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04

卷四百零三 全唐詩 卷四百零四 卷四百零五
元稹

元稹编辑

夜閑编辑

感極都無夢,魂銷轉易驚。
風簾半鉤落,秋月滿床明。
悵望臨階坐,沉吟繞樹行。
孤琴在幽匣,時迸斷弦聲。

感小株夜合编辑

纖幹未盈把,高條才過眉。
不禁風苦動,偏受露先萎。
不分秋同盡,深嗟小便衰。
傷心落殘葉,猶識合昏期。

醉醒编辑

積善坊中前度飲,謝家諸婢笑扶行。
今宵還似當時醉,半夜覺來聞哭聲。

追昔遊编辑

謝傅堂前音樂和,狗兒吹笛膽娘歌。
花園欲盛千場飲,水閣初成百度過。
醉摘櫻桃投小玉,懶梳叢鬢舞曹婆。
再來門館唯相吊,風落秋池紅葉多。

空屋題编辑

朝從空屋裏,騎馬入空台。
盡日推閒事,還歸空屋來。
月明穿暗隙,燈燼落殘灰。
更想咸陽道,魂車昨夜回。

初寒夜寄盧子蒙编辑

月是陰秋鏡,寒為寂寞資。
輕寒酒醒後,斜月枕前時。
倚壁思閒事,回燈檢舊詩。
聞君亦同病,終夜遠相悲。

城外回,謝子蒙見諭编辑

十里撫柩別,一身騎馬回。
寒煙半堂影,燼火滿庭灰。
稚女憑人問,病夫空自哀。
潘安寄新詠,仍是夜深來。

諭子蒙编辑

撫稚君休感,無兒我不傷。
片雲離岫遠,雙燕念巢忙。
大壑誰非水,華星各自光。
但令長有酒,何必謝家莊。

遣悲懷三首编辑

其一编辑

謝公最小偏憐女,嫁與黔婁百事乖。
顧我無衣搜篋,泥他沽酒拔金釵。
野蔬充膳甘長藿,落葉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錢過十萬,君營奠復營齋。

其二编辑

昔日戲言身後意,今朝到眼前來。
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
尚想舊情憐婢僕,也曾因夢送錢財。
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其三编辑

閒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幾多時?
鄧攸無子尋知命,潘岳悼亡猶費詞。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
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旅眠编辑

內外都無隔,帷屏不復張。
夜眠兼客坐,同在火爐床。

除夜编辑

憶昔歲除夜,見君花燭前。
今宵祝文上,重疊敘新年。
閑處低聲哭,空堂背月眠。
傷心小兒女,撩亂火堆邊。

感夢编辑

行吟坐歎知何極,影絕魂銷動來年。
今夜商山館中夢,分明同在後堂前。

合衣寢编辑

良夕背燈坐,方成合衣寢。
酒醉夜未闌,幾回顛倒枕。

竹簟编辑

竹簟襯重茵,未忍都令卷。
憶昨初來日,看君自施展。

聽庾及之彈烏夜啼引编辑

君彈烏夜啼,我傳樂府解古題。
良人在獄妻在閨,官家欲赦烏報妻。
烏前再拜淚如雨,烏作哀聲妻暗語。
後人寫出烏啼引,吳調哀弦聲楚楚。
四五年前作拾遺,諫書不密丞相知。
謫官詔下吏驅遣,身作囚拘妻在遠。
歸來相見淚如珠,唯說閑宵長拜烏。
君來到舍是烏力,妝點烏盤邀女巫。
今君為我千萬彈,烏啼啄啄淚瀾瀾。
感君此曲有深意,昨日烏啼桐葉墜。
當時為我賽烏人,死葬咸陽原上地。

夢井编辑

夢上高高原,原上有深井。
登高意枯渴,願見深泉冷。
裴回繞井顧,自照泉中影。
沉浮落井瓶,井上無懸綆。
念此瓶欲沉,荒忙為求請。
遍入原上村,村空犬仍猛。
還來繞井哭,哭聲通復哽。
哽噎夢忽驚,覺來房舍靜。
燈焰碧朧朧,淚光疑冏冏。
鐘聲夜方半,坐臥心難整。
忽憶咸陽原,荒田萬餘頃。
土厚壙亦深,埋魂在深埂。
埂深安可越,魂通有時逞。
今宵泉下人,化作瓶相憬。
感此涕汍瀾,汍瀾涕沾領。
所傷覺夢間,便覺死生境。
豈無同穴期,生期諒綿永。
又恐前後魂,安能兩知省。
尋環意無極,坐見天將昞。
吟此夢井詩,春朝好光景。

江陵三夢编辑

平生每相夢,不省兩相知。
況乃幽明隔,夢魂徒爾為。
情知夢無益,非夢見何期。
今夕亦何夕,夢君相見時。
依稀舊妝服,晻淡昔容儀。
不道間生死,但言將別離。
分張碎針線,襵疊故屏幃。
撫稚再三囑,淚珠千萬垂。
囑雲唯此女,自歎總無兒。
尚念嬌且騃,未禁寒與饑。
君復不憘事,奉身猶脫遺。
況有官縛束,安能長顧私。
他人生間別,婢僕多謾欺。
君在或有托,出門當付誰。
言罷泣幽噎,我亦涕淋漓。
驚悲忽然寤,坐臥若狂癡。
月影半床黑,蟲聲幽草移。
心魂生次第,覺夢久自疑。
寂默深想像,淚下如流澌。
百年永已訣,一夢何太悲。
悲君所嬌女,棄置不我隨。
長安遠於日,山川雲間之。
縱我生羽翼,網羅生縶維。
今宵淚零落,半為生別滋。
感君下泉魄,動我臨川思。
一水不可越,黃泉況無涯。
此懷何由極,此夢何由追。
坐見天欲曙,江風吟樹枝。
古原三丈穴,深葬一枝瓊。
崩剝山門壞,煙綿墳草生。
久依荒隴坐,卻望遠村行。
驚覺滿床月,風波江上聲。
君骨久為土,我心長似灰。
百年何處盡,三夜夢中來。
逝水良已矣,行雲安在哉。
坐看朝日出,眾鳥雙裴回。

張舊蚊幬编辑

踰年間生死,千里曠南北。
家居無見期,況乃異鄉國。
破盡裁縫衣,忘收遺翰墨。
獨有纈紗幬,憑人遠攜得。
施張合歡榻,展卷雙鴛翼。
已矣長空虛,依然舊顏色。
裴回將就寢,徙倚情何極。
昔透香田田,今無魂惻惻。
隙穿斜月照,燈背空床黑。
達理強開懷,夢啼還過臆。
平生貧寡歡,夭枉勞苦憶。
我亦距幾時,胡爲自摧逼。
燭蛾焰中舞,蠒蠶叢上織。
燋爛各自求,他人顧何力。
多離因茍合,惡影當務息。
往事勿復言,將來幸前識。

獨夜傷懷贈呈張侍御编辑

燼火孤星滅,殘燈寸焰明。
竹風吹面冷,簷雪墜階聲。
寡鶴連天呌,寒雛徹夜驚。
秪應張侍御,潛會我心情。

六年春遣懷八首编辑

傷禽我是籠中鶴,沉劍君為泉下龍。
重纊猶存孤枕在,春衫無復舊裁縫。

檢得舊書三四紙,高低闊狹粗成行。
自言並食尋高事,唯念山深驛路長。

公無渡河音響絕,已隔前春復去秋。
今日閑窗拂塵土,殘弦猶迸鈿箜篌。

婢僕曬君餘服用,嬌癡稚女繞床行。
玉梳鈿朵香膠解,盡日風吹玳瑁箏。

伴客銷愁長日飲,偶然乘興便醺醺。
怪來醒後傍人泣,醉裏時時錯問君。

我隨楚澤波中梗,君作咸陽泉下泥。
百事無心值寒食,身將稚女帳前啼。

童稚癡狂撩亂走,繡球花仗滿堂前。
病身一到繐帷下,還向臨階背日眠。

小於潘岳頭先白,學取莊周淚莫多。
止竟悲君須自省,川流前後各風波。

答友封見贈编辑

荀令香銷潘簟空,悼亡詩滿舊屏風。
扶床小女君先識,應為些些似外翁。

夢成之编辑

燭暗船風獨夢驚,夢君頻問向南行。
覺來不語到明坐,一夜洞庭湖水聲。

哭小女降真编辑

雨點輕漚風復驚,偶來何事去何情。
浮生未到無生地,暫到人間又一生。

哭女樊编辑

秋天淨綠月分明,何事巴猿不賸鳴。
應是一聲腸斷去,不容啼到第三聲。

哭女樊四十韻编辑

逝者何由見,中人未達情。
馬無生角望,猿有斷腸鳴。
去伴投遐徼,來隨夢險程。
四年巴養育,萬里硤回縈。
病是他鄉染,魂應遠處驚。
山魈邪逼,沙虱毒潛嬰。
看寧辨,余慵療不精。
欲尋方次第,俄值疾充盈。
燈火徒相守,香花秪浪擎。
蓮初開月梵,蕣已落朝榮。
魄散將盡,形全玉尚瑩。
空垂兩行血,深送一枝瓊。
祕祝休巫覡,安眠放使令。
舊衣和篋施,殘藥滿甌傾。
乳媼閑於社,醫僧似酲。
憫渠身覺賸,訝佛力難爭。
騎竹癡猶子,牽車小外甥。
迷過影,遙戲誤啼聲。
涴紙傷餘畫,扶床念試行。
獨留呵面鏡,誰弄倚牆箏。
憶昨工言語,憐初妙長成。
撩風鸚舌,凌觸蘭英。
翠鳳輿真女,紅蕖捧化生。
秪憂嫌五濁,終恐向三清。
宿惡諸葷味,懸知衆物名生而不食葷血,虎豹狨猿等皮毛,盡惡斥之,巴南所無之物,及北而默識其名者數輩
環從枯樹得,經認寶函盛。
慍怒偏憎數,分張雅愛平。
貪栗妹,頻救嬾書兄。
爲占嬌饒分,良多眷戀誠。
別常回面泣,歸定出門迎。
解怪還家晚,長將遠信呈。
說人偷罪過,要我抱縱橫。
騰蹋遊江舫,攀緣看樂棚。
和蠻歌字拗,學妓舞腰輕。
迢遰離荒服,攜到近京。
未容誇伎倆,唯恨枉聰明。
往緒心千結,新絲鬢百莖。
暗窗風報曉,秋幌雨聞更。
敗槿蕭疎館,衰楊破壞城。
此中臨老淚,仍自哭孩嬰。

哭子十首编辑

維鵜受刺因吾過,得馬生災念爾冤。
獨在中庭倚閑樹,亂蟬嘶噪欲黃昏。

才能辨別東西位,未解分明管帶身。
自食自眠猶未得,九重泉路托何人。

爾母溺情連夜哭,我身因事有時悲。
鐘聲欲絕東方動,便是尋常上學時。

蓮花上品生真界,兜率天中離世途。
彼此業緣多障礙,不知還得見兒無。

節量梨栗愁生疾,教示詩書望早成。
鞭撲校多憐校少,又緣遺恨哭三聲。

深嗟爾更無兄弟,自歎予應絕子孫。
寂寞講堂基址在,何人車馬入高門。

往年鬢已同潘嶽,垂老年教作鄧攸。
煩惱數中除一事,自茲無復子孫憂。

長年苦境知何限,豈得因兒獨喪明。
消遣又來緣爾母,夜深和淚有經聲。

烏生八子今無七,猿叫三聲月正孤。
寂寞空堂天欲曙,拂簾雙燕引新雛。

頻頻子落長江水,夜夜巢邊舊處棲。
若是愁腸終不斷,一年添得一聲啼。

感逝编辑

頭白夫妻分無子,誰令蘭夢感衰翁。
三聲啼婦臥床上,一寸斷腸埋土中。
蜩甲暗枯秋葉墜,燕雛新去夜巢空。
情知此恨人皆有,應與暮年心不同。

妻滿月日相唁编辑

十月辛勤一月悲,今朝相見淚淋漓。
狂風落盡莫惆悵,猶勝因花壓折枝。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