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十三 全唐詩 卷二百十四 卷二百十五
高適

目录

部落曲编辑

蕃軍傍塞遊,代馬噴風秋。
老將垂金甲,閼支着錦裘。
琱戈蒙豹尾,紅斾插狼頭。
日暮天山下,鳴笳漢使愁。


贈杜二拾遺编辑

傳道招提客,詩書自討論。
佛香時入院,僧飯屢過門。
聽法還應,尋經剩欲翻。
草玄今已畢,此外復何言。


醉後贈張九旭编辑

世上謾相識,此翁殊不然。
興來書自聖,醉後語尤顛。
白髮老閑事,青雲在目前。
牀頭一壺酒,能更幾回眠。


途中寄徐錄事编辑

落日風雨至,秋天鴻雁初。
離憂不堪比,旅館復何如。
君又幾時去,我知音信疎。
空多篋中贈,長見右軍書。


酬衛八雪中見寄编辑

季冬憶淇上,落日歸山樊。
舊宅帶流水,平田臨古村。
雪中望來信,醉裏開衡門。
果得希代寶,緘之那可論。


送白少府送兵之隴右编辑

踐更登隴首,遠別指臨洮。
爲問關事,何如州縣勞。
軍容隨赤羽,樹色引青袍。
誰斷單于臂,今年太白高。


河西送李十七编辑

邊城多遠別,此去莫徒然。
問禮知才子,登科及少年。
出門看落日,驅馬向秋天。
高價人爭重,行當早着鞭。


送張瑤貶五谿尉编辑

他日維楨幹,明時懸鏌鋣。
江山遙去國,妻子獨還家。
離別無嫌遠,沈浮勿強嗟。
南登有詞賦,知爾弔長沙。


別韋五编辑

徒然酌桮酒,不覺散人愁。
相識仍遠別,欲歸翻旅遊。
夏雲滿郊甸,明月照河洲。
莫恨征途遠,東看漳水流。


別劉大校書编辑

昔日京華去,知君才望新。
應猶作賦好,莫歎在官貧。
且復傷遠別,不然愁此身。
清風幾萬里,江上一歸人。


宋中別司功叔各賦一物得商丘编辑

商丘試一望,隱隱帶秋天。
地與辰星在,城將大路遷。
干戈悲昔事,墟落對窮年。
即此傷離緒,悽悽賦酒筵。


送蔡十二之海上编辑

黯然何所爲,相對但悲酸。
季弟念離別,賢兄救急難。
河流冰處盡,海路雪中寒。
尚有南飛雁,知君不忍看。


別韋兵曹编辑

離別長千里,相逢數十年。
此心應不變,他事已徒然。
惆悵春光裏,蹉跎柳色前。
逢時當自取,看爾欲先鞭。


獨孤判官部送兵编辑

餞君嗟遠別,爲客念周旋。
征路今如此,前軍猶眇然。
出關逢漢壁,登隴望胡天。
亦是封侯地,期君早着鞭。


別從甥萬盈编辑

諸生曰萬盈,四十乃知名。
宅相予偏重,家丘人莫輕。
美才應自料,苦節豈無成。
莫以山田薄,今春又不耕。


別崔少府编辑

知君少得意,汶上掩柴扉。
寒食仍留火,春風未授衣。
皆言黃綬屈,早向青雲飛。
借問他鄉事,今年歸不歸。


別馮判官编辑

碣石遼西地,漁陽薊北天。
關山唯一道,雨雪盡三邊。
才子方爲客,將軍正賢。
遙知幕府下,書記日翩翩。


淇上送韋司倉往滑臺编辑

飲酒莫辭醉,醉多適不愁。
孰知非遠別,終念對秋。
滑臺門外見,淇水眼前流。
君去應回首,風波滿渡頭。


送崔功曹赴越编辑

傳有東南別,題詩報客居。
江山知不厭,州縣復何如。
莫恨吳歈曲,嘗看越絕書。
今朝欲乘興,隨爾食鱸魚。


送蹇秀才赴臨洮编辑

悵望日千里,如何今二毛。
猶思陽谷去,莫厭隴山高。
倚馬見雄筆,隨身唯寶刀。
料君終自致,勳業在臨洮。


廣陵別鄭處士编辑

落日知分手,春風莫斷腸。
興來無不愜,才在亦何傷。
溪水堪垂釣,江田耐插秧。
人生只爲此,亦足傲羲皇。


別孫訢编辑

離人去復留,白馬黑貂裘。
屈指論前事,停鞭惜舊遊。
帝鄉那可忘,旅館日堪愁。
誰念無知己,年年睢水流。


送劉評事充朔方判官賦得征馬嘶编辑

征馬向邊州,蕭蕭嘶不休。
思深應帶別,聲斷爲兼秋。
岐路風將遠,關山月共愁。
贈君從此去,何日大刀頭。


送魏八编辑

更沽淇上酒,還泛驛前舟。
爲惜故人去,復憐嘶馬愁。
雲山行處合,風雨興中秋。
此路無知己,明珠莫暗投。


贈別褚山人编辑

攜手贈將行,山人道姓名。
光陰薊子訓,才術褚先生。
牆上梨花白,尊中桂酒清。
洛陽無二價,猶是慕風聲。


別王八编辑

征馬嘶長路,離人挹佩刀。
客來東道遠,歸去北風高。
時候何蕭索,鄉心鬱陶。
傳君遇知己,行日有綈袍。


送董判官编辑

逢君說行邁,倚劒別交親。
幕府爲才子,將軍作主人。
近關多雨雪,出塞有風塵。
長策須當用,男兒莫顧身。


送鄭侍御謫閩中编辑

謫去君無恨,閩中我舊過。
大都秋雁少,只是夜猿多。
東路雲山合,南天瘴癘和。
自當逢雨露,行矣慎風波。


送李侍御赴安西编辑

行子對飛蓬,金鞭指鐵驄。
功名萬里外,心事一桮中。
虜障燕支北,秦城太白東。
離魂莫惆悵,看取寶刀雄。


送裴別將之安西编辑

絕域眇難躋,悠然信馬蹄。
風塵經跋涉,搖落怨暌攜。
地出流沙外,天長甲子西。
少年無不可,行矣莫悽悽。


宴郭校書因之有別编辑

綵服趨庭訓,分交載酒過。
芸香名早著,蓬轉事仍多。
苦戰知機息,窮愁奈別何。
雲霄莫相待,年鬢已蹉跎。


同李太守北池泛舟宴高平鄭太守编辑

每揖龔黃事,還陪李郭舟。
雲從四岳,水向百城流。
幽意隨登陟,嘉言即獻酬。
乃知縫掖貴,今日對諸侯。


同崔員外綦毋拾遺九日宴京兆府李士曹编辑

今日好相見,群賢仍廢曹。
晚晴催翰墨,秋興引風騷。
絳葉擁虛砌,黃花隨濁醪。
閉門無不可,何事更登高


同羣公十月朝宴李太守宅编辑

良牧徵高賞,褰帷問考槃。
歲時當正月,甲子入初寒。
已聽甘棠頌,欣陪旨酒歡。
仍憐門下客,不作布衣看。


武威同諸公過楊七山人得藤字编辑

幕府日多暇,田家歲復登。
相知恨不早,乘興乃無恆。
窮巷在喬木,深齋垂古藤。
邊城唯有醉,此外更何能。


同羣公登濮陽聖佛寺閣编辑

落日登臨處,悠然意不窮。
佛因初地識,人覺四天空。
來雁清霜後,孤帆遠樹中。
裴回傷寓目,蕭索對寒風。


同衛八題陸少府書齋编辑

知君薄州縣,好靜無冬春。
散帙至棲鳥,明燈留故人。
深房臘酒熟,高院梅花新。
若是周旋地,當令風義親。


淇上別業编辑

依依西山下,別業桑林邊。
庭鴨喜多雨,鄰雞知暮天。
野人種秋菜,古老開原田。
且向世情遠,吾今聊自然。


入昌松東界山行编辑

鳥道幾登頓,馬蹄無閑。
崎嶇出長坂,合沓猶前山。
石激水流處,天寒松色間。
王程應未盡,且莫顧刀環。


使青夷軍入居庸三首编辑

匹馬行將久,征途去轉難。
不知邊地別,秪訝客衣單。
谿冷泉聲苦,山空木葉乾。
莫言關塞極,雲雪尚漫漫。


古鎮青山口,寒風落日時。
巖巒鳥不過,冰雪馬堪遲。
出塞應無策,還家賴有期。
東山足松桂,歸去結茅茨。


登頓驅征騎,棲遲愧寶刀。
遠行今若此,微祿果徒勞。
絕坂水連下,羣峰雲共高。
自堪成白首,何事一青袍。


自薊北歸编辑

驅馬薊門北,北風邊馬哀。
蒼茫遠山口,豁達胡天開。
五將已深入,前軍止半廻。
誰憐不得意,長劒獨歸來。


東平別前衛縣李寀少府编辑

黃鳥翩翩楊柳垂,春風送客使人悲。
怨別自驚千里外,論交卻憶十年時。
雲開汶水孤帆遠,路繞梁山匹馬遲。
此地從來可乘興,留君不住益淒其。


夜別韋司士得城字编辑

高館張燈酒復清,夜鐘殘月雁歸聲。
只言啼鳥堪求侶,無那春風欲送行。
黃河曲裏沙為岸,白馬津邊柳向城。
莫怨他鄉暫離別,知君到處有逢迎。


送李少府貶峽中王少府貶長沙编辑

嗟君此別意何如,駐馬銜桮問謫居。
巫峽啼猿數行淚,衡陽歸雁幾封書。
青楓江上秋天遠,白帝城邊古木疎。
聖代今多雨露,暫時分手莫躊躇。


同陳留崔司戶早春宴蓬池编辑

同官載酒出郊圻,晴日東馳雁北飛。
隔岸春雲邀翰墨,傍簷垂柳報芳菲。
池邊轉覺虛無盡,臺上偏宜酩酊歸。
州縣徒勞那可度,後時連騎莫相違。


金城北樓编辑

北樓西望滿晴空,積水連山勝畫中。
湍上急流聲若箭,城頭殘月勢如弓。
垂竿已羨磻谿老,體道猶思塞上翁。
爲問邊庭更何事,至今羌笛怨無窮。


同顏六少府旅宦秋中之作编辑

傳君昨夜悵然悲,獨坐新齋木落時。
逸氣舊來凌燕雀,高才何得混妍媸。
黃綬人多歎,心在青雲世莫知。
不是鬼神無正直,從來州縣有瑕疵。


重陽编辑

節物驚心兩鬢華,東籬空繞未開花。
百年將半仕三已,五畝就荒天一涯。
豈有白衣來剝啄,一從烏帽自攲斜。
真成獨坐空搔首,門柳蕭蕭噪暮鴉。


古樂府飛龍曲留上陳左相编辑

德以精靈降,時膺夢寐求。
蒼生謝安石,天子富平侯。
尊俎資高論,巖廊大猷。
相門連戶牖,卿族嗣弓裘
豁達雲開,清明月映秋。
能為吉甫頌,善用子房籌。
階砌思攀陟,門闌尚阻修。
高山不易仰,大匠本難投。
跡與松喬合,心緣啟沃留。
公才山吏部,書癖杜荊州。
幸沐千年聖,何辭一尉休。
折腰知寵辱,迴首見沈浮。
天地莊生馬,江湖范蠡舟。
逍遙堪自樂,浩蕩信無憂。
去此從黃綬,歸歟任白頭。
風塵與霄漢,瞻望日悠悠。


留上李右相编辑

風俗登淳古,君臣挹大庭。
深沈謀九德,密勿契千齡。
獨立調元氣,清心豁窅冥。
本枝連帝系,長策冠生靈。
傅說明殷道,蕭何律漢刑。
鈞衡持國柄,柱石總經。
隱軫江山藻,氛氳鼎鼐銘。
興中皆白雪,身外丹青。
江海呼窮鳥,詩書問聚螢。
吹噓成羽翼,提握動芳馨。
倚伏悲還笑,棲遲醉復醒。
恩榮初就列,含育忝宵形。
有竊丘山惠,無時枕席寧。
壯心瞻落景,生事感萍。
莫以才難用,終期善易聽。
未爲門下客,徒謝少微星。


同李員外賀哥舒大夫破九曲之作编辑

遙傳副丞相,昨日破西蕃。
作氣群山動,揚軍大旆翻。
奇兵邀轉戰,連孥絕歸奔。
泉噴諸戎血,風驅死虜魂。
頭飛攢萬戟,面縛聚轅門。
鬼哭黃埃暮,天愁白日昏。
石城與巖險,鐵騎雲屯。
長策一言決,高蹤百代存。
威稜懾沙漠,忠義感乾坤。
老將黯無色,儒生安敢論。
解圍憑廟算,止殺報君恩。
唯有關河渺,蒼茫空樹墩。


信安王幕府詩编辑

雲紀軒皇代,星高太白年。
廟堂咨上策,幕府制中權。
盤石藩維固,昇壇禮樂先。
國章榮印綬,公服貴貂蟬。
樂善旌深德,輸忠格上玄。
剪桐光寵錫,題劒美貞堅。
聖祚雄圖廣,師貞武德虔。
雷霆七校發,旌斾五營連。
華省徵羣乂,霜臺舉二賢。
豈伊公望遠,曾是茂才遷。
並秉韜鈐術,兼該翰墨筵。
帝思麟閣像,臣獻柏梁篇。
振玉登遼甸,摐金歷薊壖。
度河飛羽檄,橫海泛樓船。
北伐聲逾邁,東征務以專。
講戎喧涿野,料敵靜居延。
軍勢持三略,兵戎自九天。
朝瞻授鉞去,時聽偃戈旋。
大漠風沙裏,長城雨雪邊。
雲端臨碣石,波際隱朝鮮。
夜壁沖高斗,寒空駐彩旃。
倚弓玄兔月,飲馬白狼川。
庶物隨交泰,蒼生解倒懸。
四郊增氣象,萬里絕風煙。
關塞鴻勳著,京華甲第全。
落梅橫吹後,春色凱歌前。
直道常兼濟,微才獨棄捐。
曳裾誠已矣,投筆尚悽然。
作賦同元淑,能詩匪仲宣。
雲霄不可望,空欲仰神仙。


東平旅遊奉贈薛太守二十四韻编辑

頌美馳千古,欽賢仰大猷。
晉公標逸氣,汾水注長流。
神與公忠節,天生將相儔。
青雲本自負,赤縣獨推尤。
御史風逾勁,郎官草屢修。
鵷鸞粉署起,鷹隼柏臺秋。
出入交三事,飛鳴揖五侯。
軍書陳上策,廷議借前籌。
肅肅趨朝列,雝雝引帝求。
一麾俄出守,千里再分憂。
不改任棠水,仍傳晏子裘。
歌謠隨舉扇,旌斾逐鳴騶。
郡國長河繞,川原大野幽。
地連堯泰嶽,山向禹青州。
汶上春帆渡,秦亭晚日愁。
遺墟當少昊,懸象逼奎婁。
即此逢清鑒,終然喜暗投。
叨承解榻禮,更得問縑遊。
高興陪登陟,嘉言忝獻酬。
觀棊知戰勝,探象會冥搜。
眺聽情何限,沖融惠勿休。
祗應齊語默,寧肯問沈浮。
然諾長懷季,棲遑輙累丘。
平生感知己,方寸豈悠悠。


真定即事奉贈韋使君二十八韻编辑

飄泊懷書客,遲迴此路隅。
問津驚棄置,投刺忽踟躕。
方伯恩彌重,蒼生詠已蘇。
郡稱廉叔度,朝議管夷吾。
乃繼三台側,仍將四岳俱。
江山澄氣象,崖谷倚冰壺。
詔寵金門策,官榮葉縣鳧。
擢才登粉署,飛步躡雲衢。
起草徵調墨,焚香即宴娛。
光華揚盛矣,霄漢在茲乎。
隱軫推公望,逶迤協帝俞。
軒車辭魏闕,旌節副幽都。
始佩仙郎印,俄兼太守符。
尤多蜀郡理,更得潁川謨。
城邑推雄鎮,山川列簡圖。
舊燕當絕漠,全趙對平蕪。
曠野何瀰漫,長亭復鬱紆。
始泉遺俗近,活水戰場無。
月換思鄉陌,星廻記斗樞。
歲容歸萬象,和氣發鴻罏。
淪落而誰遇,棲遑有是夫。
不才羞擁腫,干祿謝侏儒。
契闊慙行邁,羈離憶友于。
田園同季子,儲蓄異陶朱。
方欲呈高義,吹噓揖大巫。
永懷吐肝膽,猶憚阻榮枯。
解榻情何限,忘言道未殊。
從來貴縫掖,應是念窮途。


和竇侍御登涼州七級浮圖之作编辑

化塔屹中起,孤高宜上躋。
鐵冠雄賞眺,金界寵招攜。
空色在軒戶,邊聲連鼓鼙。
天寒萬里北,地豁九州西。
清興揖才彥,峻風和端倪。
始知陽春後,具物皆筌蹄。


酬河南節度使賀蘭大夫見贈之作编辑

高閣憑欄檻,中軍倚斾旌。
感時常激切,於己即忘情。
河華屯妖氣,伊瀍有戰聲。
媿無戡難策,多謝出師名。
秉鉞知恩重,臨戎覺命輕。
股肱瞻列岳,脣齒賴長城。
隱隱摧鋒勢,光光弄印榮。
魯連真義士,陸遜豈書生。
直道寧殊智,先鞭忽抗行。
楚雲隨去馬,淮月尚連營。
撫劒堪投分,悲歌益不平。
從來重然諾,況值欲橫行。


奉酬睢陽路太守見贈之作编辑

盛才膺命代,高價動良時。
帝簡登藩翰,人和發詠思。
神仙去華省,鵷鷺憶丹墀。
清淨能無事,優游即賦詩。
江山紛想像,雲物萎蕤。
逸氣劉公幹,玄言向子期。
多慙汲引速,翻愧激昂遲。
相馬知何限,登龍反自疑。
風塵吏道迫,行邁旅心悲。
拙疾徒爲爾,窮愁欲問誰。
秋庭一片葉,朝鏡數莖絲。
州縣甘無取,丘園悔莫追。
瓊瑤生篋笥,光景借茅茨。
他日青霄裏,猶應訪所知。


奉酬睢陽李太守编辑

公族稱王佐,朝經允帝求。
本枝疆我李,盤石冠諸劉。
禮樂光輝盛,山河氣象幽。
系高周柱史,名重晉陽秋。
華省膺推擇,青雲寵宴遊。
握蘭多具美,前席有嘉謀。
賦得黃金賜,言皆白璧酬。
着鞭驅駟馬,操刃解全牛。
出鎮兼方伯,承家復列侯。
朝瞻孔北海,時用杜荆州。
廣固纔登陟,毘陵忽阻修。
三台冀入夢,四岳尚分憂。
郡邑連京口,山川望石頭。
海門當建節,江路引鳴騶。
俗見中興理,人逢至道休。
先移白額橫,更息赭衣偷。
梁國歌來晚,徐方怨不留。
豈伊齊政術,將以變澆浮。
訟簡知能吏,刑寬察要囚。
坐堂風偃草,行縣雨隨輈。
地是蒙莊宅,城遺閼伯丘。
孝王餘井徑,微子故田疇。
冬至招搖轉,天寒螮蝀收。
猿巖飛雨雪,兔苑落梧楸。
列戟霜侵戶,褰幃月在鈎。
好賢常解榻,乘興每登樓。
逸足橫千里,高談注九流。
詩題青玉案,衣贈黑貂裘。
窮巷軒車靜,閑齋耳目愁。
未能方管樂,翻欲慕巢由。
講德良難敵,觀風豈易儔。
寸心仍有適,江海一扁舟。


送柴司戶充劉卿判官之嶺外编辑

嶺外資雄鎮,朝端寵節旄。
月卿臨幕府,星使出詞曹。
海對羊城闊,山連象郡高。
風霜驅瘴癘,忠信涉波濤。
別恨隨流水,交情脫寶刀。
有才無不適,行矣莫徒勞。


送蔡少府赴登州推事编辑

膠東連即墨,萊水入滄溟。
國小常多事,人訛屢抵刑。
公才徵郡邑,詔使出郊坰。
標格誰當犯,風謠信可聽。
崢嶸大峴口,邐迤汶陽亭。
地迥雲偏白,天秋山更青。
祖筵方卜晝,王事急侵星。
勸爾將爲德,斯言蓋有聽。


秦中送李九赴越编辑

攜手望千里,于今將十年。
如何每離別,心事復迍邅。
適越雖有以,出關終耿然。
愁霖不可向,長路或難
吳會獨行客,山陰秋夜船。
謝家徵故事,禹穴訪遺編。
鏡水君所憶,蓴羹余舊便。
歸來莫忘此,兼示濟江篇。


餞宋八充彭中丞判官之嶺南编辑

覩君濟時略,使我氣填膺。
長策竟不用,高才徒見稱。
一朝知己達,累日詔書徵。
羽翮忽然,風飆誰敢凌。
舉鞭,屈指冒炎蒸。
北雁送馳驛,南人思飲冰。
彼邦本倔強,習俗多驕矜。
翠羽干平法,黃金撓直繩。
若將除害馬,慎勿信蒼蠅。
魑魅寧無患,忠貞適有憑。
猿啼山不斷,鳶跕路難登。
海岸出交趾,江城連始興。
繡衣當節制,幕府盛威稜。
勿憚九嶷險,須令百越澄。
立談多感激,行李即嚴凝。
離別胡爲者,雲霄遲爾昇。


陪竇侍御泛靈雲池编辑

白露時先降,清川思不窮。
江湖仍塞上,舟楫在軍中。
舞換臨津樹,歌饒向風。
夕陽連積水,邊色滿秋空。
乘興宜投轄,邀歡莫避驄。
誰憐持弱羽,猶欲伴鵷鴻。


陪竇侍御靈雲南亭宴詩得雷字编辑

人幽宜眺聽,目極喜亭臺。
風景知愁在,關山憶夢迴。
秪言殊語默,何意忝遊陪。
連唱波瀾動,冥搜物象開。
新秋歸遠樹,殘雨輕雷。
簷外長天盡,尊前獨鳥來。
常吟塞下曲,多謝幕中才。
河漢徒相望,嘉期安在哉?


同熊少府題盧主簿茅齋编辑

虛院野情在,茅齋秋興存。
孝廉趨下位,才子出高門。
乃繼幽人靜,能令學者尊。
江山歸謝客,神鬼下劉根。
階樹時攀折,窗書任討論。
自堪成獨往,何必武陵源。


同朱五題盧使君義井编辑

高義唯良牧,深仁自下車。
寧知鑿井處,還是飲冰餘。
地即泉源久,人當汲引初。
體清能鑒物,色每含虛。
上善滋來往,中和浹里閭。
濟時應未竭,懷惠復何如。


同郭十題楊主簿新廳编辑

華館曙沈沈,惟良正在今。
用材兼柱石,聞物象高深。
更得芝蘭地,兼營枳棘林。
向風扃戟戶,當署近棠陰。
勿改安卑節,聊閒理劇心。
多君有知己,一和郢中吟。


秋日作编辑

端居值秋節,此日更愁辛。
寂寞無一事,蒿萊通四鄰。
閉門生白髮,回首憶青春。
歲月不相待,交游隨衆人。
雲霄何處託,愚直有誰親。
舉酒聊自勸,窮通信爾身。


辟陽城编辑

荒城在高岸,凌眺俯清淇。
傳道漢天子,而封審食其。
奸淫且不戮,茅土孰云宜。
何得英雄主,返令兒女欺。
母儀良已失,臣節豈如斯。
太息一朝事,乃令人所嗤。


赴彭州山行之作编辑

峭壁連崆峒,攢峰疊翠微。
鳥聲堪駐馬,林色可忘機。
怪石時侵徑,輕蘿乍拂衣。
路長愁作客,年老更思歸。
且悅巖巒勝,寧嗟意緒違。
山行應未盡,誰與玩芳菲。


詠史编辑

尚有綈袍贈,應憐范叔寒。
不知天下士,猶作布衣看。


送兵到薊北编辑

積雪與天迥,屯軍連塞愁,
誰知此行邁,不為覓封侯。


同羣公題張處士菜園编辑

耕地桑柘間,地肥菜常熟。
為問葵藿資,何如廟堂肉。


逢謝偃编辑

紅顏愴爲別,白髮始相逢。
唯餘昔時淚,無復舊時容。


田家春望编辑

出門何所見,春色滿平蕪。
可歎無知己,高陽酒徒。


閑居编辑

柳色驚心事,春風厭索居。
方知一杯酒,猶勝百家書。


封丘作编辑

州縣才難適,雲山道欲窮。
揣摩慚黠吏,棲隱謝愚公。


九曲詞三首编辑

許國從來徹廟堂,連年不爲在塲。
將軍天上封侯印,御史臺中異姓王。


萬騎爭歌楊柳春,千塲對舞繡騏驎。
到處盡逢歡洽事,相看總是太平人。


鐵騎橫行鐵嶺頭,西看邏逤取封侯。
青海只今將飲馬,黃河不用更防秋。


營州歌编辑

營州少年原野,裘蒙茸獵城下。
酒千不醉人,胡兒十歲能騎馬。


玉真公主歌编辑

常言龍德本天仙,誰謂仙人每學仙。
更道玄元指李白,多於王母種桃年。


仙宮仙府有真仙,天寶天仙秘莫傳。
爲問軒皇三百歲,何如大道一千年。


和王七玉門關聽吹笛编辑

胡人笛戍樓間,樓上蕭條月閑。
借問落梅凡幾曲,從風一夜滿關山。一作《塞上聽吹笛》云:「雪淨胡天牧馬還,月明羌笛戍樓間。借問梅花何處落,風吹一夜滿關山。」


別董大二首编辑

十里黃雲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六翮飄颻私自憐,一離京洛十餘年。
丈夫貧賤應未足,今日相逢無酒錢。


送桂陽孝廉编辑

桂陽年少西入秦,數經甲科猶白身。
即今江海一歸客,他日雲萬里人。


送李少府時在客舍作编辑

相逢旅館意多違,暮雪初晴候雁飛。
主人酒盡君未醉,薄暮途遙歸不歸。


聽張立本女吟编辑

危冠廣袖楚宮妝,獨步閑庭逐夜涼。
自把玉釵敲砌竹,清歌一曲月如霜。


初至封丘作编辑

可憐薄暮宦遊子,獨臥虛齋思無已。
去家百里不得歸,到官數日秋風起。


除夜作编辑

旅館寒燈獨不眠,客心何事轉悽然。
故鄉今夜思千里,鬢明朝一年。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