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五十一 全唐詩 卷二百五十二 卷二百五十三
劉太真 袁傪 崔何 王緯 郭澹 高傪 李岑 蘇寓 袁邕 李紓 于邵

劉太真编辑

劉太真,宣州人,師蕭頴士。天寶末,舉進士,大曆中,拜起居郎,歷臺閣,自中書舍人轉工部、邢部二侍郎,坐事貶信州刺史。貞元四年重九,賜宴曲江亭,帝製詩序,賜羣僚各一本,命簡文詞之士應制,同用清字,明日於延英門進之。於是朝臣畢和,上自考定,以太真、李紓等爲上等。集三十卷,今存詩三首。

宣州東峰亭各賦一物得古壁苔编辑

苒苒溫寒泉,綿綿古危壁。
光含孤翠動,色與暮雲寂。
深淺松月間,幽人自登歷。


顧十二況左遷過韋蘇州房杭州韋睦州三使君皆有郡中燕集詩辭章高麗鄙夫之所仰慕顧生既至留連笑語因亦成篇以繼三君子之風焉编辑

寵至乃不驚,罪及非無由。
奔迸歷畏途,緬邈赴偏陬。
牧此彫弊甿,屬當賦斂秋。
鳳與諒無補,旬暇焉敢休。
前曰懷友生,獨登城上樓。
迢迢西北望,遠思不可收。
今曰車騎來,曠然銷人憂。
晨迎東齋飯,晚度南溪遊。
以我碧流水,泊君青翰舟。
莫將遷客程,不為勝景留。
飛札謝三守,斯篇希見酬。


貢院寄前主司蕭尚書聽编辑

獨坐貢闈裡,愁心芳草生。
山公昨夜事,應見此時情。


袁傪编辑

袁傪,官御史中丞、兵部侍郎。詩二首。

東峰亭同劉太真各賦一物得垂澗藤编辑

寒澗流不息,古藤終曰垂。
迎風仍未定,拂水更相宜。
新花與舊葉,惟有幽人知。


喜陸侍御破石埭草寇東峰亭賦詩编辑

古寺東峰上,登臨興有餘。
同觀白簡使,新報赤囊書。
幾處閒烽堠,千方慶里閭。
欣欣夏木長,寂寂晚煙徐。
戰罷言歸馬,還師賦出車。
因知越范蠡,湖海意何如


崔何编辑

崔何,官御史。詩二首。

東峰亭各賦一物得嶺上雲编辑

佇立增遠意,中峰見孤雲。
溶溶傍危石,片片宜夕曛。
濺向群木盡,殘飛更氳氳。


喜陸侍御破石埭草寇東峰亭賦詩编辑

絕景西溪寺,連延近郭山。
高深清扃外,行止翠微間。
江澈煙塵靜,川源草樹閒。
中丞健步到,柱史捷書遠。
一戰清戎越,三吳變險艱。
功名麟閣上,得詠入秦關。


王緯编辑

王緯,官給事中,詩二首。

東峰亭各賦一物得幽徑石编辑

片石東溪上,陰崖剩阻修。
雨餘青石靄,歲晚綠苔幽。
從來不可轉,今日為人留。


喜陸侍御破石埭草寇東峰亭賦詩编辑

蜂蠆聚吳州,推賢奉聖憂。
忠誠資上策,仁勇佐前籌。
草木成鵝鸛,戈鋌復斗牛。
戎車一戰後,殘壘五兵收。
野靜山戎險,江平水面流。
更憐羈旅客,從此罷葵丘。


郭澹编辑

郭澹,天寶、大曆間人。詩二首。

東峰亭各賦一物得臨軒桂编辑

青青芳桂樹,幽陰在庭軒。
向日陰還合,從風葉乍翻。
共看霜雪後,終不變涼暄。


喜陸侍御破石埭草寇東峰亭賦詩编辑

介冑鷹揚出,山林蟻聚空。
忽聞飛簡報,會是坐籌功。
迥夜昏氛滅,危亭眺望雄。
茂動推世上,餘興寄杯中。
喜色煙霞改,歡忻里巷同。
幸茲尊俎末,飲至又從公。


高傪编辑

高傪,天寶、大曆間人。詩一首。

東峰亭各賦一物得林中翠编辑

杳靄無定狀,霏微常滿林。
清風光不散,過雨色偏深。
幽意賞難盡,終朝再招尋。


李岑编辑

李岑,天寶、大曆間人。詩一首。 李岑,天寶中宋州刺史。詩二首。

東峰亭各賦一物得棲煙鳥编辑

從來養毛羽,昔日曾飛遷。
變轉對朝陽,差池棲夕煙。
遇此枝葉覆,夙與冀沖天。


蘇寓编辑

蘇寓,天寶、大曆間人。詩一首。

東峰亭各賦一物得寒溪草编辑

溪邊草,遊人不厭看。
餘芳幽處老,深色望中寒。
幸得陪情興,青青賞未闌。


袁邕编辑

袁邕,天寶、大曆間人。詩一首。

東峰亭各賦一物得陰崖竹编辑

終歲寒苔色,寂寥幽思深。
朝歌猶夕嵐,日永流清陰。
龍鍾負煙雪,自有凌雲心。


李紓编辑

李紓,字仲舒。天寶末,拜祕書省校書郎。大曆初,以吏部侍郎李卿薦,爲左補闕,累遷司封員外郎,知制誥,改中書舍人,歷禮部侍郎。嘗奏,享武成王不當視文宣廟,又奉詔爲興元紀功述及郊廟樂章,諸所論著甚衆。貞元中重陽應制詩與劉太真皆爲上等,今其詩,不傳,存樂章十三首。

唐德明興聖廟樂章编辑

《唐書·禮儀志》曰:「明皇天寶二年三月,追尊臯繇爲德明皇帝,涼武昭王爲興聖皇帝。其廟樂第一《迎神》,第二《登歌》、《奠幣》,第三《迎俎》,第四《酌獻》,第五《亞獻》、《終獻》,第六《送神》。」

迎神编辑

元尊九德,佐堯光宅。
烈祖太宗,方周作伯。
響懷霜露,樂變金石。
白雲青風,髣髴來格。

登歌奠幣编辑

四時有典,百事來祭。
尊祖奉宗,嚴禋大帝。
禮先蒼璧,奠備黝制。
於萬斯年,熙成帝系。

迎俎编辑

盛牲實俎,涓選休成。
鼎煁陽燧,玉盥陰精。
有飶嘉豆,既和大羹。
侑以清樂,細齊人情。

德明酌獻编辑

清廟弈弈,和樂雍雍。
器尊犧象,禮屬宗公。
白水方裸,黃流在中。
謨明之德,萬古清風。

興聖酌獻编辑

閟宮靜謐,合樂周張。
泰尊始獻,百末重觴。
震澹存誠,庶幾迪嘗。
遙源之祚,天漢靈長。

亞獻終獻编辑

惟清惟肅,靡聞靡見。
舉備九成,俛終三獻。
慶彰曼壽,胙撤嘉薦。
瘞玉埋牲,禮神斯徧。

送神编辑

元精回復,靈貺繁滋。
風灑蘭路,雲搖桂旗。
高丘緬邈,涼部逶遲。
瞻望靡及,纏綿永思。

讓皇帝廟樂章编辑

迎神编辑

皇矣天宗,德先王季。
因心則友,克讓以位。
爰命有司,式尊前志。
神其降靈,昭饗祀事。

奠幣编辑

惟帝時若,去而上仙。
祀用商武,樂備宮懸。
白壁加薦,玄纁告虔。
子孫拜後,承茲吉蠲。

迎俎编辑

祀盛體薦,禮協粢盛。
方周假廟,用魯純牲。
捧撤祗敬,擊拊和鳴。
受釐歸胙,既戒而平。

酌獻编辑

八音具舉,三壽既盥。
潔茲宗彝,瑟彼圭瓚。
蘭肴重錯,椒醑飄散。
降祚維城,永爲藩翰。

亞獻終獻编辑

秩禮有序,和音既同。
九儀不忒,三揖將終。
孝感藩后,相維辟公。
四時之典,永永無窮。

送神编辑

奠獻已事,昏昕載分。
風搖雨散,靈衛絪緼。
龍駕帝服,已騰五雲。
泮宮復閟,寂寞無聞。

于邵编辑

于邵,字相門,京兆萬年人。天寶末,進士登科,書判超絕,授崇文館校書郎。歷比部郎中,出爲巴州刺史。時夷獠聚衆圍州,邵遣使諭降,儒服出城,羣盜羅拜解散。節度使李抱玉以聞,遷梓州。後爲禮部侍郎、史館修撰,當時大詔令皆出其手。貞元中重陽應制詩,居次等,今不傳,存樂章五首。

釋奠武成王樂章编辑

唐釋奠武成王,舊以文宣王樂章用之。貞元中,詔于邵補造。

迎神编辑

卜畋不從,兆發非熊。
乃傾荒政,爰佐一戎。
盛烈載垂,命祀維崇。
日練上戊,宿嚴閟宮。
迎奏嘉至,感而遂通。

奠幣登歌编辑

管罄升,壇薌集。
上公進,嘉幣執。
信以通,僾如及。
恢帝功,錫后邑。
四維張,百度立。
綿億載,邈難挹。

迎俎酌獻编辑

五齊絜,九牢碩。
梡橛循,罍斝滌。
進具物,揚鴻勣。
和奏發,高靈寂。
虔告終,繁祉錫。
昭秩祀,永無易。

亞獻終獻编辑

貳觴以獻,三變其終。
顧此非馨,尚達斯衷。
茅縮可致,神歆載融。
始神翊周,拯溺除凶。
時維降祐,永絕興戎。

送神编辑

明祀方終,備樂斯闋。
黝纁就瘞,豆籩告撤。
肸蠁尚餘,光景云滅。
返歸虛極,神心則悅。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