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255

卷二百五十四 全唐詩 卷二百五十五 卷二百五十六
蘇源明 鄭虔 畢耀 韋濟 田澄 沈東美 蘇渙

蘇源明编辑

蘇源明,字弱夫,武功人。天寶中登第,累遷國子司業。祿山之亂,不受僞署。肅宗復兩京,擢考功郎中,終祕書少監。與杜甫、鄭虔善。詩二首。

小洞庭洄源亭讌四郡太守詩编辑

小洞庭兮牽方舟,風嫋嫋兮離平流。
牽方舟兮小洞庭,雲微微兮連絕𡷨。
層瀾壯兮緬以沒,重巖轉兮超以忽。
馮夷逝兮護輕橈,蛟龍行兮落潮。
泊中兮澹而閑,並曲漵兮悵而還。
適予手兮非予期,將解袂兮藂予思。
尚君子兮壽厥身,承明主兮憂斯人
史稱廢濟陽,詩序縣郡仍舊,或其初議云


秋夜小洞庭離讌詩编辑

浮漲湖兮莽迢遙,川后禮兮扈予橈。
橫增兮蓬仙延,川后福兮
月澄凝兮明空波,星磊落兮耿秋河。
夜既良兮酒且多,樂方作兮奈別何右二詩,太和中,天平節度使令狐楚立石,有文,題云:「自源明迄楚,時僅八十年,洄源亭渦泊,已迷其處矣。」文見楚集


鄭虔编辑

鄭虔,滎陽人。天寶初,爲協律郎,坐事謫官。明皇愛其才,特置廣文館,授爲博士,遷著作郎。以陷安祿山,貶台州司戶參軍。最善杜甫,又與祕書監鄭審篇翰齊價。虔工畫山水,好書,常苦無紙,乃於慈恩寺貯柿葉數屋,日往取葉肄書,歲久殆盡。嘗自寫其詩幷畫以獻,帝親署其尾曰鄭虔三絕。今存詩一首。

閨情编辑

銀鑰開香閣,金臺照夜燈。
長征君自慣,獨臥妾何曾。


畢耀编辑

畢耀,官監察御史,與杜甫善。詩三首。

古意编辑

璇閨繡戶斜光入,千金女兒倚門立。
橫波美目雖往來,羅袂遙遙不相及。
聞道今年初避人,珊珊挂鏡長隨身。
願得侍兒爲道意,後堂羅帳一相親。


情人玉清歌编辑

洛陽有人名玉清,可憐玉清如其名。
善踏斜柯能獨立,嬋娟花豔無人及。
珠爲帬,玉爲纓,臨春風,吹玉笙。
悠悠滿天星,黃金閣上晚妝成。
雲和曲中爲曼聲,玉梯不得蹈。
搖袂兩盈盈,城頭之日復何情。


贈獨孤常州编辑

洪爐無久停,日月速飛。
忽然衝人身,飲酒不須疑。


韋濟编辑

韋濟,思謙之孫,嗣立之子,早以辭翰聞。開元初,調補鄄城令,對詔第一,擢醴泉令。爲政簡易,三遷庫部員外郎,歷戶部侍郎。天寶七載,再爲河南尹,遷尚書左丞。三代皆省轄,衣冠榮之。詩一首。

奉和聖製次瓊嶽應制编辑

陸海披晴雪,千旗獵早陽。
岳臨秦路險,河繞漢垣長。
行漏通鳷鵲,離宮接建章。
都門信宿近,歌舞從周王。


田澄编辑

田澄,天寶時官獻納使、起居舍人,杜甫嘗有詩贈之。詩一首。

成都爲客作编辑

蜀郡將之遠,城南萬里橋。
衣緣鄉淚濕,貌以客愁銷。
地富魚爲米,山芳桂是樵。
旅遊唯得酒,今日過明朝。


沈東美编辑

沈東美,佺期子。初爲府掾,天寶中,除膳部員外郎。詩一首。

奉和苑舍人宿直曉翫新池寄南省友编辑

傳聞閶闔裏,寓直有神仙。
史爲三墳博,郎因五字遷。
晨臨翔鳳沼,春注躍龍泉。
去似登天上,來如看鏡前。
影搖宸翰發,波淨列星懸。
既濟仍懷友,流謙欲進賢。
彈冠聲實貴,覆被渥恩偏。
溫室言雖阻,文場契獨全。
玉珂光赫奕,朱紱氣蟬聯。
興逸潘仁賦,名高謝朓篇。
青雲仰不逮,白雲和難牽。
苒苒胡爲此,甘心老歲年。


蘇渙编辑

蘇渙,嘗訪杜甫於江浦,甫請誦新作,有詩美之。渙善放白弩,巴中號爲弩跖。後變節從學,鄉賦擢第。累遷至侍御史,佐湖南崔中丞瓘幕府。崔遇害,遂踰嶺,扇動哥舒晃跋扈交廣,伏誅。詩四首。

變律 一编辑

日月東西行,寒暑冬夏易。
陰陽無停機,造化渺莫測

開目爲晨,閉目爲夜色。
一開復一閉,明晦無休息。
居然六合,曠哉天地德。
天地且不言,世人喧喧。


變律 二编辑

毒蜂成一窠,高挂惡木枝。
行人百步外,目斷魂亦飛。
長安大道,挾彈誰家兒。
右手持金丸,引滿無所疑。
一中紛下來,勢若風雨隨。
身如萬箭攢,宛轉迷所之。
徒有疾惡心,奈何不知幾。


變律 三编辑

養蠶爲素絲,葉盡蠶不老。
傾筐對空林,此意向誰道。
一女不得織,萬夫受其寒。
一夫不得意,四海行路難。
禍亦不在大,福亦不在先。
世路險孟門,吾徒當勉旃。


贈零陵僧编辑

張顛沒在二十年,謂言草聖無人傳。
零陵沙門繼其後,新書大字大如斗。
興來走筆如旋風,醉後耳熱心更兇。
忽如裴旻舞雙劒,七星錯落纏蛟龍。
又如吳生畫鬼神,魑魅魍魎驚本身。
鉤鎖相連勢不絕,倔強毒蛇爭屈鐵。
西河舞劒氣凌雲,孤蓬自振唯有君。
今日華堂看灑落,四座喧呼歎佳作。
迴首邀余賦一章,欲令羨價齊鍾張。
琅誦囗句三百字,何似醉僧顛復狂。
忽然告我遊南溟,言祈亞相求大名。
亞相書翰凌獻之,見君絕意必深知。
南中紙價當日貴,只恐貪泉成墨池。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