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360

卷三百五十九 全唐詩 卷三百六十 卷三百六十一
劉禹錫


白舍人自杭州寄新詩有柳色春藏蘇小家之句因而戲酬兼寄浙東元相公编辑

錢塘山水有奇聲。
暫謫仙官領百城。
女妓還聞名小小。
使君誰許喚卿卿。
鼇驚震海風雷起。
蜃鬬噓天樓閣成。
莫道騷人在三楚。
文星今向斗牛明。

春日書懷寄東洛白二十二楊八庶子编辑

曾向空門學坐禪。
如今萬事盡忘筌。
眼前名利同春夢。
醉裏風情敵少年。
野草芳菲紅錦地。
遊絲撩亂碧羅天。
心知洛下閒才子。
不作詩魔卽酒(一作醉)顛。

白舍人見酬紥詩因以寄謝编辑

雖陪三品散班中。
資歷從來事不同。
名姓也曾鐫石柱。
詩篇未得上屏風。
甘陵舊黨凋零盡。
魏闕新知禮數崇。
煙水五湖如有伴。
猶應堪作釣魚翁。

白舍人曹長寄新詩有遊宴之作盛因以戲酬编辑

蘇州刺史例能詩。
西掖今來替左司。
二八城門開道路。
五千兵馬引旌旗。
水通山寺笙歌去。
騎過虹橋劍戟隨。
若共吳王鬬百草。
不如應(一作知惟)是欠西施。

蘇州白舍人寄新詩有歎早白無兒之句因以贈之编辑

莫嗟華髪與無兒。
卻是人間(一作生)久遠期。
雪裏高山頭白早。
海中仙果子生遲。
于公必有高門慶。
謝守何煩曉鏡悲。
幸免如新分非淺。
祝君長詠夢熊詩(高山本高,于門使之高,二義故殊,古之詩流曉此。)。

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编辑

巴山楚水淒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
懷舊空吟聞笛賦,到鄉翻似爛柯人。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

罷郡歸洛途次山陽留辭郭中丞使君编辑

自到山陽不許辭。
高齋日夜有佳期。
管弦正合看書院。
語笑方酣各詠詩。
銀漢雪晴褰翠幕。
清淮月影落金卮。
洛陽歸客明朝去。
容趁城東花發時。

楚州開元寺北院枸杞臨井繁茂可觀羣賢賦詩因以繼和编辑

僧房藥樹依寒井。
井有香泉樹有靈。
翠黛葉生籠石甃。
殷紅子熟照銅瓶。
枝繁本是仙人杖。
根老新成瑞犬形。
上品功能甘露味。
還知一勺可延齡。

和樂天鸚鵡编辑

養來鸚鵡觜初紅。
宜在朱樓繡戶中。
頻學喚人緣性慧。
偏能識主為情通。
斂毛睡足難銷日。
嚲翅愁時願見風。
誰遣聰明好顏色。
事須安置入深籠。

洛中逢白監同話遊梁之樂因寄宣武令狐相公编辑

曾經謝病各遊梁。
今日相逢憶孝王。
少有一身兼將相。
更能四面占文章。
開顏坐上催飛盞。
回首庭中看舞槍。
借問風前兼月下。
不知何客對胡牀。

河南王少尹宅燕張常侍白舍人兼呈盧郎中李員外二副使编辑

將星夜落使星來。
三省清臣到外臺。
事重各銜天子詔。
禮成同把故人盃。
捲簾松竹雪初霽。
滿院池塘春欲回。
第一林亭迎好客。
殷勤莫惜玉山頹。

和宣武令狐相公郡齋對新竹编辑

新竹翛翛韻曉風。
隔窗依砌尚蒙籠。
數間素壁初開後。
一段清光入坐中。
欹枕閒看知自適。
含毫朗詠與誰同。
此君若欲長相見。
政事堂東有舊叢。

和樂天送鶴上裴相公別鶴之作编辑

昨日看成送鶴詩。
高籠提出白雲司。
朱門乍入應迷路。
玉樹容棲莫揀枝。
雙舞庭中花落處。
數聲池上月明時。
三山碧海不歸去。
且向人間呈羽儀。

闕下待傳點呈諸同舍编辑

禁漏晨鐘聲欲絕。
旌旗組綬影相交。
殿含佳氣當龍首。
閣倚晴天見鳳巢。
山色葱籠丹檻外。
霞光泛灧翠松梢。
多慚再入金門籍。
不敢為文學解嘲。

和樂天以鏡換酒编辑

把取菱花百鍊鏡。
換他竹葉十旬杯。
嚬眉厭老終難去。
蘸甲須歡便到來。
妍醜太分迷忌諱。
松喬俱傲絕嫌猜。
校量功力相千萬。
好去從空白玉臺。

同樂天送河南馮尹學士编辑

可憐五(一作玉)馬風流地。
暫輟金貂侍從才。
閣上掩書劉向去。
門前修刺孔融來(馮自館閣出為河南尹)。
崤陵路靜寒無雨。
洛水橋長晝起雷。
共(一作卻)羨府中棠棣好。
先於城外百花開(時公伯仲四人並以顯官雒,士宗榮之。)。

同白二十二贈王山人编辑

愛名之世忘名客。
多事之時無事身。
古老相傳見來久。
歲年雖變貌常新。
飛章上達三清路。
受籙平交五嶽神。
笑聽鼕鼕朝暮鼓。
只能催得市朝人。

題集賢閣编辑

鳳池西畔圖書府。
玉樹玲瓏景氣閒。
長聽餘風送天樂。
時登高閣望人寰。
青山雲繞欄干外。
紫殿香來步武間。
曾是先賢翔集地。
每看壁記一慚顏。

和令狐相公初歸京國賦詩言懷编辑

凌雲羽翮掞天才。
揚(一作敭)歷中樞與外臺。
相印昔辭東閣去。
將星還拱北辰來。
殿庭捧日彯纓入。
閣道看山曳履回。
口不言功心自適。
吟詩釀酒待花開。

和樂天南園試小樂编辑

閒步南園煙雨晴。
遙聞絲竹出牆聲。
欲拋丹筆三川去。
先教清商一部成。
花木手栽偏有興。
歌詞自作別生情。
多才遇景皆能詠。
當日人傳滿鳳城。

答樂天戲贈编辑

才子聲名白侍郎。
風流雖老尚難當。
詩情逸似陶彭澤。
齋日多如周太常。
矻矻將心求淨法。
時時偷眼看春光。
知君技癢思歡讌。
欲倩天魔破道場。

同樂天送令狐相公赴東都留守(自戶部尚書拜)编辑

尚書劍履出明光。
居守旌旗赴洛陽。
世上功名兼將相。
人間聲價是文章。
衙門曉闢分天仗。
賓幕初開辟省郎。
從發坡頭向東望。
春風處處有甘棠(自華[陜](陵)至河南,皆故林也。)。

刑部白侍郎謝病長告改賓客分司以詩贈別编辑

鼎食華軒到眼前。
拂衣高謝豈徒然。
九霄路上辭朝客。
四皓叢中作少年。
他日臥龍終得雨。
今朝放鶴且沖天。
洛陽舊有衡茆在。
亦擬抽身伴地仙。

和留守令狐相公答白賓客编辑

麥隴(一作蛟龍)和風吹樹枝。
商山逸客出關時。
身無拘束起長晚。
路足交親行自遲。
官拂象筵終日待。
私將雞黍幾人期。
君來不用飛書報。
萬戶先從紙貴知。

酬鄆州令狐相公官舍言懷見寄兼呈樂天编辑

詞人各在一涯居。
聲味雖同跡自疏。
佳句傳因多好事。
尺題稀為不便書。
已通戎略逢黃石。
仍占星文耀碧虛。
聞說朝天在來歲。
霸陵春色待行車。

吟白樂天哭崔兒二篇愴然寄贈编辑

吟君苦調我霑纓。
能使無情盡有情。
四望車中心未釋。
千秋亭下賦初成。
庭梧已有棲雛處。
池鶴今無子和聲。
從此期君比瓊樹。
一枝吹折一枝生。

答樂天所寄詠懷且釋其枯樹之歎编辑

衙前有樂饌常精。
宅內連池酒任傾。
自是官高無狎客。
不論年長少歡情。
驪龍頷被探珠去。
老蚌胚還應月生。
莫羨三春桃與李。
桂花成實向秋榮。

赴蘇州酬別樂天编辑

吳郡魚書下紫宸。
長安廄吏送朱輪。
二南風化承遺愛。
八詠聲名躡後塵。
梁氏夫妻為寄客。
陸家兄弟是州民。
江城春日追遊處。
共憶東歸舊主人。

福化寺雪中酬別樂天编辑

龍門賓客會龍宮。
東去旌旗駐上東。
二八笙歌雲幕下。
三千世界雪花中。
離堂未暗排紅燭。
別曲含淒颺晚風。
才子從今一分散。
便將詩詠向吳儂。

和樂天耳順吟兼寄敦詩编辑

吟君新什慰蹉跎。
屈指同登耳順科。
鄧禹功成三紀事。
孔融書就八年多。
已經將相誰能爾。
拋卻丞郎爭奈何。
獨恨長洲數千里。
且隨魚鳥泛煙波。

和白侍郎送令狐相公鎮太原编辑

十萬天兵貂錦衣。
晉城風日斗生輝。
行臺僕射深恩重。
從事中郎舊路歸。
疊鼓蹙成汾水浪。
閃旗驚斷塞鴻飛。
邊庭自此無烽火。
擁節還來坐紫微。

酬樂天見寄编辑

元君後輩先零落。
崔相同年不少留。
華屋坐來能幾日。
夜臺歸去便千秋。
背時猶自居三品(三川吳郎品同)。
得老終須卜一丘(投老之日,願與樂天為鄰。)。
若使吾徒還早達。
亦應簫鼓入松楸。

樂天寄重和晚達冬青一篇因成再答编辑

風雲變化饒年少。
光景蹉跎屬老夫。
秋隼得時凌汗漫。
寒龜飲氣受泥塗。
東隅有失誰能免。
北叟之言豈便無。
振臂猶堪呼一擲。
爭知掌下不成盧。

河南白尹有喜崔賓客歸洛兼見懷長句因而繼和编辑

幾年侍從作名臣。
卻向青雲索得身。
朝士忽為方外士。
主人仍是眼中人。
雙鸞遊處天京好。
五馬行時海嶠春。
遙羨光陰不虛擲。
肯令絲竹暫生塵。

和楊師皋給事傷小姬英英编辑

見學胡琴見藝成。
今朝追想幾傷情。
撚弦花下呈新曲。
放撥燈前謝改名。
但是好花皆易落。
從來尤物不長生。
鸞臺夜直衣衾冷。
雲雨無因入禁城。

和樂天洛下醉吟寄太原令狐相公兼見懷長句编辑

舊相臨戎非稱意。
詞人作尹本多情。
從容自使邊塵靜。
談笑不聞桴鼓聲。
章句新添塞下曲。
風流舊占洛陽城。
昨來亦有吳趨詠。
惟寄東都與北京。

郡齋書寄江南白尹兼簡分司崔賓客编辑

謾讀圖書三十車。
年年為郡老天涯。
一生不得文章力。
百口空為飽煖家。
綺季衣冠稱鬢面。
吳公政事副詞華。
還思謝病吟歸去。
同醉城東桃李花。

題于家公主舊宅编辑

樹繞荒臺葉滿池。
簫聲一絕草蟲悲。
鄰家猶學宮人髻。
園客爭偷御果枝。
馬埒蓬蒿藏狡兔。
鳳樓煙雨嘯愁鴟。
何郎獨在無恩澤。
不似當初傅粉時。

酬樂天貽賀金紫之什编辑

久學文章含白鳳。
卻因政事賜今魚。
郡人未識聞謠詠。
天子知名與詔書。
珍重賀詩呈錦繡。
願言歸計並園廬。
舊來詞客多無位。
金紫同遊誰得如。

樂天見示傷微之敦詩晦叔三君子皆有深分因成是詩以寄编辑

吟君歎逝雙絕句。
使我傷懷奏短歌。
世上空驚故人少。
集中惟覺祭文多。
芳林新葉催陳葉。
流水前波讓後波。
萬古到今同此恨。
聞琴淚盡欲如何。

和樂天柘枝编辑

柘枝本出楚王家。
玉面添嬌舞態奢。
鬆(一作鬒)鬢改梳鸞鳳髻。
新衫別識鬬雞紗。
鼓催殘拍腰身軟。
汗透羅衣雨點花。
畫筵曲罷辭歸去(一作畫席曲殘辭別去)。
便隨王母上煙霞。

和樂天題真娘墓编辑

薝蔔林中黃土堆。
羅襦繡黛已成灰。
芳魂雖死人不怕。
蔓草逢春花自開。
幡蓋向風疑舞袖。
鏡燈臨曉似妝臺。
吳王嬌女墳相近。
一片行雲應往來。

客有話汴州新政書事寄令狐相公编辑

天下咽喉今大寧。
軍城喜氣徹青冥。
庭前劍戟朝迎日。
筆底文章夜應星。
三省壁中題姓字。
萬人頭上見儀形。
汴州忽復承平事。
正月看燈戶不扃。

令狐相公見示河中楊少尹贈答兼命繼之编辑

兩首新詩百字餘。
朱弦玉磬韻難如。
漢家丞相重徵後。
梁苑仁風一變初。
四面諸侯瞻節制。
八方通貨溢河渠。
自從卻(一作郄)縠為元帥。
大將歸來盡把書。

和令狐相公送趙常盈鍊師與中貴人同拜嶽及天台投龍畢卻赴京编辑

銀璫謁者引蜺旌。
霞帔仙官到赤城。
白鶴迎來天樂動。
金龍擲下海神驚。
元君伏奏歸中禁。
武帝親齋禮上清。
何事夷門請詩送。
梁王文字上聲名。

酬令狐相公贈別编辑

越聲長苦有誰聞。
老向湘山與楚雲。
海嶠新辭永嘉守。
夷門重見信陵君。
田園松菊今迷路。
霄漢鴛鴻久絕羣。
幸遇甘泉尚詞賦。
不知何客薦雄文。

酬令狐相公寄賀遷拜之什编辑

邅迴二紀重為郎。
洛下遙分列宿光。
不見當關呼早起。
曾無侍史與焚香。
三花秀色通春幌。
十字清波遶宅牆。
白髮青衫誰比數。
相憐只是有梁王(相公昔以大僚分司,故有同病相憐之句。)。

夏日寄宣武令狐相公编辑

長憶梁王逸興多。
西園花盡興如何。
近來溽暑侵亭館。
應覺清談勝綺羅。
境入篇章高韻發。
風穿號令衆心和。
承明欲謁先相報。
願拂朝衣逐曉珂。

酬令狐留守巡內至集賢院見寄编辑

仙院文房隔舊宮。
當時盛事盡成空。
墨池半在頹垣下。
書帶猶生蔓草中。
巡內因經九重苑。
裁詩又繼二南風。
為兄手寫殷勤句。
遍歷三台各一通。

和令狐相公言懷寄河中楊少尹编辑

章句慚非第一流。
世間才子昔陪遊。
吳宮已歎芙蓉死(張司業詩云:吳宮四面秋江水,天清露白芙蓉死。)。
邊月空悲蘆管秋(李白書)。
任向洛陽稱傲吏(分司白賓客)。
苦教河上領諸侯(天平相公)。
石渠甘對圖書老。
關外楊公安穩不。

令狐相公自天平移鎮太原以詩申賀(相公昔為并州從事)编辑

北都留守將天兵。
出入香(一作天)街宿禁扃。
鼙鼓夜聞驚朔雁。
旌旗曉動拂參星。
孔璋舊檄家家有。
叔度新歌處處聽。
夷落遙知眞漢相。
爭來屈膝看儀刑。

重酬前寄编辑

邊烽寂寂盡收兵。
宮樹蒼蒼靜掩扃。
戎羯歸心如內地。
天狼無角比凡星。
新成麗句開緘後。
便入清歌滿坐聽。
吳苑晉祠遙望處。
可憐南北太(一作大)相形。

令狐相公自太原累示新詩因以酬寄编辑

飛蓬卷盡塞雲寒。
戰馬閒嘶漢地寬。
萬里胡天無警急。
一籠烽火報平安。
燈前妓樂留賓宴。
雪後山河出獵看。
珍重新詩遠相寄。
風情不似四登壇。

酬令狐相公使宅別齋初栽桂樹見懷之作编辑

清淮南岸家山樹。
黑水東邊第一栽。
影近畫梁迎曉日。
香隨綠酒入金杯。
根留本土依江潤。
葉起寒稜映月開。
早晚陰城比梧竹。
九霄還放綵雛(一作鵬)來。

酬令狐相公見寄编辑

才兼文武播雄名。
遺愛芳塵滿洛城。
身在行臺為僕射。
書來甪里訪先生。
閒遊占得嵩山色。
醉臥高聽洛水聲。
千里相思難命駕。
七言詩裏寄深情。

郡內書情獻裴侍中留守编辑

功成頻獻乞身章。
擺落襄陽鎮洛陽。
萬乘旌旗分一半。
八方風雨會中央。
兵符今奉黃公略。
書殿曾隨翠鳳翔。
心寄華亭一雙鶴。
曰陪高步繞池塘。

酬樂天衫酒見寄编辑

酒法衆傳吳米好。
舞衣偏尚越羅輕。
動搖浮蟻香濃甚。
裝束輕鴻意態生。
閱曲定知能自適。
舉杯應歎不同傾。
終朝相憶終年別。
對景臨風無限情。

自左馮歸洛下酬樂天兼呈裴令公编辑

新恩通籍在龍樓。
分務神都近舊丘。
自有園公紫芝侶(時賓行四人盡在洛中)。
仍追少傅赤松遊。
華林霜葉紅霞晚。
伊水晴光碧玉秋。
更接東山文酒會。
始知江左未風流(王儉云:江左風流宰相,唯有謝安。)。

秋齋獨坐寄樂天兼呈吳方之大夫编辑

空齋寂寂不生塵。
藥物方書繞病身。
纖草數莖勝靜地。
幽禽忽至似佳賓。
世間憂喜雖無定。
釋氏銷磨盡有因。
同向洛陽閒度日。
莫教風景屬他人。

和樂天齋戒月滿夜對道場偶懷詠编辑

常修清淨去繁華。
人識王城長者家。
安上香煙鋪貝葉。
佛前燈焰透蓮花。
持齋已滿招閒客。
理曲先聞命小娃。
明日若過方丈室。
還應問為法來邪。

吳方之見示獨酌小醉首篇樂天續有酬答皆含戲謔極至風流兩篇之中並蒙見屬輒呈濫吹益美來章编辑

閒門共寂任張羅。
靜室同虛養太和。
塵世歡娛開意少。
醉鄉風景獨遊多。
散金疏傅尋常樂。
枕麴劉生取次歌。
計會雪中爭挈榼。

酬樂天齋滿日裴令公置宴席上戲贈编辑

一月道場齋戒滿。
今朝華幄管弦迎。
銜杯本自多狂態。
事佛無妨有佞名。
酒力半酣愁已散。
文鋒未鈍老猶爭。
平陽不獨容賓醉。
聽取喧呼吏舍聲。

酬樂天偶題酒甕見寄编辑

從(一作是)君勇斷拋名後。
世路榮枯見幾回。
門外紅塵人自走。
甕頭清酒我初開。
三冬學任胸中有。
萬戶侯須骨上來。
何幸相招同醉處。
洛陽城裏好池臺。

酬樂天請裴令公開春加宴编辑

高名大位能兼有。
恣意遨遊是特恩。
二室煙霞成步障。
三川風物是家園。
晨窺苑樹韶光動。
晚度河橋春思繁。
弦管常調客常滿。
但逢花處卽開樽。

樂天示過敦詩舊宅有感一篇吟之泫然追想昔事因成繼和以寄苦懷编辑

淒涼同到故人居。
門枕寒流古木疏。
向秀心中嗟棟宇。
蕭何身後散圖書。
本營歸計非無意。
唯算生涯尚有餘。
忽憶前言更惆悵。
丁寧相約速懸車(敦詩與予及樂天三人同甲子,平生相約同休洛中。)。

寄和東川楊尚書慕巢兼寄西川繼之二公近從弟兄情分偏睦早忝遊舊因编辑

太華蓮峯降巖靈。
兩川棠樹接郊坰。
政同兄弟人人樂。
曲奏塤篪處處聽。
楊葉百穿榮會府。
芝泥五色耀天庭。
各拋筆硯誇旄鉞。
莫遣文星讓將星。

和樂天洛下雪中宴集寄汴州李尚書编辑

洛城無事足杯盤。
風雪相和歲欲蘭。
樹上因依見寒鳥。
坐中收拾盡閒官。
笙歌要請頻何爽。
笑語忘機拙更歡。
遙想兔園今日會。
瓊林滿眼映旂竿。

和牛相公遊南莊醉後寓言戲贈樂天兼見示编辑

城外園林初夏天。
就中野趣在西偏。
薔薇亂發多臨水。
鸂鶒雙遊不避船。
水底遠山雲似雪。
橋邊平岸草如煙。
白家唯有杯觴興。
欲把頭盤打少年。

樂天以愚相訪沽酒致歡因成七言聊以奉答编辑

少年曾醉酒旗下。
同輩黃衣頷亦黃。
蹴踏青雲尋入仕。
蕭條白髮且飛觴。
令徵古事歡生雅。
客喚閒人興任狂。
猶勝獨居荒草院。
蟬聲聽盡到寒螿。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