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11

卷四百一十 全唐詩 卷四百一十一 卷四百一十二
元稹

元稹编辑

杏園编辑

浩浩長安車馬塵,狂風吹送每年春。
門前本是虛空界,何事栽花誤世人。

酬哥舒大少府寄同年科第编辑

前年科第偏年少,未解知羞最愛狂。
九陌爭馳好鞍馬,八人同著彩衣裳。
自言行樂朝朝是,豈料浮生漸漸忙。
賴得官閑且疏散,到君花下憶諸郎。

幽棲编辑

野人自愛幽棲所,近對長松遠是山。
盡日望雲心不系,有時看月夜方閑。
壺中天地乾坤外,夢裏身名旦暮間。
遼海若思千歲鶴,且留城市會飛還。

清都春霽,寄胡三、吳十一编辑

蕊珠宮殿經微雨,草樹無塵耀眼光。
白日當空天氣暖,好風飄樹柳陰涼。
蜂憐宿露攢芳久,燕得新泥拂戶忙。
時節催年春不住,武陵花謝憶諸郎。

華嶽寺编辑

山前古寺臨長道,來往淹留為愛山。
雙燕營巢始西別,百花成子又東還。
暝驅羸馬頻看堠,曉聽鳴雞欲度關。
羞見竇師無外役,竹窗依舊老身閑。

天壇上境编辑

野人性僻窮深僻,芸署官閑不似官。
萬里洞中朝玉帝,九光霞外宿天壇。
洪漣浩渺東溟曙,白日低回上境寒。
因為南昌檢仙籍,馬君家世奉還丹。

尋西明寺僧不在编辑

春來日日到西林,飛錫經行不可尋。
蓮池舊是無波水,莫逐狂風起浪心。

與吳侍御春遊编辑

蒼龍闕下陪驄馬,紫閣峰頭見白雲。
滿眼流光隨日度,今朝花落更紛紛。

先醉编辑

今日樽前敗飲名,三桮未盡不能傾。
怪來花下長先醉,半是春風蕩酒情。

獨醉编辑

一樹芳菲也當春,漫隨車馬擁行塵。
桃花解笑鶯能語,自醉自眠那藉人。

宿醉编辑

風引春心不自由,等閒沖席飲多籌。
朝來始向花前覺,度卻醒時一夜愁。

懼醉编辑

聞道秋來怯夜寒,不辭泥水爲桮盤。
殷勤懼醉有深意,愁到醒時燈火闌。

羨醉编辑

綺陌高樓競醉眠,共期憔悴不相憐。
也應自有尋春日,虛度而今正少年。

憶醉编辑

自歎旅人行意速,每嫌杯酒緩歸期。
今朝偏遇醒時別,淚落風前憶醉時。

病醉编辑

醉伴見儂因病酒,道儂無酒不相窺。
那知下藥還沽底,人去人來剩一巵。

擬醉编辑

九月閑宵初向火,一尊清酒始行桮。
憐君城外遙相憶,冒雨衝泥黑地來。

勸醉编辑

竇家能釀銷愁酒,但是愁人便與銷。
願我共君俱寂寞,只應連夜復連朝。

任醉编辑

本怕酒醒渾不飲,因君相勸覺情來。
殷勤滿酌從聽醉,乍可欲醒還一桮。

同醉编辑

柏樹台中推事人,杏花壇上煉形真。
心源一種閑如水,同醉櫻桃林下春。

狂醉编辑

一自柏台為御史,二年辜負兩京春。
峴亭今日顛狂醉,舞引紅娘亂打人。

伴僧行编辑

春來求事百無成,因向愁中識道情。
花滿杏園千萬樹,幾人能伴老僧行。

古寺编辑

古寺(元稹)

定僧编辑

落魄閑行不著家,遍尋春寺賞年華。
野僧偶向花前定,滿樹狂風滿樹花。

觀心處编辑

滿坐喧喧笑語頻,獨憐方丈了無塵。
燈前便是觀心處,要似觀心有幾人。

智度師二首编辑

四十年前馬上飛,功名藏盡擁禪衣。
石榴園下擒生處,獨自閑行獨自歸。
三陷思明三突圍,鐵衣拋盡衲禪衣。
天津橋上無人識,閑憑欄幹望落暉。

西明寺牡丹编辑

花向琉璃地上生,光風炫轉紫雲英。
自從天女盤中見,直至今朝眼更明。

憶楊十二编辑

楊子愛言詩,春天好詠時。
戀花從馬滯,聯句放杯遲。
日映含煙竹,風牽臥柳絲。
南山更多興,須作白雲期。

送復夢赴韋令幕编辑

世上於今重檢身,吾徒耽酒作狂人。
西曹舊事多持法,慎莫吐他丞相茵。

送劉太白编辑

洛陽大底居人少,從善坊西最寂寥。
劉君獨騎馬,古堤樹隔中橋。

奉誠園编辑

蕭相深誠奉至尊,舊居求作奉誠園。
秋來古巷無人掃,樹滿空牆閉戟門。

與太白同之東洛至櫟陽太白染疾駐行予九月二十五日至華嶽寺雪後望山编辑

共作洛陽千里伴,老劉因疾駐行軒。
今朝獨自山前立,雪滿三峰倚寺門。

野狐泉柳林编辑

去日野狐泉上柳,紫牙初綻拂眉低。
秋來寥落驚風雨,葉滿空林踏作泥。

酬胡三憑人問牡丹编辑

竊見胡三問牡丹,爲言依舊滿西欄。
花時何處偏相憶,寥落衰紅雨後看。

酬樂天秋興見贈本句云莫怪獨吟秋興苦比君校近二毛年编辑

勸君休作悲秋賦,白髮如星也任垂。
畢竟百年同是夢,長年何異少何為。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