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02

卷四百零一 全唐詩 卷四百零二 卷四百零三
元稹

元稹编辑

遣春十首编辑

曉月籠雲影,鶯聲餘霧中。
暗芳飄露氣,輕寒生柳風。
冉冉一趨府,未為勞我躬。
因茲得晨起,但覺情興隆。

久雨憐霽景,偶來堤上行。
空蒙天色嫩,杳淼江面平。
百草短長出,眾禽高下鳴。
春陽各有分,予亦澹無情。

鏡皎碧潭水,微波粗成文。
煙光垂碧草,瓊脈散纖雲。
岸柳好陰影,風裾遺垢氛。
悠然送春目,八荒誰與群。

低迷籠樹煙,明淨當霞日。
陽焰波春空,平湖漫凝溢。
雪鷺遠近飛,渚牙淺深出。
江流復浩蕩,相為坐紆鬱。

暄寒深淺春,紅白前後花。
顏色詎相讓,生成良有涯。
梅芳勿自早,菊秀勿自賒。
各將一時意,終年無再華。

高屋童稚少,春來歸燕多。
葺舊良易就,新院亦已羅。
俯憐雛化卵,仰愧鵬無窠。
巢棟與巢幕,秋風俱奈何。

撩亂撲樹蜂,摧殘戀房蕊。
風吹雨又頻,安得繁於綺。
酒杯沉易過,世事紛何已。
莫倚顏似花,君看歲如水。

繞郭高高塚,半是荊王墓。
後嗣熾陽臺,前賢甘蓽路。
善惡徒自分,波流盡東注。
胡然不飲酒,坐落桐花樹。

花陰莎草長,藉莎閑自酌。
坐看鶯鬥枝,輕花滿尊杓。
葛巾竹稍掛,書卷琴上閣。
沽酒過此生,狂歌眼前樂。

梨葉已成陰,柳條紛起絮。
波綠紫屏風,螺紅碧籌箸。
三杯面上熱,萬事心中去。
我意風散雲,何勞問行處。

表夏十首编辑

夏風多暖暖,樹木有繁陰。
新筍紫長短,早櫻紅淺深。
煙花雲幕重,榴豔朝景侵。
華實各自好,詎雲芳意沉。

初日滿階前,輕風動簾影。
旬時得休浣,高臥閱清景。
僮兒拂巾箱,鴉軋深林井。
心到物自閑,何勞遠箕潁。

江瘴炎夏早,蒸騰信難度。
今宵好風月,獨此荒庭趣。
露葉傾暗光,流星委餘素。
但恐清夜徂,詎悲朝景暮。

孟月夏猶淺,奇雲未成峰。
度霞紅漠漠,壓浪白溶溶。
玉委有餘潤,飆馳無去蹤。
何如捧雲雨,噴毒隨蛟龍。

流芳遞炎景,繁英盡寥落。
公署香滿庭,晴霞覆闌藥。
裁紅起高焰,綴綠排新萼。
憑此遣幽懷,非言念將謔。

紅絲散芳樹,旋轉光風急。
煙泛被籠香,露濃妝面濕。
佳人不在此,恨望階前立。
忽厭夏景長,今春行已及。

百舌漸吞聲,黃鶯正嬌小。
雲鴻方警夜,籠雞已鳴曉。
當時客自適,運去誰能矯。
莫厭夏蟲多,蜩螗定相擾。

翩翩簾外燕,戢戢巢內雛。
啖食筋力盡,毛衣成紫襦。
朝來各飛去,雄雌梁上呼。
養子將備老,惡兒那勝無。

西山夏雪消,江勢東南瀉。
風波高若天,灩澦低於馬。
正被黃牛旋,難期白帝下。
我在平地行,翻憂濟川者。

靈均死波後,是節常浴蘭。
彩縷碧筠粽,香粳白玉團。
逝者良自苦,今人反為歡。
哀哉徇名士,沒命求所難。

解秋十首编辑

清晨頮寒水,動搖襟袖輕。
翳翳林上葉,不知秋暗生。
回悲鏡中發,華白三四莖。
豈無滿頭黑,念此衰已萌。

微霜才結露,翔鳩初變鷹。
無乃天地意,使之行小懲。
鴟鴞誠可惡,蔽日有高鵬。
舍大以擒細,我心終不能。

往歲學仙侶,各在無何鄉。
同時騖名者,次第鵷鷺行。
而我兩不遂,三十鬢添霜。
日暮江上立,蟬鳴楓樹黃。

後伏火猶在,先秋蟬已多。
雲色日夜白,驕陽能幾何。
壤隙漏江海,忽微成網羅。
勿言時不至,但恐歲蹉跎。

新月才到地,輕河如泛雲。
螢飛高下火,樹影參差文。
露簟有微潤,清香時暗焚。
夜閒心寂默,洞庭無垢氛。

霽麗床前影,飄蕭簾外竹。
簟涼朝睡重,夢覺茶香熟。
親烹園內葵,憑買家家曲。
釀酒並毓蔬,人來有棋局。

寒竹秋雨重,淩霄晚花落。
低回翠玉梢,散亂梔黃萼。
顏色有殊異,風霜無好惡。
年年百草芳,畢意同蕭索。

春非我獨春,秋非我獨秋。
豈念百草死,但念霜滿頭。
頭白古所同,胡為坐煩憂。
茫茫百年內,處身良未休。

西風冷衾簟,輾轉布華茵。
來者承玉體,去者流芳塵。
適意醜為好,及時疏亦親。
衰周仲尼出,無乃為妖人。

漠漠江面燒,微微楓樹煙。
今日復今夕,秋懷方浩然。
況我頭上發,衰白不待年。
我懷有時極,此意何由詮。

遣病十首编辑

服藥備江瘴,四年方一癘。
豈是藥無功,伊予久留滯。
滯留人固薄,瘴久藥難制。
去日良已甘,歸途奈無際。

棄置何所任,鄭公憐我病。
三十九萬錢,資予養頑暝。
身賤殺何益,恩深報難罄。
公其萬千年,世有天之鄭。

憶作孩稚初,健羨成人列。
倦學厭日長,嬉遊念佳節。
今來漸諱年,頓與前心別。
白日速如飛,佳晨亦騷屑。

昔在痛飲場,憎人病辭醉。
病來身怕酒,始悟他人意。
怕酒豈不閑,悲無少年氣。
傳語少年兒,杯盤莫回避。

憶初頭始白,晝夜驚一縷。
漸及鬢與須,多來不能數。
壯年等閒過,過壯年已五。
華髮不再青,勞生竟何補。

在家非不病,有病心亦安。
起居甥侄扶,藥餌兄嫂看。
今病兄遠路,道遙書信難。
寄言嬌小弟,莫作官家官。

燕巢官舍內,我爾俱為客。
歲晚我獨留,秋深爾安適。
風高翅羽垂,路遠煙波隔。
去去玉山岑,人間網羅窄。

簷宇夜來曠,暗知秋已生。
臥悲衾簟冷,病覺支體輕。
炎昏豈不倦,時去聊自驚。
浩歎終一夕,空堂天欲明。

秋依靜處多,況乃淩晨趣。
深竹蟬晝風,翠茸衫曉露。
庭莎病看長,林果閑知數。
何以強健時,公門日勞騖。

朝結故鄉念,暮作空堂寢。
夢別淚亦流,啼痕暗橫枕。
昔愁憑酒遣,今病安能飲。
落盡秋槿花,離人病猶甚。

编辑

江瘴節候暖,臘初梅已殘。
夜來北風至,喜見今日寒。
扣冰淺塘水,擁雪深竹闌。
復此滿尊醁,但嗟誰與歡。

玉泉道中作编辑

楚俗物候晚,孟冬才有霜。
早農半華實,夕水含風涼。
遐想雲外寺,峰巒渺相望。
松門接官路,泉脈連僧房。
微露上弦月,暗焚初夜香。
穀深煙壒淨,山虛鐘磬長。
念此清境遠,復憂塵事妨。
行行即前路,勿滯分寸光。

遣病编辑

自古誰不死,不復記其名。
今年京城內,死者老少並。
獨孤才四十,仕宦方榮榮。
李三三十九,登朝有清聲。
趙昌八十餘,三擁大將旌。
為生信異異,之死同冥冥。
其家哭泣愛,一一無異情。
其類嗟歎惜,各各無重輕。
萬齡龜菌等,一死天地平。
以此方我病,我病何足驚。
借如今日死,亦足了一生。
借使到百年,不知何所成。
況我早師佛,屋宅此身形。
舍彼復就此,去留何所縈。
前身為過跡,來世即前程。
但念行不息,豈憂無路行。
蛻骨龍不死,蛻皮蟬自鳴。
胡為神蛻體,此道人不明。
持謝愛朋友,寄之仁弟兄。
吟此可達觀,世言何足聽。

感夢编辑

十月初二日,我行蓬州西。
三十里有館,有館名芳溪。
荒郵屋舍壞,新雨田地泥。
我病百日餘,肌體顧若刲。
氣填暮不食,早早掩竇圭。
陰寒筋骨病,夜久燈火低。
忽然寢成夢,宛見顏如珪。
似歎久離別,嗟嗟復淒淒。
問我何病痛,又歎何棲棲。
答雲痰滯久,與世復相暌。
重雲痰小疾,良藥固易擠。
前時奉橘丸,攻疾有神功。
何不善和療,豈獨頭有風。
殷勤平生事,款曲無不終。
悲歡兩相極,以是半日中。
言罷相與行,行行古城裏。
同行復一人,不識誰氏子。
逡巡急吏來,呼喚願且止。
馳至相君前,再拜復再起。
啟雲吏有奉,奉命傳所旨。
事有大驚忙,非君不能理。
答雲久就閑,不願見勞使。
多謝致勤勤,未敢相唯唯。
我因前獻言,此事愚可料。
亂熱由靜消,理繁在知要。
君如冬月陽,奔走不必召。
君如銅鏡明,萬物自可照。
願君許蒼生,勿復高體調。
相君不我言,顧我再三笑。
行行及城戶,黯黯餘日暉。
相君不我言,命我從此歸。
不省別時語,但省涕淋漓。
覺來身體汗,坐臥心骨悲。
閃閃燈背壁,膠膠雞去塒。
倦童顛倒寢,我淚縱橫垂。
淚垂啼不止,不止啼且聲。
啼聲覺僮僕,僮僕撩亂驚。
問我何所苦,問我何所思。
我亦不能語,慘慘即路岐。
前經新政縣,今夕復明辰。
置置滿心氣,不得說向人。
奇哉趙明府,怪我眉不伸。
雲有北來僧,住此月與旬。
自言辨貴骨,謂若識天真。
談游費閟景,何不與逡巡。
僧來為予語,語及昔所知。
自言有奇中,裴相未相時。
讀書靈山寺,住處接園籬。
指言他日貴,晷刻似不移。
我聞僧此語,不覺淚歔欷。
因言前夕夢,無人一相謂。
無乃裴相君,念我胸中氣。
遣師及此言,使我盡前事。
僧雲彼何親,言下涕不已。
我雲知我深,不幸先我死。
僧雲裴相君,如君恩有幾。
我雲滔滔眾,好直者皆是。
唯我與白生,感遇同所以。
官學不同時,生小異鄉里。
拔我塵土中,使我名字美。
美名何足多,深分從此始。
吹噓莫我先,頑陋不我鄙。
往往裴相門,終年不曾履。
相門多眾流,多譽亦多毀。
如聞風過塵,不動井中水。
前時予掾荊,公在期復起。
自從裴公無,吾道甘已矣。
白生道亦孤,讒謗銷骨髓。
司馬九江城,無人一言理。
為師陳苦言,揮涕滿十指。
未死終報恩,師聽此男子。

和東川李相公慈竹十二韻编辑

慈竹不外長,密比青瑤華。
矛攢有森束,玉粒無蹉跎。
纖粉妍膩質,細瓊交翠柯。
亭亭霄漢近,靄靄雨露多。
冰碧寒夜聳,簫韶風晝羅。
煙含朧朧影,月泛鱗鱗波。
鸞鳳一已顧,燕雀永不過。
幽姿媚庭實,顥氣爽天涯。
峻節高轉露,貞筠寒更佳。
托身仙壇上,靈物神所呵。
時與天籟合,日聞陽春歌。
應憐孤生者,摧折成病痾。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