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九十二 全唐詩 卷一百九十三 卷一百九十四
韋應物

詠玉编辑

乾坤有精物,至寶無文章。
雕琢爲世器,真性一朝傷。


詠露珠编辑

秋荷一滴露,清夜墜玄天。
將來玉盤上,不定始知圓。


詠水精编辑

映物隨顏色,含空無表裏。
持來向明月,的皪愁成水。


詠珊瑚编辑

絳樹無花葉,非石亦非瓊。
世人何處得,蓬萊石上生。


詠瑠璃编辑

有色同寒冰,無物隔纖塵。
象筵看不見,堪將對玉人。


詠琥珀编辑

曾爲老茯神,本是寒松液。
蚊蚋落其中,千年猶可覿。


詠曉编辑

軍中始吹角,城上河初落。
深沈猶隱帷,晃朗先分閣。


詠夜编辑

明從何處去,暗從何處來。
但覺年年老,半是此中催。


詠聲编辑

萬物自聽,太空恆寂寥。
靜中起,却向靜中消。


任洛陽丞請告一首编辑

方鑿不受圓,直木不為輪。
揆材各有用,反性生苦辛。
折腰非吾事,飲水非吾貧。
休告臥空館,養病絕囂塵。
遊魚自成族,野鳥亦有群。
家園杜陵下,千歲心氛氳。
天晴嵩山高,雪後河洛春。
喬木猶未芳,百草日已新。
著書復何為,當去東皋耘。


縣齋编辑

仲春時景好,草木漸舒榮。
公門且無事,微雨園林清。
決決水泉動,忻忻衆鳥鳴。
閑齋始延矚,東作興庶甿。
既事翫文墨,抱沖披道經。
於焉日淡泊,徒使芳尊盈。


晚出府舍與獨孤兵曹令狐士曹南尋朱雀街歸里第编辑

分曹幸同簡,聯騎方愜素。
還從廣陌歸,不覺青山暮。
翻翻鳥未沒,杳杳鐘猶度。
尋草遠無人,望山多枉路。
聊參世士跡,嘗得靜者顧。
出入雖見牽,忘身緣晤。


休暇東齋编辑

由來束帶士,請謁無朝暮。
公暇及私身,何能獨閒步。
摘葉愛芳在,捫竹憐粉污。
岸幘偃東齋,夏天清曉露。
懷仙閱真誥,貽友題幽素。
榮達頗知疏,恬然自成度。
綠苔日已滿,幽寂誰來顧。


夜直省中编辑

河漢有秋意,南宮生早涼。
玉漏殊杳杳,雲闕更蒼蒼。
華燈發新燄,煙浮夕香。
顧跡知為忝,束帶愧周行。


郡內閑居编辑

棲息絕塵侶,孱鈍得自怡。
腰懸竹使符,心廬山緇。
永日一酣寢,起坐兀無思。
長廊獨看雨,衆藥發幽姿。
今夕已云罷,明晨復如斯。
何事能爲累,寵辱豈要辭。


燕居即事编辑

蕭條竹林院,風雨叢蘭折。
幽鳥林上啼,青苔人跡絕。
燕居日已永,夏木紛成結。
几閣積羣書,時來北窗閱。


幽居编辑

貴賤雖異等,出門皆有營。
獨無外物牽,遂此幽居情。
微雨夜來過,不知春草生。
青山忽已曙,鳥雀繞舍鳴。
時與道人偶,或隨樵者行。
自當安蹇,誰謂薄世榮。


野居書情编辑

世事日可見,身名良蹉跎。
尚瞻白雲嶺,聊作負薪歌。


郊居言志编辑

負暄衡門下,望雲歸遠山。
但要尊中物,餘事豈相關。
交無是非責,且得任疎頑。
日夕臨清澗,逍遙思慮閑。
出去唯空屋,弊簀委窗間。
何異林棲鳥,戀此復來還。
世榮斯獨已,頹亦何攀。
唯當歲豐熟,閭里一歡顏。


夏景端居即事编辑

北齋有涼氣,嘉樹對層城。
重門永日掩,清池夏雲生。
遇此庭訟簡,始聞蟬初鳴。
逾懷故園愴,默默以緘情。


始至郡编辑

湓城古雄,橫江千里馳。
高樹上迢遞,峻堞繞欹危。
井邑煙火晚,郊原草樹滋。
洪流北阯,崇嶺鬱南圻。
斯民本樂生,逃逝竟何爲。
旱歲屬荒歉,舊逋積如坻。
到郡方逾月,終朝理亂絲。
賓朋未及讌,簡牘已云疲。
昔賢播高風,得守愧無施。
豈待干戈戢,且願撫惸嫠。


郡中西齋编辑

似與塵絕,蕭條齋舍秋。
寒花獨經雨,山禽時到州。
清觴養真氣,玉書示道流。
豈將符守戀,幸已棲心幽。


新理西齋编辑

方將甿訟理,久翳西齋居。
草木無行次,閑暇一芟除。
春陽土脉起,膏澤發生初。
養條刊朽枿,護藥鋤蕪。
稍稍覺林聳,歷歷忻竹疎。
始見庭宇曠,頓令煩抱舒。
茲焉即可愛,何必是吾廬。


曉坐西齋编辑

鼕鼕城鼓動,稍稍林鵶去。
柳意不勝春,巖光已知曙。
寢齋有單,靈藥爲朝茹。
盥漱忻景清,焚香澄神慮。
公門自常事,道心寧處。


郡齋臥疾絕句编辑

香爐宿火滅,蘭燈宵影微。
秋齋獨臥病,誰與覆寒衣。


寓居永定精舍编辑

政拙忻罷守,閑居初理生。
家貧何由往,夢想在京城。
野寺霜露月,農興羈旅情。
聊租二頃田,方課子弟耕。
眼暗文字廢,身閑道心精。
即與人羣遠,豈謂是非嬰。


永定寺喜辟強夜至编辑

子有新歲慶,獨此苦寒歸。
夜叩竹林寺,山行雪滿衣。
深爐正燃火,空齋共掩扉。
還將一尊對,無言百事違。


野居编辑

結髮屢辭秩,立身本疎慢。
今得罷守歸,幸無世欲患。
棲止且偏僻,嬉遊無早晏。
逐兔上坡岡,捕魚緣赤澗。
高歌意氣在,貰酒貧居慣。
時啓北窗扉,豈將文墨間。


同襃子秋齋獨宿编辑

山月皎如燭,風霜時動竹。
夜半鳥驚栖,窗間人獨宿。


餌黃精编辑

靈藥出西山,服食採其根。
九蒸換凡骨,經著上世言。
候火起中夜,馨香滿南軒。
齋居感衆靈,藥術啓妙門。
自懷物外心,豈與俗士論。
終期脫印綬,永與天壤存。


昭國里第聽元老師彈琴编辑

竹林高宇霜露清,朱絲玉徽多故情。
暗識啼烏與別鶴,秪緣中有斷腸聲。


野次聽元昌奏橫吹编辑

立馬蓮塘吹橫笛,微風動柳生水波。
北人聽罷淚將落,南朝曲中怨更多。


樓中閱清管编辑

山陽遺韻在,林端橫吹驚。
響迥憑高閣,曲怨繞秋城。
淅瀝危葉振,蕭瑟涼氣生。
始遇茲管賞,已懷故園情。


寒食编辑

晴明寒食好,春園百卉開。
綵繩拂花去,輕毬度閣來。
長歌送落日,緩吹逐殘杯。
非關無燭罷,良爲羈思催。


七夕编辑

人世拘形跡,別去間山川。
豈意靈仙偶,相望亦彌年。
夕衣清露濕,晨駕秋風前。
臨歡定不住,當為何所牽。


九日编辑

今朝把酒復惆悵,憶在杜陵田舍時。
明年九日知何處,世難還家未有期。


秋夜编辑

庭樹轉蕭蕭,陰蟲還戚戚。
獨向高齋眠,夜聞寒雨滴。
微風時動牖,殘燈尚留壁。
惆悵平生懷,偏來委今夕。


霜露已淒淒,星漢復昭回。
朔風中夜起,驚鴻千里來。
蕭條涼葉下,寂寞清砧哀。
歲晏仰空宇,心事若寒灰。


暗窗涼葉動,秋寢席單。
憂人半夜起,明月在林端。
一與清景遇,每憶平生歡。
如何方惻愴,披衣露寒。


秋夜一絕编辑

高閣漸凝露,涼葉稍飄闈。
憶在南宮直,夜長鐘漏稀。


滁城對雪编辑

晨起滿闈雪,憶朝閶闔時。
玉座分曙早,金爐上煙遲。
飄散雲臺下,凌亂桂樹姿。
廁跡鴛鷺末,蹈舞豐年期。
今朝覆山郡,寂寥復何爲。


雪中编辑

空堂歲已晏,密室獨安眠。
厭篠夜偏積,覆閣曉逾妍。
連山暗古郡,驚風散一川。
此時騎馬出,忽省京華年。


詠春雪编辑

裴回輕雪意,似惜豔陽時。
不悟風花冷,翻令梅柳遲。


對春雪编辑

蕭屑杉松聲,寂寥寒夜慮。
州貧人吏稀,雪滿山城曙。
春塘看幽谷,栖禽愁未去。
開闈正亂流,寧辨花枝處。


對殘燈编辑

獨照碧窗久,欲隨寒燼滅。
幽人將遽眠,解帶翻成結。


對芳尊编辑

對芳尊,醉來百事何足論。
遙見青山始一醒,欲著接離還復昏。


夜對流螢作编辑

月暗竹亭幽,螢光拂席流。
還思故園夜,更度一年秋。
自愜觀書興,何慙秉燭遊。
府中徒冉冉,明發好歸休。


對新篁编辑

新綠苞初解,嫩氣筍猶香。
含露漸舒葉,抽叢稍自長。
清晨止亭下,獨愛此幽篁。


夏花明编辑

夏條綠已密,朱蕚綴明鮮。
炎炎日正午,灼灼火俱燃。
翻風適自亂,照水復成妍。
歸視窗間字,熒煌滿眼前。


對萱草编辑

何人樹萱草,對此郡齋幽。
本是忘憂物,今重生憂。
叢疎露始滴,芳餘蝶尚留。
還思杜陵圃,離披風雨秋。


見紫荆花编辑

雜英紛已積,含芳獨暮春。
還如故園樹,忽憶故園人。


翫螢火编辑

時節變衰草,物色近新秋。
度月影纔斂,繞竹光復流。


對雜花编辑

朝紅爭景,夕素含露翻。
妍姿如有意,流芳復滿園。
單棲守遠郡,永日掩重門。
不與花爲偶,終遣與誰言。


種藥编辑

好讀神農書,多識藥草名。
持縑購山客,移蒔羅衆英。
不改幽澗色,宛如此地生。
汲井既蒙澤,插楥亦扶傾。
陰穎夕房斂,陽條夏花明。
悅翫從茲始,日夕繞庭行。
州民自寡訟,養閑非政成。


西澗種柳编辑

宰邑乖所怨,僶俛愧昔人。
聊將休暇日,種柳西澗濱。
置鍤息微倦,臨流睇歸雲。
封壤自人力,生條在春。
成陰豈自取,為茂屬他辰。
延詠留佳賞,山水變夕曛。


種瓜编辑

率性方鹵莽,理生尤自疎。
今年學種瓜,園圃多荒蕪。
衆草同雨露,新苗獨翳如。
直以春窘迫,過時不得鋤。
田家笑枉費,日夕轉空虛。
信非吾儕事,且讀古人書。


喜園中茶生编辑

潔性不可汙,爲飲滌塵煩。
此物信靈味,本自出山原。
聊因理郡餘,率爾植荒園。
喜隨衆草長,得與幽人言。


移海榴编辑

葉有苦寒色,山中霜霰多。
雖此蒙陽景,移根意如何。


郡齋移杉编辑

擢幹方數尺,幽姿已蒼然。
結根西山寺,來植郡齋前。
新含野露氣,稍靜高窗眠。
雖爲賞心遇,豈有巖中緣。


花徑编辑

山花夾徑幽,古甃生苔澀。
胡牀理事餘,玉琴承露濕。
朝與詩人賞,夜攜禪客入。
自是塵外蹤,無令吏趨急。


慈恩寺南池秋荷詠编辑

對殿含涼氣,裁規覆清沼。
衰紅受露多,餘馥依人少。
蕭蕭遠塵跡,颯颯凌秋曉。
節謝客來稀,迴塘方獨遶。


題桐葉编辑

參差剪綠綺,瀟灑覆瓊柯。
憶在灃東寺,偏書此葉多。


題石橋编辑

遠學臨海嶠,橫此莓苔石。
郡齋三四峰,如有靈跡。
方愁暮雲滑,始照寒池碧。
自與幽人期,逍遙竟朝夕。


池上编辑

郡中臥病久,池上一來賒。
榆柳飄枯葉,風雨倒橫查。


滁州西澗编辑

獨憐草澗邊,上有黃鸝深鳴。
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


西塞山编辑

勢從千里奔,直入江中斷。
嵐橫秋塞雄,地束驚流滿。


山耕叟编辑

蕭蕭垂白髮,默默詎知情。
獨放寒林燒,多尋虎跡行。
暮歸何處宿,來此空山耕。


上方僧编辑

見月出東山,上方高處禪。
空林無宿火,獨夜汲寒泉。
不下藍溪寺,今三十年。


煙際鐘编辑

隱隱起何處,迢迢送落暉。
蒼茫隨思遠,蕭散煙微。
秋野寂晦,望山僧獨歸。


始聞夏蟬编辑

徂夏暑未晏,蟬鳴景已曛。
一聽知何處,高樹但侵雲。
響悲遇衰齒,節謝屬離羣。
還憶郊園日,獨向澗中聞。


射雉编辑

走馬上東岡,朝日照野田。
野田雙雉起,翻射斗迴鞭。
雖無百發中,聊取一笑妍。
羽分繡臆碎,弛錦鞘懸。
方將悅羈旅,非關學少年。
弢弓一長嘯,憶在灞城阡。


夜聞獨鳥啼编辑

失侶度山覓,投林舍北啼。
今將獨夜意,偏知對影栖。


述園鹿编辑

野性本難畜,翫習亦逾年。
麑班始力直,麚角已蒼然。
仰首嚼園柳,俯身飲清泉。
見人若閑暇,蹶起忽低騫。
茲獸有高貌,凡類寧比肩。
不得遊山澤,跼促誠可憐。


聞鴈编辑

故園眇何處,歸思方悠哉。
淮南秋雨夜,高齋聞鴈來。


子規啼编辑

高林滴露夏夜清,南山子規啼一聲。
鄰家孀婦抱兒泣,我獨展轉何時明


始建射侯编辑

男子本懸弧,有志在四方。
虎竹忝明命,熊侯始張皇。
賓登時事畢,諸將備戎裝。
星飛的屢破,鼓譟武更揚。
曾習鄒魯學,亦陪鴛鷺翔。
一朝願投筆,世難激中腸。


仙人祠编辑

蒼岑古仙子,清廟閟華容。
千載去寥廓,白雲遺舊蹤。
歸來灞陵上,猶見最高峰。


鷓鴣啼编辑

可憐鷓鴣飛,飛向樹南枝。
南枝日照暖,北枝霜露滋。
露滋不堪栖,使我夜常啼。
願逢雲中鶴,銜我向寥廓。
願作城上烏,一年生九雛。
何不舊巢住,枝弱不去。
何意道苦辛,客子常畏人。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