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古塞下曲编辑

進軍飛狐北,窮寇勢將變。
日落沙塵昏,背河更一戰。
馬黃金勒,琱弓白羽箭。
射殺左賢王,歸奏未央殿。
欲言塞下事,天子不召見。
東出咸陽門,哀哀淚如霰。


燕歌行编辑

請君留楚調,聽我吟燕歌。
家在遼頭,邊風意氣多。
出身爲漢將,正值戎未和。
雪中凌天山,冰上渡交河。
大小百餘戰,封侯竟蹉跎。
歸來灞陵下,故舊無相過。
雄劒委塵匣,空門雀羅。
玉簪還趙寶瑟付齊娥。
昔日不爲樂,時哉今奈何。


望太華贈盧司倉编辑

吏到西華,乃觀三峯壯。
削成元氣中,傑出天上。
如有飛動色,不知青冥狀。
巨靈安在哉,厥跡猶可望。
方此,末由仙裝裝,唐韻側亮切,行裝也,或改作仗,非
葱蘢記星壇,明滅數雲嶂。
良友垂真契,宿心所微尚。
敢投歸山吟,霞徑一相訪。


贈鄭員外编辑

驄馬拂繡裳,按兵遼水陽。
西分鴈門騎,北逐樓煩王。
聞道五軍集,相邀百戰場。
風沙暗天起,虜森已行。
儒服諸將,雄謀吞荒。
金門見謁,朱紱生輝光。
侍御史,稍遷尚書郎。
人生志氣立,所貴功業昌。
何必守章句,終年事鉛黃。
同時獻賦客,尚在東陵傍。


贈房侍御编辑

不羈,與道常周旋。
進則天下仰,已之能晏然。
褐衣東府召,執簡南臺先。
雄義每特立,犯顏豈圖全。
謫居東南遠,逸氣吟芳荃。
適會寥廓趣,清波更夤緣。
扁舟入五湖,發纜洞庭前。
浩蕩臨海曲,迢遙濟江壖。
徵奇忽忘返,遇興將彌年。
乃悟范生智,足明漁父賢。
郡臨新安渚,佳賞此城偏。
日夕對層岫,雲霞映晴川。
閑居戀秋色,偃臥含貞堅。
倚伏聊自化,行藏互推遷。
君其振羽翮,歲晏沖天。


晚出伊闕寄河南裴中丞编辑

退無偃息資,進無當代策。
冉冉時將暮,坐爲周南客。
前登闕塞門,永眺伊城陌。
長川黯已,千里寒氣白。
渭水西,異日同所適。
秉志師禽尚,微言祖莊易。
一辭林壑間,共繫風塵役。
交朋忽先進,天道何紛劇。
豈念嘉遯時,依依偶沮溺。


送朱大出關编辑

楚客西上書,十年不得意。
平生相知者,晚節心各異。
長揖五侯門,拂衣謝中貴。
丈夫多別離,各有四方事。
拔劒因高歌,蕭蕭北風至。
故人有斗酒,是夜共君醉。
努立強加餐,當年莫相棄。


宿天竺寺编辑

松柏亂巖口,山西微徑通。
一峯見,宮闕生虛空。
正殿倚霞壁,千樓標石叢。
夜來猨鳥靜,鐘梵雲中。
翠映月,泉聲亂溪風。
心超諸境外,了與懸解同。
明發唯改視,朝日長崖東
湖色濃蕩漾,海光漸曈朦。
葛仙迹尚在,許氏道猶崇。
獨往古事,幽懷期二公。


出蕭關懷古编辑

驅馬擊長劒,行役至蕭關。
五原上,永眺關河前。
北虜三十萬,此中常控弦。
秦城亙宇宙,漢帝旃。
刁斗鳴不息,羽書日夜傳。
五軍計莫就,三策議空全。
大漠橫萬里,蕭條絕人煙。
當瀚海,落日照祈連。
愴矣苦寒奏,懷哉式微篇。
更悲秦樓月,夜夜出胡天。


南楚懷古编辑

南國久蕪漫,我來空鬱陶。
君看章華宮,處處生黃蒿。
但見陵與谷,豈知賢與豪。
精魂托古木,寶玉捐江臯。
倚棹下晴景,迴舟隨晚濤。
碧雲暮寥落,湖上秋天高。
往事那堪問,此心徒自勞。
獨餘湘水上,千載聞離騷。


經殺子谷编辑

扶蘇秦帝子,舉代稱其賢。
百萬猶在握,可爭天下權。
束身就一劒,壯志皆棄捐。
塞下有遺跡,千齡人共傳。
疎蕪盡荒草,寂歷空寒煙。
到此盡垂淚,非我獨潸然。


早過臨淮编辑

夜來三渚風,晨過臨淮島。
湖中海氣白,城上楚雲早。
鱗鱗魚浦帆,漭漭蘆洲草。
川路浩蕩,惄焉心如擣。
且言任倚伏,何暇念枯槁。
范子名屢移,蘧公志常保。
古人去已久,此理今難一作「古人已云云,此理誰足道」


乘潮至漁浦作编辑

艤棹乘早潮,潮來如風雨。
樟臺忽已隱,界峯莫及覩
崩騰心爲失,浩蕩目無主。
浪始聞一作「風停浪始開」,漾漾入魚浦。
雲景共澄霽,江山相吞吐。
偉哉造化,此事從終古。
流沫誠足誡,商歌調易苦。
頗因忠信全,客猶栩栩。


秋山夕興编辑

山月松篠下,月明山景鮮。
聊爲高秋酌,復此清夜弦。
晤語方獲志,栖心亦彌年。
尚言興未逸,更理逍遙篇。


送集賢學士伊闕史少府敕放歸江東覲省编辑

墨客鍾張侶,材高吳越珍。
千門來謁帝,駟馬去榮親。
吏邑沿清洛,鄉山指白蘋。
歸期應不遠,當及未央春。


送金卿歸新羅编辑

奉義朝中國,殊恩及遠臣。
鄉心遙渡海,客路再經春。
落日誰同望,孤舟獨可親。
拂波銜木鳥,偶宿泣珠人。
禮樂夷風變,衣冠漢制新。
青雲已干呂,知汝重來賓。


柳陌聽早鶯编辑

忽來枝上囀,還似谷中聲。
乍使香閨靜,偏傷遠客情。
間關難辨處,斷續若頻驚。
玉勒留將久,青樓夢不成。
千門候曉發,萬井報春生。
徒有知音賞,慙非臯鶴鳴。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