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034

卷三十三 全唐詩 卷三十四 卷三十五

楊師道,字景猷,華陰人,隋宗室也,清警有才思。入唐,尚桂陽公主,封安德郡公。貞觀中,拜侍中,參豫朝政,遷中書令,罷爲吏部尚書,師道善草隸,工詩,每與有名士燕集,歌詠自適,帝每見其詩,必吟諷嗟賞。後賜宴,帝曰:「聞公每酣賞,捉筆賦詩,如宿搆者,試爲朕爲之。」師道再拜,少選輒成,無所竄定,一座嗟伏,卒諡曰懿。集十卷,今編詩一卷。

奉和聖製春日望海编辑

春山臨渤海,征旅輟晨裝。
回瞰盧龍塞,斜瞻肅慎鄉。
洪波迴地軸,孤嶼映雲光。
落日驚濤上,浮天駭浪長。
仙臺隱螭駕,水府汎黿梁。
碣石朝煙滅,之罘歸雁翔。
北巡非漢后,東幸異秦皇。
羽林客,跋距少年場。
擊驅遼水,鵬飛出帶方。
將舉青丘繳,安訪白霓裳。


春朝閑步编辑

沐乘閑豫,清晨步北林。
池塘藉芳草,蘭芷襲幽衿。
霧中分曉日,花裏弄春禽。
野逕香恆滿,山階筍屢侵。
何須命輕蓋,桃李自成陰。


還山宅编辑

暮春還舊嶺,徙倚翫年華。
芳草無行逕,空山正落花。
垂藤掃幽石,臥柳礙浮槎。
鳥散茅簷靜,雲披澗戶斜。
依然此泉路,猶是昔煙霞。


詠馬编辑

寶馬權奇出未央,雕鞍照曜紫金裝。
春草初生馳上苑,秋風欲動長楊。
鳴珂屢度章臺側,細蹀向濯龍傍。
徒令漢將連年去,宛城今已王。


奉和詠弓编辑

霜重麟膠勁,風高月影圓。
烏飛隨帝輦,雁落逐鳴弦。


詠硯编辑

圓池類璧水,輕翰染煙華。
將軍欲定遠,見棄不應賒。


奉和正日臨朝應詔编辑

皇猷被寰宇,端扆屬元辰。
九重麗天邑,千門臨上春。


詠舞编辑

二八如回雪,三春類早花。
分行向燭轉,一種逐風斜。


隴頭水编辑

隴頭秋月明,隴水帶關城。
笳添離別曲,風送斷腸聲。
映雪峰猶暗,乘冰馬屢驚。
霧中寒雁至,沙上轉蓬輕。
天山傳羽檄,漢地急徵兵。
陣開都護道,劒聚伏波營。
於茲覺無,方共濯胡纓。


中書寓直詠雨簡褚起居上官學士编辑

雲暗蒼龍闕,沈沈殊未開。
窗臨鳳凰沼,颯颯雨聲來洪邁以此四句爲絕句
電影入飛閣,風威凌吹臺。
長簷響奔溜,清簟肅浮埃。
早荷葉稍沒,新篁枝半摧。
茲晨悵多緒,懷友自難裁。
況復重城內,日暮獨裴回。
玉階良史筆,金馬掞天才。
高甍通散騎,複道駕蓬萊。
思君贈桃李,於此冀瓊瓌。


闕題编辑

漢家伊洛九重城,御路浮橋萬里平。
桂戶雕梁連綺翼,虹梁繡柱映丹楹。
朝光欲動千門曙,麗日初照百花明。
燕趙蛾眉舊傾國,楚宮腰細本傳名。
二月桑津期結伴,三春淇水逐關情。
蘭叢有意飛雙蝶,柳葉無趣隱啼鶯。
扇裏細妝將夜並,風前獨舞共花榮。
兩鬟百萬誰論價,一笑千金判是輕。
不爲披圖來侍寢,非因主第奉身迎。
羊車詎畏青門閉,兔月今宵照後庭。


初秋夜坐應詔编辑

玉琯涼初應,金壺夜漸闌。
滄池流稍潔,仙掌露方漙。
雁聲風處斷,樹影月中寒。
爽氣長空淨,高吟覺思寬。


賦終南山用風字韻應詔编辑

言懷隱逸,輟駕踐幽叢。
白雲飛夏雨,碧嶺春虹。
草綠長楊路,花疎五柞宮。
登臨日將晚,蘭桂起香風。


詠飲馬應詔编辑

清晨控龍馬,弄影出花林。
躞蹀依春澗,聯翩度碧潯。
苔流染絲絡,水潔寫雕簪
一御瑤池駕,詎憶長城陰。


初宵看婚编辑

洛城花燭動,戚里畫新蛾。
隱扇羞應慣,含情愁已多。
輕啼濕紅粉,微睇轉橫波。
更笑巫山曲,空傳暮雨過。


侍宴賦得起坐彈鳴琴二首编辑

北林鵲夜飛,南軒月初進。
調弦發清徵,蕩心祛褊吝。
變作離鴻聲,還入思歸引。
長歎未終極,秋風飄素鬢。


絲傳園客意,曲奏楚妃情。
罕有知音者,空勞流水聲。


詠琴编辑

久擅龍門質,孤竦嶧陽名。
齊娥初發弄,趙女正調聲。
嘉客勿遽反,繁弦曲未成。


詠笙编辑

短長插鳳翼,洪細摹鸞音。
能令楚妃歎,復使荆王吟。
切切孤竹管,來應雲和琴。


應詔詠巢烏编辑

桂樹春暉滿,巢烏刷羽儀。
朝飛麗城上,夜宿碧林陲。
背風藏密葉,向日逐疎枝。
仰德還能哺,依仁遂可窺。
驚鳴雕輦側,王吉自相知。


奉和夏日晚景應詔编辑

輦路夾垂楊,離宮通建章。
日落橫峰影,雲歸起夕涼。
雕軒動流吹,羽蓋息迴塘。
薙草生還綠,殘花尚香。
青巖類姑射,碧澗似汾陽。
幸屬無爲日,歡娛未央。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