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閔荒詩一首编辑

煬皇嗣君位,隋德滋昏幽。
日作及身禍,以爲長世謀。
居常恥前王,不思天子遊。
意欲出明堂,便登浮海舟。
令行山川改,功與玄造侔。
河淮可支合,峰生回溝。
封隕下澤中,作山防逸流。
狀龍鷁,若負宮闕浮。
荒娛未央極,始到滄海頭。
忽見海門山,思作望海樓。
不知新都城,已爲征戰丘。
當時有遺歌,歌曲太冤愁。
四海非天獄,何爲非天囚。
天囚正凶忍,爲我萬姓讐。
人將引天釤,人將持天鎪。
所欲充其心,相與絕悲憂。
自得隋人歌,每爲隋君羞。
欲歌當陽春,似覺天下秋。
更歌曲未終,如有怨氣浮。
奈何昏王心,不覺此怨尤。
遂令一夫唱,四海欣提矛。
吾聞古賢君,其道常靜柔。
慈惠恐不足,端和忘所求。
嗟嗟有隋氏,惛惛誰與儔。


忝官引编辑

天下昔無事,僻居養愚鈍。
山野性所安,熙然自全順。
忽逢暴兵起,閭巷見軍陣。
將家瀛海濱,自棄同芻糞。
往在乾元初,聖人啟休運。
公車詣魏闕,天子垂清問。
敢誦王者箴,亦獻當時論。
朝廷愛方直,明主嘉忠信。
屢授不次官,曾與專征印。
兵家未曾學,榮利非所徇。
偶得凶醜降,功勞愧方寸。
爾來將四歲,慚恥言可盡。
請取冤者辭,為吾忝官引。
冤辭何者苦,萬邑餘灰燼。
冤辭何者悲,生人盡鋒刃。
冤辭何者甚,力役遇勞困。
冤辭何者深,孤弱亦哀恨。
無謀救冤者,祿位安可近。
而可愛軒裳,其心又干進。
此言非所戒,此言敢貽訓。
實欲辭無能,歸耕守吾分。


舂陵行编辑

軍國多所需,切責在有司。
有司臨郡縣,刑法競欲施。
供給豈不憂,徴斂又可悲。
州小經亂亡,遺人實困疲。
大鄉無十家,大族命單羸。
朝餐是草根,暮食仍木皮。
出言氣欲絕,意速行步遲。
追呼尚不忍,況乃鞭撲之。
郵亭傳急符,來往跡相追。
更無寬大恩,但有迫促期。
欲令鬻兒女,言發恐亂隨。
悉使索其家,而又無生資。
聽彼道路言,怨傷誰復知。
去冬山賊來,殺奪幾無遺。
所願見王官,撫養以惠慈。
奈何重驅逐,不使存活爲。
安人天子命,符節我所持。
州縣忽亂亡,得罪復是誰。
逋緩違詔令,蒙責固其宜。
前賢重守分,惡以禍福移。
亦云貴守官,不愛能適時。
顧惟孱弱者,正直當不虧。
何人采國風,吾欲獻此辭。


賊退示官吏编辑

昔歲逢太平,山林二十年。
泉源在庭戶,洞壑當門前。
井稅有常期,日晏猶得眠。
忽然遭世變,數歲親戎旃。
今來典斯郡,山夷又紛然。
城小賊不屠,人貧傷可憐。
是以陷隣境,此州獨見全。
使臣將王命,豈不如賊焉。
令彼徴斂者,迫之如火煎。
誰能絕人命,以作時世賢。
思欲委符節,引竿自刺船。
將家就魚麥,歸老江湖邊。


寄源休编辑

天下未偃兵,儒生預戎事。
功勞安可問,且有忝官累。
昔常以荒浪,不敢學爲吏。
況當在兵家,言之豈容易。
忽然向三嶺,境外爲偏帥。
時多尚矯詐,進退多欺貳。
縱有一直方,則上似姦智。
誰爲明信者,能辨此勞畏。


雪中懷孟武昌编辑

冬來三度雪,農者歡歲稔。
我麥根已濡,各得在倉廩。
天寒未能起,孺子驚人寢。
云有山客來,籃中見冬簟。
燒柴爲溫酒,煮鱖爲作瀋。
客亦愛桮尊,思君共桮飲。
所嗟山路閑,時節寒又甚。
不能苦相邀,興盡還就枕。


與党評事编辑

自顧無功勞,一歲官再遷。
跼身班次中,常竊媿恥焉。
加以久荒浪,惛愚性頗全。
未知在冠冕,不合無拘牽。
勤強所不及,於人或未然。
豈忘惠君子,恕之識見偏。
且欲因我心,順爲理化先。
彼云萬物情,有願隨所便。
愛君得自遂,令我空淵禪。


與党侍御编辑

衆坐吾獨歡,或問歡爲誰。
高人党茂宗,復來官憲司。
昔吾順元和,與世行自遺。
茂宗正作吏,日有趨走疲。
及吾汙冠冕,茂宗方矯時。
誚吾順讓者,乃是干進資。
今將問茂宗,茂宗欲何辭。
若云吾無心,此來復何爲。
若云吾有羞,於此還見嗤。
誰言萬類心,閑之不可窺。
吾欲喻茂宗,茂宗宜聽之。
長轅有修轍,馭者令爾馳。
山谷安可怨,筋力當自悲。
嗟嗟党茂宗,可爲識者規。


與瀼溪鄰里编辑

昔年苦逆亂,舉族來南奔。
日行幾十里,愛君此山村。
峰谷呀回映,誰家無泉源。
修竹多夾路,扁舟皆到門。
瀼溪中曲濱,其陽有閑園。
鄰里昔贈我,許之及子孫。
我嘗有匱乏,鄰里能相分。
我嘗有不安,鄰里能相存。
斯人轉貧弱,力役非無冤。
終以瀼濱訟,無令天下論。


招孟武昌编辑

風霜枯萬物,退谷如春時。
窮冬涸江海,杯湖澄清漪。
湖盡到谷口,單船近階墀。
湖中更何好,坐見大江水。
攲石為水涯,半山在湖裡。
谷口更何好,絕壑流寒泉。
松桂蔭茅舍,白雲生坐邊。
武昌不干進,武昌人不厭。
退谷正可遊,杯湖任來泛。
湖上有水鳥,見人不飛鳴。
谷口有山獸,往往隨人行。
莫將車馬來,令我鳥獸驚。


招陶別駕家陽華作编辑

海內厭兵革,騷騷十二年。
陽華洞中人,似不知亂焉。
誰能家此地,終老可自全。
草堂背巖洞,幾峰軒戶前。
清渠匝庭堂,出門仍灌田。
半崖盤石徑,高亭臨極巔。
引望見何處,迤逶隴北川。
杉松幾萬株,蒼蒼滿前山。
巖高曖華陽,飛溜何潺潺。
洞深迷遠近,但覺多洄淵。
晝遊興未盡,日暮不欲眠。
探燭飲洞中,醉昏漱寒泉。
始知天下心,耽愛各有偏。
陶家世高逸,公忍不獨然。
無或畢婚嫁,竟為俗務牽。


遊石溪示學者编辑

小溪在城下,形勝堪賞愛。
尤宜春水滿,水石更殊怪。
長山勢迴合,井邑相縈帶。
石林繞舜祠,西南正相對。
階庭無爭訟,郊境罷守衛。
時時溪上來,勸引辭學輩。
今誰不務武,儒雅道將廢。
豈忘二三子,旦夕相勉勵。


遊潓泉示泉上學者编辑

顧吾漫浪久,不欲有所拘。
每到潓泉上,情性可安舒。
草堂在山曲,澄瀾涵階除。
松竹陰幽徑,清源湧坐隅。
築塘列圃畦,引流灌時蔬。
復在郊郭外,正堪靜者居。
愜心則自適,喜尚人或殊。
此中若可安,不銅虎符。


喻瀼溪鄉舊遊编辑

往年在瀼濱,瀼人皆忘情。
今來遊瀼鄉,瀼人見我驚。
我心與瀼人,豈有辱與榮。
瀼人異其心,應爲我冠纓。
昔賢惡如此,所以辭公卿。
貧窮老鄉里,自休還力耕。
況曾經逆亂,日厭聞戰爭。
尤愛一溪水,而能存讓名。
終當來其濱,飲啄全此生。


喻舊部曲编辑

漫遊樊水陰,忽見舊部曲。
尚言軍中好,猶望有所屬。
故令爭者心,至死終不足。
與之一桮酒,喻使燒戎服。
兵興向十年,所見堪歎哭。
相逢是遺人,當合識榮辱。
勸汝學全生,隨我畬退谷。


喻常吾直编辑

山澤多飢人,閭里多壞屋。
戰爭且未息,徴斂何時足。
不能救人患,不合食天粟。
何況假一官,而茍求其祿。
近年更長吏,數月未爲速。
來者罷而官,豈得不爲辱。
勸爲辭府主,從我遊退谷。
谷中有寒泉,爲爾洗塵服。


漫問相里黃州编辑

東鄰有漁父,西鄰有山僧。
各問其性情,變之俱不能。
公爲二千石,我爲山海客。
志業豈不同,今已殊名跡。
相里不相類,相友且相異。
何況天下人,而欲同其意。
人意茍不同,分寸不相容。
漫問軒裳客,何如耕釣翁。


詶裴雲客编辑

自厭久荒浪,於時無所任。
耕釣以爲事,來家樊水陰。
甚醉或漫歌,甚閑亦漫吟。
不知愚僻意,稱得雲客心。
雲客方持斧,與人正相臨。
符印隨坐起,守位常森森。
縱能有相招,豈暇來山林。


酬孟武昌苦雪编辑

積雪閑山路,有人到庭前。
云是孟武昌,令獻苦雪篇。
長吟未及終,不覺爲淒然。
古之賢達者,與世竟何異。
不能救時患,諷以全意。
知公惜春物,豈非愛時和。
知公苦陰雪,傷彼災患多。
姦兇正驅馳,不合問君子。
林鶯與野獸,無乃怨於此。
兵興向九歲,稼穡誰能憂。
何時不發卒,何日不殺牛。
耕者日已少,耕牛日已希。
皇天復何忍,更又恐斃之。
自經危亂來,觸物堪傷歎。
見君問我意,只益胸中亂。
山禽飢不飛,山木凍皆折。
懸泉化爲冰,寒水近不熱。
出門望天地,天地皆昏昏。
時見雙峰下,雪中生白雲。


漫酬賈沔州编辑

往年壯心在,嘗欲濟時難。
奉詔舉州兵,令得誅暴叛。
上將屢顛覆,偏師嘗救亂。
未曾弛戈甲,終日領簿案。
出入四五年,憂勞忘昏旦。
無謀靜兇醜,自覺愚且愞。
豈欲皁櫪中,爭食麧下汲切與藖下辨切。麧,糠中可食者,牛馬食餘草節曰藖
去年辭職事,所懼貽憂患。
天子許安親,官又得閑散。
自家樊水上,性情尤荒慢。
雲山與水木,似不憎吾漫。
以茲忘時世,日益無畏憚。
漫醉人不嗔,漫眠人不喚。
漫遊無遠近,漫樂無早晏。
漫中漫亦忘,名利誰能算。
聞君勸我意,爲君一長歎。
人誰年八十,我已過其半。
家中孤弱子,長子未及冠。
且爲兒童主,種藥老谿澗。


送孟校書往南海编辑

吾聞近南海,乃是魑魅鄉。
忽見孟夫子,歡然遊此方。
忽喜海風來,海帆又欲張。
漂漂隨所去,不念歸路長。
君有失母兒,愛之似阿陽。
始解隨人行,不欲離君傍。
相勸早旋歸,此言慎勿忘。


別何員外编辑

誰能守清躅,誰能嗣世儒。
吾見何君饒,為人有是夫。
黜官二十年,未曾暫崎嶇。
終不病貧賤,寥寥無所拘。
忽然逢知己,數月領官符。
猶是尚書郎,收賦來江湖。
人皆悉蒼生,隨意極所須。
比盜無兵甲,似偷又不如。
公能獨寬大,使之力自輸。
吾欲探時謠,為公伏奏書。
但恐抵忌諱,未知肯聽無。
不然且相送,醉歡於坐隅。


宴湖上亭作编辑

廣亭蓋小湖,湖亭實清曠。
軒窗幽水石,怪異尤難狀。
石尊能寒酒,寒水宜初漲。
岸曲坐客稀,桮浮上搖漾。
遠水入簾幕,淅吹酒舫。
欲去未回時,飄飄正堪望。
酣興思共醉,促酒更相向。
舫去若驚鳧,溶瀛滿湖浪。
朝來暮忘返,暮歸獨惆悵。
誰肯愛林泉,從吾老湖上。


夜宴石魚湖作编辑

風霜雖慘然,出遊熙天
登臨日暮歸,置酒湖上亭。
高燭照泉深,光華溢軒楹。
如見海底日,曈曈始欲生。
夜寒閉窗戶,石溜何清泠。
若在深洞中,半崖聞水聲。
醉人疑舫影,呼指遞相驚。
何故有雙魚,隨吾酒舫行。
醉昏能誕語,勸醉能忘情。
坐無拘忌人,勿限醉與醒。


劉侍御月夜讌會编辑

我從蒼梧來,將耕舊山田。
踟躕爲故人,且復停歸船。
日夕得相從,轉覺和樂全。
愚愛涼風來,明月正滿天。
河漢望不見,幾星猶粲然。
中夜興欲酣,改坐臨清川。
未醉恐天旦,更歌促繁弦。
歡娛不可逢,請君莫言旋。


樊上漫作编辑

漫家郎亭下,復在樊水邊。
去郭五六里,扁舟到門前。
山竹繞茅舍,庭中有寒泉。
西邊雙石峰,引望堪忘年。
四鄰皆漁父,近渚多閑田。
且欲學耕釣,於斯求老焉。


登殊亭作编辑

時節方大暑,試來登殊亭。
憑軒未及息,忽若秋氣生。
主人既多閑,有酒共我傾。
坐中不相異,豈恨醉與醒。
漫歌無人聽,浪語無人驚。
時復一回望,心目出四溟。
誰能守纓佩,日與災患幷。
請君誦此意,令彼惑者聽。


石魚湖上作编辑

吾愛石魚湖,石魚在湖裏。
魚背有酒樽,繞魚是湖水。
兒童坐小舫,載酒勝一桮。
座中令酒舫,空去復滿來。
湖岸多欹石,石下流寒泉。
醉中一盥漱,快意無比焉。
金玉吾不須,軒冕吾不愛。
且欲坐湖畔,石魚長相對。


引東泉作编辑

東泉人未知,在我左山東。
引之傍山來,垂流落庭中。
宿霧含朝光,掩映如殘虹。
有時散成雨,飄灑隨清風。
衆源發淵竇,殊怪皆不同。
此流又高懸,孚袁切在長空。
山林何處無,茲地不可逢。
吾欲解纓佩,便爲泉上翁。


登白雲亭编辑

出門南山,喜逐松徑行。
窮高欲極遠,始到白雲亭。
長山繞井邑,登望宜新晴。
州渚曲湘水,縈迴隨郡城。
九疑千萬峰,嵺嵺天外青。
煙雲無遠近,皆傍林嶺生。
俯視松竹間,石水何幽清。
涵映滿軒戶,娟娟如鏡明。
何人病惛濃,積醉且未醒。
與我一登臨,爲君安性情。


潓陽亭作编辑

問吾常讌息,泉上何處好。
獨有潓陽亭,令人可終老。
前軒臨潓泉,憑几漱清流。
外物自相擾,淵淵還復休。
有時出東戶,更欲簷下坐。
非我意不行,石渠能留我。
峰石若鱗次,欹垂復旋迴。
爲我引潓泉,泠泠簷下來。
天寒宜泉溫,泉寒宜天暑。
誰到潓陽亭,其心肯思去。


登九疑第二峰编辑

九疑第二峰,其上有仙壇。
杉松映飛泉,蒼蒼在雲端。
何人居此處,云是魯女冠。
不知幾百歲,燕坐餌金丹。
相傳羽化時,雲鶴滿峰巒。
婦中有高人,相望空長歎。


題孟中丞茅閣编辑

小山爲郡城,隨水能縈紆。
亭亭最高處,今是西南隅。
杉大老猶在,蒼蒼數十株。
垂陰滿城上,枝葉何扶疎。
乃知四海中,遺事誰謂無。
及觀茅閣成,始覺形勝殊。
憑軒望熊湘,雲榭連蒼梧。
天下正炎熱,此然冰雪俱。
客有在中坐,頌歌復何如。
公欲舉遺材,如此佳木歟。
公方庇蒼生,又如斯閣乎。
請達謠頌聲,願公且踟躕。


窊尊詩编辑

巉巉小山石,數峰窊亭。
窊石堪爲樽,狀類不可名。
巡迴數尺間,如見小蓬瀛。
尊中酒初漲,始有島嶼生。
豈無日觀峰,直下臨滄溟。
愛之不覺醉,醉臥還自醒。
醒醉在尊畔,始爲吾性情。
若以形勝論,坐隅臨郡城。
平湖近階砌,近山復青青。
異木幾十株,林條冒簷楹。
盤根滿石上,皆作龍蛇形。
酒堂貯釀器,戶牖皆罌缾。
此尊可常滿,誰是陶淵明。


朝陽巖下歌编辑

朝陽巖下湘水深,朝陽洞口寒泉清。
零陵城郭夾湘岸,巖洞幽奇帶郡城。
荒蕪自古人不見,零陵徒有先賢傳。
水石爲娛安可羨,長歌一曲留相勸。


無爲洞口作编辑

無爲洞口春水滿,無爲洞傍春雲白。
愛此踟躕不能去,令人悔作衣冠客。
洞傍山僧皆學禪,無求無欲亦忘年。
欲問其心不能問,我到山中得無悶。


宿無爲觀编辑

九疑山深幾千里,峰谷崎嶇人不到。
山中舊有仙姥家,十里飛泉遶丹竈。
如今道士三四人,茹芝鍊玉學輕身。
霓裳羽蓋傍臨壑,飄颻似欲來雲鶴。


宿洄溪翁宅编辑

長松萬株遶茅舍,怪石寒泉近巖下。
老翁八十猶能行,將領兒孫行拾稼。
吾羨老翁居處幽,吾愛老翁無所求。
時俗是非何足道,得似老翁吾即休。


說洄溪招退者编辑

長松亭亭滿四山,山間乳竇流清泉。
洄溪正在此山裏,乳水松膏常灌田。
松膏乳水田肥良,稻苗如蒲米粒長。
糜色如珈玉液酒,酒熟猶聞松節香。
溪邊老翁年幾許,長男頭白孫嫁女。
問言只食松田米,無藥無方向人語。
浯溪石下多泉源,盛暑大寒冬大溫。
屠蘇宜在水中石,洄溪一曲自當門。
吾今欲作洄溪翁,誰能住我舍西東。
勿憚山深與地僻,羅浮尚有葛仙翁。


宿丹崖翁宅编辑

扁舟欲到瀧口湍,春水湍瀧上水難。
投竿來泊丹崖下,得與崖翁盡一歡。
丹崖之亭當石顛,破竹半山引寒泉。
泉流掩映在木杪,有若白鳥飛林間。
往往隨風作霧雨,濕人巾履滿庭前。
丹崖翁,愛丹崖,棄官幾年崖下家。
兒孫棹船抱酒甕,醉裏長歌揮釣車。
吾將求退與翁遊,學翁歌醉在魚舟。
官吏隨人往未得,却望丹崖慙復羞。


石魚湖上醉歌编辑

石魚湖,似洞庭,夏水欲滿君山青。
樽,水爲沼,酒徒歷歷坐洲島。
長風連日作大浪,不能廢人運酒舫。
我持長瓢坐巴丘,酌飲四座以散愁。


橘井编辑

靈橘無根井有泉,世間如夢又千年。
鄉園不見重歸鶴,姓字今爲第幾仙。
露壇人悄悄,地閑荒徑草綿綿。
如何躡得蘇君跡,白日霓旌擁上天。


石宮四詠编辑

石宮春雲白,白雲宜蒼苔。
拂雲踐石徑,俗士誰能來。


石宮夏水寒,寒水宜高林。
遠風吹蘿蔓,野客熙清陰。


石宮秋氣清,清氣宜山谷。
落葉逐霜風,幽人愛松竹。


石宮冬日煖,煖日宜溫泉。
晨光靜水霧,逸者猶安眠。


欸乃曲五首编辑

偶存名跡在人間,順俗與時未安閑。
來謁大官兼問政,扁舟却入九疑山。


湘江二月春水平,滿月和風宜夜行。
唱橈欲過平陽戍,守吏相呼問姓名。


千里楓林煙雨深,無朝無暮有猨吟。
停橈靜聽曲中意,好是雲山韶濩音。


零陵郡北湘水東,浯溪形勝滿湘中。
溪口石顛堪自逸,誰能相伴作漁翁。


下瀧船似入深淵,上瀧船似欲昇天。
瀧南始到九疑郡,應絕高人乘興船。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