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五十 全唐詩 卷五十一 卷五十二
宋之問

宋之問,一名少連,字延清,虢州弘農人。弱冠知名,初徵,令與楊炯分直內教,俄授雒州參軍,累轉尚方監丞,預修《三教珠英》。後坐附張易之,左遷瀧州參軍。武三思用事,起爲鴻臚丞。景龍中,再轉考功員外郎,時中宗增置修文館學士,之問與薛稷、杜審言首膺其選,轉越州長史。睿宗即位,徙欽州,尋賜死。集十卷,今編詩三卷。

息夫人编辑

可憐楚破息,腸斷息夫人。
仍爲泉下骨,不作楚王嬪。
楚王寵莫盛,息君情更親。
情親怨生別,一朝俱殺身。
 


初到陸渾山莊编辑

授衣感窮節,策馬凌伊關。
歸齊逸人趣,日覺秋琴閑。
寒露衰北阜,夕陽破東山。
浩歌榛樾,棲鳥隨我還。


夜飲東亭编辑

鳴大壑,皓月吐層岑。
岑壑景色佳,慰我遠遊心。
暗芳足幽氣,驚多衆音。
高興南曲,長謠橫素琴。


芳樹编辑

一作沈佺期詩

何地早芳菲,宛在長門殿。
夭桃色若綬,穠李光如練。
啼鳥弄花疎,遊蜂飲香遍。
歎息春風起,飄零君不見。


送趙六貞固编辑

目斷南浦雲,心醉東郊柳。
怨別此何時,芳來已久。
與君共時物,盡此盈樽酒。
始願今不從,春風戀攜手。


題張老松樹编辑

歲晚東巖下,周顧何悽惻。
日落西山陰,衆草起寒色。
中有喬松樹,使我長歎息。
百尺無寸枝,一生自孤直。


別之望後獨宿藍田山莊编辑

脊令有舊曲,調苦不成歌
自歎兄弟少,常嗟離別多。
爾尋北京路,予臥南山阿。
泉晚更幽咽,雲秋尚嵯峨。
藥闌聽蟬噪,書幌見禽過。
愁至願甘寢,其如鄉夢何。


浣紗篇贈陸上人编辑

越女顏如花,越王聞浣紗。
國微不自寵,獻作吳宮娃。
山藪半潛匿,苧蘿更蒙遮。
一行霸句踐,再傾夫差。
豔色奪人目,斆嚬亦相誇。
一朝還舊都,靚粧尋若耶。
鳥驚入松網魚畏沈荷花
始覺冶容妄,方悟
欽子秉幽意,世人共稱嗟。
願言托君懷,倘類蓬生麻。
家住雷門曲,高閣凌飛霞。
淋漓翠羽帳,旖旎雲軍。
春風豔楚舞,秋月胡笳。
自昔專嬌愛,襲玩唯矜奢。
達本知空寂,棄彼猶泥沙。
永割偏執性,自長薰修芽。
攜妾不障道,來一作家。


雨從箕山來编辑

雨從箕山來,倏與飄風度。
晴明西峰日,綠縟南溪樹。
此時客精廬,幸蒙真僧顧。
深入清淨理,妙斷往來趣。
意得兩契如,言盡共忘喻。
觀花寂不動,聞鳥懸可悟。
向夕聞天香,淹留不能去。


初至崖口编辑

崖口衆山斷,嶔崟聳天壁。氣衝落日紅,影入春潭碧。
錦繢織苔蘚,丹青畫松石。水禽泛容與,巖花飛的皪。
微路從此深,我來限于役。惆悵情未已,羣峰暗將夕。


自湘源至潭州衡山縣编辑

浮湘沿迅湍,逗浦凝遠盼。
漸見江勢闊,行嗟水流漫。
赤岸雜雲霞,綠竹緣溪澗。
向背羣山轉,應接良景晏。
沓障連夜猿,平沙覆陽雁。
紛吾望闕,歸橈速已慣。
中道方泝洄,遲念自茲撰。
賴欣衡陽美,持以蠲憂患。


入崖口五渡寄李適编辑

抱琴登絕壑,伐木泝清川。
路極意謂盡,勢回趣轉綿。
人遠草木秀,山深雲景鮮。
余負海嶠情,自昔微尚然。
彌曠十餘載,今來宛仍
未窺仙源極,獨進野人船。
時攀乳竇憩,屢薄天窗眠。
夜弦響松月,朝楫弄苔泉。
因冥象外理,永謝區中緣。
碧潭可遺老,丹砂堪學仙。
莫使馳光暮,空令歸鶴憐。


洞庭湖编辑

地盡天水合,朝及洞庭湖。初日當中涌,莫辨東西隅。
晶耀目何在,瀅熒心欲無。靈光晏海若,游氣耿天
張樂軒皇至,征苗夏禹徂。楚臣悲落葉,堯女泣蒼梧。
野積九江潤,山通五嶽圖。風恬魚自躍,雲夕雁相呼。
獨此臨泛漾,浩將人代殊。永言洗氛濁,卒歲爲清娛。
要使功成退,徒勞越大夫。


景龍四年春祠海编辑

肅事祠春溟,宵齋洗蒙慮。
雞鳴見日出,鷺下驚濤鶩。
地闊八荒近,天回百川澍。
筵端接空曲,目外唯雰霧。
暖氣物象來,周遊晦明互。
致牲匪玄享,禋滌期靈煦。
的的波際禽,沄沄島間樹。
安期今何在,方丈蔑尋路。
仙事與世隔,冥搜徒已屢。
四明背羣山,遺老莫辨處。
撫中良自慨,弱齡忝恩遇。
三入文史林,兩拜神仙署。
雖歎出關遠,始知臨海趣。
賞來空自多,理勝孰能喻。
留楫竟何待,徙倚忽云暮。


溫泉莊臥病寄楊七炯编辑

移疾臥茲嶺,寥寥倦幽獨。
賴有嵩丘山,高枕長在目。
茲山棲靈異,朝夜翳雲族。
是日濛雨晴,返景入巖谷。
冪冪澗畔草,青青山下木。
此意方無窮,環顧悵林麓。
伊洛何悠漫,川原信重復。
夏餘鳥獸蕃,秋末禾黍熟。
秉願守樊圃,歸閑欣藝牧。
惜無載酒人,徒把涼掬。


荅田徵君编辑

一作一作敬荅田徵君遊巖

家臨清溪水,溪水繞盤石。
綠蘿四面垂,褭褭百餘尺。
風泉度絲管,苔蘚鋪茵席。
傳聞潁陽人,霞外漱靈液。
忽枉巖中翰,吟朝復夕。
何當遂遠遊,物色候逋客。


自衡陽至韶州謁能禪師编辑

謫居竄炎壑,孤帆淼不繫。
別家萬里餘,流目三春際。
猿啼山館曉,虹飲江皐霽。
湘岸竹泉幽,衡峯石囷閉。
嶺嶂窮攀越,風濤極沿濟。
吾師在陽,欣此得躬詣。
洗慮賓空寂,焚香結精誓。
願以有漏軀,薰無生慧。
物用沖曠,心源日閑細。
伊我獲此途,遊道晚計。
宗師信捨法,擯落文史藝。
坐禪羅浮中,尋異海裔。
何辭禦魑魅,自可乘炎癘。
回首望鄉,雲林浩虧蔽。
不作離別苦,歸期多年歲。


見南山夕陽召監師不至编辑

夕陽黯晴,山翠互明滅。
此中意無限,要與開士說。
徒鬱仲舉思,詎迴道林轍。
孤興欲待誰,待此湖上月。


遊法華寺编辑

薄游京都日,遙羨稽山名。
分刺江海郡,朅來徵素情。
松露洗心眷,象筵敷念誠。
薄雲界青嶂,皎日鶱朱甍。
苔澗深不測,竹房閑且清。
感真六象見,垂兆二𪅝一作「烏」鳴。
古今信靈跡,中州莫與京。
林巘永棲業,豈伊一生。
浮悟雖已久,事試去來成。
觀念幸相續,庶幾最後明。


宿雲門寺编辑

雲門若邪裏,泛鷁路纔通。
夤緣綠篠岸,遂得青蓮宮。
天香衆壑滿,夜梵前山空。
漾漾潭際月,颸飀杉上風。
茲焉多嘉遯,數子今莫同。
鳳歸慨處士,鹿化聞仙公。
樵路鄭州北,井阿巖東。
永夜豈云寐,曙華忽葱蘢。
谷鳥囀尚澀,源桃驚未紅。
再來期春暮,當造林端窮。
庶幾蹤謝客,開山投剡中。


春湖古意编辑

院梅發向尺,園鳥復成曲。
落日遊南湖,果擲顏如玉。
含情不得語,轉盼知所屬。
惆悵未可歸,寧關須菉。


游陸渾南山自歇馬嶺到楓香林以詩代書荅李舍人適编辑

晨登歇馬嶺,遙望伏牛山。
孤出羣峰首,熊熊元氣間。
太和亦崔嵬,石橫閃倏。
細岑互攢倚,浮巘競奔蹙。
白雲遙入懷,青近可掬。
徒尋靈異跡,周顧愜心目。
晨拂鳥路行,暮投人煙宿。
稉稻遠彌秀,栗芋秋新熟。
石髓非一巖,藥苗乃萬族。
間關踏雲雨,繚繞緣水木。
西見商山芝,南到楚鄉竹。
楚竹幽且深,半雜楓香林。
浩歌清潭曲,寄爾桃源心。


早發大庾嶺编辑

晨躋大庾險,驛鞍馳復息。
霧露晝未開,浩途不可測。
嵥起華夷界,信爲造化力。
歇鞍問徒旅,鄉關在西北。
出門怨別家,登嶺恨辭國。
自惟忠孝,斯罪懵所得。
皇明頗洗,延議日紛惑。
兄弟遠淪居,妻子成異域。
羽翮傷已毀,童幼憐未識。
躊躕戀北顧,亭午晞霽色。
春煖陰梅花,瘴回陽鳥翼。
含沙緣澗聚,吻草依林植。
適蠻悲疾首,懷鞏淚沾臆。
感謝鵷鷺朝,勤修魑魅職。
生還倘非遠,誓擬酬恩德。


自洪府舟行直書其事编辑

仲春辭國門,畏途橫萬里。
越淮乘楚嶂,造江泛吳汜。
嚴程無休隙,日夜涉風水。
昔聞垂堂言,將誡千金子。
問余何奇剝,遷竄極炎鄙。
揆己道德餘,幼聞虛白旨。
貴身賤外物,抗跡遠塵軌。
朝遊伊水湄,夕臥箕山趾。
妙年拙自晦,皎潔弄文史。
謬辱紫泥書,揮翰青雲裏。
事往每增傷,寵來常誓止。
銘骨懷報稱,逆鱗讓金紫。
安位釁潛搆,退耕禍猶起。
棲巖實吾策,觸藩誠內恥。
濟濟同時人,台庭鳴劒履。
以卑自衞,兀坐去沈滓。
迨茲理已極,竊位申知己。
羣議負宿心,獲戾光華始。
黃金忽銷鑠,素業坐淪毀。
浩歎誣平生,何獨戀枌梓。
浦樹浮鬱鬱,皐蘭覆靡靡。
百越去魂斷,九疑望心死。
未盡匡阜遊,遠欣羅浮美。
周旋本師訓,佩服無理。
異國多靈仙,幽探忘年
敝廬嵩山下,空谷茂蘭芷。
悠悠南溟遠,採掇長已矣。


下桂江縣黎壁编辑

放溜覿前漵,連山上干。
江回雲壁轉,天小霧峯攢。
吼沫跳急浪,合流環峻灘。
出漩劃,繚繞避渦盤。
舟子怯桂水,最言斯路難。
吾生抱忠信,吟嘯自安閑。
旦別已千歲,夜愁勞萬端。
企予見夜月,委曲破林巒。
潭曠竹煙盡,洲香橘露團。
豈傲夙所好,對之與俱歡。
思君罷琴酌,泣此夜漫漫。


奉使嵩山途經緱嶺编辑

侵星發洛城,城中歌吹聲。
畢景至緱嶺,嶺上煙霞生。
草樹饒野意,山川多古情。
大隱德所薄,歸來可退耕。


傷王七秘書監寄呈揚州陸長史通簡府僚廣陵以廣好事编辑

王氏貴先宗,衡門棲道風。心晤有物,秉化遊無窮。
學奧九流異,機玄三語同。書乃墨場絕,文稱詞伯雄。
白屋藩魏主,蒼生期謝公。一祗賢良詔,遂謁承明宮。
補衮望奚塞,尊儒位未充。罷官七門裏,歸老一丘中。
嘗忝長者轍,微言私謂通。我行會稽郡,路出廣陵東。
物在人已矣,都疑淮海空。


使至嵩山尋杜四不遇慨然復傷田洗馬韓觀主因以題壁贈杜侯杜四编辑

洛橋瞻太室,期子在雲煙。
歸來不相見,孤賞弄寒泉。
與君闊松石,于茲二十年。
田公謝昭世,韓子秘幽埏。
憶昔同攜手,山棲接二賢。
笙歌入玄地,詩酒坐寥天。
舊友悉零落,罷琴私自憐。
者非藥誤,餐霞意可全。
爲余理還策,相與事靈仙。


翫郡齋海榴编辑

澤國韶氣早,開簾延霽天。
野禽宵未囀,山蜚晝仍眠。
目茲海榴發,列暎巖楹前。
熠爚禦風靜,葳蕤含景鮮。
清晨綠堪佩,亭午丹欲然。
昔忝金閨籍,嘗見玉池蓮。
未若宗族地,更逢榮耀全。
南金雖自貴,賞詎能遷。
撫躬萬里絕,豈染一朝妍。
徒緣滯遐郡,常是惜流年。
越俗鄙章甫,捫心空自憐。


長安路编辑

一作沈佺期詩

秦地平如掌,層城出雲漢。
樓閣九衢春,車馬千門旦。
綠柳開復合,紅塵聚還散。
日晚鬬雞場,經過狹斜看。


折楊柳编辑

一作沈佺期詩

玉樹朝日映,羅帳春風吹。
拭淚攀楊柳,長條宛地垂。
白花飛歷亂,黃鳥思參差。
妾自肝腸斷,傍人那得知。


有所思编辑

一作沈佺期詩

君子事行役,再空芳歲期。
美人曠遙佇,萬里浮雲思。
綻紅豔,郊柔綠滋。
坐看長夏晚,秋月羅帷。


軍中人日登高贈房明府编辑

幽郊昨夜陰風斷,頓覺朝來陽吹暖。
涇水橋南柳欲黃,杜陵城北花應滿。
長安昨夜寄春衣,短翮登茲一望歸。
聞道凱旋乘騎入,看君走馬見芳菲。


寒食還陸渾別業编辑

洛陽城裏花如雪,陸渾山中今始發。
旦別河橋楊柳風,夕臥伊川桃李月。
伊川桃李正芳新,寒食山中酒復春。
野老不知堯舜力,酣歌一曲太平人。


寒食江州滿塘驛编辑

去年上巳洛橋邊,今年寒食廬山曲。
遙憐鞏樹花應滿,復見吳洲草新綠。
吳洲春草蘭杜芳,感物思歸懷故鄉。
驛騎明朝宿何處?猿聲今夜斷君腸。


至端州驛見杜五審言沈三佺期閻五朝隱王二無競題壁慨然成詠编辑

逐臣北地承嚴譴,謂到南中每相見。
豈意南中岐路多,千山萬水分鄉縣。
雲搖雨散各翻飛,海闊天長音信稀。
處處山川同瘴癘,自憐能得幾人歸。


綠竹引编辑

青溪綠潭潭水側,修竹嬋娟同一色。
徒生僊實鳳不遊,老死空山人詎識。
妙年秉願逃俗紛,歸臥嵩丘弄白雲。
含情傲睨樂府詩無睨字慰心目,何可一日無此君。


明河篇编辑

《紀事》云:「武后時,之問求爲北門學士,不許,乃作此篇以見意。后見之,謂崔融曰:『非不知之問有奇才,但恨有口過耳。』之問終身恥之。」

八月涼風天氣,萬里無雲河漢明。
昏見南樓清且淺,曉落西山縱復橫。
洛陽城闕天中起,長河夜夜千門裏。
復道連甍共蔽虧,畫堂瓊戶特相宜。
雲母帳前初泛濫,水精簾外轉逶迤。
倬彼昭回如練白,復出東城接南陌。
南陌征人去不歸,誰家今夜擣寒衣。
鴛鴦機上疎螢度,烏鵲橋邊一雁飛。
雁飛螢度愁難歇,坐見明河漸微沒。
已能舒卷任浮雲,不惜光輝讓流月。
明河可望不可親,願得乘槎一問津。
更將織女支機石,還訪成都賣卜人。


龍門應制编辑

宿雨霽氛埃,流雲度城闕。
河堤柳新翠,苑樹花先發。
洛陽花柳此時濃,山水樓臺暎幾重。
羣公拂霧朝翔鳳,天子乘春幸鑿龍。
鑿龍近出王城外,羽從琳琅擁軒蓋。
雲罕纔臨御水橋,天衣已入香山會。
山壁嶄巖斷復連,清流澄澈俯伊川。
雁塔遙遙綠波上,星龕奕奕翠微邊。
層巒舊長千尋木,遠壑初飛百丈泉。
綵仗旌遶香閣,下輦登高望河洛。
東城宮闕擬昭回,南陌溝塍殊綺錯。
林下天香七寶臺,山中春酒萬年杯。
微風一起祥花落,仙樂初鳴瑞鳥來。
鳥來花落紛無已,稱觴獻壽霞裏。
歌舞淹留景欲斜,石猶駐五雲車。
鳥旗翼翼留芳草,龍騎駸駸暎晚花。
千乘萬騎鑾輿出,水靜山空嚴警蹕。
郊外喧喧引看人,傾都南望屬車塵。
囂聲引颺聞黃道,佳氣周入紫宸。
先王定鼎山河固,寶命乘周萬物新。
吾皇不事瑤池樂,時雨來觀農扈春《紀事》云:「武后遊龍門,命羣官賦詩,先成者賜以錦袍。左史東方虬詩成,拜賜。坐未安,之問詩成,文理兼美,左右稱善,乃就奪錦袍衣之。」


初宿淮口编辑

孤舟汴河水,去國情無已。
晚泊投楚鄉,明月清淮裏。
汴河東瀉路窮茲,洛陽西顧日增悲。
夜聞楚歌思欲斷,況值淮南木落時。


王子喬编辑

王子喬,愛神仙。
七月七日上賓天,白虎搖鳳吹笙。
乘騎雲氣吸日精,吸日精。
長不歸,遺廟今在而人非。
空望山頭草,草露溼人衣。


放白鷴篇编辑

故人贈我綠綺琴,兼致白鷴鳥。
琴是嶧山桐,鳥出吳溪中。
我心松石清霞裏,弄此幽弦不能已。
我心河海白雲垂,憐此珍禽空自知。
著書晚下麒麟閣,幼稚驕癡候門樂。
乃言物性不可違,白鷴愁慕刷毛衣。
玉徽閉匣留爲念,六翮開籠任爾飛。


桂州三月三日编辑

一作桂陽三日述懷

代業京華裏,遠投魑魅鄉。
登高望不極,雲海四茫茫。
伊昔承休盼,曾爲人所羨。
兩朝賜顏色,二紀陪歡宴。
昆明御宿侍龍媒,伊闕天泉復幾回。
西夏黃河水心劒,東周清洛羽觴杯。
苑中落花掃還合,河畔垂楊撥不開。
千春萬壽多行樂,柏梁和歌攀睿作。
賜金分帛奉恩輝,風舉雲搖入紫微。
晨趨北闕鳴珂至,夜出南宮把燭歸。
載筆儒林多歲月,襆被文昌佐吳越。
越中山海高且深,興來無處不登臨。
永和九年刺海郡,暮春三月醉山陰。
愚謂嬉遊長似昔,不言流寓歘成今。
始安繁華舊風俗,帳飲傾城沸江曲。
主人絲管清且悲,客子肝腸斷還續。
荔浦蘅皐萬里餘,洛陽音信絕能疎。
故園今日應愁思,曲水何能更祓除。
逐伴誰憐合浦葉,思歸豈食桂江魚。
不求漢使金囊贈,願得佳人錦字書。


下山歌编辑

下嵩山兮多所思,攜佳人兮步遲遲。
松間明月長如此,君再遊兮復何時。


冬宵引贈司馬承禎编辑

河有冰兮山有雪,北戶墐兮行人絕。
獨坐山中兮對松月,懷美人兮屢盈缺。
明月的的寒潭中,青松幽幽吟勁風。
此情不向俗人說,愛而不見恨無窮。


高山引编辑

攀雲窈窕兮上躋懸峰,長路浩浩兮此去何從。
水一曲兮腸一曲,山一重兮一重。
松檟邈已遠,友于何日逢?
況滿室兮童稚,攢衆慮於心胷。
天高難訴兮遠負明德,却望咸京兮揮涕龍鍾。


嵩山天門歌编辑

登天門兮坐盤石之磷𥒘,前漎漎兮未半,下漠漠兮無垠。
紛窈窕兮巖倚披以鵬翅,洞膠葛兮峰稜層以龍鱗。
松移岫轉,左變而右易。
風生雲起,出鬼而入神。
吾亦不知其靈怪如此,願遊杳冥兮見羽人。
重曰:天門兮穹崇,回合兮攢藂。
松萬接兮柱日,石千尋兮倚空。
晚陰兮足風,夕陽兮赩紅。
試一望兮奪魄,況衆妙之無窮。


有所思编辑

一作劉希夷詩,題云代悲白頭翁

洛陽城東桃李花,飛來飛去落誰家。
幽閨女兒惜顏色,坐見落花長歎息。
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
已見松柏摧爲薪,更聞桑田變成海。
古人無復洛城東,今人還對落花風。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紅顏子,須憐半死白頭翁。
此翁白頭真可憐,伊昔紅顏美少年。
公子王孫芳樹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祿池臺交錦繡,將軍樓閣畫神仙。
一朝臥病無相識,三春行樂在誰邊。
婉轉蛾眉能幾時,須臾鶴髮亂如絲。
但看古來歌舞地,唯有黃昏鳥雀飛。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