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百十五 全唐詩 卷二百十六 卷二百十七
杜甫

杜甫,字子美,其先襄陽人,曾祖依藝爲鞏令,因居鞏。甫天寶初應進士,不第。後獻《三大禮賦》,明皇奇之,召試文章,授京兆府兵曹參軍。安祿山陷京師,肅宗即位靈武,甫自賊中遯赴行在,拜左拾遺。以論救房琯,出爲華州司功參軍。關輔饑亂,寓居同州同谷縣,身自負薪采梠,餔糒不給。久之,召補京兆府功曹,道阻不赴。嚴武鎮成都,奏爲參謀、檢校工部員外郎,賜緋。武與甫世舊,待遇甚厚。乃於成都浣花里種竹植樹,枕江結廬,縱酒嘯歌其中。武卒,甫無所依,乃之東蜀就高適,既至而適卒。是歲,蜀帥相攻殺,蜀大擾。甫攜家避亂荆楚,扁舟下峽,未維舟而江陵亦亂。乃泝沿湘流,遊衡山,寓居耒陽,卒年五十九。元和中,歸葬偃師首陽山,元稹志其墓。天寶間,甫與李白齊名,時稱李杜。然元稹之言曰:「李白壯浪縱恣,擺去拘束,誠亦差肩子美矣。至若鋪陳終始,排比聲韻,大或千言,次猶數百,詞氣豪邁,而風調清深,屬對律切,而脫棄凡近,則李尚不能歷其藩翰,況堂奧乎?」白居易亦云:「杜詩貫穿古今,盡工盡善,殆過於李。」元、白之論如此,蓋其出處勞佚,喜樂悲憤,好賢惡惡,一見之於詩,而又以忠君憂國,傷時念亂爲本旨。讀其詩,可以知其世,故當時謂之詩史。舊集詩文共六十卷,今編詩十九卷。

奉贈韋左丞丈二十二韻编辑

韋濟,天寶七年爲河南尹,遷尚書左丞。


紈袴不餓死,儒冠多誤身。
丈人試靜聽,賤子請具陳。
甫昔年日,早充觀國賓。
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
賦料揚雄敵,詩看子建親。
李邕求識面,王翰願鄰。
自謂頗挺,立登要路津。
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
此意竟蕭條,行歌非隱淪。
騎驢三十載,旅京華春。
朝扣富兒門,暮隨肥馬塵。
殘杯與冷炙,到處潛悲辛。
主上頃見徵,欻然欲求伸。
青冥卻垂翅,蹭蹬無縱鱗。天寶中,詔徵天下士有一藝者,皆得詣京師就選。李林甫抑之,奏令考試,遂無一人得第者。
甚媿丈人厚,甚知丈人真。
每於百僚上,猥誦佳句新。
竊效貢公喜,難甘原憲貧。
焉能心怏怏,只是走踆踆.
今欲東入海,即將西去秦。
尚憐終南山,回首清渭濱。
常擬報一飯,況懷辭大臣。
白鷗浩蕩,萬里誰能馴。


送高三十五書記编辑

崆峒小麥熟,且願休王師。
請公問主將,焉用窮荒為。
饑鷹未飽肉,側翅隨人飛。
高生跨鞍馬,有似幽并兒。
脫身簿尉中,始與捶楚辭。
借問今何官,觸熱向武威。
答雲一書記,所愧國士知。
人實不易知,更須慎其儀。
十年出幕府,自可持旌麾。
此行既特達,足以慰所思。
男兒功名遂,亦在老大時。
常恨結歡淺,各在天一涯。
又如參與商,慘慘中腸悲。
驚風吹鴻鵠,不得相追隨。
黃塵翳沙漠,念子何當歸。
邊城有餘力,早寄從軍詩。

贈李白编辑

二年客東都,所曆厭機巧。
野人對膻腥,蔬食常不飽。
豈無青精飯,使我顏色好。
苦乏大藥資,山林跡如掃。
李侯金閨彥,脫身事幽討。
亦有梁宋游,方期拾瑤草。

游龍門奉先寺编辑

龍門即伊闕一名闕口在河南府北四十里

已從招提遊,更宿招提境。
陰壑生籟,月林散清影。
象緯逼,雲臥衣裳冷。
欲覺聞晨鐘,令人發深省。


望嶽编辑

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
造化鍾神秀,陰陽割昏曉。
盪胸生層雲,決眥入歸鳥。
會當凌絕頂,一覽衆山小。


陪李北海宴歷下亭编辑

東藩駐皁蓋,北渚凌青荷
此亭古,濟南名士多原注:時邑人蹇處士在座
雲山已發興,玉佩仍當歌。
修竹不受暑,交流空湧波。
蘊真愜所遇,落日將如何。
貴賤俱物役,從公難重過。


同李太守登歷下古城員外新亭亭對鵲湖编辑

新亭結搆罷,隱見清湖陰。
跡籍臺觀舊,氣海嶽深。
圓荷想自昔,遺堞感至今。
芳宴此時,哀千古心。
主稱壽尊客,筵秩宴林。
不阻蓬蓽興,得兼梁甫吟。


玄都壇歌寄元逸人编辑

故人昔隱東蒙峰,已佩含景公孫端劍銘。含景吐商。蒼精龍劍之在左。蒼龍象也。
故人今居子午谷,獨陰崖茅屋。
屋前太古玄都壇,青石漠漠風寒。
子規夜啼山竹裂,王母晝下雲旗
知君此計長往,芝草琅玕日應長。
鐵鎖終南大秦嶺。有采蜜人山行。尋鐘聲而入。至一寺。旁有大竹林一二頃。截竹盛蜜。歸以告戍卒。卒復往取竹。見崖垂鐵鎖長三丈。掣鎖欲上。二虎踞崖大呼。驚怖而返。高垂不可攀,致身福地何蕭爽。


今夕行编辑

自齊趙西歸至咸陽作。

今夕何夕歲雲徂,更長燭明不可孤。
咸陽客舍一事無,相與博塞為歡娛。
馮陵大叫呼五白招魂》:「成梟而牟,呼五白些。」五白:梟、盧、雉,皆博齒也。,袒跣不肯成梟
英雄有時亦如此,邂逅豈即非良圖。
君莫笑劉毅從來布衣願,家無儋石輸百萬。


貧交行编辑

翻手作雲覆手雨,紛紛輕薄何須數。
君不見管鮑貧時交,此道今人棄如土。

兵車行编辑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
爺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
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雲霄。
道旁過者問行人,行人但云點行頻。
或從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營田。
去時里正與裹頭,歸來頭白還戍邊。
邊庭流血成海水,武皇開邊意未已。
君不聞,
漢家山東二百州,千村萬生荊杞。
縱有健婦把鋤犁,禾生隴畝無東西。
況復秦兵耐苦戰,被驅不異犬與雞。
長者雖有問,役夫敢申恨?
且如今年冬,未休關西卒。
縣官急索租,租稅從何出?
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
生女猶得嫁比鄰,生男埋沒隨百草。
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
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高都護驄馬行编辑

高仙芝開元末為安西副都護

安西都護胡青驄,聲價歘然來向東。
此馬臨陣久無敵,與人一心成大功。
功成惠養赭白馬賦,願終惠養隨所致,飄遠自流沙至。
雄姿未受伏櫪恩,猛氣猶思戰場利。
促蹄高如踣鐵,交河幾蹴曾冰裂。
五花剪鬃爲辮,或三花,或增長花,或云印以三花飛風之字散作雲滿身,萬里方看汗流血。
長安壯兒不敢騎,走過掣電傾城知。
青絲絡頭爲君老,何由却出橫門道長安城北出西頭第一門曰橫門,其外有橫橋


天育驃騎歌编辑

天育驃騎一本有「圖」字天育,廐名,未詳所出

吾聞天子之馬走千里,今之畫圖無乃是。
是何意態雄且傑,駿尾蕭梢朔風起。
毛為綠兩耳黃,眼有紫燄雙瞳方。
龍性一作「矮龍性逸」東坡書作「含」變化,卓立天骨森開張。
伊昔太僕張景順,監牧攻駒閱清峻。
遂令大奴漢昌邑王使大奴以衣車載女子。注,奴之尤長大者,此言景順之牧馬奴耳天育,別養驥子憐神
當時四十萬匹馬,張公歎其材盡下。
故獨寫真傳世人,見之座右久更新。
年多物化空形影,嗚呼健步無由騁。
如今豈無騕褭與驊騮,時無王良伯樂死即休。

白絲行编辑

繅絲須長不須白,越羅蜀錦金粟尺。
牀玉手亂殷紅,萬草千花動凝碧。
已悲素質隨時,裂下鳴機色相射。
美人細意熨帖平,裁縫滅盡鍼線迹。
春天衣著爲君舞,蛺蜨飛來黃鸝語。
落絮游絲亦有情,隨風照日輕舉。
香汗污顏色,開新合故置許。
君不見士汲引難,恐懼棄捐忍羈旅。


秋雨歎三首编辑

雨中百草秋爛死,階下決明顏色鮮。
著葉滿枝翠羽蓋,開花無樹黃金錢。
涼風蕭蕭吹汝急,恐汝後時難獨立。
堂上書生空白頭,臨風三齅馨香泣。


去聲一作東風細雨秋紛紛,四海八荒同一雲。
去馬來牛不復辨,濁涇清渭何當分。
頭生耳黍穗黑,農夫田無消息。
城中斗米衾裯,相許寧論兩相直。


長安布衣誰比數,反鏁衡門守環堵。
老夫不出長蓬蒿,穉子無憂風雨。
雨聲颼颼催早寒,胡雁翅濕高飛難。
秋來未見白日,埿污土何時乾?


歎庭前甘菊花编辑

前甘菊移時晚,青蘂重陽不堪摘。
明日蕭條醉盡醒,殘花爛熳開何益。
籬邊野外多衆芳,采擷細瑣升中堂。
念茲空長大枝葉,結根失所風霜。


醉時歌编辑

原注:贈廣文館博士鄭虔。

諸公衮衮登省,廣文先生官獨冷。
甲第紛紛厭粱肉,廣文先生飯不足。
先生有道出羲皇,先生有才過屈宋。
德尊一代常轗軻,名垂萬古知何用。
杜陵野客人嗤,被褐短鬢如絲。
日糴倉五升米,時赴鄭老同期。
得錢即相覓,沽酒不復疑。
忘形到爾汝,痛飲吾師。
清夜沈沈動春酌,前細雨花落。
但覺高歌鬼神,焉知餓死填溝壑。
相如逸才親滌器,子雲識字終投閣。
先生早賦歸去來,石田茅屋荒蒼苔。
儒術於我何有哉,孔丘盜跖俱塵埃。
不須聞此意慘愴,生前相遇且銜杯。


醉歌行编辑

別從姪勤落第歸,勤一作勸。


陸機二十作文賦,汝更小年能綴文。
總角草書又神速,世上兒子徒紛紛。
驊騮作駒已汗血,鷙鳥舉翮連青雲。
三峽水,筆陣獨埽千人軍。
只今纔十六七,射策軍門期第一。
舊穿楊葉真自知,暫蹶霜蹄未爲失。
偶然擢秀非難取,會是排風有毛質。
汝身見唾成珠,汝伯何由髮如漆。
春光沲秦東亭,渚蒲牙白水荇青。
風吹客衣日杲杲,樹攪離思花冥冥。
酒盡沙頭雙玉缾,衆賓醉我獨醒。
乃知貧賤別更苦,吞聲躑躅涕淚零。


贈衛八處士编辑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
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
訪舊半為鬼,驚呼熱中腸。
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
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執,問我來何方。
問答未及已,驅兒羅酒漿。
夜雨翦春韭,新炊間黃粱。
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
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
明日隔山嶽,世事兩茫茫。


苦雨奉寄隴西公兼呈王徵士编辑

隴西公即漢中王瑀,徵士琅邪王澈。


今秋乃淫雨,仲月來寒風。
羣木水光下,萬雲氣中。
所思礙行潦,九里信不通。
悄悄素滻路,迢迢天漢東。
願騰六尺,背若孤征鴻。
劃見子面,超然歡笑同。
奮飛既胡越,局促傷樊籠。
一飯四五起,憑軒心力窮。
嘉蔬沒混濁,時菊碎榛叢。
鷹隼亦屈猛,烏鳶何所蒙。
式瞻北鄰居,取適南巷翁。
挂席釣川漲,焉知清興終。


同諸公登慈恩寺塔编辑

時高適,薛據先有此作。按寺乃高宗在東宮時爲文德皇后立,故名慈恩。


高標跨蒼,烈風無時休。
自非士懷,登茲翻百憂。
方知象教力,可追冥搜。
仰穿龍蛇窟,始枝撐幽。
七星在北戶,河漢聲西流。
羲和鞭白日,少昊行清秋。
山忽破碎,涇渭不可求。
俯視但一氣,焉能辨皇州?
回首叫虞舜,蒼梧雲正愁。
惜哉瑤池,日宴崑崙丘。
黃鵠去不息,哀鳴何所投?
君看隨陽雁,各有稻粱謀。


示從孫濟编辑

濟字應物,官給事中、京兆尹

平明跨驢出,未適誰門。
權門多噂,且復尋諸孫。
諸孫貧無事,宅舍如荒村。
堂前自生竹,堂後自生萱。
萱草秋已死,竹枝霜不
淘米少汲水,汲多井水渾。
刈葵莫放手,放手傷葵根。
阿翁嬾惰久,覺兒行步奔。
爲宗族,亦不爲盤飧。
小人利口實,薄俗難論。
勿受外嫌猜,同姓古所敦。


九日寄岑參编辑

參,南陽人

出門復入門,脚但舊。
所向泥活活,思君令人瘦。
沉吟坐西一作「吟臥軒窗下」食錯昏晝。
寸步曲江頭,難為一相就。
吁嗟蒼生,稼穡不可救。
安得誅雲師,疇能補天漏。
大明韜日月,曠野號禽獸。
君子強逶迤,小人困馳驟。
維南有崇山,與川浸溜。
東籬菊,紛披為誰秀。
岑生多新,性亦嗜醇酎。
采采黃金花,何由滿衣袖。


送孔巢父謝病歸遊江東兼呈李白编辑

巢父字弱翁,冀州人,與李白等隱徂徠,號竹溪六逸。


巢父掉頭不肯住,東將入海隨煙霧。
詩卷長流天地間,釣竿欲拂珊瑚樹。
深山大澤龍蛇遠,春寒野陰風景暮
蓬萊織女回雲車,指點虛無是征路。
自是君身有仙骨,世人那得知其故。
惜君只欲苦死留,富貴何如草頭露
蔡侯靜者意有餘,清夜置酒臨前除。
罷琴惆悵月席,幾歲寄我空中書。
南尋禹穴見李白,道甫問信今何如。

一本云:
「巢父掉頭不肯住,東將入海隨煙霧。
書卷長攜天地間,釣竿欲拂珊瑚樹。
我擬把袂苦留君,富貴何如草頭露。
深山大澤龍蛇遠,花繁草青風景暮。
仙人玉女回雲車,指點虛無引歸路。
若逢李白騎鯨魚,道甫問信今何如。」


飲中八仙歌编辑

知章賀知章,會稽人,自稱祕書外監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汝陽讓皇帝長子璡,封汝陽王三斗始朝天,道麴車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
左相李適之,天寶元年爲左丞相日興費萬錢,飲如長鯨吸百川,銜杯樂聖稱賢。
宗之崔宗之,日用之子,襲封齊國公瀟灑美少年,舉觴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樹臨風前。
蘇晉晉,珦之子,官至左庶子長齋繡佛前,醉中往往愛逃禪。
李白斗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
張旭善草書三杯草聖傳,脫帽露頂王公前,揮毫落紙如雲煙。
焦遂甘澤謠,布衣焦遂,爲陶峴客五斗方卓然,高談雄辨驚四筵。

曲江三章章五句编辑

曲江在杜陵西北五里。開元中,開鑿爲勝境,南有紫雲樓、芙蓉苑,西有杏園、慈恩,都人遊賞,盛於中和,上巳。

曲江蕭條秋氣高,
菱荷枯折隨風濤,
遊子空嗟垂二毛。
白石素沙亦相蕩,
哀鴻獨叫求其曹。

即事非今亦非古,
長歌激越梢林莽,
比屋豪華固難數。
吾人甘作心似灰,
弟姪何傷淚如雨。

自斷此生休問天,
杜曲幸有桑麻田,
故將移住南山邊。
短衣匹馬隨李廣,
看射猛虎終殘年。

麗人行编辑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
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
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
頭上何所有,翠微葉垂鬢唇。
背後何所見,珠壓腰衱穩稱身。
就中雲幕椒房親,賜名大國虢與秦。
紫駝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盤行素鱗。
犀箸厭飫久未下,鑾刀縷切空紛綸。
黃門飛鞚不動塵,禦廚絡繹送八珍。
簫鼓哀吟感鬼神,賓從雜遝實要津。
後來鞍馬何逡巡,當軒下馬入錦茵。
楊花雪落覆白蘋,青鳥飛去銜紅巾。
炙手可熱勢絕倫,慎莫近前丞相嗔。

樂遊園歌编辑

樂游古園崒森爽,煙綿碧草萋萋長。
公子華筵勢最高,秦川對酒平如掌。
長生木瓢示真率,更調鞍馬狂歡賞。
青春波浪芙蓉園,白日雷霆夾城仗。
閶闔晴開昳蕩蕩,曲江翠幕排銀榜。
拂水低徊舞袖翻,緣雲清切歌聲上。
卻憶年年人醉時,只今未醉已先悲。
數莖白髮那拋得,百罰深杯亦不辭。
聖朝亦知賤士醜,一物自荷皇天慈。
此身飲罷無歸處,獨立蒼茫自詠詩。

渼陂行编辑

陂在鄠縣西五里,周一十四里

岑參兄弟皆好奇,攜我遠來游渼陂。
天地黤慘忽異色,波濤萬頃堆琉璃。
琉璃汗漫泛舟入,事殊興極憂思集。
鼉作鯨吞不復知,惡風白浪何嗟及。
主人錦帆相爲開,舟子喜甚無氛埃。
鳧鷖散亂櫂謳發,絲管啁啾空翠來。
沈竿續深莫測,葉荷花如拭。
宛在中流渤澥清,下歸無極終南黑。
半陂已南純浸山,動影褭窕沖融間。
船舷暝戛雲際寺雲際山有大安寺,水面月出藍田關即「秦嶢關」,在藍田縣南六十里
此時驪龍亦吐珠,馮夷擊鼓羣龍趨。
湘妃漢女出歌舞,金支房中歌,金支秀華,樂上衆飾也翠旗光有無。
咫尺但愁雷雨至,蒼茫不曉神靈意。
少壯幾時奈老何,向來哀樂何其多。

渼陂西南台编辑

高臺面蒼陂,六月風日冷。蒹葭離披去,天水相與永。
懷新目似擊,接要心已領。仿像識鮫人,空蒙辨魚艇。
錯磨終南翠,顛倒白閣影。崷崒增光輝,乘陵惜俄頃。
勞生愧嚴鄭,外物慕張邴。世復輕驊騮,吾甘雜蛙黽。
知歸俗可忽,取適事莫並。身退豈待官,老來苦便靜。
況資菱芡足,庶結茅茨迥。從此具扁舟,彌年逐清景。

戲簡鄭廣文虔,兼呈蘇司業源明编辑

廣文到官舍,系馬堂階下。
醉則騎馬歸,頗遭官長罵。
才名四十年,坐客寒無氈。
賴有蘇司業,時時與酒錢。

夏日李公見訪编辑

遠林暑氣薄,公子過我游。貧居類村塢,僻近城南樓。
旁舍頗淳樸,所願亦易求。隔屋喚西家,借問有酒不。
牆頭過濁醪,展席俯長流。清風左右至,客意已驚秋。
巢多眾鳥鬥,葉密鳴蟬稠。苦道此物聒,孰謂吾廬幽。
水花晚色靜,庶足充淹留。預恐尊中盡,更起為君謀。

奉同郭給事湯東靈湫作编辑

驪山溫湯之東有龍湫

東山即驪山鴻濛,宮殿居上頭。
君來必十月,樹羽臨九州。
陰火煮玉泉,噴薄漲巖幽。
有時浴赤日,光抱空中摟。
閬風入轍跡,延冥搜。
天萬乘動,觀水百丈湫。
幽靈,王命宮屬休。
初聞龍用壯,擘石摧林丘。
中夜窟宅改,移因風雨秋。
倒懸瑤池影,屈注江流。
味如甘露漿,揮弄滑且柔。
翠旗澹偃蹇,雲車紛少留。
簫鼓蕩四溟,異香泱漭浮。
人獻綃,曾祝穆天子朝於燕然,奉璧南面。曾祝佐之,重也沈豪牛。
百祥奔盛明,古先莫能儔。
坡陀金蝦蟆喻安祿山,出見蓋有由。
至尊顧之笑,王母唐人多以王母比貴妃收。
復歸虛無底,化作長黃虯
青瑣郎,文采珊瑚鉤。
浩歌淥水曲,清絕聽者愁。

夜聽許十損誦詩愛而有作编辑

許生五台賓,業白出石壁。余亦師粲可,身猶縛禪寂。
何階子方便,謬引為匹敵。離索晚相逢,包蒙欣有擊。
誦詩渾遊衍,四座皆辟易。應手看捶鉤,清心聽鳴鏑。
精微穿溟涬,飛動摧霹靂。陶謝不枝梧,風騷共推激。
紫燕自超詣,翠駁誰剪剔。君意人莫知,人間夜寥闃。

橋陵詩三十韻,因呈縣內諸官编辑

先帝昔晏駕,茲山朝百靈。崇岡擁象設,沃野開天庭。
即事壯重險,論功超五丁。坡陀因厚地,卻略羅峻屏。
雲闕虛冉冉,風松肅泠泠。石門霜露白,玉殿莓苔青。
宮女晚知曙,祠官朝見星。空梁簇畫戟,陰井敲銅瓶。
中使日夜繼,惟王心不寧。豈徒恤備享,尚謂求無形。
孝理敦國政,神凝推道經。瑞芝產廟柱,好鳥鳴岩扃。
高嶽前嵂崒,洪河左瀅濙。金城蓄峻址,沙苑交回汀。
永與奧區固,川原紛眇冥。居然赤縣立,台榭爭岧亭。
官屬果稱是,聲華真可聽。王劉美竹潤,裴李春蘭馨。
鄭氏才振古,啖侯筆不停。遣辭必中律,利物常發硎。
綺繡相輾轉,琳琅愈青熒。側聞魯恭化,秉德崔瑗銘。
太史候鳧影,王喬隨鶴翎。朝儀限霄漢,容思回林坰.
轗軻辭下杜,飄颻陵濁涇。諸生舊短褐,旅泛一浮萍。
荒歲兒女瘦,暮途涕泗零。主人念老馬,廨署容秋螢。
流寓理豈愜,窮愁醉未醒。何當擺俗累,浩蕩乘滄溟。

沙苑行编辑

君不見左輔白沙如白水,繚以周牆百餘裏。
龍媒昔是渥窪生,汗血今稱獻於此。
苑中騋牝三千匹,豐草青青寒不死。
食之豪健西域無,每歲攻駒冠邊鄙。
王有虎臣司苑門,入門天廄皆雲屯。
驌驦一骨獨當禦,春秋二時歸至尊。
至尊內外馬盈億,伏櫪在坰空大存。
逸群絕足信殊傑,倜儻權奇難具論。
累累塠阜藏奔突,往往坡陀縱超越。
角壯翻同麋鹿遊,浮深簸蕩黿鼉窟。
泉出巨魚長比人,丹砂作尾黃金鱗。
豈知異物同精氣,雖未成龍亦有神。

驄馬行编辑

太常梁卿敕賜馬也,李鄧公愛而有之,命甫製詩

鄧公馬癖人共知,初得花驄大宛種。
夙昔傳聞思一見,牽來左右神皆竦。
雄姿逸態何崷崪,顧影驕嘶自矜寵。
隅目青熒夾鏡懸,肉駿碨礌連錢動。
朝來試華軒下,未覺千金滿高價。
赤汗微生白雪毛,銀鞍却覆香羅帕。
卿家舊賜公一作「能取」,天廄真龍此其亞。
晝洗須騰涇渭深,趨可刷幽幷夜。
吾聞良驥老始成,此馬數年人更驚。
豈有四蹄疾於鳥,不與八駿俱先鳴。
時俗造次那得致,雲霧晦冥方降精。
近聞下詔喧都邑,肯使騏驎地上行。

隅目青熒夾鏡懸,肉駿碨礌連錢動。朝來久試華軒下,
未覺千金滿高價。赤汗微生白雪毛,銀鞍卻覆香羅帕。
卿家舊賜公取之,天廄真龍此其亞。晝洗須騰涇渭深,
朝趨可刷幽并夜。吾聞良驥老始成,此馬數年人更驚。
豈有四蹄疾於鳥,不與八駿俱先鳴。時俗造次那得致,
雲霧晦冥方降精。近聞下詔喧都邑,肯使騏驎地上行。

去矣行编辑

君不見鞲上鷹,一飽則飛掣。
焉能作堂上燕,銜泥附炎熱。
野人曠蕩無靦顏,豈可久在王侯間。
未試囊中餐玉法,明朝且入藍田山。

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编辑

杜陵有布衣,老大意轉拙。許身一何愚,竊比稷與契。
居然成濩落,白首甘契闊。蓋棺事則已,此志常覬豁。
窮年憂黎元,歎息腸內熱。取笑同學翁,浩歌彌激烈。
非無江海志,蕭灑送日月。生逢堯舜君,不忍便永訣。
當今廊廟具,構廈豈雲缺。葵藿傾太陽,物性固莫奪。
顧惟螻蟻輩,但自求其穴。胡為慕大鯨,輒擬偃溟渤。
以茲悟生理,獨恥事幹謁。兀兀遂至今,忍為塵埃沒。
終愧巢與由,未能易其節。沈飲聊自適,放歌頗愁絕。
歲暮百草零,疾風高岡裂。天衢陰崢嶸,客子中夜發。
霜嚴衣帶斷,指直不得結。淩晨過驪山,禦榻在嵽嵲。
蚩尤塞寒空,蹴蹋崖谷滑。瑤池氣郁律,羽林相摩戛。
君臣留歡娛,樂動殷樛嶱。賜浴皆長纓,與宴非短褐。
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撻其夫家,聚斂貢城闕。
聖人筐篚恩,實欲邦國活。臣如忽至理,君豈棄此物。
多士盈朝廷,仁者宜戰慄。況聞內金盤,盡在衛霍室。
中堂舞神仙,煙霧散玉質。暖客貂鼠裘,悲管逐清瑟。
勸客駝蹄羹,霜橙壓香橘。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榮枯咫尺異,惆悵難再述。北轅就涇渭,官渡又改轍。
群冰從西下,極目高崒兀。疑是崆峒來,恐觸天柱折。
河梁幸未坼,枝撐聲窸窣。行旅相攀援,川廣不可越。
老妻寄異縣,十口隔風雪。誰能久不顧,庶往共饑渴。
入門聞號咷,幼子饑已卒。吾寧舍一哀,裏巷亦嗚咽。
所愧為人父,無食致夭折。豈知秋未登,貧窶有倉卒。
生常免租稅,名不隸征伐。撫跡猶酸辛,平人固騷屑。
默思失業徒,因念遠戍卒。憂端齊終南,澒洞不可掇。

奉先劉少府新畫山水障歌编辑

堂上不合生楓樹,怪底江山起煙霧。
聞君掃卻赤縣圖,乘興遣畫滄洲趣。
畫師亦無數,好手不可遇。
對此融心神。知君重毫素。
豈但祁岳與鄭虔,筆跡遠過楊契丹。
得非懸圃裂,無乃瀟湘翻。
悄然坐我天姥下,耳邊已似聞清猿。
反思前夜風雨急,乃是蒲城鬼神入。
元氣淋漓障猶濕,真宰上訴天應泣。
野亭春還雜花遠,漁翁暝蹋孤舟立。
滄浪水深青溟闊,欹岸側島秋毫末。
不見湘妃鼓瑟時,至今斑竹臨江活。
劉侯天機精,愛畫入骨髓。
自有兩兒郎,揮灑亦莫比。
大兒聰明到,能添老樹巔崖裏。
小兒心孔開,貌得山僧及童子。
若耶溪,雲門寺。
吾獨胡為在泥滓,青鞋布襪從此始。

白水縣崔少府十九翁高齋三十韻编辑

白水即奉先縣崔少府十九翁高齋三十韻天寶十五載五月作。


客從南縣來,浩蕩無與適。旅食白日長,況當朱炎赫。
高齋坐林杪,信宿游衍闃。清晨陪躋攀,傲睨俯峭壁。
崇岡相枕帶,曠野咫尺。始知賢主人,贈此遣愁寂。
危階根青冥,曾冰生淅瀝。上有無心雲,下有欲落石。
泉聲聞復,動靜隨所。鳥呼藏其身,有似懼彈射。
吏隱性情,茲焉其窟宅。白水見舅氏,諸翁乃仙伯。
杖藜長松陰,作尉窮谷僻。爲我炊雕胡,逍遙展良覿。
坐久風頗,晚來山更碧。相對十丈蛟,歘翻盤渦坼。
何得空裏雷,殷殷尋地脈。煙崪,魍魎森慘戚。
崑崙崆峒顛,回首不隔。前軒反照,巉絕華岳赤。
兵氣漲林巒,川光雜鋒鏑。知是相公軍天寶十四載,祿山反,拜哥舒翰爲兵馬副元帥以討祿山。明年正月,加同平章事,鐵馬霧積。
玉觴淡無味,胡羯豈強敵。長歌激屋梁,淚下流衽席。
人生半哀樂,天地有順逆。慨彼萬國夫,休明備征
猛將紛填委,廟謀蓄長策。東郊何時開,帶甲且釋。
欲告清宴,難拒幽明迫。三歎酒食旁,何由似平昔。


三川觀水漲二十韻编辑

天寶十五載七月中避寇時作。按三川屬鄜。以華池、黑水、洛水同會得名。


我經華原來,不復見平陸。
北上唯土山,連山走谷。
火雲無時出,飛電常在目。
自多窮岫雨,行潦相蹙。
蓊合川氣黃,群流會空曲。
清晨望高浪,忽謂陰崖踣。
恐泥竄蛟龍,登危聚麋鹿。
枯查卷拔樹,礧磈共充塞。
聲吹鬼神下,勢閱人代速。
不有萬穴歸,何以尊四瀆。
及觀泉源漲,反懼江海覆。
漂沙坼岸去,漱壑松柏禿。
破山門,回斡地軸。
交洛赴洪河,及關豈信宿。
應沈數州沒,如聽萬室哭。
穢濁殊未清,風濤怒猶
何時通舟車,陰氣黲黷。
浮生有蕩汨,吾道正羈束。
人寰難容身,石壁滑側足。
雲雷不已,艱險路更跼。
普天無川梁,欲濟願水縮。
因悲中林士,未脫眾魚腹。
舉頭向蒼天,安得騎鴻鵠。


悲陳陶编辑

孟冬十郡良家子,血作陳陶澤中水。
野曠天清無戰聲,四萬義軍同日死。
群胡歸來洗箭,仍唱胡歌飲都市。
都人回面向北啼,日夜更望官軍至


悲青坂编辑

我軍青坂在東門,天寒飲馬太白窟。
黃頭奚兒日向西,數騎彎弓敢馳突。
山雪河冰野蕭飋,青是煙白人骨。
焉得附書與我軍,忍待明年莫倉卒。

蘇軾曰:琯既敗,猶欲持重有所伺。而中人邢延恩等促戰,倉皇失據,遂及於敗。故後篇云。


哀江頭编辑

少陵漢宣帝葬杜陵,許后葬南園,謂之小陵。後人呼爲少陵,杜甫家焉野老吞聲哭,春日潛行曲江曲。
江頭宮殿鎖千門,細柳新蒲爲誰綠。
憶昔霓旌下南苑,苑中萬物生顏色。
昭陽殿裏第一人,同輦隨君侍君側。
輦前人帶弓箭,白馬齧黃金勒。
翻身向仰射雲,一正墜雙飛翼。
明眸皓齒今何在,血污遊魂歸不得。
清渭東流劒閣深,去住彼此無消息。
人生有情淚霑臆,江江花豈終極。
黃昏胡騎塵滿城,欲往城南忘南北。


哀王孫编辑

長安城頭白鳥,夜飛延秋門上呼。
人家啄大屋,屋底達官走避胡。
金鞭斷折九馬死,骨肉不同馳驅。
腰下寶玦青珊瑚,可憐王孫泣路隅。
問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困苦乞為奴。
已經百日竄荊棘,身上無有完肌膚。
高帝子孫盡準,龍種自與常人殊。
豺狼在邑龍在野,王孫善保千金軀。
不敢長語臨交衢,且為王孫立斯須。
昨夜風吹血腥,東來駝滿舊都。
朔方健兒好身手,昔何勇銳今何愚。
竊聞子已傳位,聖德北服南單于。
花門剺面請雪恥,慎勿出口他人狙。
哀哉王孫慎勿疏,五陵佳氣無時無。


大雲寺贊公房四首编辑

武后幸光明寺,沙門宣政進大雲經,中有女主之符,因改爲大雲經寺。

心在水精域,衣沾春雨時。
洞門盡徐步,深院果幽期。
到扉開復閉,撞鐘齋及茲。
醍醐長髮性,飲食過扶衰。
把臂有多日,開懷無愧辭。
黃鸝度結構,紫鴿下罘罳。
愚意會所適,花邊行自遲。
湯休起我病,微笑索題詩。

細軟青絲履,光明白氎巾。
深藏供老宿,取用及吾身。
自顧轉無趣,交情何尚新。
道林才不世,惠遠德過人。
雨瀉暮簷竹,風吹青井芹。
天陰對圖畫,最覺潤龍鱗。

燈影照無睡,心清聞妙香。
夜深殿突兀,風動金鋃鐺。
天黑閉春院,地清棲暗芳。
玉繩回斷絕,鐵鳳森翱翔。
梵放時出寺,鐘殘仍殷牀。
明朝在沃野,苦見塵沙黃。

童兒汲井華,慣捷瓶上手。
沾灑不濡地,掃除似無帚。
明霞爛復閣,霽霧搴高牖。
側塞被徑花,飄颻委墀柳。
艱難世事迫,隱遁佳期後。
晤語契深心,那能總箝口。
奉辭還杖策,暫別終回首。
泱泱泥汙人,聽聽國多狗。
既未免羈絆,時來憩奔走。
近公如白雪,執熱煩何有。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