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6 全三國文卷七
 
烏程嚴可均校輯
卷8
↑ 返回《全三國文

文帝 编辑

上書讓禪《蓺文類聚》題作《讓授禪表》。 编辑

皇帝陛下︰奉被今月乙卯璽書,伏聽冊命,五內驚震,精爽散越,不知所處。臣前上還相位,退守藩國,聖恩聽許。臣雖無古人量德度身自定之志,保己存性,實其私願。不寤陛下猥損過謬之命,發不世之詔,㠯加無德之臣。且聞《蓺文類聚》作「臣聞」。堯禪重華,舉其克諧之德;舜授文命,采其齊聖之美。猶下咨四嶽,上觀𤪽璣。今臣德非虞、夏,行非二君,《蓺文類聚》作「二后」。而承厤數之諮,應選授之命,內自揆撫,無德㠯稱。且許由匹夫,猶拒帝位;善卷布衣,而逆虞詔。臣雖鄙蔽,敢忘守節㠯當大命,不勝至願。謹拜章陳情,使行相國永壽少府糞土臣毛宗奏,竝上璽綬。《魏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又略見《蓺文類聚》十三。

上書再讓禪 编辑

奉今月戊戌璽書,重被聖命,伏聽冊告,肝膽戰悸,不知所措。天下神器,禪代重事。故堯將禪舜,納于大麓;舜之命禹,玄圭告功。烈風不迷,九州攸平。詢事攷言,然後乃命,而猶執謙讓,于德不嗣。況臣頑固,質非二聖,乃應天統,受終明詔。敢受微節,歸志箕山,不勝大願。謹拜表陳情,使幷奉上璽綬。《魏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

上書三讓禪 编辑

臣聞舜有賓于四門之勳,乃受禪于陶唐;禹有存國七百之功,乃承祿于有虞。臣㠯蒙蔽,德非二聖,猥當天統,不敢聞命。敢屢抗疏,略陳私願,庶章通紫庭,得全微節,情達宸極,永守本志。而音重復銜命,申制詔廷臣,臣實戰惕,不發璽書,而音迫于嚴詔,不敢復命。願陛下馳傳騁驛,召音還臺。不勝至誠,謹使宗奉書。《魏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

有司劾田疇不受封宜免官加刑議建安十五年 编辑

昔薳敖逃祿,《傳》載其美,所㠯激濁世,勵貪夫,賢于尸祿素餐之人也。故可得而小,不可得而毀。至于田疇,方斯近矣。免官加刑,于法爲重。《魏志‧田疇傳》注引《魏書》。

報傅崔琰 编辑

昨奉嘉命,惠示雅數,欲使燔翳捐褶。翳已壞矣,褶亦去焉,後有此比,蒙復誨諸。《魏志‧崔琰傳》。

昨奉嘉命,廣開正路。翳已壞矣,畢亦去焉,師傅之言,實獲我心。《文苑英華》六百二十七辥元超《諫皇太子牋》引此,與《魏志》不同

報吳主孫權黃初三年正月癸亥 编辑

昔隗囂之斃,禍發枸邑;子陽之禽,變起扞關。將軍其亢厲威武,勉蹈奇功,㠯稱吾意。《魏志‧文帝紀》注引《魏書》。

又報吳主孫權黃初三年九月 编辑

君生于擾攘之際,本有縱橫之志,降身奉國,㠯享茲祚。自君策名已來,貢獻盈路。討僃之功,國朝仰成。埋而掘之,古人之所恥。朕之與君,大義已定,豈樂勞師,遠臨江漢?廊廟之議,王者所不得專。三公上君過失,皆有本末。朕㠯不明,雖有曾母投杼之疑,猶冀言者不信,㠯爲國福。故先遣使者犒勞,又遣尚書、侍中踐修前言,㠯定任子。君遂設辭,不欲使進,議者怪之。又前都尉浩周勸君遣子,乃實朝臣交謀,㠯此卜君。君果有辭,外引隗囂遣子不終,內喻竇融守忠而已。世殊時異,人各有心。浩周之還,口陳指麾,益令議者發明眾嫌,終始之本,無所據杖,故遂俛仰,從羣臣議。今省上事,款誠深至,心用慨然,悽愴動容。卽日下詔,敕諸軍但深溝高壘,不得妄進。若君必效忠節,㠯解疑議,登身朝到,夕召兵還。此言之誠,有如大江!《吳志‧吳主權紀》黃武元年。

手報司馬芝 编辑

省表,明卿至心,欲奉詔書,㠯權行事,是也。此乃卿奉詔之意,何謝之有!後黃門復往,愼勿通也。《魏志‧司馬芝傳》。

報王朗黃初初年 编辑

覽表,雖魏絳稱《虞箴》㠯諷晉悼,相如陳猛獸㠯戒漢武,未足㠯喻。方今二寇未殄,將帥遠征,故時入原野,㠯習戎僃,至于夜還之戒,已詔有司施行。《魏志‧王朗傳》。

荅繁欽書 编辑

披書歡笑,不能自勝,奇才妙伎,何其善也!頃守宮王孫世有女曰瑣,年始九歲,夢與神通。寤而悲吟,哀聲急切。涉歷六載,于今十五,近者督將具㠯狀聞。是日戊午,祖于北園,博延眾賢,遂奏名倡。曲極數彈,歡情未逞,白日西逝,清風赴闈,羅幃徒祛,玄燭方微。乃令從官引內世女,須臾而至,厥狀甚美︰素顏玄髮,皓齒丹脣。詳而問之,云善歌舞。于是振袂徐進,揚蛾微眺,芳聲清激,逸足橫集,眾倡騰遊,羣賓失席。然后修容飾妝,改曲變度,激清角,揚白雪,接孤聲,赴危節。于是商風振條,春鷹度吟,飛霧成霜。斯可謂聲協鐘石,氣應風律,網羅《韶》《濩》,囊括鄭衞者也。今之妙舞,莫巧于絳樹,清歌莫善《初學記》、《御覽》作「莫激」。于宋臈,豈能上亂靈祇,下變庶物,漂悠風雲,橫厲無方,若斯也哉?固非車子㗋轉長吟所能逮也。吾練色知聲,雅應此選,謹卜良日,納之閑房。《蓺文類聚》四十三,《初學記》十九,二十五,三十,《御覽》三百八十一,五百七十三,九百二十六。

荅楊修書 编辑

重惠流離卮,昭厚意。《御覽》七百六十一。

與鍾繇書 编辑

袁王國士,更爲脣齒。荀閎勁悍,往來銳師,眞君矦之勍敵,左右之深憂也。《魏志‧荀彧傳》注引《荀氏家傳》。

九日與鍾繇書 编辑

歲往月來,忽復九月九日。九爲陽數,而日月竝應,俗嘉其名,㠯爲宜于長久,故㠯享宴高會。是月,律中無射,言羣木庶草,無有射地而生,至于芳菊,紛然獨榮,非夫含乾坤之純和,體芬芳之淑氣,孰能如此!故屈平悲冉冉之將老,思飧秋菊之落英。輔體延年,莫斯之貴。謹奉一束,㠯助彭祖之術。《蓺文類聚》四,《北堂書鈔》一百五十五,《初學記》四,《御覽》三十二。

鑄五熟釜成與鍾繇書 编辑

昔者黃帝三鼎,周之九寶,咸㠯一體,便調一味,豈若斯釜,五味時芳?蓋鼎之烹餁,㠯饗上帝,㠯養聖賢,昭德祈福,莫斯之美。故非大人,莫之能造;故非斯器,莫宜盛德。今之嘉釜,有逾茲美。夫周之尸臣,宋之攷父,衞之孔悝,晉之魏顆,彼四臣者,竝㠯功德勒名鍾鼎。今執事寅亮大魏,㠯隆聖化,堂堂之德,于斯爲盛,誠太常之所宜銘,彝器之所宜勒。故作斯銘,勒之釜口,庶可贊揚洪美,垂之不朽。《魏志‧鍾繇傳》注引《魏略》,又見《御覽》七百五十七。

又與鍾繇書 编辑

丕白︰良玉比德君子,珪璋見美詩人。晉之垂棘,魯之璵璠,宋之結綠,楚之和璞,價越萬金,貴重都城,有稱疇昔,流聲將來。是㠯垂棘出晉,虞、虢雙禽;和璧入秦,相如抗節。竊見《玉書》,稱「美玉白如截肪,黑譬純漆,赤擬雞冠,黃侔蒸栗」。側聞斯語,未覩厥狀。雖德非君子,義無詩人,高山景行,私所仰慕。然四寶邈焉已遠,秦、漢未聞有良比也。求之曠年,不遇厥眞,私願不果,飢渴未副。近日南陽宗惠叔,稱君矦昔有美玦,聞之驚喜,笑與抃會。當自白書,恐傳言未審,是㠯令舍弟子建因荀仲茂時從容喻鄙旨。乃不忽遺,厚見周稱,鄴騎旣到,寶玦初至,捧匣跪發,五內震駭,繩窮匣開,爛然滿目。猥㠯蒙鄙之姿,得覩希世之寶,不煩一介之使,不損連城之價,旣有秦昭章臺之觀,而無藺生詭奪之誑。嘉貺益腆,敢不欽承!謹奉賦一篇,㠯讚颺麗質。丕白。《魏志‧鍾繇傳》注引《魏略》,《文選》,《御覽》九百六十四。

又報鍾繇書 编辑

得報,知喜南方。至于荀公之清談,孫權之娬𡡾,執書嗢噱,不能離手。若權復黠,當折㠯汝南、許邵月旦之評。權優游二國,俯仰荀、許,亦已足矣。《魏志‧鍾繇傳》注引《魏略》。

借取廓落帶嘲劉楨書 编辑

夫物因人爲貴,故在賤者之手,不御至尊之側。今雖取之,勿嫌其不反也。《魏志‧王粲傳》注引《典略》。

與吳質書 编辑

五月十八日,丕白︰季重無恙!途路雖局,官守有限,願言之懷,良不可任。足下所治僻左、書問致簡,益用增勞。每念昔日南皮之游,誠不可忘。旣妙思六經,逍遙百氏,彈期閒設,終㠯六博,高談娛心,哀箏順耳。馳騖北場,旅食南館,浮甘瓜于清泉,沈朱李于寒水。白日旣匿,繼㠯朗月,同乘竝載,㠯游後園,輿輪徐動,參從無聲,清風夜起,悲笳微吟,樂往哀來,淒然傷懷。余顧而言,斯樂難常,足下之徒,誠㠯爲然。今果分別,各在一方。元瑜長逝,化爲異物,每一念至,何時可言?方今蕤賓紀時,景風扇物,天氣和暖,眾果具繁。時駕而游,北遵河曲,從者嗚笳㠯啟路,文學託乘于後車,節同時異,物是人非,我勞如何!今遣騎到鄴,故使枉道相過,行矣自愛!丕白。《文選》,又見《魏志‧王粲傳》注引《魏略》,又《蓺文類聚》二十六。

又與吳質書 编辑

二月三日,丕白︰歲月易得,別來行復四年。三年不見,《東山》猶歎其遠,況乃過之,思何可支?雖書疏往返,未足解其勞結。昔年疾疫,親故多離其災,徐、陳、應、劉,一時俱逝,痛可言邪!昔日遊處,行則連輿,止則接席,何曾須臾相失!每至觴酌流行,絲竹竝奏,酒酣耳熱,仰而賦詩。當此之時,忽然不自知樂也。謂百年已分,可長共相保,何圖數年之閒,零落略盡,言之傷心。頃撰其遺文。都爲一集。觀其姓名,㠯爲鬼錄,追思昔遊,猶在心目,而此諸子化爲糞壤,可復道哉!

觀古今文人,類不護細行,鮮能㠯名節自立。而偉長獨懷文抱質,恬談寡欲,有箕山之志,可謂彬彬君子者矣。著《中論》二十餘篇,成一家之言,辭義典雅,足傳于後,此子爲不朽矣。德常斐然有述作之意,其才學足㠯著書,美志不遂,良可痛惜。閒者𢟍覽諸子之文,對之抆淚,旣痛逝者,行自念也。孔璋章表殊健,微爲繁富。公榦有逸氣,但未遒耳,其五言詩之善者,妙絕時人。元瑜書記翩翩,致足樂也。仲宣續自善于辭賦,惜其體弱,不足起其文,至于所善,古人無㠯遠過。昔伯牙絕絃于鍾期,仲尼覆醢于子路,痛知音之難遇,傷門人之莫逮。諸子但爲未及古人,自一時之雋也,今之存者已不逮矣。後生可畏,來者難誣,然恐吾與足下不及見也。年行已長大,所懷萬端,時有所慮,至通夜不瞑。志意何時,復類昔日,已成老翁,但未白頭耳。光武言「年三十餘,在兵中十歲,所更非一」,吾德不及之,年與之齊矣。㠯犬羊之質,服虎豹之文,無眾星之明,假日月之光,動見瞻觀,何時易乎?恐永不復得爲昔日遊也。少壯眞當努力,年一過往,何可攀援?古人思炳燭夜遊,良有㠯也。頃何㠯自娛?頗復有所述造不?東望於邑,裁書敘心。丕白。《魏志‧王粲傳》,又裴注引《魏略》,《文選》,《蓺文類聚》二十六。

又與吳質書延康元年 编辑

南皮之游,存者三人,烈祖龍飛,或將或矦。今惟吾子,棲遲下仕,從我游處,獨不及門。缻罄罍恥,能無懷愧!路不云遠,今復相聞。《魏志‧王粲傳》注。

荅曹洪書 编辑

今魯包凶邪之心,肆蠱惑之政。天兵神拊,師徒無暴,樵牧不臨。《文選》陳孔璋《爲曹洪與文帝書》注。

今魯罪兼苗桀,惡稔厲莽,縱使宋翟妙機械之巧,田單騁奔牛之狂,孫吳勒八陳之變,猶無益也。同上。

與曹洪書 编辑

五賢興邦,二八登帝。《書鈔》十一。

與王朗書建安二十二年冬 编辑

生有七尺之形,死惟一棺之土,惟立德揚名,可㠯不朽,其次莫如著篇籍。疫癘數起,士人凋落,余獨何人,能全其壽?故論撰所著《典論》、詩、賦,蓋百餘篇。集諸儒于肅城門內,講論大義,侃侃無倦。《魏志‧文帝紀》注引《魏書》。

蚤蝨雖細,處于安寢;鼷鼠雖微,猶毀郊牛。《初學記》二十九《鼠》,《御覽》九百五十一。

丕白︰不受江漢之珠,而受巴蜀之鉤。此言難得之貴寶,不若易有之賤物。《御覽》三百五十四。

孫權重遣使稱臣,奉貢明珠百筐,黃金千鎰,馴象二頭,或牝或牡;擾禽鸚鵡,其他珍玩,盈舟溢航,千類萬品。《御覽》六百二十六。

荅王朗書建安二十四年 编辑

昔石厚與州吁游,父碏知其與亂;韓子昵田蘇,穆子知其好仁。故君子游必有方,居必就士,誠有㠯也。嗟乎!宋忠無石子先識之明,老罹此禍。今雖欲願行滅親之誅,立純臣之節,尚可得邪?《蜀志‧尹默傳》注引《魏略》。

荅劉僃書其詞不類,疑有誤。 编辑

獲累紙之命,兼美之貺,他旣僃善,雙鉤尤妙。前後之惠,非賢兄之貢,則執事之貽也。來若川流,聚成山積,其充匱負頓府藏者,固已無數矣。《御覽》三百五十四。

與孟達書延康元年 编辑

近日有命,不足達旨,何者?昔伊摯背商而歸周,百里去虞而入秦,樂毅感鴟夷㠯蟬蛻,王遵識順逆㠯去就。皆審廢興之符效,知成敗之必然。故丹青畫其形容,良史載其功勳。聞卿姿度純茂,器量優絕,當騁能明時,收名傳記。今者翻然濯鱗清流,甚相嘉樂。虛心西望,依依若舊;下筆屬辭,歡心從之。昔虞卿入趙,再見取相;陳平就漢,一覲參乘。孤今于卿,情過于往,故致所御馬物,㠯昭忠愛。《魏志‧明帝紀》注引《魏略》。

今者海內清定,萬里一統,三垂無邊塵之警,中夏無狗吠之虞,㠯是弛罔闊禁,與世無疑,保官空虛,初無資任。卿來相就,當明孤意,愼勿令家人繽紛道路,㠯親駭疏也。若卿欲來相見,且當先安部曲,有所保固,然後徐徐輕騎來東。同上。

與孫權書 编辑

前使于禁、郭及夫所道吾纖驪馬,本欲使禁自致之,念將軍儻欲速得,今故先㠯付徐奉往。此二馬朕之常所自乘,甚調良善,走數萬匹之極選者,乘之眞可樂也。中國雖饒馬,其知名絕足,亦時有之耳。《蓺文類聚》九十三,《御覽》八百九十四。

知已選擇見船最大樟材者六艘,受五百石,從沔水送付樊口。《御覽》七百七十。

今因趙咨致文馬一匹,白鼲子裘一領,石蜜五斛,鰒魚千枚。《御覽》八百五十七,九百三十八。

與諸將書 编辑

劉僃旣孤老,智窮勢極,正使欲與𣦸爭,則諸將軍便當就穴中將取之爾。《北堂書鈔》一百五十八。

與劉曄書 编辑

別生帽裁製微不長,有佀里父之服。《御覽》六百八十七。 案︰張溥本作「劉生帽裁兩段,製微不長,有佀里父之服,今帽所當著」。校《御覽》多七字,異一字。

與朝臣書 编辑

江表惟長沙名有好米,何得比新城秔稻邪?上風炊之,五里聞香。《蓺文類聚》八十五,《初學記》二十七,《御覽》八百三十九。

送劒書 编辑

僕有劒一枚,明珠標首,藍玉飾靶,因給左右,㠯除妖氛。

敘詩 编辑

爲太子時,北園及東閣講堂竝賦詩,命王粲、劉楨、阮瑀、應瑒等同作。《初學記》十《皇太子門》引《魏文帝集》。

敘繁欽 编辑

上西征,余守譙,繁欽從。時辥訪車子能喉囀,與笳同音。欽牋還與余,盛歎之,雖過其實,而其文甚麗。《文選》繁欽《與魏文帝牋》注引《文帝集》。

敘陳琳 编辑

上平定漢中,族父都護還書與余,盛稱彼方土地形勢,觀其詞,知陳琳所敘爲也。《文選》陳孔璋《爲曹洪與文帝書》注,《御覽》五百九十五,竝引《文帝集》。

誡子 编辑

父母于子,雖肝腸腐爛,爲其掩避,不欲使鄕黨士友聞其罪過。然行之不改,久矣人自知之。用此任官,不亦難乎?《御覽》四百五十九。

周成漢昭論 编辑

或方周成王于漢昭帝,僉高成而下昭。余㠯爲周成王體上聖之休氣,禀賢妣之貽誨,周召爲保傅,呂尚爲太師,口能言則行人稱辭,足能履則相者導儀,目厭威容之美,耳飽仁義之聲,所謂沈漬玄流,而沐浴清風者矣。猶有咎悔,聆二叔之𧩂,使周公東遷。皇天赫怒,顯明厥咎,猶啟諸《金滕》,稽諸國史,然後乃悟。不亮周公之聖德,而信《金滕》之敎言,豈不暗哉!夫孝昭,父非武王,母非邑姜,養惟蓋主,相則桀、光,體不承聖,化不胎育,保無仁孝之質,佐無隆平之治,所謂生于深宮之中,長于婦人之手。然而德與性成,行與體幷,年在二七,早智夙達,發燕書之詐,亮霍光之誠,豈將有啟《金滕》信國史而後乃悟哉?使夫昭、成均年而立,易世而死,貿臣而治,換樂而歌,則漢不獨少,周不獨多也。《蓺文類聚》十二,《御覽》八十九。

太宗論 编辑

昔有苗不賓,重華舞㠯干戚;尉佗稱帝,孝文撫㠯恩德。吳王不朝,錫之几杖,㠯撫其意,而天下賴安。乃弘三章之敎,愷悌之化,欲使曩時累息之民,得闊步高談,無危懼之心。若賈誼之才敏,籌畫國政,特賢臣之器,管、晏之姿,豈若孝文大人之量哉?《魏志‧文帝紀》注引《魏書》。

交友論 编辑

夫陰陽交,萬物成;君臣交,邦國治;士庶交,德行光。同憂樂,共富貴,而友道僃矣。《易》曰︰「上下交而其志同。」由是觀之,交乃人倫之本務,王道之大義,非特士友之志也。《初學記》十八引《魏文帝集》。

連珠 编辑

蓋聞琴瑟高張則哀彈發,節士抗行則榮名至,是㠯申胥流音于南極,蘇武揚聲于朔裔。

蓋聞四節異氣㠯成歲,君子殊道㠯成名,故微子奔走而顯,比干剖心而榮。

蓋聞駑蹇服御,良、樂咨嗟;鉛刀剖截,歐冶歎息。故少師幸而季梁懼,宰嚭任而伍員憂。《蓺文類聚》五十七。

五熟釜銘 编辑

於赫有魏,作漢藩輔。厥相惟鍾,寔幹心膂。靖恭夙夜,匪遑安處。百寮師師,楷茲度矩。《魏志‧鍾繇傳》。

露陌刀銘 编辑

於鑠良刀,胡煉亶時。譬諸麟角,靡所任茲。不逢不若,永世寶持。《蓺文類聚》六十,《初學記》二十二,《御覽》三百四十六。

曹蒼舒誄 编辑

惟建安十有五《蓺文類聚》作「二」。年五月甲戌,童子曹蒼舒卒,嗚呼哀哉!乃作誄曰︰

於惟淑弟,懿矣純良。誕豐令質,荷天之光。旣哲且仁,爰柔克剛。彼德之容,茲義肇行。猗歟公子,□□允臧。宜逢介祉,㠯永無疆。如何昊天,雕斯俊英?嗚呼哀哉!惟人之生,忽若朝露。促促百年,亹亹行暮。矧爾夭,十三而卒。何辜于天,景命不遂?兼悲增傷,侘傺失氣。永思長懷,哀爾罔極。貽爾良妃,襚爾嘉服。越㠯乙酉,宅彼城隅。增丘峩峩,寢廟渠渠。姻媾雲會,充路盈衢。悠悠羣司,岌岌其車。傾都蕩邑,爰迄爾居。魂而有靈,庶可㠯娛。嗚呼哀哉!《蓺文類聚》四十五,《古文苑》。

武帝哀策文 编辑

痛神曜之幽潛,哀鼎俎之虛置。舒皇德而詠思,遂腷臆㠯莅事。矧乃小子,夙遭不造,煢煢在疚,嗚呼皇考。產我曷晚,棄我曷早。羣臣子輔,奪我哀願。猥抑奔墓,俯就權變。卜葬旣從,大隧旣通。漫漫長夜,窈窈玄宮。有晦無明,曷有所窮。鹵簿旣整,三官騈羅。前驅建旗,方相執戈。棄此宮庭,陟彼山阿。《蓺文類聚》十三。

受禪告天文延康元年十一月辛未 编辑

皇帝臣丕敢用玄牡,昭告于皇皇后帝︰漢𢟍世二十有四,踐年四百二十有六,四海困窮,王綱不立,五緯錯行,靈祥竝見。推術數者,慮之古道,咸㠯爲天之厤數,運終茲世。凡諸嘉祥,民神之意,比昭有漢數終之極,魏家受命之符。漢主㠯神器宜授于臣,憲章有虞,致位于丕。丕震畏天命,雖休勿休。羣公庶尹六事之人,外及將士,洎于蠻夷君長,僉曰︰「天命不可㠯辭拒,神器不可㠯久曠,羣臣不可㠯無主,萬機不可㠯無統。」丕祗承皇象,敢不欽承!卜之守龜,兆有大橫,筮之三《易》,兆有《革》兆,謹擇元日,與羣寮登壇,受帝璽綬,告類于爾大神︰惟爾有神,尚饗永吉,兆民之望,祚于有魏世享。《魏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

失題 编辑

博覽羣書。《書鈔》十二引《魏文集》。

賜進士出身二品銜廣東等處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兼管驛傳事務黃岡王毓藻校刊

《全三國文》卷七終

  ↑返回頂部  

 

本曹魏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