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094

卷九十三 全唐詩 卷九十四 卷九十五
富嘉謨 吳少微 員半千 王適 齊澣 祝欽明 劉知幾 胡雄 張齊賢 鄭善玉 丘悅

富嘉謨编辑

富嘉謨,雍州武功人,舉進士。長安中,累官晉陽尉,預修《三教珠英》。中興初,歷左臺御史,與吳少微友善,屬詞並以經典爲本,文體一變,號爲富吳體。張說稱其文如孤峰絕岸,壁立萬仞,濃雲鬱興,震雷俱發,誠可畏也。若施於廊廟,則駭矣。集十卷,今存詩一首。

明冰篇编辑

北陸蒼茫河海凝,南山闌干晝夜冰。
素彩峨峨明月升,深山窮谷不自見。
安知採斵備嘉薦,陰房涸冱掩寒扇。
陽春二月朝始暾,春光潭沱度千門。
明冰時出御至尊,彤庭赫赫九儀備。
腰玉煌煌千官事,明冰畢賦周在位。
憶昨沙寒風漲,崑崙長河冰始壯。
漫汗崚嶒積亭障,噰噰鳴雁江上來。
禁苑池臺冰復開,搖青涵綠映樓臺。
豳歌七月王風始,鑿冰藏用昭物軌,四時不忒千萬


吳少微编辑

吳少微,新安人,舉進士,累至晉陽尉,與富嘉謨同官。中興初,以韋嗣立薦,拜右臺御史,嘗爲幷州長史張仁亶撰進九鼎銘表。集十卷,今存詩六首。

長門怨编辑

月出映層城,孤圓上太清。
君王眷愛歇,枕席涼風生。
怨咽不能寢,踟躕步前楹。
空階白露色,百草寒蟲鳴。
念昔金房裏,猶嫌玉座輕。
如何嬌所誤,長夜泣恩情。


和崔侍御日用遊開化寺閣编辑

左憲多才雄,故人尤鷙鶚。
護贈單于使,休軺太原郭。
館次厭煩歊,清懷尋寂寞。
西緣十里餘,北上開化閣。
初入雲樹間,冥蒙未昭廓。
漸出欄榥外,萬里秋景
歲晏風落山,天寒水歸壑。
覽物頌幽景,三乘動玄鑰。
但敷解言,永用忘昏著。


哭富嘉謨编辑

吾友適不死,於戲社稷臣。
直祿非造利,長懷大庇人。
乃通承明籍,此敦牂春。
藥厲其可畏,皇穹故匪仁。
疇昔與夫子,孰云異天倫。
同病一相失,茫茫不重陳。
子之文章在,其殆尼父新。
鼓興斡河岳,貞詞毒鬼神。
可悲不可朽,車輤沒荒榛。
聖主賢爲寶,吁茲大國貧。
《紀事》云:「少微與嘉謨齊名,並爲御史,臥疾,聞其亡,號哭賦詩。其詞莫不歎美,既而病亟,歎曰:『生死人之大分,何恨焉?然官職十分,未作其一,乃至是耶。』慷慨而終。」


過漢故城编辑

大漢昔未定,強秦猶擅場。
中原逐鹿罷,高祖鬱龍驤。
經始謀帝座,茲焉壯未央。
規模窺棟宇,表裏浚城隍。
羣后崇長樂,中朝增建章。
句陳被蘭錡,樂府奏芝房。
翡翠明珠帳,鴛鴦白玉堂。
清晨寶鼎食,閑夜鬱金香。
天馬來東道,佳人傾北方。
何其赫隆盛,自謂寶靈長。
歷數有時盡,哀平嗟不昌。
冰堅成巨猾,火德遂頹綱。
奧位匪虛校,貪天竟速亡。
魂神吁社稷,豹虎鬬巖廊。
金狄移灞岸,銅盤向洛陽。
君王無處所,年代幾荒涼。
宮闕誰家域,蓁蕪罥我裳。
井田唯有草,海水變爲桑。
昔在高門內,於今岐路傍。
餘基不可識,古墓列成行。
狐兔驚魍魎,鴟鳥嚇獝狂。
空城寒日晚,平野暮雲黃。
烈烈樊青棘,蕭蕭吹白楊。
千秋幷萬歲,空使詠歌傷。


古意编辑

洛陽芳樹向春開,洛陽女兒平旦來。
流車走馬紛相催,折芳瑤華向曲臺。
曲臺自有千萬行,重花累葉垂楊。
北林朝日明光,南國微風蘇合香。
可憐窈窕女,不作邯鄲娼。
妙舞輕迴拂長袖,高歌浩唱發清商。
歌終舞罷歡無極,樂往悲來長歎息。
陽春白日不少留,紅碧樹無顏色。
碧樹風花先春度,珠簾粉澤無人顧。
如何年少忽遲暮,坐見明月與白露。
明月白露夜已寒,香衣錦帶空珊珊。
今日陽春一妙曲,鳳皇樓上與君彈。


怨歌行编辑

城南有怨婦,含情傍芳叢。
自謂二八時,歌舞入漢宮。
皇恩數流眄,承幸玉堂中。
綠柏黃花催夜酒,錦衣羅袂逐春風。
建章西宮煥若神,燕趙美女三千人。
君王厭德不忘新,況羣豔冶紛來陳。
是時別君不再見,三十三春長信殿。
長信重門晝掩關,清房曉帳幽且閑。
綺窗蟲網氛塵色,文軒鶯桃李顏。
天王貴宮不貯老,浩然含淚今來還。
自憐春色轉晚暮,試逐佳遊芳草路。
小腰麗女奪人奇,金鞍少年曾不顧有逸句
歸來誰爲夫,請謝西家婦,莫辭先醉解羅襦。


員半千编辑

員半千,晉州臨汾人。本名餘慶,其師王義方器之曰,五百歲一賢者生,子宜當之,因改名半千。應八科師舉,授武陟尉。歲旱,發粟賑饑,爲薛元超所稱。垂拱中,補左衞胄曹,充吐蕃宣慰使。則天曰:「久聞卿名,謂是古人,不意乃在朝列。」即使入閣供奉。證聖中,爲弘文館學士,仍分日待制,五遷正諫大夫,預修《三教珠英》。中宗時,爲濠州刺史。睿宗徵拜太子右諭德,兼崇文館學士。性樂山水,開元中,卜居堯山,年九十四卒。集十卷,今存詩三首。

隴頭水编辑

路出金河道,山連玉塞門。
旌旗雲裏度,楊柳曲中喧。
喋血多壯膽,裹革無怯魂。
嚴霜斂曙色,大明辭朝暾。
塵銷營卒壘,沙靜都尉垣。
霧卷白山出,風吹黃葉翻。
將軍獻凱入,萬里絕河源。


隴右途中遭非語编辑

趙有兩毛遂,魯聞二曾參。
慈母猶且惑,況在行路心。
冠冕無醜士,賄賂成知己。
名利我所無,清濁誰見理。
敝服空逢春,緩帶不著身。
出遊非懷璧,何憂乎忌人。
正須自保愛,振衣出世塵。


儀坤廟樂章编辑

孝享云畢,維徹有章。
雲感玄羽,風悽素商。
瞻望神座,祗戀匪遑。
禮終樂闋,肅雍鏘鏘。


王適编辑

銅雀妓编辑

日暮銅雀迥,秋深玉座清。
蕭森松柏望,委鬱綺羅情。
君恩不再得,妾舞爲誰輕。


蜀中言懷编辑

獨坐年將暮,常懷志不通。
有時須問影,無事却書空。
棄置如天外,平生似夢中。
蓬心猶是客,華髪欲成翁。
跡滯魂逾窘,情乖路轉窮。
別離同夜月,愁思隔秋風。
老少悲顏,盈虛悟翟公。
時來不可問,何用求童蒙。


古別離编辑

昔歲驚楊柳,高樓悲獨守。
今年芳樹枝,孤棲怨別離。
珠簾晝不捲,羅幔曉長垂。
苦調琴先覺,愁容鏡獨知。
頻年雁度無消息,罷鴛文何用織。
夜還羅帳空有情,春著裙腰自無力。
青軒桃李落紛紛,紫庭蘭蕙氛氳。
已能顦顇今如此,更復含情一待君。


江上有懷编辑

湛湛江水見底清,荷花蓮子傍江生。
採蓮將欲寄同心,秋風落花空復情。
櫂歌數曲如有待,正見明月度東海。
海上雲盡月蒼蒼,萬里分輝滿洛陽。
洛陽閨閣夜何央,蛾眉嬋娟斷人腸。
寂寥金屏空自掩,青熒銀燭不生光。
應憐水宿洞庭子,今夕迢遙天一方。


江濱梅编辑

忽見寒梅樹,開花漢水濱。
不知春色早,疑是弄珠人。


臨水亭编辑

高館基曾山,微冪生花草。
傍對野村樹,下臨車馬道。
清朗悟心術,幽遐備瞻討。
迴合峰隱雲,聯綿渚縈島。
氣似滄洲勝,風爲青春好。
相及盛年時,無令歎衰老。


齊澣编辑

齊澣,字洗心,定州義豐人。聖曆中,制科登第,調蒲州司法參軍,歷監察御史。開元中,遷中書舍人,論駁書詔,皆準古義。宋璟,蘇頲並重之,與修四庫羣書。杜暹表宋璟爲吏部尚書,澣及蘇晉爲侍郎,時稱高選。後爲江南採訪使,以瓜步多風濤,乃移漕路於京口。又立伊婁埭,迄今利濟。終平陽太守。詩二首。

長門怨编辑

煢煢孤思逼,寂寂長門夜。
妾妬亦知非,君恩那不借。
携琴就玉階,調悲聲未諧。
將心明月,流影入君懷。


長門怨编辑

宮殿沈沈月欲分,昭陽更漏不堪聞。
珊瑚枕上千行淚,不是思君是恨君


祝欽明编辑

祝欽明,字文思,京兆始平人,舉明經。長安元年,累遷太子率更令,兼崇文館學士。中宗在春宮,欽明充侍讀。及即位,擢拜國子祭酒,同中書門下三品,歷刑部、禮部二尚書。嘗與羣臣侍宴,欽明自言能八風舞,據地搖頭,睆目顧盼。吏部侍郎盧藏用歎曰:「祝公是舉,五經掃地矣。」景雲初,爲侍御史倪若水所劾,貶饒州刺史。詩一首。

儀坤廟樂章编辑

閟宮實實,清廟微微。
降格無象,馨香有依。
式昭纂慶,方融嗣徽。
明禋是享,神保聿歸。


劉知幾编辑

劉知幾,後名子玄,以詞學知名。弱冠舉進士,授獲嘉主簿。證聖中,詔九品以上各言時政,知幾上陳四事,詞甚切直。累遷左史,擢鳳閣舍人。景龍初,轉太子中允,仍修國史。時監修者多,知幾奏記蕭至忠言五不可,以爲汗青無日,頭白可期。又著《史通》二十卷,備論史策之體。徐堅重其書,謂居史職者宜置座右。景雲中,遷太子左庶子,兼崇文館學土。開元初,爲左散騎常侍。在史職二十年,嘗對鄭惟忠曰:「史才須有三長,才也、學也、識也。」時人以爲知言。詩一首。

儀坤廟樂章编辑

妙算申帷幄,神謀出廟廷。
兩階文物備,七德武功成。
校獵長楊苑,屯軍細柳營。
將軍獻凱入,歌舞溢重城。


胡雄编辑

胡雄,開元時人。詩一首。

儀坤廟樂章编辑

送文迎武遞參差,一始一終光聖儀。
四海生人歌有慶,千齡孝享肅無虧。


張齊賢编辑

張齊賢,聖曆初爲太常奉禮郎,累遷諫議大夫。詩一首。

儀坤廟樂章编辑

祼圭既濯,鬱鬯既陳。
畫幕雲舉,黃流玉醇。
儀充獻酌,禮盛衆禋。
地察惟孝,愉焉饗親。


鄭善玉编辑

鄭善玉,開元時人。詩一首。

儀坤廟樂章编辑

酌鬱既灌,取蕭方爇。
籩豆靜器,簠簋芬飶。
魚腊薦美,牲牷表絜。
是戢是將,載迎載列。


丘悅编辑

丘悅,開元時人。詩一首。

儀坤廟樂章编辑

孝哉我后,沖乎廻聖。
道映重華,德輝文命。
慕深視篋,情殷撫鏡。
萬國移命,兆人承慶。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