月神力行、聲聞神力行、如來神力行,此三菩薩為求無上正等正覺,於無上智道而不退轉。

「妙吉祥!云何羊車行菩薩?譬如有人為大事因緣故、重事因緣故,欲過五佛剎微塵數世界。彼自思惟:『我今當乘何乘而能越過如是世界?』便作是念:『當乘羊車過彼世界。』妙吉祥!是人即乘羊車隨路而去,久受勞苦行百踰繕那,忽遇大風吹,令却退八十踰繕那。妙吉祥!於汝意云何?是人乘彼羊車,或一劫或百劫,或千劫或億劫,或不可說不可說劫,而能超越一世界耶?」

妙吉祥言:「不也。世尊!是人乘彼羊車,或一劫或百劫,或千劫或億劫,或不可說不可說劫,而能超越一世界者,無有是處。」

佛言:「如是如是!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發心希求無上正等正覺,便與聲聞同共住止,承事親近狎習談論,若在園林及於寺中同經行處,讀誦思惟聲聞乘教,解釋其義,或復教他讀誦思惟聲聞乘教,解釋其義,由此受持聲聞乘教植善根故,智慧微劣退無上智道,雖先修習菩提之心慧根慧眼,然由受持聲聞乘教植善根故,令其根鈍,即便退失無上智道。妙吉祥!譬如有人患目闇閉,欲令開故,經月醫療其目便愈。時有怨家,即以一掬蓽茇細末置其眼中,遂還闇閉。如是如是!妙吉祥!彼菩薩雖先修習菩提之心慧根慧眼,然由受持聲聞乘教植善根故,令其根鈍,即便退失無上智道。妙吉祥!如是名為羊車行菩薩。

「妙吉祥!云何象車行菩薩?譬如有人為大事因緣故、重事因緣故,欲過如前微塵世界。彼自思惟:『我今當乘何乘而能越過如是世界?』便作是念:『我當乘彼八支具足上妙象車過彼世界。』妙吉祥!是人即乘象車隨路而去,經于百年行二千踰繕那,忽遇大風吹,令却退千踰繕那。妙吉祥!於汝意云何?是人乘彼象車,或一劫或百劫,或千劫或千億劫,或不可說不可說劫,而能超越一世界耶?」

妙吉祥言:「不也。世尊!是人乘彼象車,或一劫或百劫,或千劫或千億劫,或不可說不可說劫,而能超越一世界者,無有是處。」

「如是如是!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發心希求無上正等正覺,便與聲聞同共住止,承事親近狎習談論,共為受用,若在園林及於寺中同經行處,讀誦思惟聲聞乘教,解釋其義,或復教他讀誦思惟聲聞乘教,解釋其義,由此受持聲聞乘教植善根故,智慧微劣退無上智道,雖先修習菩提之心慧根慧眼,然由受持聲聞乘教植善根故,令其根鈍,即便退失無上智道。妙吉祥!譬如大木長百千踰繕那,墮大海中隨波流汎。有諸空居眾多藥叉,於大海中牽之令住,復以縱廣五千踰繕那鐵碪繫之令住。妙吉祥!於汝意云何?此之大木能越大海,與諸有情作利益耶?」

妙吉祥言:「不也。世尊!」

佛言:「如是如是!妙吉祥!彼菩薩雖復修習菩提之心,受持大乘植諸善本,然由修習聲聞法故,於一切智海牽之令退,不能進趣一切智海,於生死海中不能救濟一切有情。妙吉祥!如是名為象車行菩薩。

「妙吉祥!云何日月神力行菩薩?譬如有人為大事因緣故、重事因緣故,欲過如前微塵數世界。彼自思惟:『我今當作何神通力而能超越如是世界?』便作是念:『我當作彼日月神力過彼世界。』妙吉祥!是人即便作日月神力隨路而去。妙吉祥!於汝意云何?是人能越彼世界耶?」

妙吉祥菩薩白佛言:「世尊!是人能越如是世界,而於長路多歷勤苦。」

佛言:「如是。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發心希求無上正等正覺,不與聲聞同共住止,承事親近狎習談論,亦不共彼受用衣食,不在園林及於寺中同經行處,讀誦思惟聲聞乘教乃至一頌,亦不教他讀誦思惟聲聞乘教;常惟讀誦大乘,演說大乘。妙吉祥!如是名為日月神力行菩薩。

「妙吉祥!云何聲聞神力行菩薩?譬如有人為大事因緣故、重事因緣故,欲過如前微塵數世界。彼自思惟:『我今當作何神通力而能超越如是世界?』便作是念:『我當作彼聲聞神力過彼世界。』即以聲聞神力過彼世界。妙吉祥!於汝意云何?是人能越彼世界耶?」

妙吉祥菩薩白佛言:「世尊!是人能越如是世界。」

佛言:「如是如是!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發心希求無上正等正覺,不與聲聞同共住止,承事親近狎習談論,亦不共彼受用衣食,不在園林及於寺中同經行處,讀誦思惟聲聞乘教乃至一頌,亦不教他讀誦思惟聲聞乘教;常惟讀誦演說大乘,於深信大乘、讀誦大乘、攝受大乘者生恭敬心,親奉歸向而共住止,承事親近狎習談論,常求大乘受持讀誦,復以種種香華、塗香、末香、燈明、華鬘敬心供養,常惟讀誦大乘經典,以歡喜心為人演說。於未學菩薩心生恭敬,含笑先言語不麁獷,所說柔軟令人樂聞,假使遭遇失命因緣,亦不捨離大乘之心。若有菩薩,發趣大乘、讀誦大乘、攝受大乘,常於此人起增上心而為供養,亦不與他共為諍競,於未曾聞大乘經典常樂希求,於說法者起恭敬心、生大師想,於未學菩薩亦生敬心,於他過咎若實不實不應訶責,亦不好求他人過失,常樂修行慈悲喜捨。妙吉祥!如是名為聲聞神力行菩薩。

「妙吉祥!云何如來神力行菩薩?譬如有人為大事因緣故、重事因緣故,欲過如前微塵數世界。彼自思惟:『我今當作何神通力而能疾過如是世界?』便作是念:『我當作彼如來神力越彼世界。』即以如來神力超彼世界。妙吉祥!於汝意云何?是人能越彼世界耶?」

妙吉祥菩薩白佛言:「世尊!是人速能超彼世界。」

佛言:「如是如是!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發心希求無上正等正覺,不與聲聞同共住止,承事親近狎習談論,亦不共彼受用衣食,不在園林及於寺中同經行處,讀誦思惟聲聞乘教乃至一頌,亦不教他讀誦思惟聲聞乘教;常惟讀誦大乘、演說大乘,於身、語、心常令清淨,於戒善法亦常安住,亦能令他淨身、語、心,安住戒法。若有菩薩,發趣大乘、讀誦大乘、攝受大乘,常於此人恭敬歸向,承事親近狎習談論,所有衣食共為受用,與彼菩薩而共同住、同經行處,常求大乘、攝取大乘、受持大乘,以種種香華、塗香、末香、燈明、華鬘敬心供養,常惟讀誦大乘經典,以歡喜心演說大乘,於未學菩薩不起慢心,於餘菩薩亦令安住,含笑先言語不麁獷,所說柔軟令人樂聞,於他亦爾。假使遭遇失命因緣,亦不捨離大乘之心。若有菩薩,發趣大乘、讀誦大乘、攝受大乘,以增上心歡喜親奉,亦教於他恭敬供養,亦不與他共為諍競,於未曾聞大乘經典常樂希求,於說法者起恭敬心、生大師想,於未學菩薩不生慢心,於他過咎若實不實不應訶責,亦不好求他人過失,既自行已復教餘人如是修學。

「妙吉祥!如是菩薩自觀有情失菩薩業者教令得業,亦能令他教諸有情失菩薩業者教令得業;自觀有情失菩薩道者教令得道,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菩薩道者教令得道;自觀有情失菩薩行者教令得行,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菩薩行者教令得行;自觀有情失菩薩因者教令得因,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菩薩因者教令得因;自觀有情失菩薩善巧者令得善巧,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菩薩善巧者令得善巧;自觀有情失菩薩事者教令得事,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菩薩事者教令得事;自觀有情失菩薩加行力者令得加行,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菩薩加行力者令得加行;自觀有情失菩薩行依止處者令得依處,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菩薩行依止處者令得依處;自觀有情失慈悲喜捨者令得慈悲喜捨,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慈悲喜捨者令得慈悲喜捨;自觀有情失平等行者令得平等行,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平等行者令得平等行;自觀有情不信三寶者令信三寶,亦能令他觀諸有情不信三寶者令信三寶;自觀有情失善法欲者令得善法欲,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善法欲者令得善法欲;自觀有情被繫縛囚執者令得解脫,亦能令他觀諸有情被繫縛囚執者令得解脫;自觀有情有病苦者施以醫藥,亦能令他觀諸有情有病苦者施以醫藥;自觀有情失於佛所植善根者令得善根,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善根者令得善根;自觀有情無依怙者為作歸趣,亦能令他觀諸有情無依怙者為作歸趣;自觀有情久睡眠者令得覺悟,亦能令他觀諸有情久睡眠者令得覺悟;自觀有情生下賤者令生勝處,亦能令他觀諸有情生下賤者令生勝處;自觀有情失菩提心者令得菩提心,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菩提心者令得菩提心;自觀有情失法足者令得法足,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法足者令得法足;自觀有情失福智資糧者令得資糧,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福智資糧者令得資糧;自觀有情失大乘信者令入正信,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大乘信者令得正信;自觀有情失戒護者令住戒護,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戒護者令住戒護;自觀有情失法隨法者令其得法,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法隨法者令得其法;自觀有情失和忍者令得和忍,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和忍者令得和忍;自觀有情失止觀者令住止觀,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止觀者令得止觀;自觀有情失菩薩精進者令住精進,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菩薩精進者令得精進;自觀有情失布施、調順、知足者令得施等,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施等者令得施等;自觀有情失念、慧、持、行者令得念等,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念等者令得念等;自觀有情失趣彼岸道者令趣彼岸道,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趣彼岸道者令趣彼岸道;自觀有情不生佛家者令生佛家,亦能令他觀諸有情不生佛家者令生佛家;自觀有情失善友者令得善友,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善友者令得善友;自觀有情失利有情心者令得利有情心,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利有情心者令得利有情心;自觀有情失依法者令得依法,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依法者令得依法;自觀有情失依智者令得依智,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依智者令得依智;自觀有情失依義者令得依義,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依義者令得依義;自觀有情失依了義經者令得依了義經,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依了義經者令得依了義經;自觀有情失四正勤者令得四正勤,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四正勤者令得四正勤;自觀有情失實語、法語、利益語、調伏語者,令住實語、法語、利益語、調伏語,亦能令他觀諸有情失實語、法語、利益語、調伏語者,令住實語、法語、利益語、調伏語;自觀有情見貧賤者令得富貴,亦能令他觀諸有情見貧賤者令得富貴。

「菩薩摩訶薩,於諸有情起大慈心悉令周遍,作如是念:『彼諸有情無依無怙、無歸無趣、無洲無渚、無舍宅、無救護者,我於何時能為有情作救護耶?』妙吉祥!譬如少壯妙翅鳥王,有大勢力隨意飛上妙高山頂。如來神力行菩薩亦復如是,具大善根勇疾之力,隨意能趣佛會中生,能與惡趣有情而作救護。妙吉祥!如是名為如來神力行菩薩。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於日日中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諸佛,復滿恒河沙數世界如意寶珠而用布施,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教一有情得預流果,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教彼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有情得預流果;若復有人教一有情得一來果,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教彼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有情得一來果;若復有人教一有情得不還果,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教彼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有情得不還果;若復有人教一有情得阿羅漢果,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教彼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有情得阿羅漢果;若復有人教一有情證獨覺果,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教彼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有情得獨覺果;若復有人教一羊車行菩薩令其安住菩提之心,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教彼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有情得羊車行菩提之心;若復有人教一有情得象車行菩提之心,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教彼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有情得象車行菩提之心;若復有人教一有情得日月神力行菩提之心,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教彼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有情得日月神力行菩提之心;若復有人教一有情得聲聞神力行菩提之心,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教彼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有情得聲聞神力行菩提之心;若復有人教一有情得如來神力行菩提之心,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於日日中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有情,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以一飲食施一近事——歸依三寶、受五學處、於佛教法生正信者——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近事,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以一飲食施第八人,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第八人,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以一飲食施一預流果,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預流果,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以一飲食施一一來果,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一來果,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以一飲食施一不還果,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不還果,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以一飲食施一阿羅漢果,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阿羅漢果,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以一飲食施一獨覺,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獨覺,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以一飲食施一羊車行菩薩,其福勝彼無量無數。何以故?妙吉祥!是菩薩摩訶薩,隨於何時、隨以何事發菩提心,即於爾時無一不善而不捨棄,無一佛法而不生長。妙吉祥!由是菩薩具足如是不可思議勝功德故,妙吉祥!譬如迦陵頻伽鳥王在卵[穀-禾+卵]中,雖自未開,已能勝彼一切群鳥,由有深妙美音聲故。如是如是!妙吉祥!菩薩初發菩提之心處無明[穀-禾+卵],雖業煩惱闇翳覆障,然能勝彼聲聞獨覺,由有迴向善根行願妙音聲故。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羊車行菩薩,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以一飲食施一象車行菩薩,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象車行菩薩,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以一飲食施一日月神力行菩薩,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日月神力行菩薩,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以一飲食施一聲聞神力行菩薩,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聲聞神力行菩薩,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以一飲食施一如來神力行菩薩,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如來神力行菩薩,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聞此法門深心信受,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造立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寺,供養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獨覺,其僧房舍皆以閻浮檀金之所成就,以電燈末尼寶而為莊校,一切光寶以為階陛,末尼、真珠眾寶、瓔珞以為嚴飾,幢蓋、繒幡處處懸列,如意珠王、寶網、鈴鐸以為其帳,龍護栴檀以為香泥用塗其地,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曼殊沙華、摩訶曼殊沙華、蘇末那華、嗢鉢羅華、拘物頭華、分陀利華、婆利沙華、呾羅尼華、瞿呾羅尼華、跋羅華、蘇健地華,如是等諸上妙華而為散布,以天妙衣、天百味食而供養之,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得聞佛名,若一切智名,若世間主名,若觀形像乃至經卷所有畫像,其福勝彼無量無數。何況有人合十指爪而為恭敬,其福勝彼無量無數;況復以諸燈明、香華,乃至讚佛一相功德,其福轉勝,於當來世受大富樂,乃至到於一切智智。

「妙吉祥!如一滴水投大海中,乃至劫火起時終不中盡;妙吉祥!菩薩亦爾,以少善根迴向成佛,乃至一切智火生時終不中盡。妙吉祥!譬如月輪能勝眾星,光明圓滿廣大高勝;菩薩亦爾,以少善根迴向成佛,而能勝彼聲聞獨覺,由其善根廣大高勝。妙吉祥!如來、應、正等覺有如是等不可思議功德。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天妙衣、天百味食,供養十方一切世界微塵數聲聞獨覺及諸菩薩,乃至恒河沙劫如是供養;若復有人能於此經心生信受,其福勝彼無量無數,何況有人書寫、為人演說,其福最勝。何以故?是成佛因故。

「妙吉祥!若有男子女人,以瞋惡心侵奪無量聲聞獨覺飲食衣服;若復有人以瞋惡心,侵奪信樂大乘菩薩乃至少許飲食衣服,或一日中令其不食,其罪重彼無量無數。何以故?一切三世聲聞獨覺,於無數劫修行施、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皆為自身斷除煩惱;菩薩不爾,乃至毫釐施傍生時,皆為三寶不斷絕故。

「妙吉祥!假使有人以瞋惡心毀壞無量無邊無數獨覺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假使有人以瞋惡心,於一信樂大乘菩薩損壞戒支及所學事令不成就,其罪重彼無量無數。何以故?一切三世聲聞獨覺,於無數劫,所有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皆為自身斷除煩惱;菩薩不爾,乃至一日修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皆為有情斷除煩惱。

「妙吉祥!假使有人以瞋惡心,繫縛十方一切有情置牢獄中;若復有人以瞋惡心於菩薩所不欲眼視背之而去,其罪重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假使有人以瞋惡心挑出十方一切世界有情眼目;若復有人以瞋惡心於菩薩所不欲眼視背之而去,其罪重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假使十方一切有情皆被挑目,復有餘人於彼有情起大慈心令眼平復所得功德;若復有人以清淨心而往瞻視大乘菩薩,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假使有人能令十方所有獄囚皆得解脫,受轉輪聖王、天帝釋樂;若復有人以清淨心瞻視讚歎大乘菩薩,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假使有人能令十方一切有情證獨覺果所得功德;若復有人教一信樂大乘菩薩,曾於佛所種一善根令得增長,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有深信大乘菩薩於十方世界一切有情,皆令安住菩提之心所得功德;若復有人以大乘法乃至一頌教示於他,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假使有人以十方世界微塵數獨覺,置於地獄、餓鬼、傍生;若復有人於一初發菩提心者而作障礙,其罪重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假使有人於十方世界一切有情發菩提心者而作障礙;若復有人於一深信大乘菩薩菩提之心而作障礙,其罪重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假使十方一切有情,皆墮地獄、餓鬼、傍生、琰摩王界,設復有人救濟令出,復教安住菩提之心所得功德;若復有人令一有情於大乘中深生信解,其福勝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假使有人於十方世界滿中獨覺而生輕慢;若復有人於一初始發心菩薩生輕慢心,其罪重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假使有人於十方世界微塵數獨覺斷絕利養,於十方界彰其惡名;若復有人於一深信大乘菩薩斷絕利養、彰其惡名,其罪重彼無量無數。

「妙吉祥!若善男子、善女人於一深信大乘菩薩,為求正法故乃至施一水瓶,由此福業當得無量轉輪聖王勝妙果報,何況施與受持讀誦、深生信解菩薩摩訶薩?」

爾時世尊說此經已,妙吉祥童子及諸菩薩摩訶薩、諸聲聞眾,天、龍、藥叉、健闥婆、阿蘇羅、揭路荼、人非人等,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入定不定印經

癸卯歲高麗國大藏都監奉勅彫造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