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100

卷九十九 全唐詩 卷一百 卷一百〇一
司馬逸客 王紹宗 鄭遂初 李崇嗣 東方虬 張楚金 房融 呂太一 張紘 鄭蜀賓

司馬逸客编辑

司馬逸客,則天朝,嘗從相王北征,李乂有詩送之,稱爲員外。詩一首。

雅琴篇编辑

亭亭嶧陽樹,落落千萬尋。
獨抱出雲節,孤生不作林。
影搖綠波水,彩絢丹霞岑。
直幹思有託,雅志期所任。
匠者果留盼,雕斵爲雅琴。
文以楚山玉,錯以昆吾金。
虬鳳吐奇狀,商徵含清音。
清音雅調感君子,一撫一弄懷知己。
不知鍾期百年餘,還憶朝朝幾千里。
馬卿臺上應蕪沒,阮籍帷前空已矣。
山情水意君不知,拂匣調弦爲誰理。
調弦拂匣倍含情,況復空山秋月明。
隴水悲風已嗚咽,離鵾別鶴更淒清。
將軍塞外多奇操,中散林間有正聲。
正聲諧風雅,欲竟此曲誰知者。
自言幽隱乏先容,不道人物知音寡。
誰能一奏和天地,誰能再撫歡朝野。
朝野歡娛樂未央,車馬駢闐盛彩章。
歲歲汾川事簫鼓,朝朝伊水聽笙簧。
窈窕樓臺臨上路,妖嬈歌舞出平陽。
彈弦本自稱仁祖,吹管由來許季長。
猶憐雅歌淡無味,淥水白雲誰相貴。
還將逸詞賞幽心,不覺繁聲論遠意。
傳聞帝樂奏鈞天,儻冀微備五弦。
願持東武宮商韻,長奉南熏億萬年。


王紹宗编辑

王紹宗,字承烈,揚州江都人。嗜學,尤工草隸,家貧,常傭力寫佛經以自給。徐敬業逼之,不起。則天時,拜太子文學,累轉祕書少監。詩一首。

三艷婦编辑

大婦能調瑟,中婦詠新詩。
小婦獨無事,花庭曳履綦。
上客且安坐,春日正遲遲。


鄭遂初编辑

鄭遂初,萬歲通天中登第。詩一首。

別離怨编辑

蕩子戍遼東,連年信不通。
塵生錦步障,花玉屏風。
紅顏改,寧辭玉簟空。
繫書春雁足,早晚到雲中。


李崇嗣编辑

李崇嗣,則天時奉宸府主簿。聖曆中,曾奉敕預東觀修書,見沈佺期《黃口贊序》。詩三首。

寒食编辑

普天皆滅焰,匝地盡藏煙。
不知何處火?來客心然。


覽鏡编辑

歲去紅顏盡,愁來白髮新。
今朝開鏡匣,疑是別逢人。


獨愁编辑

聞道成都酒,無錢亦可求。
不知將幾,銷得此來愁。


東方虬编辑

東方虬,則天時爲左史,嘗云百年後可與西門豹作對。陳子昂《寄東方虬左史修竹篇》書,稱其《孤桐篇》「骨氣端翔,音韻頓挫,不圖正始之音,復覩於茲」,今失傳。存詩四首。

昭君怨三首编辑

漢道全盛,朝廷足武臣。
薄命妾,辛苦事和親。


辭丹鳳,銜悲向白龍。
單于浪驚喜,無復舊時容。


胡地無草,春來不似春。
自然衣帶緩,非是腰身。


春雪编辑

春雪滿空來,觸處似花開。
不知園裏樹,若箇是真梅。


張楚金编辑

張楚金,年十七,與兄越石同以茂才擢第。歷秋官尚書。詩一首。

逸人歌贈李山人编辑

上有堯兮下有田,眠松陽兮漱潁流。
其貌古,其心幽,浩歌一曲兮林壑秋。
道險可驚兮人莫用,樂天知命兮守巖洞。
時擊磬兮嗟鳴鳳,吾欲知往古之不可追,自悠悠於凡夢。


房融编辑

房融,河南人,則天時爲相。神龍元年,貶死高州。好浮屠法,嘗於嶺外筆受《楞嚴經》。詩一首。

謫南海過始興廣勝寺果上人房编辑

零落嗟殘命,蕭條託勝因。
方燒三界火,遽洗六情塵。
隔嶺天花發,凌空月殿新。
誰令鄉國此學分身。


呂太一编辑

呂太一,景雲中爲洹水令,魏知古表奏之。又嘗與中書舍人苗延嗣,考功員嘉靖,侍御史崔訓,皆爲張嘉貞所薦,時語曰:「令君四俊,苗呂員訓。」詩一首。

詠院中藂竹编辑

擢擢當軒竹,青青重歲寒。
心貞徒見賞,籜小未成竿。


張紘编辑

張紘,久視中登第,與呂太一同官監察御史,後自左拾遺貶許州司戶。詩三首。

和呂御史詠院中藂竹编辑

聞君庭竹詠,幽意歲寒多。
歎息爲冠小,良工將奈何。


閨怨编辑

去年離別雁初歸,今夜裁縫螢已飛。
征客來音信斷,不知何處寄衣?


行路難编辑

君不見溫家玉鏡臺,提攜抱屋九重來。
君不見相如綠綺琴,一撫一拍鳳凰音。
人生意氣須及早,莫負當年行樂心。
荆王奏曲楚妃歎,曲盡歡終夜將半。
朱樓銀閣正平生,碧草青苔坐蕪漫。
當春對酒不須疑,視日相看能幾時。
春風吹盡燕初至,此時自爲稱君意。
秋露萎草鴻始歸,此時衰暮與君違。
人生翻覆何常定,誰保容顏無是非。


鄭蜀賓编辑

鄭蜀賓,滎陽人,善五言詩。長壽中,終縣尉。詩一首。

別親朋编辑

畏途方萬里,生涯近百年。
不知將白首,何處入黃泉?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