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侍元淹心狠貌恭善柔成性兩京來往威福甚高金帛祇承則妄幹延譽迎候失行輒加鞭撻

內侍元淹心狠貌恭善柔成性兩京來往威福甚高金帛祇承則妄幹延譽迎候失行輒加鞭撻
作者:張鷟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3

元淹佞幸居懷,諂諛成性。同豎刁之狡獪,翻覆邦家;類伊戾之猖狂,動搖州郡。回天轉日之勢,況此猶輕;城狐社鼠之威,方斯未甚。有恭石之巨蠹濫奉前規;無管勃之奇功,叨居近習。往還三輔,威福甚高;去來兩京,風霜極烈。苞苴未入,墜以黃泉之深;賄賂潛通,招以青雲之上。鞭笞士子,恥辱官寮。犬羊披虎豹之毛,燕雀假鳳凰之翼。豈可濫班九掖,點穢罘罳?宜可投諸四荒,以禦魑魅。馳驛速發,無俾少留。各下所司,即宜催遣。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