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八十六 全唐詩 卷一百八十七 卷一百八十八
韋應物

目录

城中臥疾知閻薛二子屢從邑令飲因以贈之编辑

馬日蕭蕭,胡不我廬。
方來從令飲,臥病獨何如。
秋風起臯,開戶望平蕪。
即此,焉知中密疎。
渴者不思火,寒者不求水。
人生羈時,去就當如此。
猶希心異跡,眷眷存終始。


聽嘉陵江水聲寄深上人编辑

鑿崖泄奔湍,稱古神禹跡。
夜喧山門店,獨宿不安席。
水性自靜,石中本無聲。
如何兩相激,雷轉空山驚。
貽之道門,了此物我情。


高陵書情寄三原盧少府编辑

直方難爲進,守此微賤班。
開卷不及顧,沈埋案牘間。
兵凶相踐,徭賦豈得閑。
促戚下可哀,寬政身致患。
日夕思自退,出門望故山。
君心儻如此,攜手相與還。


假中對雨呈縣中僚友编辑

卻足爲笑,閑居夢杜陵。
殘鶯知夏淺,雨報年登。
流麥非關忘,收書獨不能。
自然憂曠職,緘此謝良朋。


贈蕭河南编辑

厭劇辭京縣,褒賢待詔書。
酇侯方繼業,潘令且閑居。
霽後三川冷,秋萬木疎。
對琴無一事,新興復何如。


示從子河南尉班编辑

拙直余恆守,公方爾所存。
同占朱鳥剋,俱起小人言。
立政思懸棒,謀身類觸藩。
不能林下去,祗戀府廷恩。


趨府候曉呈兩縣僚友编辑

趨府不遑安,中宵出戶看。
滿天星尚在,近壁燭殘。
立馬頻驚曙,垂簾却避寒。
可憐同宦者,悟下流難。


贈李儋编辑

絲桐本異質,音響自然。
吾觀造化意,二物相因緣。
誤觸龍鳳嘯,靜聞寒夜泉。
心神自安宅,煩慮頓可捐。
何因知久要,絲白漆亦堅。


贈盧嵩编辑

百川注東海,東海無虛盈。
泥滓不能濁,澄波非益清。
恬然自安流,日照萬里晴。
雲物不隱象,三山共分明。
奈何疾風怒,忽若砥柱傾。
海水雖無心,洪濤亦相驚。
怒號在倏忽,誰識變化情。


寄馮著编辑

春雷起萌蟄,土壤日已疎。
胡能遭盛明,才俊伏里閭。
偃仰遂真性,所求惟斗儲。
披衣出茅屋,盥漱臨清渠。
吾道亦自適,退身保玄虛。
幸無職事牽,且覽案上書。
親友各馳騖,誰當訪敝廬。
思君在何夕,明月照廣除。


早春對雪寄前殿中元侍御编辑

掃雪開幽徑,端居望故人。
猶殘臘月酒,更值早梅春。
幾日東城陌,何時曲水濱。
聞閑且共賞,莫待繡衣新。


贈王侍御编辑

心同野鶴與塵遠,詩似冰壺見底清。
府縣同趨昨日事,升沈不改故人情。
上陽春晚蕭蕭雨,洛水寒來夜夜聲。
自歎獨爲折腰吏,可憐騘馬路傍行。


將往江淮寄李十九儋编辑

燕燕東向來,文鵷亦西飛。
如何不相見,羽翼有高卑。
徘徊到河洛,華屋未及窺。
秋風飄我行,遠與淮海期。
廻首隔煙霧,遙遙兩相思。
陽春自當返,短翮欲追隨。


自鞏洛舟行入黃河即事寄府縣僚友编辑

夾水蒼山路向東,東南山豁大河通。
寒樹依微遠天外,夕陽明滅亂流中。
孤村幾歲臨伊岸,一鴈初晴下朔風。
爲報洛橋遊宦侶,扁舟不繫與心同。


寄盧庾编辑

悠悠遠離別,分此歡會難。
如何兩相近,反使心不安。
亂髮思一櫛,垢衣思一浣協韻
豈如望友生,對酒起長嘆。
時節異京洛,孟冬天未寒。
廣陵多車馬,日夕自遊盤。
獨我何耿耿,非君誰爲歡。


發廣陵留上家兄兼寄上長沙编辑

將違安可懷,宿戀復一方。
家貧無舊業,薄宦各飄颺。
執板身有屬,淹時心恐惶。
拜言不得留,聲結淚滿裳。
漾漾動行舫,亭亭遠相望。
離晨苦須臾,獨往道路長。
蕭條風雨過,得此海氣涼。
感秋意已違,況自結中腸。
推道固當遣,及情豈所忘。
何時共還歸,舉翼鳴春陽。


初發揚子寄元大校書编辑

悽悽去親愛,泛泛入煙霧。
歸棹洛陽人,殘鐘廣陵樹。
今朝此爲別,何處還相遇。
世事波上舟,沿洄安得住。


淮上即事寄廣陵親故编辑

前舟已眇眇,欲渡誰相持。
秋山起暮鐘,楚雨連滄海。
風波離思滿,宿昔容鬢改。
獨鳥下東南,廣陵何處在。


寄洪州幕府二十一侍御编辑

忽報南昌令,乘驄入郡城。
同時趨府客,此日望塵迎。
文苑臺中妙,冰壺幕下清。
洛陽相去遠,猶使故林榮。


經少林精舍寄都邑親友编辑

息駕依松嶺,高閣一攀緣。
前瞻路已窮,既詣喜更延。
出巘聽萬籟,入林濯幽泉。
鳴鐘生道心,暮空雲煙。
獨往雖暫適,多累終見牽。
方思結茅地,歸息期暮年。


同長源歸南徐寄子西子烈有道编辑

東洛何蕭條,相思邈遐路。
策駕復誰遊,入門無與晤
還因送歸客,達此緘中素。
屢暌心所歡,豈得顏如故。
所歡不可暌,嚴霜晨淒淒。
如彼萬里行,孤妾守空閨。
臨觴一長嘆,素欲何時諧。


雪中聞李儋過門不訪聊以寄贈编辑

度門能不訪,冒雪屢西東。
已想人如玉,遙憐馬似驄。
乍迷金谷路,稍變上陽宮。
還比相思意,紛紛正滿空。


同德精舍養疾寄河南兵曹東廳掾编辑

逍遙東城隅,雙樹寒葱蒨。
廣庭流華月,高閣凝餘霰。
杜門非養素,抱疾阻良讌。
孰謂無他人,思君歲云變。
官曹亮先忝,陳躅慙俊彥。
豈知晨與夜,相代不相見。
緘書問所,詶藻當芬絢。


同德寺雨後寄元侍御李博士编辑

川上風雨來,須臾滿城闕。
岧嶢青蓮,蕭條孤興發。
前山遽已淨,陰靄夜來歇。
喬木生夏涼,流雲吐華月。
嚴城自有限,一水非難越。
相望曙遠,高齋坐超忽。


同德閣期元侍御李博士不至各投贈二首编辑

庭樹忽已暗,故人不來。
祗因厭煩暑,永日坐霜臺。


官榮多所繫,閑居亦愆期。
高閣猶相望,青山欲暮時。


使雲陽寄府曹编辑

夙駕祗府命,冒炎不遑息。
百里次雲陽,閭閻問漂溺。
上天屢愆氣,胡不均寸澤。
仰瞻喬樹巔,見此洪流跡。
良苗免湮沒,蔓草生宿昔。
頹墉滿故墟,喜返將安宅。
周旋涉塗潦,側峭緣溝脉。
仁賢憂斯民,賤子甘所役。
公堂衆君子,言笑思與覿。


過扶風精舍舊居簡朝宗巨川兄弟编辑

佛剎出高樹,晨光閭井中。
年深念陳迹,迨此獨忡忡。
零落逢故老,寂寥悲草蟲。
舊宇多改構,幽篁延本叢。
栖止事如昨,芳時去已空。
佳人亦攜手,再往今不同。
新文聊感舊,想子意無窮。


贈令狐士曹编辑

滴滴對牀寢,山路迢迢聯騎行。
到家俱及東籬菊,何事先歸半日程。


贈馮著编辑

契闊仕兩京,念子亦飄蓬。
方來屬追往,十載事不同。
歲晏乃云至,微褐還未充。
慘悽遊子情,風雪自關東。
華觴發懽顏,嘉藻播清風。
始此盈抱恨,曠然一夕中。
善蘊豈輕售,懷才希國工。
誰當念素士,零落歲華空。


對雨寄韓庫部協编辑

颯至池館涼,靄然和曉霧。
蕭條集新荷,氤氳散高樹。
閑居興方澹,默想心已屢。
暫出仍濕衣,況君東城住。


寄子西编辑

夏景已難度,懷賢思方續。
喬樹落疎陰,微風散煩燠。
傷離枉芳札,忻遂見心曲。
藍上舍已成,田家雨新足。
託鄰素多,殘帙猶見束。
日夕上高齋,但望東原綠。


縣內閑居贈溫公编辑

滿郭春風嵐已昏,鴉栖散吏掩重門。
雖居世網常清淨,夜對高僧無一言。


對雪贈徐秀才编辑

靡靡寒欲收,靄靄陰還結。
晨起望南端,千林散春雪。
妍光屬瑤階,亂緒陵新節。
無爲掩扉臥,獨守袁生轍。


西郊遊宴寄贈邑僚李巽编辑

升陽曖春物,置酒臨芳席。
高宴闕英僚,衆賓寡懽懌。
是時尚多壘,板築興頹壁。
羇旅念越疆,領徒方祗役。
如何嘉會日,當子憂勤夕。
西郊鬱已茂,春嵐重如積。
何當返徂雨,雜英紛可惜。


對雨贈李主簿高秀才编辑

邐迤曙雲薄,散漫東風來。
青山滿春野,微雨灑輕埃。
吏局勞佳士,賓筵得上才。
終朝狎文墨,高興共徘徊。


休沐東還胄貴里示端编辑

宦遊三十載,田野久已疎。
休沐遂茲日,一來還故墟。
山明宿雨霽,風煖百卉舒。
泓泓野泉潔,熠熠林光初。
竹木稍摧翳,園場亦荒蕪。
俯驚鬢已衰,周覽昔所娛。
存沒惻私懷,遷變傷里閭。
欲言少留心,中復畏簡書。
世道良自退,榮名亦空虛。
與子終攜手,歲晏當來居。


朝請後還邑寄諸友生编辑

宰邑分甸服,夙駕朝上京。
是時當暮春,休沐集友生。
抗志青雲表,俱踐高世名。
樽酒且歡樂,文翰亦縱橫。
良遊昔所希,累讌夜復明。
晨露含瑤琴,夕風殞素英。
一旦遵歸路,伏軾出京城。
誰言再念別,忽若千里行。
閤寡喧訟,端居結幽情。
況茲晝方永,展轉何由平。


灃上西齋寄諸友编辑

絕岸臨西野,曠然塵事遙。
清川下邐迤,茅棟上岧嶢。
翫月愛佳夕,望山屬清朝。
俯砌視歸翼,開襟納遠飆。
等陶辭小秩,效朱方負樵。
閑遊忽無累,心跡隨景超。
明世重才彥,雨露降丹霄。
羣公正雲集,獨予忻寂寥。


獨遊西齋寄崔主簿编辑

同心忽已別,昨事方成昔。
幽徑還獨尋,綠苔見行跡。
秋齋正蕭散,烟水易昏夕。
憂來結幾重,非君不可釋。


紫閣東林居士叔緘賜松英丸捧對忻喜蓋非塵侶之所當服輙獻詩代啓编辑

碧澗蒼松五粒稀,侵雲采去露沾衣。
夜啓羣僊合靈藥,朝思俗侶寄將歸。
道場齋戒今初服,人事葷羶已覺非。
一望嵐峰拜還使,腰間銅印與心違。


秋集罷還途中作謹獻壽春公黎公编辑

束帶自衡門,奉命宰王畿。
君侯枉高鑒,舉善掩瑕疵。
斯民本已安,工拙兩無施。
何以酬明德,歲晏不磷緇。
時節乃來集,欣懷方載馳。
平明大府開,一得拜光輝。
溫如春風至,肅若嚴霜威。
羣屬所載瞻,而忘倦與飢。
公堂燕華筵,禮罷復言辭。
將從平門道,憩車灃水湄。
山川降嘉歲,草木蒙潤滋。
孰云還本邑,懷戀獨遲遲。


閑居贈友编辑

補吏多下遷,罷歸聊自度。
園廬既蕪沒,煙景空澹泊。
閑居養疴瘵,守素甘葵藿。
顏鬢日衰耗,冠帶亦寥落。
青苔已生路,綠筠始分籜。
夕氣下遙陰,微風動疎薄。
草玄良見誚,杜門無請託。
非君好事者,誰顧寂寞。


四禪精舍登覽悲舊寄朝宗巨川兄弟编辑

蕭散人事憂,迢遰古原行。
春風日已暄,百草亦復生。
躋閣謁金像,攀雲造禪扃。
新景林際曙,雜花川上明。
徂歲方緬邈,陳事尚縱橫。
溫泉有佳氣,馳道指京城。
攜手思故日,山河留恨情。
存者邈難見,去者已冥冥。
臨風一長慟,誰行路驚。


善福閣對雨寄李儋幼遐编辑

飛閣凌太虛,晨躋鬱崢嶸。
驚飆觸懸檻,白雲冒層甍。
太陰布其地,密雨垂八紘。
仰觀固不測,俯視但冥冥。
感此窮秋氣,沈鬱命友生。
及時未高步,羇旅遊帝京。
聖朝無隱才,品物俱昭形。
國士秉繩墨,何以表堅貞。
寸心東北馳,思與一會幷。
我車夙已駕,將逐晨風征。
郊塗住成淹,默默阻中情。


寺居獨夜寄崔主簿编辑

幽人寂寐,木葉紛紛落。
寒雨暗深更,流螢度高閣。
坐使青燈曉,還傷夏衣薄。
寧知歲方晏,離居更蕭索。


九日灃上作寄崔主簿倬二李端擊编辑

淒淒感時節,望望臨灃涘。
翠嶺明華秋,高天澄遙滓。
川寒流愈迅,霜交物初委。
林葉索已空,晨禽迎飆起。
時菊乃盈泛,濁醪自爲美。
良遊雖可娛,殷念在之子。
人生不自省,營欲無終已。
孰能同一酌,陶然冥斯理。


西郊養疾聞暢校書有新什見贈久佇不至先寄此詩编辑

養病愜清夏,郊園敷卉木。
含澗涼,雨餘愛筠綠。
披懷始高詠,對琴轉幽獨。
仰子遊羣英,吐詞如蘭馥。
還聞枉嘉藻,佇望延昏旭。
唯見草青青,閉戶灃水曲。


灃上寄幼遐编辑

寂寞到城闕,惆悵返柴荆。
端居無所爲,念子遠徂征。
夏晝人已息,我懷獨未寧。
忽從東齋起,兀兀尋澗行。
罥罣叢榛密,披玩孤花明。
曠然西南望,一極山水情。
周覽同遊處,逾恨阻音形。
壯圖非旦夕,君子勤令名。
勿復久留燕,蹉跎在北京。


善福精舍示諸生编辑

湛湛嘉樹陰,清露夜景沈。
悄然羣物寂,高閣似陰岑。
方以玄默處,豈爲名跡侵。
法妙不知歸,獨此抱沖襟。
齋舍無餘物,陶器與單衾。
諸生時列坐,共愛風滿林。


晚出灃上贈崔都水编辑

臨流一舒嘯,望山意轉延。
隔林分落景,餘霞明遠川。
首起趣東作,已看耘夏田。
一從民里居,歲月再徂遷。
昧質得全性,世名良自牽。
行忻攜手歸,聊復飲酒眠。


寓居灃上精舍于張二舍人编辑

萬木叢雲出香閣,西連碧澗竹林園。
高齋猶宿遠山曙,微霰下庭寒雀喧。
道心淡泊對流水,生事蕭疎空掩門。
時憶故交那得見,曉排閶闔奉明恩。


開元觀懷舊寄李二韓二裴四兼呈崔郎中嚴家令编辑

宿昔清都燕,分散各西東。
車馬行跡在,霜雪竹林空。
方軫故五念,誰復一樽同。
聊披道書暇,還此聽松風。


春日郊居寄萬年吉少府中孚三原少府偉夏侯校書審编辑

谷鳥時一囀,田園春雨餘。
光風動林早,高牕照日初。
獨飲澗中水,吟詠老氏書。
城闕應多事,誰憶此閑居。


灃上醉題寄滌武编辑

芳園知夕燕,西郊已獨還。
誰言不同賞,俱是醉花間。


西郊期滌武不至書示编辑

山高鳴過雨,澗樹落殘花。
非關春不待,當由期自賒。


灃上對月寄孔諫議编辑

思懷在雲闕,泊素守中林。
出處雖殊跡,明月兩知心。


將往滁城戀新竹簡崔都水示端编辑

停車欲去繞叢竹,偏愛新筠十數竿。
莫遣兒童觸瓊粉,留待幽人廻日看。


還闕首途寄精舍親友编辑

休沐日云滿,沖然將罷觀。
嚴車候門側,晨起朝冠。
山澤含餘雨,川澗注驚湍。
攬轡遵東路,廻首一長嘆。
居人已不見,高閣在林端。


秋夜南宮寄灃上弟及諸生编辑

暝色起煙閣,沈抱積離憂。
況茲風雨夜,蕭條梧葉秋。
空宇感涼至,頹顏驚歲周。
日夕遊闕下,山水憶同遊。


途中書情寄灃上兩弟因送二甥却還编辑

華簪豈足戀,幽林徒自違。
遙知別後意,寂寞掩郊扉。
廻首昆池上,更羨爾同歸。


雪夜下朝呈省中一絕编辑

南望青山滿禁闈,曉陪鴛鷺正差池。
共愛朝來何處雪,蓬萊宮裏拂松枝。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